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动中央军委:私人军队的覆灭!!!

295627029 收藏 73 35640
导读: “杀!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喊声,回响在山西省洪洞县赵城的一个操场上。这里一排排身着军服的“官兵”正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训练。他们龙腾虎跃的样子也吸引了大批群众。但围观的人谁也不知道,受训的官兵不是一支正规的部队,而是由两伙乌合之众拼凑而成的中国第一支私人“军队”。   1992年,49岁的郭荣喜由于好吃懒做、搬弄是非,被洪洞县一家工厂“炒了鱿鱼”,老婆也随之分道扬镳。走投无路的郭荣喜决定“不能这样活下去”。他首先想到搞皮包公司,因为这样最无风险,也最来钱,可以说是无本万利。但回过头来一想



“杀!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喊声,回响在山西省洪洞县赵城的一个操场上。这里一排排身着军服的“官兵”正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训练。他们龙腾虎跃的样子也吸引了大批群众。但围观的人谁也不知道,受训的官兵不是一支正规的部队,而是由两伙乌合之众拼凑而成的中国第一支私人“军队”。


1992年,49岁的郭荣喜由于好吃懒做、搬弄是非,被洪洞县一家工厂“炒了鱿鱼”,老婆也随之分道扬镳。走投无路的郭荣喜决定“不能这样活下去”。他首先想到搞皮包公司,因为这样最无风险,也最来钱,可以说是无本万利。但回过头来一想,如今不比前些年,“皮包公司”近年来名声不好,很难有“鱼”再肯上钩了。突然他想到“皮包公司”名声不好,但解放军的名声不是很好吗?中国打天下的是解放军,“最可爱的人”也是解放军。有谁不相信解放军呢?


“打着解放军的旗号,组建一支私人军队,办一个挂军衔的‘皮包公司’。不就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了吗?” 就在郭荣喜想入非非的时候,34岁的李天佑也打起了组建私人军队的主意。李天佑是山西宁武县李家庵村人,1978年参军,由于过不惯部队的艰苦生活,1982年从部队开小差回家,被部队除了名。回乡后,他打着“在余秋里办公室工作过”的名义,四处行骗,案发后以诈骗罪判了刑。刑满释放后,他没有改邪归正,反而利用他当过几天兵的本钱,也做起了创办私人军队的美梦。他结识了郭荣喜,二人臭味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开始了他们疯狂的创“军”之梦。


创办军队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但郭荣喜和李天佑都是穷光蛋,他们哪来的大把的钱呢?于是“骗”便成为他们的敲门砖。


1992年1月下旬,长治市鸿宾楼灯火辉煌,肩扛大校军衔的郭荣喜满面红光,四颗“金豆”在水晶灯的映照下,格外夺目。今天,这位郭大校举办的“在全国各大城市成立部队办事处和经销处”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幕。与会代表来自海口、徐州、沈阳、临汾、河南修武、河北行唐等地,其中有政府官员、大款、经理,还有骗子。


“同志们,大家好,今天我代表北京军区后勤部首长在这里组织召开‘全国各大城市成立办事处和经销处’的会议,欢迎大家光临。”郭荣喜首先发言。“我们这次组建办事处、经销处,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办事处、经销处成立后,归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部洪洞企业管理处领导,也就是由我负全责。” “上级领导要求,洪洞企业处每年向军区后勤部上交240万元的利润。因此,今后每个分支机构每年需交5万元利润。此外,办事处、经销处成立前要先交1.5万元押金。”听了郭荣喜的这一番话,底下开始有人小声议论。


郭荣喜意识到,有人表示不满意。于是,他又提高了嗓门:“为了实现这些利润指标,上级将给大家提供优厚的工作条件。任命办事处、经销处的领导为团级军官、授校官军衔,下属也授衔,并为大家办理所有的经营手续和公章,交够了规定的利润,剩下的全部归办事处、经销处所有。”郭荣喜的话音刚落,刚才不满的议论声没了,掌声雷鸣般地响起。“愿意到办事处、经销处工作的请来报名。”郭荣喜的话音刚落,人们就纷纷拥上前去。


