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热血十天:解放军部队针对阿扁备战内情揭秘

shawxu 收藏 3 503
导读:记得那年是台湾陈水扁上台的前夕,突然接到上级指示,进入紧急待战状态。部队突然紧张起来了,所有的正常的军事训练全部取消,转入战备状态.我们也开始战备值班了,24小时不停守护着电台,所有的军官们取消休假,取消回家制度。士兵和军官们都是每天进行台语学习,团政委每天都要进行政治教育,参谋们每天为我们讲解台军军力分析,是真的要要打仗了吗?我们都这样开始问自己。似乎战争曾离我们很遥远。现在却是那么的近. 由于我是负责团一级电台值班。每天的战备值班让我很疲惫,但是又很兴奋.收复台海的这一战要在我们身

记得那年是台湾陈水扁上台的前夕,突然接到上级指示,进入紧急待战状态。部队突然紧张起来了,所有的正常的军事训练全部取消,转入战备状态.我们也开始战备值班了,24小时不停守护着电台,所有的军官们取消休假,取消回家制度。士兵和军官们都是每天进行台语学习,团政委每天都要进行政治教育,参谋们每天为我们讲解台军军力分析,是真的要要打仗了吗?我们都这样开始问自己。似乎战争曾离我们很遥远。现在却是那么的近.


由于我是负责团一级电台值班。每天的战备值班让我很疲惫,但是又很兴奋.收复台海的这一战要在我们身上实现吗?不过又有些担心我会就这样回不来了呢?烦杂思绪被电报的嘀滴答嗒的声音打断。我估计那时全中国的上空被军队电报的电波所覆盖.在电报中第一次知道了一个名字CHENSHUIBIAN.第一次知道台湾已经不是国民党的天下了.它已经有可能被一个叫MINJINDANG的党派所代替.一切似乎都是那么不可思意.在听讲政治教育课时政委所说的这个可能要上台的党派代表了现在台湾本土台独的势力.他们会在上台后宣布台湾独立.


实际上战备还不是太紧张,只是取消了正常的训练.多了些要学习的东西.多了很多的政治教育,和思想强化教育。但是大家都很高兴,象是放了假一样.师里和团里对我们也很放松,看看VCD也没有人来检查了,想看什么都可以.可以随便的抽烟了.可以不用严格的整理内务了,可以随意出入军人服务社了.可以买自己想吃的东西了.可以到别的连队找老乡.一切在以前没有的自由一下子全有了,除了不可以出营房之外。一切都很随意,军官们看见我们也是客气的很。大家都明白自己不是超人尤其上战场指不顶谁就救你了。现在不打好关系,到时候谁救你?一天在分析台海双方的军事势力对比录象时每个班长需要分析一下,我经过这些绝密的录象的出的结论却让我很吃惊,台湾这个我们一直没有收复的地方,我一直以为是外国干涉势力的干涉行为才使的台湾没有被收复,但现在看来,台湾的军事实力很强,台湾的常备武装以一个省的地域来说已经是饱和的,它的后备力量更为强大,几乎所有青年男子都是后备力量.但这些并不重要,因为我们陆军是世界前例的.台湾还不放在眼里,每个人都是这样说,但台湾的海.空军却让我很吃惊,它的海军与我们排水量几乎相等,数量也差不多,军事上有个定论-就是进攻一方兵力要高出被进攻方1到4倍.(使用计谋,遭遇战除外).才能打败或歼灭对方.现在海军势力近乎于1:1.怎么打?形式很严峻.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首长在会上回的话::这些不是我们陆军要考虑的内容.海军会拼尽全力为登陆部队扫平障碍.我愕然,保佑海军兄弟们.接下来,说的话让我们更吃惊,就是登陆部队不知道要阵亡多少人,台湾修建防御50年了,能登陆的地方都被修建的严严实实的,近海还被打下了水下桩用来阻挡登陆.我们看了这些都面面相阙,解说的参谋一看气氛很压抑.马上换了我军的装备录象,激情飞扬的解说了起来,顿时场面活跃,人人欢笑.至于放的什么,怫曰:不可说.有些人就激动到了要明天打到台湾去.首长满意的点点头,军心还是可用的.伙食也是大幅度的提高,到了让我感觉是吃宴席的地步.在部队从地狱式的训练突然到了休闲会所了.恩,有点不适应了.


