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驻印军缅甸战记第三部分:激战胡康河谷(七)

军盟海天 收藏 13 11838
导读:孟拱河谷 胡康河谷 野人山 驻印军 孙立人 缅甸

(七)开山神箭




在占领瓦鲁班的第二天,驻印军总指挥部下达了第11号作战令,按照该命令,新22师第66团各第1营和64团主力沿孟关至孟拱公路前进,攻克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之间的天险要冲间布本山隘,远在西线大洛的65团1营则沿着大洛峡谷与主力平行向南发展,预防日军迂回,同时也为英军温盖特的“钦迪特”部队第77旅做接应。新38师负责巩固已占领的各处阵地,清剿日军的残留人员组成的游击小组,并担任战役总预备队。

间布本山隘是一道弯曲狭长的山谷,长20多公里,山高林密坡陡,公路在谷底河边慢慢地爬行,多数地段只能容一车通过,在车上看去,峥嵘的山岩就悬在头顶,山岩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林和灌木,两边的绝壁像是随时要倒下来,把车辆人员彻底埋葬。日军在路边的高地上布置了数十个据点,无数道封锁线把这个山隘卡得死死的,他们使用了56联队和55联队各一个大队守点,还配备了山炮2个大队;野炮、重炮、速射炮各一个大队进行火力封锁。各种火力的重点目标是公路,因为这一带山形比那加山更加恶劣,日军认为这种地形无法通过,只派小分队监视侧翼。那加山上至少还可在草和灌木里开出一条路来,这里不仅仅是丛林那么简单,因为基本没有坡地,全是高山纵谷,大部队想通过基本是靠攀爬悬崖,很多时候一天只能通过一二百米。

更糟糕的是,雨季就要到来了。3月的雨还不算多,都是小雨或中雨,可是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一直淅淅沥沥,身上衣服干不了,气候一下子就变得乱糟糟,中午能叫人闷热得像穿着衣服洗桑拿,而清晨和夜晚,手碰到物体却又觉得冰冷如铁。亚热带山岳丛林的古怪脾气带给交战双方的是无穷尽的严酷考验。

这一带山体土层薄,大量水土流失,泥石流和山洪最为常见,山峰间很多深达数米的大坑被稀泥填满,上面跟正常地面一样长着灌木,还结着一层仿佛很厚实的泥壳,可人一踏上去,什么反应都来不及就被泥浆紧紧裹挟,刳嗤一声直沉到底,有些泥潭面积不小,即使一班人也能在瞬间全部沉下去。泥潭密布,神出鬼没,只要在山里行走,随时可能碰上,令人胆战心惊。进攻中的新22师就是这样牺牲了好几名勇敢的探路士兵,连遗体也无法挖出来。

64团与新22师山炮1营负责打开间布本山隘的大门,这里地势开阔,便于发展进攻,可是到处是日军埋设的地雷,因此进展十分缓慢。所幸日军55、56联队已经残破,兵力不足,到了15日,山隘中的第一个高地丁高沙坎被驻印军占领,56联队只象征性抵抗了一下,就井然有序地撤走了。64团士兵们站在这个高度很小的阵地上,望着后面越来越高峻的大山,和阴沉沉的天色,心情都很沉重。往后的战斗会充满艰辛。

鉴于新22师进展缓慢,史迪威在位于瓦鲁班的指挥所召见孙立人,发布了派113团与加拉哈德支队共同沿间布本山隘东边的库芒山迂回敌后的命令,113团与哈拉加德支队第1营迂回至敌后16公里的主阵地沙都渣,将日军防御的前沿阵地高鲁阳的后勤线切断;哈拉加德支队2、3营在梅里尔准将指挥下迂回到更南方的山兴洋,准备将更多的日军装进口袋。

