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实拍:美国打捞迫降在纽约冰河中的客机(组图)

五湖故人居 收藏 3 3715
导读:美国合众国航空公司1549次航班飞后不久撞上一群飞鸟,飞机紧急迫降在美国纽约的哈得逊河上,机上的150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全部获救。这里从一个摄影师的角度讲述了打捞迫降飞机的这一过程。   2009年1月15日,一群算错时间的加拿大飞鸟成了罪魁祸首,一位技术高超的飞行员成了英雄,世人都被这个场面震慑住了----一架喷气式飞机紧急迫降在美国纽约的哈得逊河上(Hudson River),乘客们则都逃生到了机翼上。   但直到现在,很少有人亲眼目睹这个故事精彩的后半段场景:在东海岸,救捞队用巨大的

美国合众国航空公司1549次航班飞后不久撞上一群飞鸟,飞机紧急迫降在美国纽约的哈得逊河上,机上的150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全部获救。这里从一个摄影师的角度讲述了打捞迫降飞机的这一过程。


2009年1月15日,一群算错时间的加拿大飞鸟成了罪魁祸首,一位技术高超的飞行员成了英雄,世人都被这个场面震慑住了----一架喷气式飞机紧急迫降在美国纽约的哈得逊河上(Hudson River),乘客们则都逃生到了机翼上。


但直到现在,很少有人亲眼目睹这个故事精彩的后半段场景:在东海岸,救捞队用巨大的浮吊将这架空客A320的飞机残骸从冰河中吊起。


1549航班事故发生的当晚,摄影师Stephen Mallon正和他的妻子享受着愉快的二人世界。当酒吧里的人正在谈论着发生的这件事情时,他马上意识到当局会向谁求助。Mallon擅长于纪录工业方面的主题,他曾经拍摄过Weeks海运公司的工作情况——向海中倾倒废弃的地铁车厢来制造人工礁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合众国航空公司飞机沉在美国纽约市哈德逊河中




凭借着职业敏感,Mallon马上放下了酒杯,打电话给Weeks船运公司的经理Jason Marchioni。次日早上,摄影师确认由Weeks来实施这次救捞工作,船运公司雇他记录下这个过程。下午的时候,Mallon兴奋地上了一艘拖船赶往事发现场。“那一刻我无限的神往,”Mallon说,“我已经整装待发了,跳上车,拿上我的相机,然后就出发了。”

Mallon独家拍摄了这次救捞事件,他亲眼目睹了一架商务飞机的残骸是怎样从哈德逊河打捞上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迫降在冰上的飞机


Mallon:“站在码头向下看,那简直太不可思议,我不停地和站在我身边的人说:‘那就是落入水中的飞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穿着防寒衣的潜水员在检查飞机表面


游艇和拖船正在进行救捞的时候,电视摄像机却被阻挡在了警戒线之外。Mallon说:“所有的媒体都退回到路上,因为担心飞机会有爆炸的危险。”当 Mallon赶到迫降现场时,他发现飞机的一半已经没入水中,看上去像一头搁浅的“大白鲸”。 Weeks船运公司的7人潜水队员穿着防寒衣潜入冰冷的冰水之中,非常辛苦地检查着飞机表面。


当视线只有一英尺半的时候,潜水员只能靠触摸,检查飞机是否是在受到重压之下发生折断而损坏的。经过12小时的检查之后,救捞人员准备调用一个被称为Big Bitch的巨大浮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潜水人员正在检查飞机的表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Weeks 333 浮吊


放置在一艘300英尺长90英尺宽的平底货船上的浮吊Big Bitch----通常称之为Weeks 533——吊杆长248英尺长,能吊起500吨重的东西,这使得它成为美国东部地区最大的旋转吊车。


浮吊连接着的两条100英尺长的钢管贯穿整个船体,需要时可以直插海底,操作者可以在7英尺深的浅水中进行船体的自我锚定。虽然空客飞机比巨大的运输车辆和其它工业设备相对要轻,但是困难的是要把飞机从水中吊起而不会被折成两段。


