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二十三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尘土飞扬的官道上,一支马队正急速飞驰,领先一人身着大明官服,腰挎七星宝剑,正是豫鲁督师、威毅侯林清华,他是去给李自成奔丧的。   李自成死后的第三天,大顺军才将他和李过的尸体运回大营,随后便开始张罗李自成的后事,并向明朝送出了丧帖。林清华接到丧帖后,一边派人向朝廷禀报,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尘土飞扬的官道上,一支马队正急速飞驰,领先一人身着大明官服,腰挎七星宝剑,正是豫鲁督师、威毅侯林清华,他是去给李自成奔丧的。

李自成死后的第三天,大顺军才将他和李过的尸体运回大营,随后便开始张罗李自成的后事,并向明朝送出了丧帖。林清华接到丧帖后,一边派人向朝廷禀报,一边让亲兵做好准备,亲自到大顺军大营奔丧。


还没靠近大顺军的营寨,林清华就被满眼的白色晃花了眼。大顺军不论士兵还是军官,都是披麻戴孝,所有能挂白布的地方都挂上了白布,就连旗帜也换成了白旗。“真亏他们弄得到这么多白布,不过挂白旗就不太好了吧?难道是想投降?”林清华寻思道,此时他正在大营中军外等候高夫人的召见。不一会儿,一名大顺军的士兵就出来宣旨,让林清华进入中军大营。


大营正中支起一顶白色的棚子,棚子下摆着两口黑漆漆的棺材,棺材的前面各立着一个牌位,一个上面写着“大顺太祖武皇帝之位”,一个上面写着“大顺太宗肃皇帝之位”,棺材旁围着十个神汉,他们不停的唱着、跳着。一脸戚容的高夫人在一群女兵的陪伴下坐在棺材旁的一张太师椅上,她的身后则立着几名大顺军的将领。


看到林清华过来,高夫人站了起来。林清华赶紧走上几步,正想与高夫人说话,不想那神汉们却先开口了。他们先停了下来,然后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又有客来!来客见礼!”


幸亏林清华来之前曾向洪熙官打听现在的习俗,因而知道该怎么办,他忙领着身边的洪熙官和方世玉一起向两口棺材鞠躬行礼。随着神汉们的“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的喊声,林清华三人连续鞠躬三下。等林清华鞠躬完毕,神汉们又一起喊道:“家属答礼!”


出乎林清华意料的是,答礼的并非是高夫人,而是她身后的那些大顺军将领,林清华想想也明白了,毕竟高夫人已经是皇后了吗,哪有皇后给大臣答礼的呢?


林清华走到高夫人跟前,说道:“请皇后节哀,此次陛下遭遇不测,实是出人意料,只是不知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谋害陛下?”


高夫人拿出手绢,擦擦眼泪,正要答话,却被身后的高一功抢先了。高一功怒道:“除了那大汉奸吴三桂,谁还会如此阴险?”


林清华明知故问道:“高将军何以如此肯定?”


高一功道:“请侯爷过目!”说完便递给林清华一支箭。


林清华接过箭,装模做样的研究了半天,才抬起头说道:“咦!这上面刻着‘山海关总兵吴’的字样,莫非真是那吴三桂?不过那吴三桂已经投降了鞑子,他怎么可能继续用这大明的封号呢?”


高夫人说道:“侯爷有所不知,我军与那吴三桂多次交战,深知其所用兵器,在其所用箭支中混有这样刻字的箭支,只不过越来越少而已。不过此次他用的全是这种箭支,他用此箭伏击皇上也是有深意的。”


林清华奇道:“有何深意?”


高夫人道:“吴三桂投降那鞑子,他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借师助剿’,言下之意是要为那上吊的崇祯皇帝报仇,把我大顺消灭。他用此箭伏击皇上,就是表明他没忘君父之仇。”


林清华道:“岂有此理!他要真是没忘君父,就应该南下,而不是投降鞑子,只要投降了鞑子,他就是汉奸!这个汉奸的帽子他是戴定了!我看他用此箭,还有挑拨大顺与大明的关系之意,我们绝不能上当!”


