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武厉皇帝蒋讳介石本纪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11 821
导读:前朝武厉皇帝,姓蒋,讳介石,字中正,浙江慈溪人也,清光绪十三年九月十五生,父蒋肇聪继承祖业经营盐铺,寻病薨。其母王采玉抚养成人,幼年入塾,诵读经史。光绪二十九年入奉化凤麓学堂,二载后至宁波箭金学堂就读。光绪三十二年初肄业于龙津中学堂,四月东渡日本,入东京清华学校,结识其美等革命党,遂立志革命。年末归国,光绪三十三年考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习炮兵。宣统元年春赴日,入东京振武学校。其间由陈其美引入同盟会,谋反清革命。宣统二年冬毕业,入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第十九联队为士官候补生。 辛亥民军乱,帝潜行上海,受

前朝武厉皇帝,姓蒋,讳介石,字中正,浙江慈溪人也,清光绪十三年九月十五生,父蒋肇聪继承祖业经营盐铺,寻病薨。其母王采玉抚养成人,幼年入塾,诵读经史。光绪二十九年入奉化凤麓学堂,二载后至宁波箭金学堂就读。光绪三十二年初肄业于龙津中学堂,四月东渡日本,入东京清华学校,结识其美等革命党,遂立志革命。年末归国,光绪三十三年考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习炮兵。宣统元年春赴日,入东京振武学校。其间由陈其美引入同盟会,谋反清革命。宣统二年冬毕业,入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第十九联队为士官候补生。


辛亥民军乱,帝潜行上海,受陈其美指,率先锋队百余人至杭州,预浙江之役;嗣后从其美部任沪军团长,与其美、黄郛结约为兄弟。 民朝元年一月,受其美派,杀大儒陶成章。案发后避狱日本。二年夏二次革命起,于上海打江南制造局,事败后避匿上海,是月入中华革命党,十一月再渡日本。民朝三年七月,高祖于东京立中华革命党,帝与其事,于上海,哈尔滨等处与其美反袁。民朝五年陈其美死,帝奉高祖命任山东潍县革命军,参与军机。寻世凯薨,军散,帝归上海,与青帮黄金荣,杜月笙约为兄弟。民朝七年高祖护法,帝从之,次年任粤军行军司马,半载,迁粤军第二支队司令。因与粤人不合,常离职滞居上海,与张静江、陈果夫、戴季陶营股票为生。


十一年陈炯明叛,高祖避难永丰舰,帝从之四十于日。十月,高祖任帝东路讨贼军第二军参军,寻迁元帅府大本营参军。八月赴苏考察。十二年一月高祖决计立军,命帝为军校校长兼粤军参军。帝阴怨高祖之三大政策,仍暂行之。帝在军校,立孙文主义学会,反共产。后预平商团叛乱,伐陈炯明、平杨希闵、刘震寰,皆有功,屡次潮汕善后督办,迁广州将军。十四年八月任民军第一军军长。廖仲恺死,帝与汪精卫逐胡汉民,寻驱粤军司令许崇智,收其劲旅,拥军自大,十月领军二次东征,全歼炯明。十五年一月任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常务委员;二月兼革命军总监。高祖死,帝阴忌我朝人士, 造“中山舰事件”,名为肃军,实为清除我朝人也。五月,帝又肃党,任刑部尚书、吏部尚书、兵部尚书、革命军总统领以及内阁次辅等职。


十五年七月北伐,帝总戎督战。灭吴佩孚、孙传芳,湘、鄂、赣、闽四省光复,进军豫、皖、苏、浙。帝时不能战,于南昌城下为孙军所败,时欲自裁,赖部下救,得免。十二月,朝廷迁都武汉,帝欲都南京,遂纵使暴徒杀我朝党人,于十六年兵变,残杀我党人。十八日帝另立朝廷于南京。六月,帝会陕甘总督冯玉祥于徐州,阴谋除我党人。八月,帝下野,以退为进也. 时太祖皇帝起义于湘鄂边,周公起义于南昌,次年,两军合于井冈山,诸路进讨,克复赣南闽西诸县。十二月归国后,离弃妻妾,与武厉后成婚. 时人曰: 中正与美龄,“中美结合”是也,暗讽帝暗通美夷以为外援。十七年一月重任民军大将军,二月廷议,僭称王。四月,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通力北伐,驱张作霖于东北。十二月,东北易帜。


