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六十八章疯狂

knight1120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周团长有一个胀鼓鼓的圆肚子,秃头,鱼鼓眼,白净脸皮,大约30多岁,穿着一套毛呢中校制服,手按在腰间的枪套上。 吴欢一边打量着他,一边说道:“江柔怎么样?” “江柔,哦!你是说那个眼睛长到头上去了的女人。她在观众席上,一会儿她会看着你表演。” 吴欢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四周,他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周团长有一个胀鼓鼓的圆肚子,秃头,鱼鼓眼,白净脸皮,大约30多岁,穿着一套毛呢中校制服,手按在腰间的枪套上。

吴欢一边打量着他,一边说道:“江柔怎么样?”

“江柔,哦!你是说那个眼睛长到头上去了的女人。她在观众席上,一会儿她会看着你表演。”

吴欢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四周,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们到底要自己表演什么呢?

周团长也看出了吴欢的疑惑,他笑着说道:“你下场就知道了,这绝对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表演。”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旁边另一个军官说道:“该让兄弟们乐呵一下了,这生活的确有些单调。”

那名军官回答道:“属下认为,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虽然很多兄弟都赞成这样,可我总觉得助长了他们不好的一面。”

周团长皱着眉头说道:“不要说些扫兴的话,只要兄弟们乐呵,那就成了,其它的少想点。”

“是,属下明白了。”

……。

吴欢拿着一根木棒被几个士兵强行推到了球场内,他向四周望去,看台上坐满了闹腾的人群,这些人有一个特点。

他们都是男人

而且是精力旺盛的年轻男人。

从他们的穿着来看,是一群军人。

正在打量着,突然看台上发出了一阵呼叫。在喧哗的声音中吴欢看见球场的另一个入口开进来一辆皮卡车,卡车上安着一个大铁笼子,铁笼中装着两个不停撞击着铁栏杆的丧尸。

吴欢有些明白了,这些人想让自己和丧尸搏斗,以此来娱乐他们。他有些愤慨,也有一些无奈,现在他是案板上的菜,而别人是握着刀的食客。

铁笼的顶上铺着一层钢板,一个穿军服的男子小心翼翼地趴在钢板上打开了笼门。

那两个一直狂扑着铁栏的丧尸停止了自己的行为,它们呆呆地看着打开的笼门,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约过了1分钟,两个笨家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自由了。

在丧尸反应过来之前,吴欢突然朝着看台冲了上前,期望能把丧尸引到人群里。然而他刚一跨步,看台上想起了“哒哒哒哒!”的枪响声,一串着弹点冒起了一股股烟尘出现在吴欢的前方,显然对方在阻止他离开,吴欢进退两难地站在那里,把目光重新投向两头丧尸。

这两头丧尸估计以前是干屠宰职业的,一个是大胖子,提着一把屠户砍骨头的斩骨刀,另一个又高又壮,拿着一把勾骨头的铁钩子。

这种拿着武器的丧尸很少见,像他们这样身体完好,体格肥壮而又拿着武器的丧尸更是罕见。

吴欢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木棒,今天他的命就靠着手中这把2尺长手臂粗的木棒了。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身体弓着,神色凝重地注视着冲刺中的丧尸。

两头丧尸开始行动了,他们并不知道配合与战术这些东西,只是本能的往最近的目标冲杀过去。那个拿着铁钩子的丧尸要快一些,拿着砍刀的胖子则要慢一些,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快要到嘴的“食物”冲了过去。

面对着这种角色是不能硬碰的,吴欢完全明白这个道理,要想保命他只能动脑子。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拿着铁钩子的丧尸已经迎头砸了下来,吴欢往侧面一跃躲过了这一击。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水泥地面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

吴欢刚刚躲开这一击,后面拿着斩骨刀的胖子又冲到了跟前,迎头一刀劈了下来,吴欢又是一闪,力道使空了的胖子往前跌跌撞撞的窜了几步。

一连几个回合下来,吴欢发现了对方的缺点,两头丧尸都是力大沉猛的家伙,只要一击就足以致吴欢死命,可是它们很不灵活,而且下盘不稳。这一下,吴欢找到了克制它们的办法。

……。

打斗中一条大铁钩又迎头砸下,吴欢连忙将身一闪,只听“嗖”的一声,那铁钩擦衣而过,险些砸中吴欢。刚躲了一劫,谁知道又一把斩骨刀往他后脑勺劈了下来,这刀四四方方,背部约有二指宽,又厚又沉,刃口惨白锋利,沾满了黄黑污物,细一看是日长天久沾在上面的碎肉,即便是猪头骨也经不住此刀一劈,这一刀若是劈实了,必定是一刀两断。吴欢的头也比不得猪头骨坚固,非得脑浆迸裂而死。

那看台之上,江柔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虽然她早已经出生入死,见惯了此等场面,可眼前之人和她肌肤相亲,同床共寝,那句“把你的后背放心的交给我”犹在耳际,在冰冷的世界上,唯一让她信任的男人即将死去,她岂能无动于衷。尤其是江柔见到恶心的丧尸往吴欢扑去时的疯狂表情,她突然想了罗文斌,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让她快要疯狂了。当初要不是自己一定要回苏州,罗文斌也不会惨死在路上。那种悔恨和对吴欢的担忧交织在一起的情绪让她大叫一声:“不!”

周团长却很乐意见到江柔着急的样子,他的脸上挂着不带半点笑意的笑容向江柔说道:“把你的圆屁股翘起,等**一下,说不定我就放了你的小情人。”

江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突然她如同一头雌老虎一般猛扑了过去,一口咬在了猝不及防的周团长脸上。

“啊!”

“快拉开他。”

这一口江柔下口极狠,咬住了一块面肌死死不放,那带着咸味的血流满了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了下去。

两个大汉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抱着江柔,要把她拉开。这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力量才把江柔一点点从周团长身上拉开。

而周团长脸上一块皮肉却随着江柔的嘴一点点离开被撕扯了下来,鲜血淋淋痛得前者一阵阵抽筋。

眼看着两个属下要收拾江柔,周团长一手捂着伤口,目光阴狠地看着江柔吼叫道:“她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许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