其实,这些参加会议的人都非轻易信人之辈,他们都有各自的算盘,“经营办事处、经销处,是个发大财的机会,有了军衔,有了经营手续,区区几万元利润、押金,算得了什么?”赚不了钱可以骗嘛!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大骗子稍加指点,小骗子们便心领神会。后来,这些小骗子落网后交代,竟有一半人当初就发觉郭是骗子。另一半后来陆续得知郭是骗子后,竟没有一人去揭发。他们认为“郭骗了我们,我们可以再去骗别人,中国地广人多,骗人的市场很大,一辈子都骗不完”。


会议刚结束,来自大同的彭某向郭交了1.5万元押金,当场得到郭给的七种伪造文件,其中六份是给当地政府、经委、计委、工商局、税务局、武装部的,另一份是给彭的委托书。彭拿到各种文件后,便到有关部门办了营业执照,在银行开了账户,“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部大同企管处晋城办事处”就这样成立了。在剪彩前,郭给彭颁发了处长任命书,授了上校军衔,并发了军官证和军服(郭每套军装收费900元)。


短短几个月,郭荣喜就收到下属上交的80多万元。办事处、经销处雨后春笋般地在各地相继成立,假军官们纷纷走马上任。郭荣喜的小兄弟李天佑也不含糊,他以同样的手段成立了成都军区司令部驻晋办事处,为此,郭荣喜还支援了这位小兄弟一批军服。“驻晋办事处”以闪电般的骗术骗取了流动资金126万元、固定资产128万元,郭大哥真有点自叹不如了。


骗了钱,下一步就是骗色了。3月,李天佑从山西一所人才交流中心得到了一份简历:阎,女,现年23岁,山西大学法律系毕业……看到姑娘那秀丽的字体,李天佑大喜过望,立即“约见”了阎小姐。初见阎小姐,李天佑眯起色眼,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看愣了神,在工作人员提醒下,才如梦初醒:“太好了!太好了!明天就可以来办事处领军装,先授上尉军衔。”阎小姐腼腆地说:“谢谢李主任,我一定努力做好秘书工作。”姑娘满脸都是喜色。真正欢喜的还是李天佑,他34岁了,还是光棍一条,此次招女兵是假,找老婆才是真。回到办事处,李天佑睁眼闭眼都会出现阎小姐的美丽面容,他暗自发誓,要用尽一切手段,使阎小姐成为李夫人。


阎小姐初出校门,社会经验几乎是零。没几天,就被李天佑甜言蜜语、百般关照打动了芳心,李天佑虽然其貌不扬,但这么年轻就是上校、办事处主任了,将来前途无量。能当上校太太,阎小姐已感到心满意足了。当李天佑第一次向她求爱时,她便将绣球抛了过去。但阎小姐的父亲,对这个獐头鼠目、又比女儿大10岁的“李主任”,却死活看不上眼。这下可急坏了李天佑,他经过反复思考与权衡,最后决定还是靠“骗”!李天佑知道老头子退休在家,闲得无聊,给他个办事处顾问的职务,月薪开个百八十的,一定具有吸引力。但授个什么衔合适呢?中校?太低了。上校和自己平起平坐,他又有点不甘心。但转念一想,这个校、那个校还不都是伪造?只要能把美人骗到手,又不给实权,给老头子个大校又何妨?