高一功接着道:“正是!我们绝不能上当!”


高夫人皱了皱眉,说道:“不过,我见这些箭上的字迹与以前的字迹稍有不同,而且这些箭似乎也是才制出不久,不知这是为何?”


林清华听了这话,心里暗暗吃惊,佩服高夫人心细。虽然自己派到大顺军中卧底的细作为了证实吴三桂确在阿济格军中,曾在情报中略微提了一下吴三桂箭上的字,但他没有把箭支的样品送回来,因此具体什么样无人知道。正当林清华苦思计策时,高一功迅速替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高一功道:“这有什么奇怪的,那吴三桂军中的此类箭越来越少,自然要新打制一批,所以这些箭才看起来那么新,而且字迹也不一样,毕竟不是同一批工匠做的嘛!”


高夫人点点头,默然不语,忽又想起李自成,顿时泪流满面,在众女兵的扶持下又坐回椅子上。此时林清华才发现太师椅下居然还有个人,不过是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子,正蹲在椅子下玩泥巴。


林清华问道:“这个小孩是谁?怎会在皇后的椅子下玩耍?”


高一功俯下身去,将那孩子抱出,但那小孩哭着挣脱他的搂抱,扑入高夫人怀里。高一功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皇上的一个侄孙,名叫李柏墀,其父前些日子战死西安,因此由皇后看管。明日先皇下葬后,就由他来继承大顺皇位,他也将是大顺的第三位皇帝。”


林清华看着这个满手泥巴、鼻涕垂到嘴角的皇帝,只能暗自摇头了。这就是皇位世袭的必然结果,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了防止江山落入异姓人的手里,当长君全部死光后,这幼主登基就成为了必然。


正当林清华感叹着人类的贪婪自私时,大营外边传来一阵骚动,一名大顺军的士兵奔了进来,他跪倒在高夫人面前,说道:“禀皇后,据探马来报,那鞑子得知岳托惨败的消息后,立即从川北退出,由武关出关,向我军杀来,现在其前锋已抵达离我军不到一百里的地方,是战是退,还望皇后定夺!”


众人听后均是一惊,没想到清军的反应这么快。高夫人说道:“可打探清楚,那鞑子的前锋由谁统领?人数多少?”


那士兵答道:“人数约四五万,统兵大将是那大汉奸吴三桂!”


听到“吴三桂”三个字,大顺军的将领们全都炸开了。虽然李自成从北京败退回西安后性情大变,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和蔼可亲,但多年生死与共的感情不是一下子就消失的,尤其是那些跟随李自成东征西讨的老营人马,他们和李自成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最深,而李自成死后,哭得最凶的就是他们。


高一功怒道:“请皇后下令全军出击,臣愿为先锋!一定将那吴三桂活捉回来,剥皮抽筋,祭奠皇上!”随着他的声音,高夫人身后的将领全部跪在她的跟前,声泪俱下的请战。


高夫人见此情景,更是泪如雨下,她哽咽的说道:“既然诸将如此忠心,那我也不能落后。来人呐,把我的盔甲拿出来,我要与诸将一起出征,去为夫君报仇!”


众人连忙劝高夫人不要以千金之躯身犯锋镝,高夫人却淡然一笑,说道:“你们怎么都忘了,当年我可是一员猛将,朱仙镇一战杀得明军落荒而逃,还生擒了好几个明将!”


听到这话,众人又笑了起来,丝毫不把站在身边的大明侯爷林清华放在眼里,好在林清华并没把自己当做明朝的孝子贤孙,听到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倒也不怎么往心里去。


众人商议了一阵,决定由高一功率领五万人先去与鞑子交战,而高夫人则率领另外五万人从侧翼夹击鞑子,务必将那吴三桂一举消灭。


林清华感到自己也该回去准备一下了,于是向高夫人道别,临走时林清华问道:“不知为何没有看到郝将军,他难道还没回来吗?”


