[原创]学生能不能打老师!

怀中刀 收藏 10 142
导读: 题记:鬼都知道,我们不是讨论学武术。憋了好几天的火了,上网也查了一点法律常识,还是决定到铁血上泄个愤算了。 经过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女的)考试作弊,被监考老师发现,当场不由分说,抢过卷子,撕碎不说,还丢下一句“不要脸”。这就是一个大学老师,在非其主考的,某普通学科期末考试上做的。真是对不起其副教授三字。 对作弊有作弊的管理办法,该处分处分,改作废作废,作废也有作废的规矩。签字盖章,作弊经过,没见过强了就撕的,泼妇嘛?不要脸是不是人身攻击?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给

题记:鬼都知道,我们不是讨论学武术。憋了好几天的火了,上网也查了一点法律常识,还是决定到铁血上泄个愤算了。


经过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女的)考试作弊,被监考老师发现,当场不由分说,抢过卷子,撕碎不说,还丢下一句“不要脸”。这就是一个大学老师,在非其主考的,某普通学科期末考试上做的。真是对不起其副教授三字。


对作弊有作弊的管理办法,该处分处分,改作废作废,作废也有作废的规矩。签字盖章,作弊经过,没见过强了就撕的,泼妇嘛?不要脸是不是人身攻击?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给他一耳光,可是不敢,老师不对我们能打骂吗?我不成了红小将了?而且,闹到教务处,谁知道一群师长用什么道理等着我呢?我先自己想想,大学不是其他,挂科就向一把悬在头上的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个斩立决。

再说,我提那个女孩出头算设麽?说实话,就是行侠仗义。可法家思想认为,侠士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之一。韩非子在《五蠹》中说:“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我对法还比较满意,犯不着乱法,但犯禁,就犹豫了,打老师除了民事纠纷外,还要加个道德的批判,很多人会对我刚提到的“我不成了红小将了?”一头雾水,不奇怪,你不知道我是共产主义的的卫道士。但我觉的这事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因为她出国与否,就另眼看待。


可想想那个中年妇女确实是五蠹之一。一个纵横家,叫家高看他了,叫封建家长还比较适合。一个自以为解放高考制度后,飞黄腾达的一代,打骂80后垮掉的代表。攻击历代领袖,却妄图以暴力成为我们大学生之间的领袖。更恰当的说是独裁者。她还曾在今年五一长假之前的一次课上这样说,“XX不在?回家了?好,我最喜欢,他要回家,我就叫他永远回家!”结果,她当然没有让我的同学回家,她不过是危言耸听的言谈者(指纵横家),罢了。除了挂科,它还能干什么?


火消了,我不为侠,至少不暴力为侠。

也请看清那些妄谈自由的文革下乡族,并不乏骨子里暴力的独裁狂。


复: 五蠹( dù ),指当时社会上的五种人:(一)学者(指战国末期的儒家),(二)言谈者(指纵横家),(三)带剑者(指游侠),(四)患御者(指依附贵族私门的人),(五)工商之民。韩非曰:“此五者,邦之蠹也。”蠹,蛀虫。韩非认为这五种人无益于耕战,就像蛀虫那样有害于社会。


另:我理解的五蠹( dù ),并非是职业,而是不同的五种人生态度。如:特别是本文提到的老师是言谈者(指纵横家),并不是说所有老师,老师也可以是儒,是侠,是患御者(指依附贵族私门的人),是工商之民,大部分还是普通百姓。仅供智者把玩。有如:工商之众,非害,不过是其中为害者颇多罢了。


以上纯属虚构,老师雷同艺术巧合。但我是真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