李天佑的骗术,果然又灵验了。大校军衔摆在老头子面前,一阵花言巧语,老头子喜形于色,他趁热打铁,宣布了伪造的成都军区的任命书:“经成都军区司令部研究,授予阎大校军衔,享受副师级待遇……”阎老头欣然接受这。样一来,阎老头一并接受了大校军衔和这个獐头鼠目的女婿,很快李上校和阎上尉便“洞房花烛”了。有了钱,郭、李二人决定加快“建军”的步伐。创建军队首先要有军装,郭、李二人决定利用当前军工企业效益不景气的背景,出高价去收购装备。


一天,河北省某军工厂的业务室,走进了西装革履的郭荣喜,他提出要买军装、领花和肩章。听明来意,看到郭荣喜的一身打扮,军工厂当即加以拒绝。见此情形,郭荣喜“啪”一声,将一大叠100元一张的人民币甩在了桌上:“我们出高价,怎么样?” 交易很快谈成了,士兵服、尉官服、校官服、军帽、肩章、帽徽、领花、星花、冬装、夏装……能装备一个营的军装就这样到手了。 随后,郭荣喜、李天佑又利用金钱撬开了一些公安部门的大门。电警棍、电击枪、手铐等警具,对讲机、电话机等通讯联络工具,也迅速到位。李天佑还伙同郭的部下从“黑社会”那里联系购买了四支六四式手枪和大量子弹,但是还没等到提货,自己便进了法网。


郭荣喜利用大同市的一家乡镇印刷厂制作了大量的士兵证、军官证、工作证、军用驾驶证、钢印、公章和标有人民解放军某部的信笺、信封、介绍信、委任状、荣誉证、奖状,以及大量有部队名称的合同书、账本等有关经济往来的物品。一支军队没有汽车咋行?郭、李又购买了福特、奥迪、桑塔纳等高级轿车和大车10多辆。同时,还从某些部队单位高价买了军用牌照装备。军队该有的东西都有了,郭、李二人便开始四处招兵买马。短短几个月时间,郭、李便创建了400多人的私人军队,并打出了“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生产部洪洞企业管理处”和“成都军区司令部驻晋办事处”的招牌。郭荣喜自封大校,任洪洞企业管理处处长;李天佑自封上校,任驻晋办事处主任。他俩还签发大量委任书,任命上校11人、中校25人、少校32人,其余为尉官、志愿兵和士兵。郭、李二人招兵的主要对象就是亲朋、美女和干部。


郭荣喜的老婆很快就成为“北京军区后勤部洪洞煤炭发行总站”站长,中校。这个比郭荣喜小近20岁的女人叫李林桂,是郭的第二个女人,自从成为郭太太后,便身价百倍,不仅享尽荣华富贵而且兵权在握。李林桂还十分精通“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道理。挂上中校军衔不久,其父李存中便被任命为中校会计;大哥李扎根为保卫科少校副科长;妹妹李玲凡为上尉秘书;弟弟李根全为少尉办事员。最搞笑的是李林桂的二哥李根万。当这位早已遁入空门、在洪洞县广胜寺做了和尚、法号释吾的李根万得知全家都托大妹林桂的福,又当官、又挂衔,惟独没有自己的份,便忿忿不平地去找大妹。


听了二哥的抱怨,李林桂哭笑不得。她做了一番解释后,便去找郭荣喜为二哥讨官。郭荣喜当着老婆的面起草了任命书,任命李根万为少校经理。从此,这位释吾和尚脱下袈裟,“从军”了。郭荣喜的狐朋狗友,山西平顺县的贾松林,也因为郭荣喜的一句话便挂上了中校军衔,还谋了个处长职务。刚刚走马上任,便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招进私人军队,委以重任。李天佑在封官方面也毫不落后,他的老丈人和他的新婚太太迅速成为了大校和上尉。这支“军队”的军官大都亲加亲、亲套亲、亲连亲,称之为“私人军队”该当之无愧。不久,郭荣喜、李天佑发现光靠这班狐朋狗友很难打开局面。于是他们又花言巧语招收了当地电视台的姑娘、学校里的女教师、宾馆里的女招待等几十名年轻貌美的少女。训练是军队必不可少的活动。郭荣喜对军事虽然一窍不通,但他却有他的办法。一天,衣冠楚楚的郭大校,出现在当地人武部。他手拿盖有“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生产部洪洞企业管理处”公章的介绍信,谎称为了迎接全军企业大检查,对所属人员要进行一次军训。但企管处远离总部,派教员不方便,因此,请人武部支援一下。堂堂大校来求这么点小事,又开有公函,人武部领导爽快地答应了。他们除派军事科副科长任教官外,还到当地驻军教导队请了军事教员,并联系武警部队来做格斗示范表演,郭荣喜心中暗喜。


