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九集 解围 第19集 解围 五、闻风丧胆

秋林先生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曹羽拍拍三德的肩膀说:“若克是一块当女兵、女侦察兵的料,要是不出意外,她也许是个女将军。那时她和春瑶说过的,她亲手打死的鬼子不下一打。” 成义望一眼县城的方向,回头对曹羽说:“加上地雷车炸死的鬼子,若克消灭了至少两打鬼子。”占东东举手道:“没错,后来我和晓菲详细研究过,若克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曹羽拍拍三德的肩膀说:“若克是一块当女兵、女侦察兵的料,要是不出意外,她也许是个女将军。那时她和春瑶说过的,她亲手打死的鬼子不下一打。”

成义望一眼县城的方向,回头对曹羽说:“加上地雷车炸死的鬼子,若克消灭了至少两打鬼子。”占东东举手道:“没错,后来我和晓菲详细研究过,若克奶奶从水战打响第一枪后,历经了降匪、拆桥几次战斗,应该算在若克奶奶名下的歼敌数量应该是30名左右。而且若克奶奶成功地完成了近十次侦察任务。”

三德恨恨地说:“要不是皇协军闻风而逃,我非得找出那几个站岗的汉奸,亲手杀了他们为若克祭行。”

******************************************************************

当年侵华的日军要说禽兽不如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要说打起战争你和对方的士兵打啊,他们却一直和中国的老百姓耍着威风,尤其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养成了见小孩就想用枪挑的恶魔行径,挑起来还甩给另外的刺刀,挑来扔去的玩耍。若克见日军的刺刀挑过来大惊,急得一转身刺刀划在她左肩膀上。若克再一次愤怒了,恨得她聚起全身力气后腿狠狠撩起,脚根结结实实戳在鬼子裆部,那鬼子惨叫一声扔掉步枪蜷着身子滚在地上。这一脚若克其实只学到三成模样,这要是春瑶八成模样的一脚对方会无声而倒,是来不及叫出声的。要是曹羽十成功力的一脚就更没说的了,不过对方会有声的,但不是叫出来的声,而是骨盆的粉碎声。

这边春瑶一看动了手,毫不迟疑一手推开另外那个鬼子捅过来的步枪,一手对着他的眼睛就是一个反掌。这手反掌一甩是有名堂的,她的食指和中指屈起与拇指相抵,指节形成两个坚硬的突起,叫二龙指,直杵对方的两个眼睛。师哥曹羽一直提醒她在对方实力高于自己的时候出手就要用狠招,别给对方反击的机会。鬼子个子不高,眼间距还短,一下子双目内眼角中招,自然也是惨叫,但是两声,因为春瑶接着一个戳脚把他小腿踹断了,这个鬼子一手捂眼一手抱脚也滚在地上。

城门还有两个鬼子看得莫明其妙,怎么好好的两个端枪的日本皇军一转眼被两个女孩儿打翻在地?马上吹着哨追过来。春瑶忙接过孩子拉着若克就跑。没想到刚跑了百米远,对面一伙13人的鬼子巡逻队也吹着哨迎头围来,砰砰就是两枪。春瑶身形一闪,拉若克拐进旁边的小巷。县城里的街巷春瑶是熟悉的,毕竟在这里生活过。但后面的鬼子追得很紧,他们看清是两个女孩儿后,大喊着:“花姑娘的,抓活的。”那两个哨兵一直追在前面,只差十几步路。春瑶抱着孩子面不改色地跑着,但若克的胳膊上还在滴着血,儿子也惊吓地哭着。在拐过一个巷口后,若克突然停住脚步靠在拐角,边喘息着边从包儿子的被里摸出手枪。她们俩只带了这一把手枪,子弹刚推上膛,那两个日军哨兵闯出巷口,若克抬手对着他们的胸口就是两枪,两个鬼子翻倒在地。若克学着绿林好汉的样子吹了下枪口:“嘿,老娘又赚了几条命。”若克曾和大家算过,自己参加的几场战斗至少打死十个鬼子了。

