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孤军奋战”

睿勤善威 收藏 0 96
导读: 现年76岁的露丝·巴德·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唯一一名女性大法官。她患有胰腺癌和结肠癌,但仍向着“为联邦最高法院服务到80岁”的梦想而努力。 工作中,金斯伯格在“孤军奋战”。她在男性法官占绝对主导的最高法院里,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审视案情,尽力为遭到不公正待遇的女性争取权益。 少女的尊严 自从美国最高法院首位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2006年辞职,专心在家照顾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丈夫后,金斯伯格便开始了她“孤军奋战”的职业生涯。在不少案件中,金斯伯格作为一名女

现年76岁的露丝·巴德·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唯一一名女性大法官。她患有胰腺癌和结肠癌,但仍向着“为联邦最高法院服务到80岁”的梦想而努力。


工作中,金斯伯格在“孤军奋战”。她在男性法官占绝对主导的最高法院里,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审视案情,尽力为遭到不公正待遇的女性争取权益。


少女的尊严


自从美国最高法院首位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2006年辞职,专心在家照顾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丈夫后,金斯伯格便开始了她“孤军奋战”的职业生涯。在不少案件中,金斯伯格作为一名女性的独特观点与其他男性大法官的传统观念产生冲突。


2003年,亚利桑那州萨福德中学13岁女生萨万娜·雷丁的同学向校方举报,称雷丁非法持有处方药布洛芬。一名副校长指派护士和行政助理对雷丁进行脱衣搜身,但没有发现药品。随后,雷丁的母亲向法院提起诉讼,指责校方侵犯女儿的权利。


“雷丁遭强行搜查,但一无所获,她随后被强迫在副校长门外的椅子上坐了两个小时,”金斯伯格说,“校方也没有通知她的母亲。为什么要将她置于那样一种屈辱境地呢?”


不过,最高法院的男法官似乎难以理解雷丁所受的创伤。金斯伯格在接受《今日美国报》采访时说:“他们没有13岁女孩的经历。(13岁)对女孩来说是很敏感的年龄。我不认为我的同事们,或者他们中的某些人,能够理解。”


最高法院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就是金斯伯格所说的“某些人”之一。布雷耶承认,他一度很难理解为什么雷丁认为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我努力理解脱掉内衣到底有什么了不起。当孩子们在体育馆锻炼前,不都要换衣吗?这怎么能算受伤害呢?”


对此,金斯伯格解释说:“可能对于一名13岁的男孩来说,在衣帽间脱光衣服感觉会(与女孩)不一样。但那个年龄的女孩处于身体发育阶段。她会因身体发育过快或过慢而窘迫。”


女员工的权利


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种种不公正待遇也是金斯伯格工作中的关注点。同时,她对于男法官无法理解妇女在职场所受的歧视而感到愤慨。


曾有这样一个案例,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前雇员莉莉·莱德贝特1998年发现一份备忘录,发现几名资历相同的男员工薪水比她高出许多。莱德贝特随后将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告上法庭。


美国最高法院2006年裁定,虽然美国《民权法》禁止以种族、性别或宗教原因进行工资歧视,但同时规定雇员必须在领取第一笔歧视性工资后180天内提起相关诉讼,因此该公司不必对莱德贝特做任何赔偿。莱德贝特从此陷入一场谋求修改这项法律的持久战。


金斯伯格说,此后,“莱德贝特”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但最高法院的男性法官仍然对女性在职场面临的不公正待遇“缺乏必要的了解”。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女员工状告公司,要求公司允许她们在休产假期间享有信贷服务,此案再次激发了金斯伯格与男同事在女员工待遇问题上的矛盾。金斯伯格总结说:“归根到底,怀孕问题导致的歧视就是性别歧视。”


针对此案,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认为,如果法庭做出不利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判决,恐怕将来类似的案件会接踵而来。最终,女员工的诉讼被驳回。


金斯伯格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慨,做出了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举动。她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后,向国会申请撤销判决。


女法官的地位


最近,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戴维·苏特打算退休。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上任以来首次有机会提名最高法院法官人选。与此同时,最高法院只有一名女法官的现状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不少人希望奥巴马推举一名女性法官。


对此,金斯伯格认为,最高法院确实需要更多的女性法官。“在所有‘做决定’的场所,都应该有女性的身影。我并不是说(女性所占的比例)应该是50%,”金斯伯格说,“也可以是男性占60%,女性占40%,或者其它比例。但不能把女性排除在外。”


金斯伯格1993年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前,是名女权运动拥护者。她回忆说,以前当律师时,她的言论经常遭男性同事忽略。“上世纪60、70年代,我不知道在多少次会议上阐述过好主张,但无人理会。直到后来,另一些人发表与我同样的观点,才有人重视,予以回应。”


金斯伯格认为,最高法院只有一名女性法官的现状影射了女性在美国社会的真实地位。她说,与美国最高法院相比,其他国家法庭上女性法官的比例要高一些,比如加拿大最高法院9名法官中有4名是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只有一名女法官的现象某种程度上给公众造成误导,“年轻的女孩们会想,‘我恐怕达不到这个层次吧’”。


金斯伯格相信,今后会有更多女法官出现在最高法院,“在我的余生中,我希望看到3名、4名,甚至更多的女性法官出现在最高法庭上”。


“(提高女性地位)任重道远,”她说,“美国前总统托马斯·杰弗逊曾对他的国务卿说,‘任命女性出任要职是一项革新,公众没有准备好,我也没有准备好’。但与那时相比,我们已经进步不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