3月14日,113团团长赵荻上校率领他的部下,与加拉哈德支队一道,消失在库芒山高大的剪影中,开始了坚忍顽强的跋涉。


66团越过丁高沙坎,以两排坦克为先导沿公路向南继续进攻,战斗开始激烈起来,每前进一步都要遭到日军早已标注好坐标的炮击,66团也毫不示弱,以配属的山炮还以颜色。66团一边与日军战斗,一边与自然拼搏,在雨水和炮声中一步步向南前进,满是泥浆的路面下随处布有日军磁性地雷,两辆坦克被地雷击毁,偶尔还会有“肉弹”从林中窜出向坦克投掷爆炸物,装甲兵和步兵一样吃够苦头。从15日到18日,一连四天,日军不断发起反击,66团损失不小,15日甚至被日军攻到了第2营营部附近。幸亏64团经过几天强行军,出现在日军的重点防卫阵地高鲁阳以北7公里处,66团当面日军才急忙撤出间布本山隘,拱卫孟拱河谷的入口高鲁阳。19日,在付出重大代价后,新22师击毙400多名日军,占领间布本山分水岭,越过了胡康河谷与孟拱河谷的分界线。廖耀湘令第64团团长熊杰将其第1营交已经大大削弱的66团协助正面攻击,以主力再次迂回高鲁阳以南,以期一举击破日军的防御。

这个时候,18师团正在从瓦鲁班溃败的混乱中恢复秩序,后方守备部队114联队派来了生力军——1个完整的大队,另外,军医永井末松从仰光带回了2000多名伤愈归队伤员,师团在坚固的工事里迎击那些在滂沱大雨中仰攻的中国人,占有地形优势,中国人虽有坦克,155毫米重炮也已经到达,但受环境制约,难以发挥全部威力。

麻烦出在背后。英军“钦迪特”部队自从3月5日正式开始行动后,不顾复杂的气候和频发的事故,至11日已经在丛林里机降了9800多名战士,加上大批山炮和吉普车,力量已经很强,他们与前来围剿的日军独立混成第24旅团恶狠狠地干了一家伙,把轻敌的24旅团打得狼狈不堪。然后组成200-400人一队的几十支游击队,渗透到日军空虚的后方交通线,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日军的仓库桥梁铁路纷纷飞上了天,连18师团通向仰光的铁路也被截断了。

“钦迪特”部队的行动严重干扰了日军的乌号作战,正在向因帕尔全力冲刺的日军不少汽油仓库被破坏,本来就可怜巴巴的后勤更加窘迫,情急之下只好加派第5飞行师团配合53师团增援第24旅团,对无法无天的英军游击部队进行扫荡。这么一来,支援因帕尔作战的后备力量就用完了。不过英国远程突击部队钦迪特的创始人和灵魂人物温盖特准将,在3月24日从缅甸飞回加尔各答汇报情况的途中,由于恶劣气候的影响,飞机一头撞进明京山脉坠毁而遇难,这严重影响了该部队的后续战斗。

驻防印度东部的英军第14集团军,由于受到日军在缅甸西北沿海发动的若开战役的欺骗,其南下的主力虽然打败了日军第55师团的挑衅,但却使因帕尔兵力十分单薄,当日军33、31和15师团猛然出现在因帕尔时,英军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的部队来不及增援因帕尔,只好请求史迪威把中国新30师从新平洋 重新调回印度,准备作为印度东部总崩溃时的消防队来使用,史迪威考虑到后方的安全,同意了英军的请求。新30师的调动使驻印军后备力量空虚,直接影响了孟拱河谷北部战役的进程。

1944年3月的缅甸战况,就是这样乱糟糟的一副局面。


3月21日,66团猛攻高鲁阳以北高地,高地附近被磁性地雷和大量鹿砦封锁,日军凭借地形和防御设施进行了拼死抗击,双方步兵时时搅在一起进行肉搏,许多日军头缠写着“七生报国”字样的白色布条冲进66团队形里引发爆炸,人的肢体满天飞舞。驻印军战车1营的5辆坦克在混乱中被日军“肉弹”击毁,23日又一连有3辆坦克被日军反坦克炮近距离击中,遭受了严重损失,只有靠步兵与日军血战,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伤亡。在这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很多战士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勇猛,他们将手榴弹拉发火后,为了避免日军反掷,要等上1到2秒才由敌人工事的射击孔塞入。这样做的风险很明显,如果投掷不准确,手榴弹被弹回来,或因意外延迟了出手时间,自己可能被炸得血肉飞溅。在这个疯狂的下午,66团2营战士张长友,一个人以手榴弹一连敲破了日军3个堡垒,但更多的士兵倒在了那些泥水横流的山坡上。

