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美元被人民币取代 美国将付很大代价

sunsky2020 收藏 1 419
导读:美元将受到人民币的挑战。   中评社香港5月14日电(记者 梁卓钧编译报道)曾于克林顿时代任职白宫经济顾问的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13日在美国《纽约时报》以《全能的人民币》为题撰文。鲁比尼认为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美元失去地位后,美国将会为此付出代价。文章摘译如下:   19世纪,世界由英国主导,而20世纪则是由美国主导,随着中国以及其货币的崛起,我们进入亚洲主导的世纪。虽然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不

美元将受到人民币的挑战。

中评社香港5月14日电(记者 梁卓钧编译报道)曾于克林顿时代任职白宫经济顾问的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13日在美国《纽约时报》以《全能的人民币》为题撰文。鲁比尼认为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美元失去地位后,美国将会为此付出代价。文章摘译如下:


19世纪,世界由英国主导,而20世纪则是由美国主导,随着中国以及其货币的崛起,我们进入亚洲主导的世纪。虽然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不会一夜改变,但是这将不再是理所当然的事。美元将受到其他货币的挑战,人民币将会是挑战者。美国抗衡贸易逆差以及控制成本的能力必会削弱,并会对此付出代价。


按照传统,一国之货币能够成为全球储备货币,该国必然是净外汇债权人以及净贷款人。


二次大战后,英国随着英磅失势而衰落,她成为了净债务人和净借款人。如今美国的处境也是一样,面对庞大的贸易逆差,负债累累。她的债权国本来十分友善,但也开始不愿意屯积美元。美元没落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究竟会是什么货币来取代美元呢?英磅、日元、瑞士法郎仍然是次要的储蓄货币,而她们的国力也不强大。黄金作为货币也只不过是蛮荒时代的历史,它的价值只有在通帐过大的时候才会上升。欧洲货币同盟的在未来的发展备受关注,使欧元受到限制。那么,就只余下人民币能与美元争一日之长短。


中国拥有巨大的外汇储备,负债比例较低,又是一个债权国家,相比起美国,中国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很小。中国已经开始行动,去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她要求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的特别提款权(SDR)。中国将希望看到人民币纳入为SDR一篮子货币里,并让人民币成为双边贸易的结算货币。


人民币要成为储备货币,仍然有一段漫长的道路。中国应首先破除资金流动的限制,并使人民币能自由兑换,以作交易。她必须继续进行国内金融改革,并提高债券巿场的流动性。其实,中国已经在“操练肌肉”,与几个国家进行货币互换,并容许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这些都是人民币走进本土以及国际巿场的第一步。


人民币仍需要有一段长时间才能成为国际货币,但这是可能发生的。


如果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摒弃美元,把外汇储备的货币种类“分散投资”,美国最终会受到打击。美国曾经历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好处,特别是在美元强势时,能够以较优惠的利率进行借款。另外,以美元发债,意味着美元贬值时,只会令债权国带来损失。同时,商品以美元定价,在美元贬值时,不会导致进口价格上涨。


如今,试想想中国能够以人民币在国际间进行借贷,最终人民币会成为进出口贸易的交易媒介,也成为国际投资者积累财富的工具。美国将会为此付出代价。美国需要对外进口更多的商品,私人及公众的利率均会上升。私人贷款的成本上升,将削弱投资的总量,减慢发展。


美元的衰落过程可能会长达数十年,如果美国不尽快解决金融危机,衰落的速度将会加快。


美国人在过去二十年一直消费过度,使对外负债不断增加。美国人持着美元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不顾后果的进行借贷。美国必须控制好消费及借贷,在未来的发展不要以资产或信贷泡沫作基础。


如今,美元的地位已受到威胁,我们需要调整我们的优先次序。美国应该把精力投放到基础建设、开发再生能源之上,而不是创造有毒的金融工具,以及不必要的房地产项目里。这些都能减慢美元的衰落速度,甚至能对一些国际关注议题构成影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