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钢铁灵魂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在射程外可以打,即使导弹把导线给拉断了,敌人的车要原地开炮依然可以摧毁它。”班长背着枪跑了过来,导弹发射组的射手这才重新瞄准,“我可打了,打不准可不准扣我的军饷,我要发射了。”

瞄准设备锁定一辆距离最近的坦克,陶式导弹嗖的一声喷着火就飞向了目标,导弹拉着导线飞快的奔向目标,他们手里的陶式导弹可够老的,是最后一批生产的老型号,外军早都换改进型,以及无线制导型,他们可够落后的,不过对付T-55还可以,陶式导弹再老也没坦克老,导弹一直向前飞,离敌人坦克不远就落地爆炸,坦克在导弹射程外,导弹的制导线飞到最后也断了,导弹落在坦克后边十几米的地方爆炸,可把后边的机械化步兵吓坏了,他们听着爆炸声直缩脖子。

“该死的没打中。”射手转过脑袋看班长,班长问:“你们出征之前拜祭过导弹发射器没有,祭旗拜炮可是我军的传统,没祭过武器怎么能打中?把导弹发射架放战壕里,没香炉就那土堆一个,找点香烧一烧,全组人立即给导弹发射器磕头,速度快点。”久在军中混日子的班长十分清楚军队的风俗,别说是导弹发射架,机枪组机枪班的机枪都是祭祀对象,步兵甚至给自己的步枪祭祀,就是烧点香拜一下,把武器当成一种神器对待,平时军队在营里都祭军旗,炮兵要拜大炮,要全体参加,导弹兵拜导弹,这是很多年的规矩,也不知道从那年流传开的,反正直属侦察营里充斥着大量的外乡人,他们都不太懂这个。

营长李志刚就在战壕里,他听手下老班长说的话脑袋大了三圈,他也打过仗也玩过炮,他以前可没拜过大炮,一个地方一个风俗,怎么这地方习俗这么奇怪呢,老班长说的严肃,导弹发射组干的也严肃,大家在战壕里跪下一大片,土香炉里插着几只香还插着香烟,总算都能冒火,外国造的导弹发射器成了神物似的被几个士兵拜祭,很快仪式就完成了。

一直在旁边看的营长李志刚不敢制止,他看导弹发射组完成了祭祀仪式冒着炮火又把发射架藏到树丛边上,刚才打偏了一枚导弹以后敌人的轻型榴弹炮和坦克炮疯狂轰炸,战壕外边被炸的坑洼不平,导弹发射组继续装好一枚陶式导弹准备发射,射手冒着被炮弹破片炸死的危险继续射击敌坦克,敌坦克依然在导弹射程外,用坦克炮直接射击侦察营残存的掩体。刚才的导弹让敌人知道这还有人,就没转移目标,坦克更是不敢前进半步。

“导弹发射。”射手喊完之后看着导弹飞向目标,同样是打有效射程外的坦克这次陶式导弹飞的可起劲呢,飞到射程边缘导弹的导线还是断掉,导弹依然向前继续飞,这枚导弹很准的命中正在开炮的T-55坦克,导弹轰的一声响过坦克被烟幕笼罩,炮塔一下就被导弹击穿,车内的人员当场死亡,幸亏爆炸威力不大,坦克内的炮弹也打的基本没了,所以没发生二次爆炸。

战壕里的几个步兵焦急的向外看着,他们探头探脑地观察,发现一台坦克冒了烟,几个人立即欢呼起来,“打中了!打中了,打的好,好好教训那群混蛋,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继续打。”

继续打?做梦呢?对面三十几辆坦克是一个营,人家敌人全营的车长都看到导弹发射阵地,坦克炮纷纷调整方向指向几千米的反坦克导弹阵地,导弹发射组的知道敌人不会停止射击,立即把发射架和导弹发射器拆开了搬走,其他弹药手扛着备用导弹跟着一起转移,这条战壕没法呆了,一个组的人全跑了。

敌人的机械化步兵也有不少硬家伙,他们直接把120毫米迫击炮架在装甲车后边,从卡车上搬下弹药就对着目标区一阵乱轰,不少威力巨大的炮弹掉进战壕里,战壕立即被炸塌半段,李志刚知道这也是是非之地立即离开这里。敌军的炮兵观察组马上引导122、152榴弹炮加入炮击的行列中,战壕在几分钟后就跟平地没什么区别,被炮弹掀起的土全部填平了战壕。

