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主炮之争(加长篇)

慕容严露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我想大家都很希望我写一写演习吧!这一章可能比较长,将涉及到很多对话,请见谅。 1998年5月上旬,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实弹射击考核,同时,这也是一场演习,步兵和炮兵的协同作战演习。 这次演习的参加单位有:01、02、03摩托化步兵团,坦克团,地炮旅,火箭炮连,红箭73反坦克导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我想大家都很希望我写一写演习吧!这一章可能比较长,将涉及到很多对话,请见谅。

1998年5月上旬,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实弹射击考核,同时,这也是一场演习,步兵和炮兵的协同作战演习。

这次演习的参加单位有:01、02、03摩托化步兵团,坦克团,地炮旅,火箭炮连,红箭73反坦克导弹连等,总兵力投入约3万左右,火炮超过150门,坦克三十辆以上。

其中,三个步兵团的团属炮兵营划归地炮旅指挥。坦克团和步兵团演蓝军;地炮旅,火箭炮连,红箭73导弹连扮演红军。

本次演习的目的是检测炮兵单位是否可以快速的消灭敌人,并且能迅速的在预定时间转移阵地。火箭炮单位的覆盖打击精准度和机动性以及反坦克导弹的命中等。步兵团和坦克团的目的是快速的躲避突发战争,以及对反坦克的防护隐蔽。

在这次演习中,我们光荣的荣获集体三等功,被誉为硬骨头二连。我荣立个人三等功。

接到上级命令之后,整个营地都沸腾起来。演习,大家在电视电影作品上都看过,但是不见得每一个当兵的人都可以幸运的赶上演习。不开玩笑的说,当了三年兵,打了不到十发子弹的人比比皆是。而实弹演习,就是让你过瘾的。原以为我们这次带的弹药足够应付实弹考核了,没想到演习,结果又从团里面调来十几车炮弹,跟在我们后面作保障。

暖洋洋的太阳晒得人也是懒洋洋的,不过,我们的营地可不是懒洋洋的。大家都在拼命的训练,想在这次演习中展现一下我们炮兵的风采。

这时,一个让我们讨厌的消息传了过来:我们隶属地炮旅管理,必须协同地炮旅122榴弹炮营指挥作战,地炮旅榴炮营的主炮发射之后,我们才能根据主炮进行校正射击。

大家一片哗然。我们营里面,我们二排四炮班就是主炮,我们是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抢来的主炮发射权。地炮旅过来就说听他们指挥?他们荣获主炮发射权?这让我们的面子往哪搁?我们也是主炮,他们也是主炮,凭什么他们控制我们?不干!坚决不干!除非他们比得过我们,否则不予配合!我们宁可抗命接受惩罚也不愿意低下我们高贵的头!

这不是我们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的荣耀,这是我们01团炮兵营的荣耀,怎么可以放弃?于是,全营士兵发表了声明:如果一定要和地炮旅协同听他们指挥,让地炮旅拿出本事来!输了,我们乖乖合作不捣乱。赢了,以后除非他们能超过我们,超不过这个炮群的主炮发射权永远放在榴二连!

营领导和团领导也很支持我们。不是说我们不团结啊,如果是打仗,可能没人这么做。但是这是演习,那么也就是说,一次同兵种之间的比试,一种竞争,一种看谁的技术好的比斗。虽然你地炮旅是专业炮兵不假,可我们团属炮兵也不是吃干饭的吧?

同属炮兵,同属同型号的炮兵,平时训练的科目都一样,你说搞个演习你也要做老大管我们?凭什么啊?想管我们?可以,拿出实力来!

地炮旅接到我们的挑战书之后,也是很气愤。从他们的回应就能看出来,他们的回应就是:你要战,我便战!打不赢的非好汉!