军训开幕式那天,郭荣喜不仅邀请了当地政府官员讲话,还举行了庄严的升军旗仪式和阅兵式。七天的军训快结束了。结业那天,郭荣喜又风光一番,他身着笔挺的马裤呢军装,肩上的四颗星闪闪发光。他满面春风地给部属们训了话。而后,又举行了隆重的“加豆”仪式。郭大校随心所欲地签发了一张张命令,毫不吝啬地将一颗颗“金色的黄豆”加到部下的肩上。这些人受宠若惊,纷纷表示要效忠,跟随他“老人家”“打天下”。山西的成功使郭荣喜的野心开始膨胀。1992年下半年,他的私人军队迅速向全国发展。


王某,襄垣县农民,在郭荣喜军队中任中校,为了表示对郭处长的忠诚,他拿着处长的任命书,带着少尉李秘书,携带10套校、尉官服和各种假文件、公章,“不远万里”前往贵州,创办了“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部贵州办事处”。李某,沁源县农民,在郭那里得到了上校处长的职务,为了报答主子的恩惠,他竭尽全力,很快在长治市成立了11人的“长治办事处”。彭某,郭荣喜的嫡系上校处长。受郭荣喜之命,连夜赶往晋城市,昼夜操劳,不久,便在晋城市建设路创办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后军需部大同企管处晋城办事处”,租用两层楼房设置了办公室、财务科、业务科、汽车运输科、铁路计划科和律师室。


郭的另一员干将贾松林,仅得了一个中校处长的头衔,内心很不服气,他要与彭上校比个高低,不几天功夫,便招收了17名男女军官,亮出了“晋城经销处”的牌子,办公室、业务一科、业务二科、执法科等门类齐全,郭荣喜对他“通报嘉奖”。中校高处长,风尘仆仆去创建“河南平顶山办事处”;上校滕处长,长途跋涉去创建“江苏徐州办事处”……那些天,郭荣喜也忙坏了。“临汾经销处”成立,他赶去祝贺;“盂县办事处”成立,他赶去剪彩;“长北煤炭经销处”成立,他赶去出席;“晋城经销处”成立,他赶去给部下授衔……一连19家“办事处”开张,忙得郭大校晕头转向,但也忙得心花怒放。受蒙骗的当地政府官员纷纷前去捧场,当地电台、电视台、报纸也纷纷做了报道,郭大校出尽了风头。在一年时间里,郭荣喜和李天佑在山西、河北、辽宁、广东、山东、江苏、河南等全国12个省市建立了44个办事处,400多人的队伍分布在这些“黑据点”中。郭荣喜对自封的大校军衔已经不满足,他开始做起了将军梦,他也准备好了将军的肩章,只是私人军队的命太短,没来得及享用罢了。 靠骗来的钱创建私人军队,然后靠私人军队再去行骗发财,这就是郭荣喜、李天佑的行动模式。在“建军”后不久,郭荣喜和李天佑就率领一个个“皮包公司”组成的私人军队,在全国各地制造出一起起大骗局:以李天佑为首的“成都军区司令部驻晋办事处”将骗来的上千万元资金转到自己的账户上,却不发货。一些单位的催货人员在晋城一住就是几个月,摇头哀叹:“解放军也不讲信誉!”


