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二十四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率领着镇虏军马不停蹄的向西推进,由于大顺军的大营位于西平寨西南五十多里的地方,而战场则在更远的西边,因此当林清华赶到战场时,天已经快黑了。   此时的战场更像是一个地狱里的修罗场,在方圆不到五里的一小块平原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和伤员,人头、残肢、内脏的碎片随处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率领着镇虏军马不停蹄的向西推进,由于大顺军的大营位于西平寨西南五十多里的地方,而战场则在更远的西边,因此当林清华赶到战场时,天已经快黑了。

此时的战场更像是一个地狱里的修罗场,在方圆不到五里的一小块平原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和伤员,人头、残肢、内脏的碎片随处可见,人的耳朵中除了那还在持续的隐隐的喊杀声外,就只剩下了伤员的呻吟声和人临死前的哀号,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受伤马匹的嘶鸣,只有那不时传入鼻子中的血腥气息,才能让人感到这不是在梦中。


林清华看到西边的战斗还在继续,一南一东两支大顺军队正夹击着缩成一团的清军,双方杀的难分难解,一方急着报仇,一方忙着保命,呈胶着状态。


林清华立即命令镇虏军排成战斗队形,迅速向大顺军队靠拢。


吴三桂异常恼火,因为他发现今天的大顺军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不堪一击了,他们就像是疯了一样,不停的向他的中军发动攻击,有几次甚至差一点就把他活捉。对于那些大顺军官兵口中发出的:“活捉吴三桂!为皇上报仇!”的喊声,吴三桂大惑不解,不明白李自成的死跟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李自成竟是被自己追死的不成?


万般无奈下,吴三桂只得命令所有的部队向自己靠拢,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他还命人向阿济格报信,希望能等来援军,虽然他也知道那阿济格还没出武关。


战斗打了几个时辰后,吴三桂已感渐渐不支,他命令部队边打边撤,但那大顺军就像块狗皮膏药一样沾住了自己,死死咬住不放。由于双方纠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吴三桂一向引以为傲的骑兵冲击也无法发挥效果,反而因为骑兵陷入步兵阵中,折损了不少精锐的骑兵。


正当吴三桂渐感绝望时,一阵排枪声更是把他推向了深渊。“镇虏军!”他的心中出现了这个念头。就像是证实他的猜测一样,又有几阵排枪声依次响起,整齐而划一,随着枪声,吴三桂的骑兵和步兵倒下无数。吴三桂寻着枪声望去,只见他军队的北边,一支阵容严整的部队正排成数排,向着他的军队缓缓压了过来。


清军本已濒临崩溃,再遭此痛击,顿时溃不成军,纷纷抱头鼠窜,对于吴三桂声嘶力竭的喊声充耳不闻。


看着那些像兔子一样到处乱跑的部下,再看看他们身后像猎人一样摇旗冲锋的大顺军队,吴三桂长叹一声,再也不抱任何希望,拨转马头,领着亲兵,向着西边落荒而逃。


打了一下午的战役终于结束了,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几乎损失殆尽,只有不到三千名骑兵跟着吴三桂逃了回去,剩下的不是被消灭,就是投降了大顺军,远征陕西的清军人马只剩下不到七万人,再也无力单独发动进攻了。


此役大顺军共俘虏清军步兵五千余人,但随着高一功的一声令下,这五千人迅速就被屠杀殆尽,速度快得连林清华都来不及阻止。林清华望着满地的捆绑的结结实实的尸体,“这可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部队呀!就这么杀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林清华摇头叹息道。他当然也知道高一功这样做的原因,因为大顺军在此役中也损失惨重,伤亡不下七万人,实力严重受损,关宁铁骑名不虚传!


战斗结束后,林清华带领着镇虏军迅速赶回了西平寨,因为他不清楚清军还会不会继续进攻,若是其继续进攻的话,那么大顺军很可能挡不住清军的雷霆一击,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加强西平寨的防御。


接下来的几天紧张而忙碌,林清华除了督促步兵的训练外,还要操心骑兵的训练。打岳托时,镇虏军缴获了五千匹战马,林清华打算再训练一支骑兵部队。由于骑兵的训练难度太大,决非短时间就可奏效,因此林清华只要求这些士兵能够骑马就行了,并不对他们做马上搏杀的训练,准确的说,这是一支作为机动部队的骑马步兵,专门负责快速支援。


林清华忙完了政务,觉得有些无聊。三天前,林清华把洪熙官和方世玉派到汝宁去办事,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他先是到处转了转,然后回到自己的小屋中,从箱子里面取出那支转轮手枪,仔细的擦拭起来。这支枪本来还剩下十一发子弹,后来又给了牛金星一发去骗李自成,因此只剩下十发子弹。林清华再也舍不得用,而是把它当成了宝贝,藏在了箱子里,只是偶尔拿出来擦一擦,过过干瘾。


昨天大顺的新皇帝李柏墀正式登基,并向林清华发出了邀请。但林清华想了想,还是没去,因为毕竟他是明朝的官员,而那大顺并未得到明朝的承认,在局势明朗之前,还是小心点为好。


林清华正小心翼翼的擦着弹膛,忽然一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说道:“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林清华抬头一望,却是四大金刚中的赵奉,于是问道:“何事惊慌?”