高夫人答道:“郝摇旗收到军令后就率军北返了,他已派人来送信,说已到达南面一百里处,最迟明天就能回来。”


听到这些,林清华就放心了,这样一来,襄阳暂时没有危险了,而明朝在长江中游的防线就算是保住了。


林清华迅速率领亲兵返回了西平寨,命令全寨进入战备状态,并集合起镇虏军两万人,留下洪熙官和方世玉守寨,他自己则亲率镇虏军前去支援大顺军。


吴三桂骑马立在一个小山坡上,不停催促部下将领加快行军速度,因为刚刚他看见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放眼望去,整个山谷中和附近的山坡上都布满了尸体,而且多数连头都没有。吴三桂征战沙场多年,这样的景象看的多了,按说没什么好震惊的,但这一次不同,因为那些尸体都穿着大清的盔甲和衣服,正是差点就全军覆没的岳托部队。吴三桂刚听说岳托吃了败仗,还以为是他疏忽大意,被敌军所乘,谁知到了战场方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因为从这些尸体的致命伤口来看,大多数人是被火器打死的,然后又被人砍了脑袋。


“难道是那支明军部队?”吴三桂心里暗暗吃惊,他吩咐部下若是遇上了持有大量火器的明军部队,一定要退避三舍,不要与之硬拼。


经过一上午的快速行军,吴三桂的五万人马终于出了山谷。他看着首尾相顾的军队,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离开哪个山谷了,再也不怕被人伏击了!”吴三桂对身边的刘师爷说道。


刘师爷摸了摸胡子,说道:“将军的行军速度恐怕在整个大清军队中数一数二,难怪将军数次大破李自成军。不过,自从扩充了一万人后,我军的战斗力似乎下降不少,在我看来,那新扩充的一万步兵用处不大,打仗时还是要靠那关宁铁骑。”


吴三桂笑着说道:“刘师爷,这你就不知道了。本帅之所以受大清器重,一方面是因为本帅有献关之功,另一方面是因为本帅拥有这四万关宁铁骑。这关宁铁骑可是费了本帅不少的心血啊!虽然只有两万骑兵、两万步兵,可他们都是多年征战沙场的老兵啊!多年征战使得他们之间配合默契,天下少有敌手。但是战争中总是会出现伤亡的,经过多次战役,本军损失不小,本帅可不想让这本钱就此玩完,所以本帅才会新招一万步兵,当打起来的时候,本帅就令其立于阵前,吸引敌军来攻,然后再令关宁铁骑从侧翼包抄,打他个措手不及,这样一来,既能保存精锐,又能取得军功,何乐而不为呢?”


刘师爷道:“将军好计策。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那一万步兵中很多是李自成的降兵,他们会不会临阵倒戈呢?”


吴三桂道:“他们敢!本帅对此早有计较,在他们身后还有督战队呢!只要他们后退一步,就给我杀!杀!杀!”说完连连挥手,做出砍杀姿势。


此时一名副将来报:“禀将军,前方三十里处出现一支大顺军队,他们正杀气腾腾向我军杀来。”


吴三桂收回胳膊,问道:“有多少人?骑兵步兵?”


那副将回答:“约五万人,多是步兵!”


吴三桂哈哈大笑,说道:“来得正好!你去传令,命那新编的一万步兵列阵,剩下的两万步兵在其后方列阵,两万骑兵列于大军后方两翼!”


