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依托宗教走向国际化的思考(红十字和红星月会带给我们的启示)

风侵洋 收藏 0 342
导读: 台湾的医生治死人负刑事责任,我很高兴台湾尚能续华之统,这一点和西方的医学观念全然不同,体现了我国传统医学的理念。医生可以有利益,但事关百姓生命健康那么责任必为重大,台湾设医为民的观念的确令人赞赏。作为有着独立医学伦理5000多年以上而自成体系的中医,在其发源地的文化影响力却渐行渐弱。我在看中央7台军事节目中军医们手缠十字标记而冲锋陷阵相当不爽,面对各种医院最醒目的十字图案更是强烈愤慨。作为宗教标志的标记的入侵,难道我们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标记来为自己的医疗机构,医疗团队(戴帽)么?  

台湾的医生治死人负刑事责任,我很高兴台湾尚能续华之统,这一点和西方的医学观念全然不同,体现了我国传统医学的理念。医生可以有利益,但事关百姓生命健康那么责任必为重大,台湾设医为民的观念的确令人赞赏。作为有着独立医学伦理5000多年以上而自成体系的中医,在其发源地的文化影响力却渐行渐弱。我在看中央7台军事节目中军医们手缠十字标记而冲锋陷阵相当不爽,面对各种医院最醒目的十字图案更是强烈愤慨。作为宗教标志的标记的入侵,难道我们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标记来为自己的医疗机构,医疗团队(戴帽)么?



 我强烈建议所有依靠本土能力所建之医疗机构医疗团队一律由中华医学会管理,并其十字标记统改为中字。呵呵,黑体红色十与中差别不大。但他体现了民族精神及中华传统医学的理念。有助于爱国主义教育,也增强了我等草根青年的民族自豪感。当然确认是红十字会出了力的地方可以不做改动。我国军医之红十字标记或许可将党旗稍做改动,类似于红十字。但主要体现党的领导,即便救死扶伤也是党所赐,有助于树立党的威望和党对于军队的绝对控制。我们甚至可以找到台湾的星云法师由内地的中西医加上少林寺的药僧,再联合南亚东亚国家的和尚联合组建;国际红卍字协会或国际红卐字协会。将佛教具体化社会化佛学化去搞医学有助于他们避免宗教极端化。那么在红卍字协会下藏医藏药,蒙医蒙药,泰医泰药。。。等等都可以找到一个传承和发展的媒介,(南传佛教,藏传佛教,和禅宗也多了以个交往的平台)。我们还可以把回字中间多一竖的中字的变形标记将回医回药纳入进来,以区分和阿拉伯红星月协会,也有助于回族同胞的种族认同感,民族认同感和国家认同感,有助于消除极端宗教的渗透,以便于回族同胞从灵魂和思维上真正回家。当然这些标记的医学旗帜在国内必须统一在红色中字的大旗之下。国际红十字和红星月只是被纳入的组织亦无需排斥,他们要在中国发展的好,要极力推广他们的特有宗教标记必须投入更多,那么就存在一个竞争机制亦有利于中国的医药发展。



 最后如能有佛学弟子能和星云法师沟通的希望你能和他老人家提此建立国际红卍字协会的建议,或者可以用慈济会作为基础,拜托。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