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九集 解围 第19集 解围 四、解围之变

秋林先生 收藏 3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三德虽然也和大家说笑着,但明显看得出他一想起若克就心里沉重。多少年过去,三德仍然心有愤恨:“如果当时不是为了给国军解围,如果要不是投降鬼子的国军认出若克,她决不会走得那么早。” 这时占东东和聂云龙、聂云飞赶过来,接老人们回屋休息。东东接过话题说了句:“古往今来,中国人多少次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三德虽然也和大家说笑着,但明显看得出他一想起若克就心里沉重。多少年过去,三德仍然心有愤恨:“如果当时不是为了给国军解围,如果要不是投降鬼子的国军认出若克,她决不会走得那么早。”

这时占东东和聂云龙、聂云飞赶过来,接老人们回屋休息。东东接过话题说了句:“古往今来,中国人多少次是坏在自己人手中。不管大事小事,总有这种现象。”

成义点头道:“要不是彪哥抗命坚持按自己的方式为国军解围,我们的损失将会更大。”

***********************************************************

战斗任务又是第三战区布置下来的。电台已经会用了,第三战区还给了抗日班一套被成义分析为过时的密电码。占彪看到电文第一个担心是没有了,肯定是打鬼子的命令,但占彪接着的反应是愤怒。他马上拟电发了回去,只有两句话:“这么打我不干,我们这伙人怕死!”

当时的情况是在4月18日,美军16架轰炸机轰炸日本东京、横须贺等地,返航中国衢州机场,给日本造成了精神和战略上的重大损失。日军为报此仇并防止盟国空军再利用浙赣铁路沿线的机场进攻日本本土,决定打通浙赣线,占领或破坏铁路沿线的中国机场,并掠夺武义、义乌、东阳等地的萤石矿,在浙赣发动了所谓的“铁道作战”。中国政府把这场战役称为“浙赣战役”、“金(华)兰(溪)会战”,是抗战期间浙江境内规模最大的战役。

日军共调集了七个师团共14万兵力,由五个中将率领,于5月15日拂晓分左中右三路在东起奉化、西至富阳约150公里的战线上向浙赣铁路两侧展开猛烈进攻,中路是号称侵华日军“急先锋”的日本第15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指挥着50余架日军飞机轮番对中国军队的驻地狂轰滥炸。

对于这场战役,中国军队早做了数年准备。当时第三战区以四个集团军32个师约26万兵力设防于浙赣铁路沿线。1942年4月中旬又从第九战区调来三个军在赣伺机配合。防守金华的是在“皖南事变”中打过新四军的七十九师,防守兰溪的是六十三师。

战斗打响以后,日军攻击很猛烈,尤其那50架飞机与日军紧密的立体配合使各处国军阵地纷纷告急。第三战区想尽各种办法阻止日军的进攻,包括命令日军占领区内的忠义救国军(国民党游击队)和占彪的抗日班立刻制造麻烦拖住日军后腿。顾祝同给抗日班下的命令竟是攻打杭州!

对这样的命令占彪只能抗命,我们军人是勇士但不是莽汉,我们抗日是自卫但不是自杀。杭州是日军固守的大城市,和上海、南京、武汉一样有着重兵防守,我们一个营的火力再强只能是杯水车薪。想牺牲我们一个营去制造混乱是不拿我们当人的命令。不是想拖日军后腿吗?我们可以通过其它形式来努力。所以占彪把目光转向了各县城,打杭州不行可以打个县城试试。占彪把部队集中在天府,马上派出侦察分队分成四、五个组,分头到各县城侦察,若克和春瑶负责去靠山镇南面的县城去侦察,因为那里还有春瑶哥哥于顺水的配合。

若克是抱着儿子从天府下山的,她说这样的掩护更方便,也顺便一路给儿子喂奶。三德、曹羽和若飞一直把若克和春瑶送到山脚。三德万万没想到,这是他与若克今生的最后一别。

若克发生意外的起因谁也想不到是因为她的那件毛衣,县城北门的哨兵是4个鬼子6个皇协军。本来抱着孩子姑嫂相称的若克和春瑶已经通过了检查,但皇协军的一个头儿突然注意到了若克穿在里面的天蓝色毛衣,一般老百姓怎么会有毛衣穿呢?而且这个农民媳妇像在哪儿见过。

实在是印象太深了,他马上想了起来。她不是在各战区巡回演出的战地服务团的演员吗?!他望着若克走进城门的背影转头说:“唉,你们还记得战地服务团那些漂亮的女演员吗?”旁边的几个皇协军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那是,没得说的,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可惜都被那些长官们分了。”

原来这伙皇协军是投降日军的国军。抗战以来日军俘虏了大批国军,在或者当劳工或者当汉奸的选择面前,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当汉奸。尤其在去年的中条山战役后,在蒋委员长的默许下,众多成建制的国军部队成团成旅成师地投降了日军,伪军人数已超过日军在华军力,成了中国战场上的一个奇异的现象。这些正规的国军自然有机会看到过若克的表演了。一个反应很快的皇协军立刻明白了,端着中正式步枪向若克追了过去边喊着:“站住,这不是能歌善舞的战地演员吗?!”另一个皇协军背着中正式也跟了过去喊道:“这么年轻就有崽子了,是哪个长官把你肚子搞大的,在台上装得挺像回事的,哈。”其实那个头儿并不是想抓住若克的,因为他们有命令不许和国军作对只打共产党的部队,这演员说起来也是国军的啊,但来不及止住部下了。

没想到能在鬼子这里遇到自己曾经慰问过的国军,若克心里一阵悲愤。刹那间她已想好了应对措施的,就是装傻硬不承认,但那个皇协军后一句话让她出离愤怒了。若克站住回头瞪住第二个皇协军,眼里喷出被侮辱的怒火,这就等于承认了身份。

第一个皇协军追上后持枪站在一旁,第二个近前来伸手就要摸若克的脸,刚一抬手才看到若克眼里的怒火,这目光有愤恨有不屑,有怒其不争有哀其不幸,灼得他手顿时止在空中,若克一手抱着孩子,另只手腾出来狠狠地掴了他一个响响的耳光,银牙一挫迸出铿锵两字:“败类!”若克这时掴过去的耳光是练过功夫的劲道,而且出手如电,那皇协军根本没时间反应,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眼冒金星晃在那里。

城门那里皇协军的头儿喊道:“算了,回来吧!”可这时晚了,两个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步枪跑过来对准若克和春瑶,问被打的皇协军:“什么的干活?”那揉着脸的皇协军吞吞吐吐地说:“她们,她们,良民的不是!”

话音刚落一个鬼子的刺刀就冲若克怀里的孩子挑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