看看,这就是部队的脾气,什么都要比上一比,连一个主炮发射权都要争夺一下才开心。结果就是,我们炮班疯狂的训练,估计地炮旅的主炮班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这已经不是我们一个炮班的问题了,现在已经上升到01团和地炮旅的面子问题,谁输了估计都不会好过的。

挖助锄,时间减短!再减短!!能缩短一秒就是一秒!我们用的是大镐,比较费力,但是我们能一下刨很深。地炮旅用的是工兵镐,短小快速,但是不可能有我们一下刨的深!这就是优势!我们要加快挥动频率就可以。体力跟不上?瞄准手一炮手帮忙!不行六炮手五炮手也上!再不行就给我往死里面加大体能训练量!为了不丢掉主炮的发射权,什么都不顾了!

炮架开架动作,不抛架了!起的时候直接拖开,一炮和瞄准一起来,没有地方抓,托着!六炮手一个人负责隐蔽防护!剩余的全部过来帮忙开架挖坑!

连驾驶班的班长都上来帮忙了,他不会挖坑抬架,但是他帮我们搬运炮弹,能出多少力就出多少。为了01团的荣耀,驾驶班的五年班长都放下了平时不干活的架子,一头汗水的和我们一起训练!

手磨破了,结痂,再破,再结,最后,成了茧子。一周之内,出茧子。不小心碰到腿,一个血口子,匆匆忙忙的包扎一下,继续训练!

终于,迎来了比试的那一天,在演习开始的前三天,我们和地炮旅的主炮终于要正式的比一场了。这次比试很重要,因为军区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上级领导也相当的感兴趣,所以这次是我们副军长亲自担任裁判!好么!少将级别的裁判员,更不能丢面子了!

一声哨响,我们班和地炮旅的主炮班分别开始进入阵地。

驾驶班班长绝对是把他压箱底的绝活拿出来了,竟然直接将大炮给倒车送入炮位!连位置都没有差多少!要知道卡车后面挂着一门将近十米长的大炮倒车是多么困难,而且还是一次性到位!

我们先下来4个炮手,用力将大炮卸下,放在一边不管。六炮五炮手开始迅速的往下扔东西,小件的我们就扔到一边,大件的工具我们直接扛着放到需要的位置。东西在数秒内完全卸下,我用力的拍拍车厢,卡车就快速的开往隐蔽地点。

然后我们直接开挖助锄!不开架!因为这一段的苦训,我们每个人都把大炮开架的位置记在了心里!开架完成需要10秒,我们为了节省这10秒钟,练出了一对可以测量距离的眼睛!

直接开挖!连线也不画了!就用钢钎比着,一个人扶着钢钎,一个人挥动十字镐。这需要绝对的准确,否则,扶着钢钎的人,手有可能被十字镐砸断!头可能会被打破!我们不在乎了!我们已经就这么加强训练了一个多星期了,我们有把握!

几乎是瞬间,土层就下去了10公分!忽然,叮的一声,十字镐被弹了起来,差点打中扶着钢钎的罗刚!该死!岩层!!

我立刻用手扒开浮土观察,因为如果是花岗岩的话,我们就必须换地方开挖。没有专业工具,在花岗岩上钻洞不是我们能做到的。看了一下,还好,页岩!虽然比花岗岩容易对付,但是这也会影响到助锄的完美度。怎么办?

王峰看了看,直接下命令:“不管他!用钢钎砸!用钢锹铲!就是花岗岩,我们也要砸出两个助锄!不能让地炮旅说我们找借口!砸他娘的!”

砸!钢钎被握在手中,拼命的扎下去!临来前,钢钎被打磨的尖尖的,用来对付比较软的页岩正好。钢锹也是纯钢的铲头,可以强行切割页岩。我们拼命的砸、扎、铲、削!剧烈的碰撞,导致了虎口炸裂,没人在意这个,我们眼睛里只有助锄坑!

有人说过,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人的意志力可以克服一切。我来用事实说话,这些都是真的!我们除了一炮手和瞄准手之外,剩余所有人全部加入了挖助锄的行列,包括驾驶员班长!一看到挖助锄的有些气短,立刻换人接手!

五分钟!五分钟!!我们将大炮放入了助锄坑!平整了炮位,做好了隐蔽!我们刚刚报告完成,地炮旅也报告完成,前后相差只有五秒!

