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二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西平寨议事厅外,站着两排镇虏军的士兵,手中步枪枪尖上的刺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士兵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是一群生动的雕塑,只有那眼中放射出的坚毅目光才能使人不致误会。

议事厅里摆着一张不大的方桌,桌子上放着一张简易地图,林清华正站在桌子边,他的手指在地图上逡巡着,他的身边站着陈唯一,而四大金刚则站在桌子的两边。


“侯爷真的想干掉李自成?”陈唯一问道。


“如果任其向湖广进攻,那么大明的防线就会被撕开一道口子,而对于大顺军来说,在清军面前,他们已成为了惊弓之鸟,肯定是挡不住清军的凌厉攻势的,虽然左良玉的军队战斗力不强,但他的兵多是当地人,熟悉地形、气候,虽不一定打得过清军,但应该能拖一阵子,直到援军赶来。况且李自成一旦向左良玉开战,那么就等于向大明开战,朝中的那些大臣们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极有可能从东面调兵,支援湖广,而这样一来,江淮防线就会更加单薄,盘踞徐州的清军就可能趁虚而入,直捣南京,到那时恐怕就悔之晚矣!”林清华向陈唯一做着解释。


陈唯一想了想,说道:“侯爷想没想过后果呢?若是我们杀了李自成,那么就是与大顺军为敌了,数十万大顺军就会进攻我们,而我们的力量实在过于单薄,很难保证不败。况且大顺军的西面还有十余万清军呢,他们比大顺军更难对付。”


林清华道:“这也正是我所忧虑的,怎么样能够既搬掉李自成这个绊脚石,又能不激怒大顺军,要能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就好了!”


陈唯一道:“能否派人化装成清军的刺客,去李自成的大营刺杀他呢?”


林清华道:“根据我得到的情报,李自成的大营士兵均是加入大顺军三年以上的,而其防卫又严,因此很难得手。”


林清华忽然想起了后世的远程狙击枪,要是能用这样的枪就好了,能够在两三里外将目标干掉,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连普通的线膛后装枪都很难制造,更别说精确的远程狙击枪了。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时,洪熙官进来了。他走到林清华跟前,小声说了几句,林清华听后眉毛一扬,问道:“真的?你确定?”洪熙官点点头,说道:“虽然我只见过他一面,但不会看错的。”


林清华随着洪熙官出了议事厅,来到一个被士兵团团围住的帐篷里。


林清华看清了那个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的人后,开口说道:“兴会啊,兴会。想不到西安一别,我们又见面了,这可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呀!你说是吧,牛丞相?”


坐在椅子上的正是那大顺丞相、李自成的亲信红人牛金星。西安城破以后,牛金星感到前途渺茫,在随着李自成南下之后,他就故意落在后面,并刻意减少与李自成的见面次数,不紧不慢的跟在大顺军中军后面,最后终于瞅准时机,趁着出武关的当头,带着家人和几名亲兵逃之夭夭。


由于逃的匆忙,他们带的粮食不多,几天后就吃了个精光,若非那几名亲兵识得野菜,恐怕他们全家早已饿死,但吃了几天的野菜,众人已是脸现菜色,若不是因为坐着马车的话,连逃亡也别想了。幸亏牛金星身上带得有几百两银子,本想找个村落买些粮食,但一路上十室九空,哪里还能买到粮食?这天他们来带西平寨,见到此寨之外居然还有卖米糊糊的,顿时喜出望外,向着米糊糊摊一涌而上,牛金星甩给小贩五两银子,带头喝起了米糊糊。


那小贩对这些逃难的见的多了,但像这么大方的“难民”还是头一次见,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人,发现有几人居然带着刀子,而他们的马车上似乎还带着长矛一类的兵器。由于林清华多次向寨民强调,要严防清军的奸细,所以小贩立即向寨墙上的勇丁使了个眼色,勇丁急忙去找军官,却恰好碰上了巡寨的洪熙官。洪熙官带着二十名镇虏军士兵赶过去一看,觉得为首一人有些眼熟,忽然想起此人不是那到西安驿站宣旨的牛金星是谁?随着洪熙官的一声令下,牛金星一行人就被“请”进了寨中一群难民住的帐篷之中。


看到林清华出现,牛金星有些吃惊,刚才他被抓进来时,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抓了他,为什么抓他,因为他当时宣旨时根本就没主意林清华以外的人,故而不认识洪熙官,他还以为是遇上了豪强打劫。但牛金星毕竟也见过大场面,他很快镇定下来,说道:“这不是威毅侯吗?鄙人告老还乡,路过宝地,想打个尖就走,却不料被人抓了进来,这是何道理?请侯爷给个解释吧!”


