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十四节

看之风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太阳豪不吝惜的吐着热气,烘烤着汝宁府的城墙,城门口懒洋洋的站着一名勇丁,手里拄着长矛,矛杆歪歪扭扭的搭在勇丁的肩膀上,那班驳褪色的红漆仿佛向人诉说着自己的历史,矛杆的最上边插着个锈迹斑斑的铁制矛头,人和长矛都显得那么的无精打采。

勇丁耷拉着的脑袋抬了起来,一张还显稚嫩的脸向远处望了望,强烈的阳光使他不得不眯起眼睛,并用左手替双眼遮住阳光。看了片刻,他回头向着城门洞里吆喝起来:“头儿,我已经站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了,快让大牛来替我吧。”


“喊啥?喊啥?才站这么会儿就受不了啦?”随着一阵不耐烦的叫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城门洞的阴凉处走了出来。他一把揪住门口那名勇丁的耳朵,说道:“小子!你可不是我硬拉来的,是你们寨子派你来的,刘爷说了,要是你们寨子再不把剩下的二十个壮丁送来,就要你们寨子的好看!到时就就是你想站在这里也不可能了!”


“朱爷,您老息怒,别跟这小毛孩儿一般见识。来,您老把这杯茶喝了,再给我们讲讲当年您跟刘爷打小河寨的英雄事迹,刚才听得正过瘾呢,被这小子大断了,真是扫兴。”又一个男人从城门洞里走了出来,满脸媚笑的端着一碗凉茶,递到中年男人的面前。


中年男人松开了勇丁的耳朵,接过凉茶,一口气喝光,对着正捂着耳朵的勇丁说道:“看看人家大牛,比你大不了几岁,人家多会办事!你要多学着点,别跟个婆娘似的,整天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哎,刚才我说到哪儿了?”他转头问端茶的大牛。


不等大牛回答,城门洞里又窜出两个穿同样勇丁衣服的人,抢着说道:“刚才朱爷讲到您跟在刘爷身边,和他老人家一起杀进了小河寨寨主的家里,把他家男人全杀掉,只留下了女人,后来就被这不识相的小子给打断了,您老接着往下讲啊!”“就是,就是,您老继续讲,刘爷和您最后把那些女人怎么样啦?”大牛立即过来凑趣。


“哈哈哈,这个嘛``````”朱爷露出了个神秘而又淫糜的诡笑,他得意的扫了一眼众人,看见那被揪耳朵的勇丁也正偷偷的侧耳倾听,忙说道:“此事不可大声说,走,到城门洞里说去。”说完拉着大牛走入了城门洞,还丢下一句话给门口的勇丁:“狗蛋啊,你别东张西望,好好站岗,再打扰老子的雅兴,小心老子打你!今天是刘爷的大喜的日子,你要是搅了局,当心刘爷挖你的心下酒!”


听到“挖心”两个字,狗蛋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他回想起自己刚到这汝宁城的那一天。那天是个阴天,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他和一群刚到城中的壮丁被集中起来去“壮胆”,结果就看到刘洪起亲自操刀,将一个绑在柱子上的男人的心活活挖了出来,那心刚挖出来时还在跳呢,那男人在心挖出来后还咕哝了两声才死,真是太惨了,当时就有好几个壮丁晕了过去,还好自己跟着父亲杀了五六年的猪,胆子练出来了,否则恐怕也会晕倒的。刘洪起将心挖出来后,并没有像人们传说的那样生吃,而是先放在调好的作料里滚了滚,然后放到油锅里炸,炸到六七成熟才就着酒吃下去的,边吃还边哼着小曲儿。


想到这里,狗蛋觉得自己的腿不听使唤了,有些发抖,他不得不抱着长矛坐了下来,想想那个男人真是可怜,后来听人说那人是个盐贩子,因为违反刘洪起的禁令,将盐贩给了那西边的一个叫什么西平寨的寨子,后来被刘洪起发觉了,就杀光了他家所有的男人,还把他的三个才十几岁的女儿卖给了扬州的妓院,据说人贩子来接人时,三个小女孩已不成人形了。哎,真是划不来,就为了一车盐,把全家人的命都搭进去了。