十七年十月,称帝,行“训政”。时帝欲灭各省军阀,遂以“裁军建设”相号召,阴图“编遣”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部,遂至兵戎相见,十八年三月败广西巡抚李宗仁,五月败陕甘总督冯玉祥, 民朝十九年,冯、李、阎通电反帝,指为独夫民贼。 时帝军力寡弱,反军大破之,进逼徐州。然美夷等力挺帝军,江浙财阀献财无数,加之反军头领勾心斗角,山西巡抚阎锡山不服陕甘总督冯玉祥,冯部与前线苦战,阎则坐观成败。帝遂反击,七月破桂军,八月克济南,九月,奉天总督张学良领军入关,克平津,大破反军,战事遂停,各反军头目通电下野。


十九年十二月,帝遣大军南伐,欲尽灭我朝党人也。时太祖皇帝秉军,英谋电发,奋扬武德,大破帝军张辉瓒部,斩辉瓒,帝军遂退。二十年二月,帝又遣大军伐我,太祖皇帝诱敌深入,坚壁清野,又大破之。六月,帝三度伐我,太祖皇帝又破之。九月,倭寇犯奉天,总督张学良部奉帝令,未发一枪,遁入关内。时人愤之。二十一年,倭寇又犯上海。时总兵蔡廷锴领军苦战,然帝仍不欲外御倭寇,遂于订立倭寇订立《淞沪停战协定》、《塘沽协定》、《何梅协定》,罢兵言和。二十一年六月,帝四度伐我,时太祖皇帝黜于俄狄儒生王明等,然朱武胜与周公秉军,行太祖军法,又败帝军。二十二年十月帝五度伐我。时,俄狄归国之儒生博古辈摄政,夺帝兵权,唯俄狄之命是从,事无巨细,皆听命于番将李德。李德行欧洲阵地战法于我军,遣弱军数战帝大军于赣中,我军大败。遂离赣长征。帝又调数十万军追讨,湘江之役,我军大败,遂挺进云贵,时周公,张文忠公文天等合谋,废博古李德兵权,迎太祖皇帝入主中枢,太祖领军四度赤水,兵逼云贵,渡大渡河,过雪山草地,遂入陕北。


帝僭位后,立校事官,阴窥百官臣民。曰中统和军统。残杀我党人,并民主人士。查封书刊,迫害诸儒。帝又行行新生活运动,效法曾文正公,欲以儒教立国,徒具名义耳。时外戚宋子文、孔祥熙与幸臣陈果夫、陈立夫等,搜刮民财,开办银行,鱼肉百姓,积年间,家财无数。百姓愤然,皆欲叛帝。


民朝二十四年十一月,倭寇谋“华北自治”,我党人力主停战御倭。帝不从,严令奉天总的张学良、陕西巡抚杨虎城讨我,欲灭之。张、杨愤于帝,遂于二十五年十二月兵谏,囚帝。我朝斡旋,帝遂得还南京,囚张学良,然遂罢兵言和,我朝红军编为八路军新四军,共同御倭。二十六年,倭寇犯平津,次年犯上海,帝领军与倭寇合战,先后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诸战役,诸军愤击之,至十月,日军伤亡数十万余人,倭寇之谋三月亡华遂废。然帝军损耗亦大,丧师失地无算。帝遂迁都重庆,依山城为固,守三峡之险,与倭周旋。


武汉会战后,汪精卫等人叛国投敌。时帝阴忌我朝党人,乃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于民朝三十年令诸军灭我叶挺项英部于皖南。时人大愤,周公在陪都,令新华日报报道之,诸儒大愤,民声扰乱,帝无奈,令今后无剿共事。


十年十二月,倭寇犯美夷,帝遂与美、英同盟,任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得美援物资金钱。令远征军入缅,与英美诸军合战,通了中印公路。美、英欲联华抗日,废条约,订“新约”。三十二年十一月,帝幸开罗,与美夷酋罗斯福、英夷酋丘吉尔共商御倭。


三十三年四月,倭寇犯我豫湘桂,时帝军腐败,汤恩伯部于河南鱼肉百姓,劫夺民粮,百姓遂饿死,时人曰:“宁降倭寇,不遇恩伯”。于是大败溃逃,豫湘桂数省沦陷,倭寇直逼贵省之独山县,陪都动摇,人心惶惶。