春瑶这时把孩子往若克手里一放,一个箭步跳过去,拣起一只三八大盖蹲在巷口向追来的巡逻队开了枪。才打了两枪春瑶大叫:“哎,怎么两枪倒了五个呀?穿糖葫芦了!”接着春瑶把弹仓里剩下的三发子弹都打光,又马上拣起另外一支枪,瞄准着狭窄的小巷。春瑶自语道:“他们听到五发子弹都打完了,应该起身追过来啊。”话音刚落,卧倒的鬼子跳起追过来。这是春瑶在跟着听聂排长的战术课时学过的,要善于计算自己和敌人的弹匣子弹数判断双方的战术动作。三八枪的弹仓是五发子弹,对方会在换弹仓时有所动作的。鬼子没想到区区两个女子不但手枪步枪全会玩,还会和他们玩换弹仓这套老兵战术。结果在误以为对方换弹仓时跳起后突然受到四发子弹的袭击,又被击倒了三名,最后剩下两名鬼子忙又卧倒数着对方还有一发子弹呢半天没敢动。这时春瑶扔下枪和若克已跑出好远,若克还顺手摘下鬼子三颗手雷。看看后面没有追兵了,春瑶为自己亲手打死鬼子而兴奋着,若克还在提醒春瑶注意观察日军的驻防开展侦察任务。春瑶说再过一条街就到静园茶庄自己的家了,到家了有哥哥于顺水在就会安全的。

但她们把日军想得太简单了,没想到危险已迅速地在向她们靠近。县城里驻守着日军一个中队和皇协军两个中队(连),杭州附近这几个县城兵力基本上是这种配置。鬼子中队长反应很快也很狡猾,他一听报告说北城门哨兵有两人被打成重伤,便立即下令出动两个日军小队和一个皇协军中队全城搜捕。这几天“铁道作战”刚刚开始,一队军火卡车路过县城还没走开走,千万马虎不得。首先他要求部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封锁了城中央的十字大街,把敌人限定在田字格里,发现一个格里有情况后另三个格全体压上,以前他这个方法屡试不爽。目标很快被锁定,是在西北格中,鬼子中队长率领第三个小队亲自前往。

春瑶没想到要穿越的大街被封锁,而且大街上还有十几辆卡车,还有随车押运的一个小队日兵警惕地守在车旁。过不去大街就回不了静园茶庄。而敌人在她们不知晓中已渐渐围拢过来,后面的两个鬼子,其中一个是伍长,很有经验地一直顺着若克的血迹和孩子的哭声跟寻过来,他拼命要捉住这两个敢开枪打大日本皇军的中国丫头片子。

县城里枪声一响,守在城外接应的战士便赶着马车跑回送信。三德和曹羽一听马上拔出枪就要走,占彪又叫上了成义一同前往。成义提出大家都化装成日军开着卡车去支援的方案,占彪二话没说:“就这么办!”

隋涛率部下开着六辆卡车拉着成义、曹羽和三德三个排一溜烟开到北门。门口已没有日军了,那几个皇协军已奉命关闭城门,不让里面的人出来。这时城里枪声不断,还传来几声爆炸声,最后传来一声巨响便没了动静。卡车上的日兵急了同时跳下来列队要进去增援,如果城门不开这架式就能攻城。皇协军一看这阵势就乖乖地把门打开放行。然后那个皇协军头儿颤着嗓子给自己的中队长打电话说:“我说老排长啊,今天怎么总觉得不对劲儿呢?先是两个国军战地服务团的丫头把两个皇军打残废了,刚才又开进来皇军一个中队,那个杀气腾腾呀,吓死人了。”那皇协军中队长马上问:“金班长,你少自己吓唬自己,再杀气也不会冲着咱们了。难道你觉得这个皇军中队和别的皇军有啥不一样吗?”那金班长说:“对了,你这一问我才明白,他们一抹儿是重机枪、轻机枪、掷弹筒,我说杀气从哪里来的呢。”中队长马上岔了音儿地问:“你再说一遍,重机枪?他们怎么个编制?有多少人?”金班长这时也渐渐地醒悟了:“他们,一个小队只是30多人,不是皇军的50多人,是,是国军的编制!三个排!妈呀,他们是那个传说中的那个重机枪钢班!咋办老排长,没戏了,我们快收拾走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