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四章 隐湖掌门

王藏山 收藏 1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诗曰:   庄生晓梦迷蝴蝶,   帝子春心托杜鹃。   秋宵月色胜春宵,   寥廓江山万里天。   哈哈!得意的一天。   歌曰: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注:不是打哈欠。)   我当然没有睡够一百年,不然不就白穿越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诗曰:

庄生晓梦迷蝴蝶,

帝子春心托杜鹃。

秋宵月色胜春宵,

寥廓江山万里天。

哈哈!得意的一天。

歌曰: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注:不是打哈欠。)

我当然没有睡够一百年,不然不就白穿越了吗?一觉醒来,又得去地底下上班,还要挨领导批评,说我贪吃贪睡不干活,那多冤啊。

我也就昏睡了十二个小时,通俗点说就是六个时辰。草堂睡了个足,窗外日迟迟,意识早已清醒,身体却还是动不了。

又有诗曰:螟蛉有子,蜾赢负之。

螟蛉是一种绿色小虫,蜾赢是一种寄生蜂。蜾赢把螟蛉蛰个半死,把它们一个一个码在窝里,产卵在它们体里。卵孵化后,小蜜蜂就拿螟蛉当点心吃。古人不察,还以为蜾赢是把螟蛉带回家去收养,所以古书上,义子干儿又叫螟蛉子。

惨哦,螟蛉被吃的时候意识还是清醒的,就是动不了,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蜾赢实在忒坏了,简直比杜鹃还坏。

杜鹃把蛋混入别种鸟雀的巢中,孵化后,小杜鹃食量惊人,全靠养父母养活。为了吃饱肚子,杜鹃把它养父母的亲生儿女一个个地推出鸟窝摔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不过杜鹃做坏事,还怕被人察觉,蜾赢做坏事,竟被宣传成收养孤儿。伪君子!比真小人杜鹃坏了一百倍,比不了呀,比不了,蒙蔽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我……我鄙视你!

我现在虽然和螟蛉儿一样动弹不得,但待遇比螟蛉儿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昨夜西风凋碧树,海棠枝头拭新红。”昨天晚上到底是啥滋味,我咋一点都想不起来?

万恶的断肠散,你咋比安眠药还好使?副作用也忒大了点吧……要改进,列入下一个五年计划,争取在卢沟桥事变前研制成功,到时候给日寇点颜色看看。

算了,不想了,就让那回忆淡淡地随风去,也许我会忘记,也许会想起,也许已没有也许?

嗯?难道真的没有也许?……天呀!这是谁啊这么缺德,竟用内力替我逼了毒?许师妹和静庵的那几个尼姑可没这本事!

谁啊,这是?我日你先人哦我,你真是缺了八辈子的大德了你。哎哟喂,气死我了。古仁人有云:宁拆八座庙,不拆一桩婚,你咋就不懂这个道理呢你。哎哟喂,气死我了,呜呜呜……

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怒火攻心,血往上冲,眼前一黑,又晕过去了。

提前声明啊,我可不是周瑜那样的小心眼,对待一般事情,我心正经宽着哩。可……可这回也太欺负人了吧,缺德都带冒烟的。不行,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完,我得理论理论。

片刻之后,我又醒了过来,虽然还是连眼皮子都不能动一下,但我耳朵还好好的嘛,让我听听啥情况。

气沉丹田,功聚双耳……咦?美女在外屋陪谁说话哩,还用上了传音入密的功夫。不像话,不想让我听可以写字嘛,懒得写字可以打手语嘛,不会打手语,师兄我可以教你嘛。咳,咱俩连手都没拉过哩,怨念……太失败了。

师妹啊,象这样背着人偷偷嘀嘀咕咕,师兄可不喜欢……算了,先听听再说。

先声明啊,我可不是专门要偷听人家小女生说悄悄话。谁让我天生六识敏锐来着,后天又勤加训练,唱歌练过耳,考级听过碟,象传音入密这样简单的语音加密技术,想听不见都难。

“师傅……”

美女对面是她师傅?嗯……不是静庵里的尼姑师傅。这个尼姑庙里烧的是檀香,今天又多了点木犀香的香气,和许师妹的同宗同源,看来真是隐湖的大高手来了。

梧桐日丽参差影,丹桂风传轻重香。

未见艳色和娇女,先有幽香似德人。

传说隐湖门下弟子都是孤女,往往丫角终老,师傅是她们最亲近之人。许美女也说过,她视师傅如母,隐湖丛仙子不仅是她师傅,更像是她的母亲。

这么说来,看在许师妹的面子上,天大的仇恨都揭过了,隐湖掌门对自己的徒弟看的还真紧哟,不能得罪,要赶紧巴结。

丈母娘啊,快来看看你女婿,我真的好有趣,好有趣的哦!

……扭回头去,吐了……

“琤儿,江湖风波险恶,你切要记住了:莫要小看了天下人!”

……吔!琤儿!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许琤儿……许琤儿,你“莫要小看了天下人”,尤其是师兄我!咦?这话我那师傅好像也说过的?

“那王公子身负佛门和魔门两大内功绝学,又能融汇贯通,内力似有不足,却另辟蹊径。”

……露怯了吧,《洞玄真经》是道家的功夫,讲究的是氤氲化生,造化搬运,跟佛门可没有半点关系。等等,难道这功法是从密宗某著名的功法演化来的?至于魔门,魔门的武功不是吸星大法吗?我虽仰慕已久,但缘铿一面,你会可要教我哦。哼!还好你不会,要不逼毒的时候,忍不住吸我两把,那我可就惨了……

“王公子是的大刀王正谊老前辈的再传弟子,不会是魔门中人的。”

……那是我骗你的,不然你怎肯认我这个师兄?哎呦喂,连师兄也不叫了,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冷汗!还好运气不差,看这样子,要是攀错了亲戚,她们弄不好就不管我了耶……

“正是念在故人之情,为师才施以援手。魔门中人,机诈狡捷,想当年……唔,你初涉江湖,自然难知人心险恶。上方山楞伽寺今夜举行魔门三宗主并派大会,王栋十有八九为此而来。莫管这些闲事,还是回隐湖去吧。”

……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我连魔门朝哪面开都不知道,咋就一口咬定俺是魔门中人呢?还要把俺的师妹拐走,不像话!不过话又说回来,魔门今天要搞活动,你昨天是不是提前看场地去了?难怪让人家怀疑……

呼!朝菌不知晦朔,夏虫难以言冰!丛掌门,我对你的评价可是一落千丈哦。值此国难之际,凡华夏子孙,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抗日救亡之责任!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丛掌门,你可不能拖妇女抗日救亡的后腿。你对魔门很傲慢,你对魔门有偏见!我就不信魔门中就没有铁骨铮铮的抗日好男儿!唔,应该有的吧?我刚来,不太了解情况。

咦?老黄会不是魔门中人?值此上方山多事之秋,他跑到楞伽寺干啥来了?

如果这样,那沈岳焕的身份也很可疑,自己破碎虚空而来,落点就是沈岳焕的老家湘西凤凰县。此时正是沈岳焕千里送京娘,路上遭了蒙面忍者的伏击,回到老家将养内伤的时候。

自己找上门去,小谈了一回中国古代丝绸图案、唐宋铜镜、战国漆器,就被老沈引为知己。答应把我引荐给几个搞考古的大学问家,并约定十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六,在北平东城北总布胡同儿三号碰面。

临了又托我顺路给寄住在苏州上方山楞伽寺后山别院的斧头帮黄堂主捎口信,要他提防暗算。然而造化弄人,黄堂主终被倭人设计,仅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