三十四年五月,俄狄大军入柏林,德酋希特勒自杀,柏林陷,八月,美夷投原子弹于倭,毙杀臣民无数,俄狄大军入东北。倭寇遂降,帝令何应钦受降于南京,抗战结束。


抗战胜利,帝因美夷支持,欲灭我朝军,阳与太祖皇帝会于重庆,订《会谈纪要》《双十协定》。然帝遂令八十万军攻我,三十五年,兵戈四起,我太祖神武皇帝秉军,精贯白日,奋其武怒,自领军于帝军周旋于陕甘,令刘公世祖跃进大别山,一岁歼敌七十余万,三十六年,帝改方略,集大军于陕北,山东进讨,我朝遂分兵进击,于山东歼七十四军,陕西歼敌胡宗南部。十一月,我兵入常山,俘总兵刘英。帝军屡遭败绩,帝令收缩防线,行重点防御。时帝于南京开“国民大会”,订“宪法”,称“宪政”,僭号。又发行金券代法币,强令限价,遂民怨沸腾,社会骚乱。


三十七年秋九月,我兵于奉天锦州大破帝军,又灭廖耀湘部于黑山大虎山,遂入沈阳。十六日,我兵攻济南,鏖战八昼夜,帝军大败,俘知府王耀武。十一月,刘公与邓公兵逼淮海,帝令将军刘峙,杜聿明拒战,我兵连破帝军黄百韬、黄维部,遂入徐州,围帝军杜聿明部于陈官庄。十二月,我兵下张家口,新保安。三十八年初一月,林文殇公领我兵于奉天入关,合我兵华北诸部围平津。我兵入陈官庄,杜聿明降。一月十五,我兵入天津,俘知府陈长捷。二月,节度使,都督华北诸军事傅作义降。帝鉴于连战皆北,宣告“引退”,回奉化,仍幕后操权,破坏谈判。四月,因帝令毋签字协定,我兵渡江。二十三日,克帝都南京,帝遁入上海,又转广州重庆。


五月二十一日,我兵入西安,二十七日,我兵陷上海,又分兵鄂、湘、赣、闽、浙、粤,桂诸省,诸军克捷。十月,我红朝定鼎于北平。十一月,我兵入川黔,三十日克重庆,云南巡抚卢汉降。我兵又入甘肃新疆,帝军陶峙岳、包尔汉等降。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兵克成都,帝遁入台湾,收集残部,负隅孤岛。令军残部撤入缅甸,负隅顽抗。岁旬为我朝、缅夷合灭之。


红朝二年,帝复僭号于台湾,此后连任四届,以“三民主义建设台湾”、“反共复国”相号召,维系统治;与美夷订《共同防御条约》。帝素反对“***”、“两个中国”,晚节不亏。红朝二年,朝战爆发,红朝兵入高丽半岛,时帝以为反攻在望,数请之于美夷,美夷不从。红朝二十三年,美夷酋访京,帝闻之大忿,遂病,于红朝二十六年崩于台北。谥曰武厉。时年八十有八。一生言论、著作文电极多,不亚于太祖皇帝,但诗文逊之。台湾伪朝编有“全集”、“思想言论总集”等。有《日记》传于世。子经国,伪朝二帝,纬国,伪朝教授。从孙蒋友常,其政从商,至今尚在焉。


异史氏曰:民朝武厉皇帝,故一时之枭雄也,从高祖,灭陈炯明,平冯玉祥,克李宗仁,擒张学良,东征北伐,数年之间,厘定中华,其非天命乎!然则时运不济,天命以改,我朝太祖皇帝龙兴湘赣,飞腾陕甘,数年之间,肃清玉宇,逼帝遁入海岛,天命乎,人事乎?帝虽号称民国,实则蒋家王朝,然总用外戚,不开政权于大儒,又穷兵黩武,数十年之间兵连祸结,民实厌之,其之所以败也。然虽如海岛,晚节不亏,谨防台独,实有功于中华。然其生未尝不欲复辟,晚年无望,遂有瑜亮之叹,谬哉!若武厉倭战后复行民政,与民休息,又何以败于我朝欤!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