至1月17日晚上10点,潜水员用两条绳索固定在了飞机的机翼两侧,用另外一条绳索捆住飞机的尾翼。因此当打开飞机门进行排水时,可以保持飞机头部呈一定的角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机从海里打捞出来的一瞬间


当救捞工作在进行的时候,Mallon一直在平底货船上拍着照片。


Jason Marchioni在地面上指挥海上救援活动,他和Mallon曾经合作过,因此同意Mallon拍摄迫降现场。“Stephen是最好的摄影师,”他说,“当我在工作的时候,他从来不来打扰我。他了解什么时候可以谈话,什么时候不可以。他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飞机失事以后,Marchioni说服了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取得了海上救援的任务,因为他的团队知道怎样把飞机整体的打捞上来,而这一点正是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最看重的一点。


除了易燃的喷气燃料,Marchioni最关心的是打捞飞机的时候能牢牢地控制住它的平衡。“一旦你把飞机抬出水面,你不仅要考虑飞机自身的重量,而且还要考虑水的重量,“他说,“飞机80吨重加上里面400吨重的水,那么总的重量几乎有500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机被运送到了一艘大型的平底船上,准备运往Weeks设备厂


午夜时分,全体工作人员成功的把飞机装运上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平底船上,然后运输到新泽西州的Weeks设备厂。他们用尽全力保证了飞机的完好无损,Weeks设备厂的下一步工作则是要锯下飞机的机翼,然后拖到一个仓库以备国家交通安全局的人分析使用。






工作人员正在锯下飞机的机翼


Mallon说:“在我3岁的时候,我爸爸把他的Canon AE-1相机给我,让我为他和我母亲拍照,那是最酷的事儿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作人员合照


Mallon说:“我本来希望能够成为一名飞行员,但一场医疗事故后,我似乎不可能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了。然后我开始专注到摄影方面了。”


打捞起A320的第一个引擎的一周后,Mallon又和Weeks 海运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回去打捞起了第二个发动机引擎。“飞机的引擎落在了水深60至65英尺处,”Marchioni说,“一个潜水员下去,用起重机的吊索绑住了引擎。” 这个引擎大约重13000磅,Weeks的另一架浮吊起重机把它从烂泥里托了出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打捞上来的飞机引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潜水员潜入水中,用吊索绑住飞机引擎。


Mallon说:“这些照片是我在去摄影学校之前拍的。我跑到机场,铁路和工地现场去拍照,却从来没有想过会用这些照片来赚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作一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完全打捞出来的飞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运输中的飞机残骸


救捞工作结束之后过了几个星期,Mallon追踪拍摄了被肢解了的飞机机身运回新泽西的过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运输中的飞机残骸


Mallon说:“当我18岁的时候,我为当地的报纸拍了第一张照片。”


让Mallon意想不到的是,他所拍摄的历史性的图片很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公布于众了。尽管 Mallon是从国家运通安全委员会的角度拍摄的这组照片,但是当他所拍摄的照片在网络上疯传的时候,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感到不自在了。他们命令他删除传到网路上的图片集。两周以后政府机构突然又变得不那么强硬了,允许Mallon重新发布那些照片,但是不包括他拍摄的飞机的内部照片。不久之后,美国飞机律师和它的承保人A.I.G让他再次的删除了那些照片,理由是航空公司和承保人是Mallon的最终委托人。


Mallon解释了原因,美国航空公司雇佣了AIG,AIG雇佣了律师,律师雇佣了承包人Soper和Son公司,承包人雇佣了Weeks Marine,Weeks Marine公司雇佣了我。


然而,双方最终达成妥协,Mallon同意从他的照片中抹掉美国飞机的标示,AIG和美国航空公司允许这些照片公布于众,这也让Mallon松了一口气。


9月18号在布鲁克林博物馆即将举行的展览中,我们可以找到Mallon拍摄的照片。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