李志刚少校把全侦察营的几套陶式导弹发射架分散部署在破碎的防线中,这些导弹以组为单位各自为战,各连的龙式导弹几乎成了摆设,射程在火箭筒里算是很远的阿皮拉斯火箭筒几乎无处可用,大量外汇买来的武器根本在敌人新战术攻击下无法使用,李志刚看炮兵还没开炮,就跑回安全的指挥所继续打电话催促,他刚拿起电话从指挥所的后观察窗看到几个人正拉电话线,背着电话盒子的炮兵观测组已经靠近指挥部,李志刚放下电话出去迎接炮兵。

几个炮兵的作战服上还挂着新发的臂章,第一独立重炮营的标志,醒目的一字格外突出,炮兵们把电话装好之后用炮队镜观察敌军,随后那起电话向炮营报告敌人的位置,随后观测组开始引导火炮射击。

“基准炮,试射一发。”站在战壕里的炮兵军官喊完之后就听空中呼啸着飞过一枚炮弹,这枚导弹飞行时发出的声音比任何炮弹都要大,就见几公里外升起一个巨大的烟柱,一百多公斤的炮弹落地开花,炮弹就落在敌坦克后边的空地上,一辆敌装甲车当场被炸翻,步兵以及操作重迫击炮的炮兵死伤无数,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弹坑,跟航弹留下的弹坑差不多大,炮兵军官拿着电话继续喊:“试射弹命中敌人阵地,装瞬发引信全营齐射。”

一分钟以后更多的重型炮弹呼啸飞过侦察营的阵地落在敌坦克阵地周围,一发炮弹正巧命中坦克的炮塔,坦克顷刻间烧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炮塔都被炸的飞离车底盘,车内敌人全部当场毙命,侦察营的士气瞬间提高了不少,很多敌人陷入恐慌状态,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武器命中了坦克,机械化步兵纷纷向后退,重型迫击炮以及弹药被搬上卡车,装甲车和坦克纷纷倒车规避炮火。


“往那跑,去死吧。”侦察营的步枪手在战壕里又叫又骂的,炮营军官继续拿着电话喊:“向前加一百米,加一百,继续射击。”炮兵的反应速度非常慢,一门240毫米重型榴弹炮一分钟最多打两发,前提是第一发已经装好了,持续射击的速度会降低到每分钟一发或者一分半钟一发,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杀伤的人员确实不多,只是通过巨大的威力把敌人吓走。

重炮持续轰击,一辆正在倒车的坦克遭到炮弹的屠杀,240毫米的炮弹正重坦克的发动机舱,坦克的柴油机以及燃料一起被点燃,火球腾空而起车组乘员一下就被震死在车里,坦克残骸在剧烈的燃烧,其他坦克加速后撤,他们的坦克炮对侦察营的威胁越来越小,只有榴弹炮群还在持续压制侦察营。

“这群家伙害怕了撤退了。” 李志刚说完炮兵军官没跟他搭话,继续拿着电话听筒喊:“再加五百米持续炮击,别让他们跑掉,没有工事继续使用瞬发引信。”炮兵观察组继续忙碌着。

一个没什么事的上等兵站在李志刚身边,“我们的重炮打的准不准?击毁的坦克的重炮快比反坦克导弹发射器都多了,我们可是每天都在搞拜炮仪式的,大炮不是一件简单的钢铁,它是有灵魂的。”

“是么?”李志刚好奇的听着,看来这支军队祭旗拜炮的风俗还真是由来已久,看来是一时半会改革不了的,陈长官怎么不对这些事表个态呢,真不知道高层是怎么搞的。炮兵继续说:“步兵里外乡人的比例最高,所以外边的人对我们内部的风俗是不一样的,在我们看来,所有冰冷的武器都是有灵魂的,它跟我们一样都是战士。”

第一独立重炮营的炮吓人的功夫深,但是杀人的本事远不如第二独立重炮营,二营的三十多门M115重型榴弹炮早就做好准备,他们的观察组来的稍微晚点,不过侦察机已经对敌122毫米榴弹炮阵地进行了侦察定位,二营的三十多门203毫米重炮没对敌人移动中的坦克、装甲车进行打击,直接对敌炮兵一阵猛锤,203毫米的炮弹威力也十分巨大,落在榴弹炮之间的空地上立即把伪装网吹到一片,弹片跟泥土一起四处飞溅,但敌军依靠设计合理的掩体还是没有什么伤亡,侦察机就盘旋在敌炮兵阵地上空。

现在的敌军跟以前不同,他们的高射武器密集配置在各线部队中,根本看不出那里部署的最密集,那的高射武器密度都差不多大,炮兵使用的无人机跟玩具飞机一样飞了过来,地面上的防空导弹班立即准备好五具SA-7导弹发射器对着无人机就是一排导弹,无人机上的摄像机看到了下边的场面,操作员急忙做规避动作,其他敌军的高炮高机一起开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