副军长亲自过来检验两门炮的炮位。

我们的炮,高低差值:0!左右平衡:0!炮架稳定程度:牢固!用时:4分56秒!

地炮旅的炮,高低差值:0!左右平衡:0!炮架稳固程度:牢固!用时:5分01秒!

副军长宣布:01团炮营榴炮二连获胜!

我们眼泪哗的就出来了,高兴的抱在一起。首长们走向我们,和我们握手表示祝贺。这时候,首长们才看到,我们都是双手血淋淋的,我正在给战友们包扎。钢钎不是光滑的,5分钟的高速摩擦,我们的皮肉都磨掉了,罗刚的手甚至中指位置已经露着白森森的骨头!这小子愣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首长们的眼睛湿了,因为他看到我们已经伤痕累累。我们虽然胜利了,但是绝对是惨胜。要知道我们是在石头上硬生生的开出来两个助锄坑!打磨的尖尖的钢钎,已经成了一个钝圆!打磨的尖利的钢锹,生生的被磨去了三公分!

我们包着纱布的手,血迹斑斑,向首长敬礼。首长不敢握我们的手,他害怕给我们增加伤痛。他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每个人的肩膀,表示赞许。我们就傻呼呼的笑,被将军级拍肩膀表示赞许,这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荣誉!

首长走过最后一名战士,忽然转过身:“我宣布!授予某军某师01团炮营榴炮二连硬骨头二连荣誉称号!这个炮班,集体三等功!以后地炮旅和这个炮营联合军事演习和作战,都以这个炮班为主炮!直到地炮旅的主炮做到这个炮班的程度再比!”

地炮不服气,他们真的不服气,即使副军长发话也不服气!副军长很生气,把他们叫了过来:“你们好好看看!这里是什么?岩石!你们拥有什么?比他们更好的装备!但是你们却没有能超过他们!你们拥有最专业的装备,拥有一个土层的炮位,居然比不过这群拿着根本就不专业的铁杆钢锨的步兵团属炮兵?!我看应该把你们换个个儿了!人家在岩石上硬啃啃出了一个完美的炮位,你们呢?五分钟在土地上挖了一个完美的炮位?!五分钟?!你们是专业炮兵,他们是业余的!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训练的!给我回去好好反省!”

一席话,地炮旅的哥们儿们看了看我们的炮位,看了看我们的工具,又看了看疲惫不堪的我们。忽然,他们班长一声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半面向右~~转!敬礼!”

刷!整齐划一的动作!地炮旅的弟兄们站成一列,面向我们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军礼!

王峰愣了一下,立刻发号命令:“立正!向右看~~齐!半面向右~~转!敬礼!”

我们也用整齐划一的动作,回了地炮旅的弟兄一个军礼。

这是军人之间,表示尊敬的方式!他们服气了!我们作为步兵团属炮兵,炮兵中的业余选手,用我们的毅力和坚持,赢得了专业炮兵的尊敬!

后来的撤出阵地,地炮旅完全没有和我们去比。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和我们刻意的比试撤离,虽然我们几乎也是同时撤离了阵地,但是从他们汽车发动的声音来听,他们应该是故意熄了一下火的。毕竟,他们的奔驰可比我们的解放141性能好,这种启动熄火的可能性太低了。所以,我们也是第一个撤离阵地的。我想,这也是一种尊敬的表示吧!

回到驻地,团长亲自接见我们这群英雄,看到我们的伤,这个越南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哭了。

当晚,我们全连加餐,每个班都炖了一只鸡。这是团长亲自批令给我们加餐,野外训练的经费不多,团长心疼我们。

我们终于如愿以偿的夺到了地炮群主炮的发射权,是的,很不容易。我们的训练,我们的付出,值了!

地炮的兄弟们,你们也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弟兄。我们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但是,我们依然骄傲!因为,这是我们应得的荣耀!如果你们想拿回去,那么,我们就再来拼一次吧!下一次演习的时候,不管我们是否退役,这场比赛注定了在我们两个主炮班之间要进行一辈子了,不管我们的接班人是谁,一定要拼出胜负,为了荣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