赵奉道:“大顺军自己内部打起来了!”


林清华道:“什么?你说清楚一点!”说完便将枪放下,站了起来。


赵奉道:“据探马来报,那大顺军分成了两部,互相撕杀,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林清华沉思片刻,命令道:“立即命镇虏军做好战斗准备!再派更多的探马出去,一定要把情况搞清楚!”


到了晚上,天地会派到大顺军中的卧底回来了,林清华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李柏墀登基以后,郝摇旗也率领着准备攻打襄阳的十万部队赶了回来,他对李柏墀登基十分不满,当场就开口出言不逊,为了以防万一,高一功将其暂时软禁起来。不料那郝摇旗的亲信半夜发动兵变,又将郝摇旗救了出来,并将忠于郝摇旗的部队拉到了大营的南边。


由于在几天前的战斗中,大顺老营人马损失惨重,而那郝摇旗的人马跟着他南攻襄阳,因此其毫发未伤,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高夫人本不想再追究下去,但那郝摇旗却不肯善罢甘休,他扬言要夺过皇位,并率领部下对老营发动了一次进攻,虽被打退,但其仍然赖着不走。双方就此对峙起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林清华听完了这些,叹了口气,“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名不副实的什么皇位,打得死去活来,这值得吗?”林清华自言自语道。随后他吩咐部下,严密监视双方的一举一动,谁也不帮。


第二天早上,负责监视的探马来报,说双方并未再发生大的冲突,只是互相派出人马对骂,称自己一方才是大顺正统。林清华吩咐其再去监视,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到得中午时,探马没有回来,洪熙官和方世玉却回来了。


一进议事厅,看到正欲开口的林清华,洪熙官就说道:“情况我都听说了,看来我们要做好准备呀!”林清华点点头,说道:“不论谁获胜,都难以抵挡清军的进攻,我们确实不能掉以轻心。对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洪熙官道:“都办妥了。那刘洪起的珠宝首饰已全部卖给南边来的商人了,只是他们见我们急于出手,因此价钱压得很低。还有一件事,刘洪起的家人已被大陪审团全部判了死刑,就等你的批准了,连他最小的儿子也没放过。”


林清华道:“什么?全部死刑?这可不好啊!我记得刘洪起的儿子们似乎除了吃喝嫖赌外,没干什么坏事啊!他最小的儿子今年才五岁吧?怎么也判了死刑?这说不过去呀!倒是刘洪起的那个侄儿,叫什么刘风清的,他手上有不少血债,怎么样,抓住了没?”


洪熙官将林清华面前的一杯茶一饮而尽,说道:“那刘风清只是在宴席上喝了几杯酒,然后中途退场,好象是刘洪起命他去办什么事,后来就再也找不到他了,我猜呀,肯定是跑得很远了。对了,说起那个什么‘大陪审团’,我可真是焦头烂额,那些落第的秀才、举人们,一个个表面人模狗样,圣人之道,但骨子里无不是龌龊不堪,有几个人等你一走,就把刘洪起的几个小老婆瓜分了,由于你给了他们什么‘豁免权’,我也动不了他们,就只有你来亲自处理了!”


林清华听了这些话,重重的叹了口气,狠狠的摇了摇头,寻思道:“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把读书人看得太好了!”


不等林清华的自我检讨完毕,洪熙官又说道:“我问那些人,为什么要把小孩子也判死刑?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不慌不忙的拿出来本书,要我好好‘拜读’一下。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本叫什么《大诰》的书,我本以为又是什么圣人之道,谁知翻开一看,竟是本让人毛骨悚然的书,里头记载了很多案子,都是死刑判决,而且行刑手段极为残酷,像什么剥皮、凌迟、挑筋、断手、砍脚等,真是惨不忍睹。我问他们,为何以此为判决依据,而不以《西平寨寨规》为依据?他们却振振有辞的说这《大诰》是明太祖所写,是天下唯一的标准,必须以此为依据。还有几人说你私自立法,已违背了大明律,要你收敛呢!我就怀疑,这《大诰》是不是真的呢?”


林清华点点头,说道:“《大诰》确实是朱元璋所编纂,里面的案子大多是他亲自审理,而且是法外用刑,其用刑要比《大明律》重得多,大多是死刑,其中的族诛占了很大一部分。他想用这个东西来震慑臣民,为了让所有人知道,他还规定犯人家中有此物者罪减一等。不过那是大明初年时的事情了,现在恐怕已没几人家中还有此物了。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古董?”