从15日到25日,仅仅10天时间,66团元气大伤,不得不停止了攻击。26日到来的时候,战场的泥泞里没有了往常的厮杀声,只有几辆烧焦的坦克摆在满是稀泥的公路上。静静的战场上大雨如注,到处片片殷红。

27日,指挥部获悉,远程迂回部队加拉哈德支队和113团,在克服了常人想不到的困难之后,终于就位。因为这次迂回极端重要,为了保密,飞机没有进行空投补给,而库芒山山势复杂险峻,也确实难以进行空中保障,14天的迂回中,有8天他们是靠吃山中野菜和芭蕉根度过的。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他们携带着全部武器装备在悬崖上爬行;在摔死了30多头骡子之后,他们又把山炮分解人力运送。阴雨绵绵,泥滑如冰,两个星期脱不下军装,人人一身馊臭。尽管困难重重,他们还是如开山神箭一般射向日军要害沙都渣。

28日,突然出现在沙都渣南6公里处的113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西渡过南高江,驱逐了驻守在沙都渣通向孟拱河谷中心地带的公路要点拉班的日军而占领之,日军拼命向拉班攻击了数次,但没有效果,这些仓促进行的反击都被瓦解。在轻松打败日军的逆袭后,113团1营向北进攻,沙都渣日军旋即崩溃,扔下300多具尸体,沿丛林小道四处逃窜。

29日,接替66团向南方追击的65团胜利到达拉班,与113团会师。前面,就是笼罩在烟雨迷雾中的孟拱平原。

在胜利的欢呼中,却传来了加拉哈德支队的求救声。

要说这美国人,行动的效率是非常高的,他们在24日就已经切断拉班东南数公里的山兴洋补给点,给了日军意外重击。不过美国人看来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他们还是忽略了构筑工事这一细节。

由于主力都在与中国人激战,田中新一只能派遣一支杂乱不堪的部队前来驱逐美国支队:师团高级副官森田利八中佐,带着临时由一个工兵中队、一个大队炮小队和司令部各种勤杂人员,加上一个野炮中队组成的队伍,向美军展开反击,美军立足不住,被迫后退。其2营被跟踪而来的114联队一个大队围攻,一连几天,情况不断恶化。31日,3营前往营救,也被日军顶住。2营的电台很快耗尽了电池,包围圈外的3营只能通过枪声来判断战况,到到了4月4日,枪声却渐渐稀落下去。实际上,日军是困顿不堪了,正在重新调整,2营的状况比3营预计的稍微好点。

但在总指挥部的梅里尔准将不可能知道真相,他只好向中国人求救。

第二天,中国新38师112团出现在日军身后,日军没有料到新的敌人到来,右侧高地被其占领。日军只好将兵力转向112团,放弃了对加拉哈德支队的围困。战斗到4月20日,眼见围攻已成泡影,日军撤向平原,美国人成功脱险,但是这个营受伤和病倒人数太多,战斗力十去七八。

驻印军的统计表明,自1943年10月底发动进攻以来,已经击毙日军军官60多名,士兵4100多名,当时估计日军伤亡至少在12000名以上,但考虑到日军即使是伤员也死战不退而导致阵亡占伤亡总数的比例偏高的普遍特点,也许日军的伤亡数字应该比这个数据小很多。另外还俘虏日军达60多名,这在国内战场上是根本看不到的。驻印军也付出了重大代价,牺牲军官达80名之多,战死士兵1850名,受伤4560人。由于是正面强攻,伤亡中以新22师为多,仅66团在争夺本间布山隘的10天战斗中,伤亡即达到674人。

扬威异域不会没有代价,在战斗中壮烈殉国的将士永垂不朽!


本文内容于 2009-5-16 8:41:15 被军盟海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