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我们这几天庆祝战胜,实在是热闹的很。可是战胜的,究竟是那一个?我们庆祝,究竟是为那个庆祝?我老老实实讲一句话,这回战胜的,不是湖人的王朝,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不是那支联盟球队,是全联盟的庶民。我们庆祝,不是为那一球队或那一球队的一部分人庆祝,是为全联盟的庶民庆祝。不是为打败洛杉矶庆祝,是为打败联盟的不平等庆祝。

这回大战,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政治的,一个是社会的。

政治的结果,是“大……主义”失败,蓝领主义战胜。我们记得这回战争的起因,全在“大……主义”的冲突。当时我们所听见的,有什么“大天赋主义”咧,“大超级巨星主义”咧,“大干儿子主义”咧,“大……主义”咧。我们西部,也有“德克萨斯牛仔主义”、“大马刺主义”等等名词出现。我们休斯敦也有“大火箭主义”、“大西南主义”等等名词出现。“大火箭主义”、“大西南主义”的范围以内,又都有“大……主义”等等名词出现。这样推演下去,人之欲大,谁不如我?于是两大的中间有了冲突,于是一大与众小的中间有了冲突,所以联盟内战争迭起,连年不休。

“大……主义”就是专制的隐语,就是仗着自己的强力蹂躏他人欺压他人的主义。有了这种主义,人类社会就不安宁了。大家为抵抗这种强暴势力的横行,乃靠着互助的精神,提倡一种团结协作的道理。这等道理,表现在政治上,叫做蓝领主义,恰恰与“大……主义”相反。联盟的战争,是“大……主义”与蓝领主义的战争。我们国内的战争,也是“大……主义”与蓝领主义的战争。结果都是蓝领主义战胜,“大……主义”失败。蓝领主义战胜,就是庶民的胜利。社会的结果,是巨星干儿子主义失败,蓝领主义战胜。原来这回战争的真因,乃在联盟的发展。东西部的界限以内,不能涵容他的生产力,所以干儿子的球队想靠着大战,把球队界限打破,拿自己的球队做中心,建一联盟的大王朝,成一个经济组织,为自己球队干儿子一阶级谋利益。休斯敦 亚特兰大的蓝领阶级,首先看破他们的野心,不惜在大战的时候,起了联盟革命,防遏干儿子的战争。联盟的蓝领社会,也都要求平和,渐有和他们其他的球队取同一行动的趋势。这亘古未有的大战,就是这样告终。这新纪元的世界改造,就是这样开始。干儿子主义就是这样失败,蓝领主义就是这样战胜。世间干儿子占最少数,从事蓝领的人占最多数。因为干儿子的冠军,不是靠着团队的奋斗,就是靠着联盟干爹的照顾,才能据有。这蓝领的能力,是人人都有的,蓝领的事情,是人人都可以作的,所以蓝领主义的战胜,也是庶民的胜利。

蓝领主义既然占了胜利,今后联盟的人人都成了庶民,也就都成了蓝领。我们对于这等联盟的新潮流,应该有几个觉悟:第一,须知一个新命的诞生,必经一番苦痛,必冒许多危险。有了母亲诞孕的劳苦痛楚,才能有儿子的生命。这新纪元的创造,也是一样的艰难。这等艰难,是进化途中所必须经过的,不要恐怕,不要逃避的。第二,须知这种潮流,是只能迎,不可拒的。我们应该准备怎么能适应这个潮流,不可抵抗这个潮流。联盟的历史,是共同心理表现的记录。一个人心的变动,是全世界人心变动的征兆。一个事件的发生,是世界风云发生的先兆。2004年的底特律暴动,是联盟中各支球队革命的先声。 1999 2003 2005 2007年的圣安东尼奥起义,是联盟中各支球队革命的先声。第三,须知此次平和会议中,断不许持“大……主义”的阴谋干儿子在那里发言,断不许有带“大……主义”臭味,或伏“大……主义”根蒂的条件成立。即或有之,那种人的提议和那种条件,断归无效。这场战斗,恐怕必须有主张公道破除联盟不平等待遇人士占列席的多数,才开得成。第四,须知今后的联盟,变成蓝领的世界。我们应该用此潮流为使一切人人变成蓝领的机会,不该用此潮流为使一切人人变成强盗的机会。凡是不做工吃干饭的人,都是强盗。强盗和强盗夺不正的资产,也是一种的强盗,没有什么差异。我们休斯敦人贪惰性成,不是强盗,便是乞丐,总是希图自己不作工,抢人家的饭吃,讨人家的饭吃。到了联盟成一大工厂,有工大家作,有饭大家吃的时候,如何能有我们这样贪惰的球队立足之地呢?照此说来,我们要想在联盟上当一个庶民,应该在联盟上当一个蓝领。诸位呀!快去防守呵![/B]

本文内容于 2009-5-17 19:01:28 被ybchenl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