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李小刚上次和谭效虎在南面那小山上已经观察了这北山上的鬼子机枪阵地,鬼子在修建这机枪阵地的时候自然修了一条方便他们上下的路出来,虽然两山相隔有两百米的样子,但是对于李小刚来说,看清楚这条路却并不是困难的事情!何况,他和谭效虎在那山顶上整整一个白天除了看什么也不能做啊,还不把这一个显然是最重要的军事目标的上上下下看明白?

所以,虽然现在是半夜了,四周一片黑暗,李小刚仍然是很迅速地带着文婉和兰馨到了北山上的小路上。

李小刚手拿弓箭走在前面,兰馨左手扣着三根钢针、右手提着驳壳枪在中间,文婉则跟在最后。三个人虽然都穿着鬼子的皮鞋走山路,但是这早已经适应了,而李小刚本就是山里人,文婉姐妹那十多年的太极练的就是外松内紧的功夫,踏步间稳而实,尤其是兰馨。

三个人低伏着身子毫无声息地上山,也就十分钟吧,已经到那机枪阵地前四五米的坡上了。那阵地外面是用石头垒着的,又用装满沙子的布袋把缝隙压实了,再在外面码一层沙袋,从他们的位置看去,只看到那沙袋上面现出一挺机枪的枪口,后面是一个鬼子戴着棉帽的半个脑袋和带刺刀的枪尖,阵地左面有个是鬼子进出的口子。

兰馨拉住了李小刚,轻轻地走到了他的前面,慢慢地俯身往那口子摸去。文婉到李小刚身边,用手示意李小刚把弓箭对准那个站着的鬼子,她要看兰馨观察到的情况确定攻击方式。

那兰馨慢慢到了口子上,探头往里看去,只见里面有两个鬼子,一个就是外面看到站着的,另外一个则盖着一床棉被缩在角落里睡着。于是,兰馨扭头对下面的文婉伸出两根手指头,然后,点点他们再指指后面上方,又点点自己指指口子,看到文婉点头明白了,然后把驳壳枪插到腰间,从背上轻轻抽出东洋刀来握着,身子探多些进口子,做好冲进去的准备。

文婉对李小刚示意做好准备,然后用左手的刀轻轻地扫了下身边的草,那突然发出的“沙沙”声让那站岗的鬼子从沙袋后面探头出来观察,李小刚早就搭在弓上的箭和文婉手里的钢针立刻飞到了他的面门!而兰馨也同时起身冲进去,左手里的三根钢针射向那个躺着的鬼子,右手的刀先砍在那个站着的鬼子的脖子上,然后一脚踹开他,跨上去一步砍到了那个还没清醒过来的鬼子头上!

等文婉和李小刚进到机枪阵地时候,两个鬼子已经全都报销了,李小刚也不说话,端起机枪就冲出阵地。

文婉拔出驳壳枪来冲着天上“砰砰”两枪,紧跟着就看见山下那四座巨大的仓库两边的小房子里响起了几声手雷,然后是四挺机枪激烈的扫射声音,一时间火光四射,就如两个巨大的烟火被点燃。

等文婉和兰馨随着李小刚到了山脚下的仓库旁边的时候,何顺何利兄弟轻松地解决了桥头上那个鬼子哨兵,已经赶到沈剑和谭效虎的两组一起在打扫战场了!

沈剑让打扫战场的谭效虎清点了鬼子的死尸人数,心里已经清楚,到此为止,沈剑他们这“锋芒铁血队”出山的第一仗,除了李小刚的左手掌被鬼子咬伤以外,竟然全歼了43个鬼子! —— 那多出来的3个鬼子,是晚上来的两辆军车的驾驶员,因为朱世杰看到停在仓库旁边的两辆军车说,他跟着那12个鬼子把一百多乡民押解到五里墩前没看到有车。

沈剑命令谭效虎开一辆军车带着何顺过桥去把车横在桥头,然后两个人隐蔽着往镇外的公路各侦察5公里情况。

命令谢华彬拿着机枪到北山顶上鬼子的机枪阵地上警戒。

让朱世杰带着谢家福去把关在大车店里的六七十乡民救出来。

接着,沈剑带着剩下的人去打开那四座仓库看看都堆放的是什么军用物资。

清点以后的情况是——

两座仓库放的都是武器装备,一座仓库装的是冬季的被服,半座仓库放的是食品,半座仓库放的是医药器材和药品!

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军用物资,沈剑感觉自己像一个乞丐到了一座金山面前一样,又是高兴又是忧伤,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宝贝啊,可是,他们就是每个人都成为千手观音,也拿不了多少东西啊!