接下来每天还是正常的吃饭,正常的睡觉.这天早上我捧着一封绝密的电报来到机要科,翻译完了送到参谋长手上,我退了出去,还没走出大门,就听见喇叭里传来了急促的紧急结合号的声音.我低声骂了句,全力往自己的连队跑去.跑到那里,却看见所有人身上没有东西.我的兵告诉我,是叫不带东西集合的.我们站在那里,各个营.连长到团部集合,过了一刻钟左右,连长回来了,来到队伍前面,清点人数后,宣布:接上级命令从即日起全师进入4级战备状态.


命令宣读完毕后,我们解散回到宿舍,连长在后面说的话我也没听太清楚,我叫手下的兵整理东西,一声哨声,值班排长喊到:领装具和背囊.默默的饿排着队,一个一个班的领.刚领到宿舍,把被子,水壶装进去.又听到领防毒面具.之后不停的领东西.领粮带,领马灯,领工兵锹,领弹夹,最后开始领枪.我报上我的枪号,领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枪,拿着步枪和钢盔.我骂骂咧咧的走了回去,兵们很奇怪,不明白我骂什么.我看到他们盯着我看.我说:"你们自己带带钢盔就知道了.每个人带上了,都是歪七斜八的 .那个叫:班长,这固定不了啊.那个也说是啊..这个破钢盔,把迷彩帽先带上在带这个.晕啊,不知道什么人设计的,破钢盔跑起来就晃个不停,脑袋大点的才可以.反正是固定不住.我去领到枪油,开始擦枪.保命的家伙,的多上点油啊.:油多不坏菜".枪也是如此.


我们是快反师,全军仅有的3个其中的一个,4级战备下一个就直接到一级战备了.一级战备我们就要到福建了.那个最靠近台湾的地方.我只觉的对现在的气氛很满意啊,谁都不紧张啊.还蛮兴奋,我也是.


可是激动的心情和高昂的斗志在一个下午被打破了,大家被集中到后留室去整理自己的后留物资.被告知:要求把家庭地址再写详细.写上收取人的姓名.心里很压抑的写完这些东西,我不知道该放进什么东西.也真的没有什么好放的.要是真的有万一.放多东西反而会让他们伤心.晚上我睡在床上,失眠了.心很迷茫.想起远方的父母..心中悲戚思念更加强烈.眼角有滚热趟过.早上起来收拾心情,准备安排值班的循序.,突然被告之,全团集合.不知道什么事情.全团来到主席阅兵台前,数千人鸦雀无声.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政委,一个是第X步兵连的排长,他耸拉着头站在那里.团政委开始训话,开始很平和.说到我们的使命.说到我们军队的荣誉.最后越来越激动,他指着那个排长怒吼到:现在有人找关系要专业.你们说,这是什么?


没有人说话,我在心里冒出一个词:逃兵.政委继续说道:要是现在在战场,我现在就毙了你.你要走可以,等我什么时候退休了,你就可以走了.现在所有的战士们,你们知道吗?台湾要独立了,我们要上战场了,你们怕不怕.


"不怕"仿佛要撕裂胸腔吼出的声音.震破了天空的白云.


收复台湾,维护统一.我们继续怒吼着.


写下了遗书,话很简单.因为没有了迷茫.身上穿的是军装.没有什么太多的高尚想法.只有我是为了自己尊严.为了祖国的尊严.


台湾大选终于结束了,我们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答案,但可能又是心里渴望的答案.迅速的开始将所有的车辆,大炮,坦克.拉出车库.开始装卸所有要带走的物资.步枪和装具开始穿带上身,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了,剩下的只有子弹没有领.领完子弹就直接要走了.飞机场的运输机开始进入了.我们站在营房楼顶就可以看见飞机跑道.它们排在那里,等待我们的进入.军列火车也进入坦克团,重炮团和高炮团将由它们带走.我们步兵团要直接空运进入福建战区.我们的目标已经开始明确,将由南京和广州两个军区的登陆部队为我们打开通道,我们将把他们打开的通道进行跟进撕裂开,直接包围台湾城市.我们将负责主攻台湾XX城市.地图天天看.领了指北针.哎,我好象有点路痴啊.......上次夜训,差点把一个排的人带没了..得多学习.苦苦的等待终于等来了结果,XXX上台后反而一改之前的模样,夹起尾巴了.只口不提台湾独立.战备状态解除了,营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可以随便吸烟了,不可以随便逛了,不可以.............等等.总之一切自由取消,继续训练中.


现在回想起那段过去,不由感叹到自己的热血青年时。热血的十天.......................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