以上校李处长为首的“长治办事处”,打着军队的招牌第一笔买卖就获利7000元,他们还收取浙江、山东、湖北等四家客户的购货定金122万元,但却根本无货可发。以中校贾处长为首的“晋城经销处”成立仅24天,就与北京、天津、安徽等地的多家客户,签订合同,倒卖生铁900吨、手套3万副,获利35万元。接着又倒卖大米1200吨,并骗取了天津杨村一家客户的订金5万元,随意挥霍。以中校戴处长为首的“长治运销部”,骗取湖北一客户6万斤大米,却赖账拒付货款。以上校“彭处长”为首的“晋城办事处”,开业五个月,进行了煤炭、面粉、生铁等五笔非法生意,合同金额2073万元,他们仅给一家发了货,其余四家的订金全部被侵吞。


更为可恶的是“晋城办事处”邢副处长,自称美国有个干爸爸,要给江西省放贷2亿美元,其办事处则以中间人的身份收取3000万元人民币的佣金,用这笔钱来兴建开发区,在根本没有资金的情况下,他们以这种欺骗手法,与山西一家建筑公司和河南两家工程队签定了合同,在晋城北义城公路两侧占用了100亩农田,挂上了“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部沈丘建筑集团公司北义城开发区”和“北义城开发区河南省建筑总公司工地”的招牌,几家建筑单位投入大量资金,已破土动工,案发后,几家建筑单位痛呼上当,叫苦不迭。


中国之大却还满足不了这伙骗子的胃口,他们的罪恶魔掌,又进一步伸向国外。以中校“郝处长”为首的“中外合资大同通乐有限公司”,是骗取韩国珠纪集团的信任合办的,双方已达成了意向,并得到了大同市委的批准,正快马加鞭地筹资兴建。私人军队还以“高超”的骗术,愚弄了香港工程开发集团,两家合办的“美乐有限公司”,也在热火朝天的筹备之中。


在行骗活动中,私人军队的那些年轻貌美的业务员、女秘书,以打麻将的形式送钱,以借高利贷的名义行贿,骗取车皮计划,倒卖煤炭、钢材、汽车、生铁等物资,偷税漏税,从中牟取暴利,或直接骗取钱财。据初步统计,不到一年时间,私人军队签订假合同100多份,骗取货款和订金上千万元,实属罕见。而郭荣喜则到处视察,吃喝玩乐,“指点江山”,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中校处长贾松林,加入私人军队前,就和当地有名的“夜来香”李金凤建立了色情关系。他当上中校处长后,便把“夜来香”也拉入私人军队,弄了个少尉军衔,成为他的女秘书。从此“夜来香”变为贾处长私有的“昼夜香”。上校彭处长也照猫画虎把情妇曲某拉进私人军队,挂上军衔,成为财务科长,既当情人,又当管家。彭有时借口查账,把曲科长叫到办公室,门一插,两人便快活地算起了“风流账”。办事处中校秦副处长不仅让两名年轻貌美的业务员轮流为其“服务”,而且还经常与“客户”“以货易性”。


他们不仅大搞欺诈、色情活动,还到处为非作歹,大打出手。1992年12月4日,晋城市菜市场附近传出了惊人的惨叫声,三个人被一伙“官兵”追打,其中一位60多岁的长者被打得满脸是血。目睹的群众愤愤不平地说:“当兵的太不像话了,即使是坏人,也应该用法律制裁,怎么能随便在大街上打人呢?” 这被打者是谁?为何遭此虐待?当晋城办事处上校“彭处长”被关在铁窗中时,才做了如实交代:三个人分别是河南一家工业煤炭公司的郑经理、张副经理和分管业务的秦主任,被打的长者是张副经理。原来,这三个人在与“晋城办事处”联系业务时,意见与他们不一致,在交往中发生了一些经济纠纷,便被彭的手下追到街上进行毒打。 私人军队到处为非作歹,引起了当地群众的极大不满,群众通过多种渠道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有关这支可疑的军队情况。