而且,现在离天亮只有七八个小时,得好好计划安排一下才行。

于是,沈剑让大家在那堆放食品的仓库里任意挑选了些食物放在背包里,先把仓库都关起来,然后带着大家集中在那堆放被服的仓库里去,挑选适合自己的被服然后就在那里休息。

这边大家把衣服鞋袜找好换上,就都开始摆弄那铁皮罐头盒,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打开,沈剑教大家用刺刀在盒子上扎个十字挑出里面的东西吃。那猪肉、牛肉罐头固然多半都没吃过,水果这么样做出来的当然也是感觉不出味道来了,可是大家吃得高兴异常。

沈剑命令何利用背包装些罐头给谢华彬和王强送去。

那沈剑的脚实在太大,一时还没找到皮鞋,脚上还穿着那双有些开口了的布鞋,文婉姐妹并没有吃东西,而是仍然在翻检着那鞋堆,希望能给沈剑找到合适的皮鞋。

那朱世杰和谢家福已经带着那六七十个青壮乡民跑来了。

朱世杰把一个高大壮实的年轻人带到沈剑面前,对沈剑介绍说:“队长,这是马宝生,他叔叔就是五里墩的村长马天翔。他是五里墩有名的猎手,在年轻人中很有号召力的。刚才我们把他们救出来,知道他叔叔和村子、镇上的人的情况后,他就带着几个年轻人嚷嚷着要参加咱们锋芒铁血队。这些都是好小伙,队长,你就收下他们吧!”

沈剑看着这些壮实的年轻人心里很激动,国恨家仇啊,就是激发他们热血沸腾的催化剂,这些年轻人都将是最优秀的战士!

但是,沈剑仍然还是冷静的,今晚的战斗能够获得这样的战果,那是有许多出乎他这个中央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在课堂上学来的知识,也出乎他这个经历了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残酷阵地战的教训和经验的。

沈剑刚才还在指挥打开仓库的时候就在心里总结着今晚的战斗,李小刚他们五个西江村的年轻人,能够这么快成长为合格的战士,并不全是因为他结合文婉的建议进行的训练多么正规和严厉,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满怀对小鬼子的仇恨,而是因为他们作为猎人的后代各有特长!而他正是充分发挥了他们的这些特长!

沈剑还清楚地记得南京城外那一个他的教导营匆忙训练出来的团,那些官兵80%以上还都是经历过淞沪会战的,武器装备也是比较好的,可是没有真正完成部队的整合,一个团的战斗力还不如他在上海指挥的那一个连!如今他们只有10个人,一半也就是经过今晚的战斗才真正成为战士的,而且,除了他以外,没有一个是做过排长以上的,他们还不知道怎样去做管理和指挥,如果盲目地一下子接收这么六七十个除了一腔热血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打仗的青年农民,可能战斗力反倒远不如他们10个人的一半!

他知道,他们锋芒铁血队到了天亮之后将要开始怎样的战斗!他们的锋芒铁血队的确非常需要增加力量,因为只有不断壮大的力量才能更有力地打击侵略者!

只不过,他要把握好一个度!

听到朱世杰对马宝生的解释,沈剑心里一下子亮起来了,打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狩猎!猎人握着猎枪的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战士手中的钢枪,狩猎的经验正是对敌战斗的预演,也才能更快地进入战士的角色!

于是,沈剑高兴的说道:“欢迎大家加入!但是,等会儿我还是要给你们测试一下才能决定收哪些人。当然,马宝生我一定要,只不过你要马上找一个你最信任伙伴去完成一个任务,顺利完成了任务回来后就记你一份功劳!怎么样,愿意去吗?”

那马宝生跟着朱世杰过来,才一看到高大英武的沈剑,心里就充满了信任和敬佩,听了沈剑刚才的话,还有些怕沈剑不接收呢,现在听沈剑首先说接收他,还马上就布置给他任务,高兴地挺起胸膛大声回答:“愿意,长官!”

沈剑笑着纠正说:“以后叫队长!好,你马上选一个人同路,跑步去五里墩后山去通知阿福他们所有人尽快到这里来!小刚,你来带宝生过去,给他们带上吃的,五分钟内教会他们使用步枪,不要换衣服!宝生,我给你一个小时,哦,就是半个时辰,必须完成任务,否则我就不收你了!去吧!”

马宝生高兴地回答:“队长,没问题!石头,跟我去!”

李小刚走过来带着马宝生和那石头走了。

沈剑回过头来对面前这些更加激动起来的年轻人说道:“大家都先不要急,排队到那边去领吃的穿的,同时好好想想,等会儿我吹哨子大家再过来集合,我会告诉大家我们要什么样的人参加队伍。”

于是,沈剑把这些年轻人排成两排,让谢家福带着他们往锋芒铁血队战士们休息的地方走去。沈剑则是让朱世杰跟他一起在这队伍旁边走着,边走边问这桥头镇外地公路和公路沿途情况。

沈剑听着朱世杰的介绍,心里突然有了些新的想法。

此时,文婉已经和大家翻检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在成千上万的鞋里面找到两双大号的,文婉因为给沈剑做布鞋,感觉这两双鞋沈剑应该能穿,就小心地放了一双在背后的包里,手里提着一双正要往这边走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