林清华“嘿嘿”两声冷笑,猛的冲过去,照着牛金星就是一顿老拳,直把牛金星从椅子上打到地上,而牛金星的家人和亲兵却只能在镇虏军士兵们的刺刀下瑟瑟发抖,连抬头望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好不容易打完了,林清华收手,望着有些发红的拳头,咬着牙说道:“这是我替李岩李公子打的,你害死了他全家,我必须为他报仇!”


听到这话,牛金星扑到林清华脚下,抱着林清华的小腿,声泪俱下的说道:“侯爷呀,你就饶了小人吧,这都是那李自成逼我干的呀!那李自成看中了红娘子的美色,想除去李公子,霸占红娘子,谁知红娘子性情刚烈,李公子被杀后,她就自杀了。这事怨不得小人呐!”


林清华一脚踢开牛金星,骂道:“狗日的,你还想骗我呢?当我三岁小孩子?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来人呐!”


牛金星一听到“来人呐”三个字,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林清华向着牛金星的脸吐了口吐沫,说道:“这么快就晕过去了?真是没用!来人呐!用盆凉水把他给我浇醒!”


一名士兵闻令提来一盆井水,一下子全浇在了牛金星的脸上。


牛金星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迷迷乎乎坐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么快就到阴间了?”


林清华蹲下身子,“啪啪”甩了他两个耳光,说道:“醒醒吧,现在还没有杀你呢!怎么样?活着好吧?”


牛金星先是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猛然醒悟,撑起身子,向着林清华跪下,一下磕了十几个响头,说道:“侯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小人吧!小人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是不能死呀!侯爷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全家吧!要是侯爷真的非要杀了小人不可,那就请侯爷给小人个痛快的,但请侯爷放了小人全家,小人来世当牛做马,定报答侯爷的大恩大德!”说完又是一连串的响头。


听完这话,林清华若有所思,他走到缩在帐篷一角的一名女人身边,从她怀里把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夺了过来。那女人想抢回孩子,但被两名士兵拉开了,她只得呜咽的哭道:“老爷,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吧!”说完也昏死过去。


林清华揭开婴儿的襁褓看了看,问牛金星:“这是令公子吧?长的真可爱,一点也不象他爹!”


牛金星看到林清华抱着自己的儿子,顿时哀号起来:“侯爷要报仇就朝我一个人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把我千刀万剐也行,但请放过这孩子。小人虽有一妻三妾,但就只有这一个孩子,你要是害了他,那不是要灭我牛家吗?”


林清华抱着孩子,嘴里唱道:“小燕子,穿花衣``````”唱了一阵,发现帐篷中的所有人均张着大嘴望着自己,当下停住不唱,咳嗽了两声,望着牛金星。


牛金星结结巴巴的说:“侯爷若是喜欢此子,我愿让他认你做干爹。”心里想道:你做干爹的总不能杀了干儿子吧?


林清华也不答他,只是把椅子搬过来,坐在牛金星的身前,说道:“其实我这个人是不大喜欢杀人的,若非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也下不了手。只是那李岩公子与我是莫逆之交,我不能看着他被人害死而不报仇啊!不过嘛``````”


牛金星看林清华欲言又止,虽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心里升起了一线希望,忙问道:“不过怎样?还望侯爷明示!”


林清华翘起二郎腿,说道:“刚才听你所讲,似乎那李自成才是害死李公子的主谋,而你不过是帮凶而已。这个嘛``````”


牛金星赶紧说道:“小人最多不过是望风的,连帮凶也说不上,那郝摇旗才是帮凶!”


林清华轻轻踢了他一脚,说道:“别打岔!我刚才说哪儿了?对了,说到你是帮凶。你是帮凶,我要杀了你,你肯定不服气。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去把那主谋杀了,我就饶了你和你的全家!”


牛金星一听这话,立刻泄气了,有气无力的说道:“那李自成防卫森严,别说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算是武林高手也无法得手!”


林清华道:“所以呀,我也给你另一条路走,就看你肯不肯。”


牛金星心中的希望再次出现,他问道:“侯爷请讲,只要不是亲自动手,小人一定办到!”


林清华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说完后,他就把孩子还给了刚刚清醒过来的那名女人。他吩咐士兵将牛金星的家人和亲兵全部带到另一个帐篷之中,待这个帐篷只剩下他和牛金星两个人,他才继续说道:“我要你现在就赶回李自成的大营,然后就按我说的来做。”说完便在牛金耳边耳语一番。


牛金星听完之后,脸现难色,说道:“只怕那李自成不会上当。”


林清华道:“放心吧,那李自成现在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已是半个疯子了,就算你说你遇上了玉皇大帝他也会相信的。只要你凭你那三寸不烂之舌把他说动,我就可以下手。事成之后,我不仅放了你全家,而且还送你盘缠,你愿意上哪儿就上哪儿,我不会干涉。”


听完这些,牛金星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他终于点头答应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