消息很快传到北京军区,立即引起将军们的高度重视,北京军区、山西省军区联合调查组迅速成立,1993年3月下旬,分赴晋城、临汾两地。调查组没有打草惊蛇,利用各种巧妙的方式,初步摸清了郭、李的来龙去脉,结论是令人吃惊的:“这是建国以来最大的假冒军人犯罪团伙,他们伪造公文、证件、私刻公章,猖狂进行诈骗活动,这个团伙有组织、有预谋,正联系购买武器,朝黑社会方向发展……” 调查初步结论,上报到北京军区,上报到中央军委。决策部门的命令很快下达:“依照《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勤务暂行条例》,将假冒军人犯罪团伙收审。而后,移交地方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由于这支私人军队点多、线长,高度分散,很难一网打尽,但又不能漏网;而且这支400多人的队伍大都居住闹市区,并配有各种凶器,不动真枪实弹,要将罪犯制服也非易事,但上级要求必须避免流血,不能误伤群众。因此北京军区和山西省军区的三位将军亲自坐阵,由北京军区保卫部、军事检察院、生产部、军务部,山西省军区军事检察院、作训处抽调的精兵强将组成的指挥机构经过反复权衡、比较,终于制定出一整套战斗方案。优于私人军队三倍的兵力,全副武装集结待命;侦查器材、警具、军车调集完毕;看押罪犯的场所也都安排就绪。攻击重点就放在了郭荣喜和李天佑的“匪巢”——洪洞县。 凌晨,城市尚未苏醒过来,头顶钢盔、臂戴警备袖章、荷枪实弹的官兵就已经将一座偏僻得几乎与世隔绝的大院子包围了起来。冒牌的“北京军区后勤部军需部洪洞企业管理处”就设在这里,昔日郭荣喜在这里向全国12个省市私人军队发号施令,如今已被围得铁桶一般,此时的郭荣喜和小老婆还在梦境中。第一梯队在保卫处长的带领下,敲响了郭的住宅。揉着睡眼的郭荣喜前来开门,猛然抬头一看,迎面闯进的是一名上校和全副武装的官兵,这位假大校吓得转身就往屋跑,想去拿电击枪进行顽抗,见此情景,官兵们一拥而上,几下子就把郭给制服了。大家冲进室内时,李林桂的中校上衣刚伸进一个袖子,一见此状,吓得瘫倒在床。


第二梯队也闪电般地冲了进去。郭荣喜的“警卫员”没来得及反抗,就成了俘虏。与此同时,负责对李天佑的“成都军区司令部驻晋办事处”实行监控的侦察兵,向突击队发出信号,官兵们迅速控制了“驻晋办事处”的所有通道。据侦察兵报告,李天佑的办事处有40名左右的假军人,如遇反抗,很可能会发生流血事件。为此,突击队采取先抓李天佑,利用其稳住部属,进而一网打尽的战术。


几名身强力壮的侦察兵飞檐走壁,取捷径进入李天佑的住所。这从天而降的神兵使李天佑吓破了胆,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在官兵们威慑下,他老老实实向部属下达了全体紧急集合的命令,没用多大功夫,34名假校官、尉官、士兵,整齐地集合在院子中,等候李主任的训话,谁知,转眼间闪现在他们周围的却是“真八路”,这些昔日耀武扬威的假官兵们纷纷举起了双手。


在捣毁郭、李两个“黑司令部”后,北京军区同时在三个集团军抽调了精锐兵力,对华北战区内私人军队的25个黑据点进行查抄。全国的军事行动,与华北战区的军事行动,几乎同步进行,总参谋部命令其它省市的警备司令部,分别对私人军队在那里设置的“黑据点”,采取果断的军事行动。没放一枪一弹没伤一名群众,私人军队在全国12个省市开设的44个“黑据点”,被一网打尽。


10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