洪熙官道:“我看他们中有些人似乎有意和你作对,你要小心点,免得被小人暗算!”


林清华道:“这个我晓得,看来得想想办法了!对了,队伍带过来了吗?”


洪熙官道:“带过来了,各寨的勇丁再加上原来收编的刘洪起的人马和白旺留下的人马,一共三万人,现在已经在西平寨外安营扎寨了。不过,我觉得用他们和清军交战似乎有点悬。”林清华点点头,说道:“是啊,要训练一支精锐部队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奏效的!”


晚上,探马再报,说对峙的两军在傍晚时又打了一仗,仍是不分胜负。


洪熙官道:“像他们这样打下去,只怕不用鞑子动手,他们自己就会完蛋!”三人正欲继续商议,忽闻亲兵来报,说有一名大顺军的使者求见林清华。林清华吩咐将其带入。


来的人正是郝摇旗的亲信刘体纯,一见到林清华,他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皇上派我来拜见侯爷,希望侯爷能派兵相助,若是事成,我们定不会忘记侯爷的功劳!”


林清华问道:“请问你们现在的皇帝是哪一位呢?”


刘体纯道:“当然是郝摇旗郝将军了!那李柏墀不过是个黄口小儿,他懂什么治国之道?让他当政,只会害了大伙!”


林清华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恐怕不宜插手吧?”


刘体纯道:“我们不会让侯爷白辛苦的,只要侯爷出动镇虏军,与我军一起把那老营拿下,其中的金银珠宝任侯爷挑去一半。”


林清华想了想,道:“此话当真?”


“当真!郝爷从来说话算数!”刘体纯很认真的说。


“这样吧,容本侯再想想。”林清华答道。


刘体纯见林清华还在犹豫,只得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军就恭候侯爷的答复了,还望侯爷考虑清楚。小人告辞了。”说完转身便走。


刘体纯走后还不到半个时辰,高一功也来了。


林清华出门相迎,说道:“哎呀呀,什么风把高将军给吹过来了!请恕本侯爷有失远迎!”


高一功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是来向侯爷请求援军来的。侯爷不会不知道最近几天我大顺军中所发生的事情吧?那郝摇旗竟敢举兵造反,实乃大逆不道之徒!皇太后特命末将前来,向侯爷借兵,以平息叛乱。”


“皇太后?”林清华一楞,接着便想起是高夫人,于是笑着说道:“其实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本侯实在不好插手啊!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呢?非要这么动刀动枪的,伤了和气多不好?不如就让本侯做个中间人,给你们说和说和?”


高一功道:“侯爷有所不知,那郝摇旗本是强盗出身,一贯为非做歹。后来闯王看中了他的勇猛,将其收服,还委以重任。谁知他不但不知报答闯王的知遇之恩,反而数次不听号令,私自行动,这次更是变本加厉,竟要谋朝篡位,实是罪不容赦!他一心想做大顺的皇帝,而且他还想把存放于老营中的金银珠宝据为己有。我大顺的江山是闯王打下来的,怎能容他人染指?所以这和谈是不可能的!”


林清华想了想,道:“你能给我一个非得出兵帮你们的理由吗?”


高一功说道:“理由很简单,那郝摇旗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谁给他的好处多,他就给谁卖命,若是鞑子肯给他钱,只怕他也会要的,到那时,恐怕你们明朝的江山也会不保啊!只有我们大顺才是明朝的盟友,所以你必须出兵帮我们,成功后,我们可以保证继续与你们明朝共同抗击鞑子!”


林清华听完这些,坐了下来,开始闭目沉思。高一功看得心急,但又不敢打扰他,只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高一功走到五百步的时候,林清华睁开了眼睛,站起来对他说道:“好吧,我帮你们。不过,我有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将按兵不动!”


高一功道:“侯爷请讲,只要能办到,我们一定答应!”


林清华道:“不瞒高将军,刚才那郝摇旗也派人来向我求援,但我还没答应。不如我们将计就计,明日我假装与那郝摇旗一同与你们作战,不论当时我采取怎样古怪的战术,你们都不要怀疑,而且当你军冲到我军前方五十丈时,必须停止进攻,否则将遭我军痛击!”


看到高一功有些犹豫,林清华接着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害你们的,为了表示诚意,我现在就送你们五十门小炮,明日你们就能用。但是,必须向你们说明的是,一旦成功将郝摇旗拿下,我把他交给你们,而他的所有东西都归我所有,如何?”


高一功咬了咬牙,说道:“好吧,但你不要耍诈,我军的战斗力你也是见过的,希望你要遵守诺言!”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李柏墀的皇位,其它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林清华微笑着送高一功出寨,在高一功的身后则跟着数百名身穿便衣的镇虏军炮兵,携带着五十门小炮和弹药,他们将负责把这些小炮送到大顺军营中,并在明天的战斗中操作这些小炮。随后林清华写了一封密信,派几名亲兵连夜将信送给郝摇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