待副将领命而去,吴三桂对刘师爷说道:“我们现在正好看看那新编的步兵战斗力如何,看看他们会不会阵前倒戈?”说完便与刘师爷一同骑马奔到军前。


吴三桂与刘师爷立于第二步兵方阵之后,向着前方观察着。渐渐的,对方的军队已进入视野,首先映入吴三桂眼帘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白浪,顺着一马平川的平原,向着吴三桂军滚滚而来。


“搞什么鬼?怎么穿着白色的衣服?还举着白旗?”吴三桂喃喃自语,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率军攻打北京,那时他也让士兵们披麻戴孝,向世人表明他是为了给崇祯报仇,才“借师助剿”的,并以此骗取了部分百姓甚至是明朝官员的同情。


刘师爷想了想,说道:“难道是李自成死了?”


吴三桂望着刘师爷,说道:“李自成年纪不大呀,怎么会突然暴毙呢?真是奇怪!”


来的正是大顺军前锋高一功部,他们先是缓缓行军,待看到已列好了阵的清军后,他们也停了下来,并列好了阵。高一功估摸着南路的大顺军也快到了,便下令全军突击。


随着高一功的命令,整个大顺军就像是沸腾了的大海一样,向着清军猛冲过去。


吴三桂前军的步兵多是在西安附近被俘的大顺军士兵,阿济格曾想把他们全部杀掉,但却被吴三桂阻止,并请求阿济格将这些人编入他的部队,以弥补人员的损失,这才使这些降兵得以死里逃生。本来他们以为是吴三桂良心发现,好心收留他们,谁知后来在四川与张献忠交战时,每次都是他们在前方吸引敌军主力,成为真正的炮灰,伤亡极为惨重,一万人就只剩下了不到五千人。那吴三桂后来又故技重施,把被俘的张献忠的士兵也塞了进来,这才又使人数恢复到一万人。


当他们得知这次的对手是自己昔日的战友大顺军时,多数人心中动摇,但想想身后的督战队,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在阵中,等候着大顺军的冲击。


很快,两军就冲撞在一起,兵器的撞击声,人口中发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断得有人头、断肢和血液飞上半空。


俗话说“哀兵必胜”,沉浸在悲痛中的大顺军一改昔日的颓废,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无论士兵还是军官,都杀红了眼,个个奋勇当先,很快就使清军前军阵脚大乱,并开始向后退却。


“督战队,把他们都给我打回去!谁后退,就杀谁!”吴三桂看到前军发生动摇,急忙催马赶到督战队旁,向其下令。


三千督战队应声而动,挥舞大刀长矛向前猛冲,把前军跑的快的近千人杀死。


看到身后的督战队大开杀戒,前军士兵又转身回头向大顺军奔去,但很快又被杀得哭爹喊娘。


在前后两军的夹击下,清军前军立刻崩溃,大多数人不是被杀就是负伤,剩下的少数人纷纷跪下投降,但无论是杀红了眼的大顺军,还是杀气腾腾的督战队,他们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无情的刀剑砍向这些已丧失了战斗意志的人,不一会儿,清军前军就没有一个还能站立的活人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是清军督战队与大顺军的了。这些督战队都是吴三桂精挑细选的,个个都是死囚出身的亡命之徒,其军纪极为败坏,但战斗力冠绝三军,是吴三桂历次战斗的突击力量。


看着督战队与大顺军陷入混战,吴三桂并不着急,而是等了片刻,才命令后面的两万步兵进攻,并令副将率领两万骑兵从大顺军的两翼包抄。


经过刚才的一番苦战,大顺军已有些疲惫,人员损失也比较大,面对冲上来的清军主力,有些招架不住,只得且战切退,但清军的骑兵很快扑上来了,胜利的天平迅速向清军倾斜。


吴三桂看着快要全军溃败的大顺军,对刘师爷说道:“怎么样,刘师爷,我没说错吧?等这场战斗打完了,肯定又能俘虏一批降兵,我就又可得到一支人盾部队!”说完哈哈大笑。


不等他笑完,一阵嘈杂的喊声从护卫着他的亲兵们中发出:“快看呐!南边又来了一支军队,好象也是大顺军队!”


吴三桂向南边望去,果然见到一支同样白衣白旗的部队,正向着他快速推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