狗蛋胡思乱想着,渐渐的将乱糟糟的心思平静了下来。他想起了刚才朱头儿说的话,忍不住继续伸长了耳朵倾听,但离他们比较远,他们说话的声音又轻,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隐约听见“屁股”、“白虎”、“小脚”之类的话,偶尔还夹杂着几人淫荡的笑声。虽然狗蛋还未娶亲,但在这汝宁城里呆的时间长了,耳嚅目染,对于这男女之事也就渐渐明了,知道他们现在说的是女人。想到女人,狗蛋的心跳速度就加快了,本来父母为自己定了一门亲事的,女家是同寨的豆腐店周掌柜的独生女儿,两家也算门当户对,只不过女家有些犹豫,毕竟狗蛋家是杀猪的,容易让人看不起,不过在寨里“铁嘴媒婆”张大娘的再三劝说下,再加上那二十两银子的定亲礼,周掌柜总算答应了这门亲事,说好明年一定把闺女嫁入狗蛋家。想起自己明年就要娶亲,狗蛋心中一阵愉悦,又回想起那天夜里起夜时看到光着屁股的大牛与一个村姑在树林里滚来滚去的样子,狗蛋身上的某个部位也不知不觉的起了变化,他红着脸回头望向城门洞,还好他们正沉溺于香艳的故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狗蛋身上的变化。


狗蛋长长的吁了口气,努力使自己不往那种事情上想,过了片刻,身上的变化消失了。他想起朱头儿说的话,赶紧站了起来,继续眺望着远处的动静。狗蛋心里想着:“怎么还不来呢?难道想毁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呀!要是把刘洪起惹毛了,全家都跟着遭殃啊!”


就在狗蛋替毫不相识的人担心时,汝宁城中却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今天是这汝宁府的土皇帝刘洪起娶亲的日子,按照老规矩,每家城里的商铺除了向刘洪起进贡五十两银子外,还要在店铺上披红挂彩,所有的掌柜全部都要站在店铺的门口迎接花轿,当花轿到时,每个人都要高喊:“刘爷恩及万代,泽被八方!祝刘爷与各位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为了在高喊祝福语的时候不出差错,刘洪起早已派了亲信来彩排,在刘洪起亲信的督促下,众掌柜将这些祝福语已喊得滚瓜烂熟,“刘爷恩及万代,泽被八方!祝刘爷与各位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欢呼声已在小小的汝宁城响了一早上了,众人均是口干舌燥,心里暗暗诅咒着刘洪起和他的所有老婆,当然还有那个没过门的第十八房姨太太。


当众人正在诅咒刘洪起和他的老婆们的时候,站在城门口的狗蛋仿佛看见了一队人正从天地交界处走来,他想喊朱头儿,但又怕被揪耳朵,只好等那些人走近了再说。终于那些人走近了,看样子确实是送亲的队伍,而且已可听见锣鼓声了。狗蛋不再犹豫,急忙向城门洞里喊道:“朱头儿,送亲的队伍过来了!”


朱头儿闻言走了出来,看见送亲的队伍离城门还有一里,他“啪”的一声甩了狗蛋一个耳光,骂道:“小兔崽子,都快进城了才跟老子说,你是不是眼瞎了?老子回头再跟你算帐!”说完就往城里跑去,边跑边喊:“哎~~~~~~送亲的来啦!大家准备迎接呀!”随着他的喊声,城中顿时锣鼓喧天,鞭炮声也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狗蛋捂着火辣辣的脸,刚才的那一耳光打的他眼冒金星,他回头望着朱头儿的背影,心中暗暗骂道:“狗日的,老子哪里招你惹你啦?动不动就打老子,改天把老子惹毛了,让你尝尝老子祖传的杀猪刀的厉害!”狗蛋愤愤不平的挥舞着左手,好象已把朱头儿干掉了似的,对于抵达城门口等着他检查的花轿,狗蛋看也不看,手一挥,就把花轿让进了城。


看到花轿进了城,街道两边顿时响起了震天的吼声:“刘爷恩及万代,泽被八方!祝刘爷与各位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刘爷恩及万代,泽被八方!祝刘爷与各位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吼声之大,实在出乎朱头儿的预料,心中暗暗担心别吓坏了新娘子,但他丝毫也没注意到,跟在花轿后边的一个两人抗着的大锣的响声停了一下,而那个敲锣的大胡子听到“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这八个字时更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