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八节

看之风 收藏 0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经过几天的忙碌,寨子从最初的混乱中渐渐恢复了平静,林清华明确告知寨中居民,愿意留下的就留下,该干嘛干嘛。不愿意留下的,由寨子出资将其房子买下,想去哪去哪儿,绝不强留,但若是在寨子中搞破坏,那就绝不轻饶。寨中居民乡土观念很浓,除了少数几家搬走之外,其他的都愿意留下,而且均表示愿意跟随新寨主。

关于新寨主的人选,林清华推荐马满原来担任,但马满原知道自己决不是那块料,因此坚辞不受,反而推举林清华担任,林清华虽想推让,但考虑到今后的发展,也就不再谦虚,于夺寨的第五天正式就任寨主之职。


林清华命令方世玉前去通知天地会会众,把天地会总舵移到西平寨,只在少室山留下十几人,以便联络骚扰清军炮队的洪熙官他们。


很快洪熙官就派人来报信,说他已发现了清军炮队的行踪,但由于清军炮队有数千步兵护送,他们几次出击都未能得手,如今清军炮队已到黄河北岸,准备从茅津渡渡河,希望林清华迅速派人前来支援。


得到消息后,林清华决定立即率领骑兵前去支援。他留下马满原守寨,自己则亲率两千骑兵径直向豫北进发。由于清军主力都集中在潼关一带,因而一路之上林清华并未遇上大队清军,而他们穿的又都是便服,清军也就错把他们当成了豫北、豫东一带众多土匪中的一支,并没引起清军的注意。林清华尽量避免与清军交战,经过三天的狂奔,终于到达黄河南岸的一个小村庄。


这个村庄太小了,只有三十多户人家,并不引人注目,但对林清华来讲,这里却是很重要的地方,因为天地会的第一个秘密联络点就设在这里。由于多年的战乱,村中破败不堪,就连过路的兵匪都懒得进村抢劫。林清华将大队人马留在村南十里的地方,自己仅率领二十名骑兵进村。


村民见有一队骑马的人进村,纷纷躲进家中,虽然有些惴惴然,但倒不是很害怕,因为自己除了命一条外一无所有,在这乱世之中,人连活着都不怕,难道还怕死吗?


林清华带着人直往村东头走去,不多时就看到了一个小茶摊。这里离黄河渡口不远,有一条土路从村边穿过,这茶摊就紧挨着土路,靠向过往的行人商贩贩卖茶水混几个糊糊钱。林清华来到茶摊边停下,命令部下围住茶摊警戒,自己则走入茶摊的草棚。


茶摊上本来还有两个小贩在歇脚,看到来了二十几个骑马的人,这些人个个带刀,满脸的杀气,一看就知不是好惹的,于是两人立刻结了茶钱,挑起扁担就走。林清华找了个干净点的小凳坐下,向着茶摊的掌柜说道:“掌柜的,来一热碗茶解解渴。”


那掌柜的马上端上一碗热茶,来到林清华身边,低下身子将茶放在林清华身前的小桌上,同时小声说道:“属下天微堂石天江参见总舵主,这里不便行礼,还望总舵主海涵。”


林清华点点头,示意不必多礼。这石天江他是见过的,其父亲就是天微堂的香主,由于天微堂在豫北一带势力较强,因此将这一带的事务就交给了天微堂。


石天江小声说道:“洪护法派属下在此恭候总舵主派来的人,没想到总舵主亲自来了。前几日清军炮队已抵达了茅津渡,准备过江,但洪护法派人将这一带的大一点的船只全部焚毁,因此清军还停留在北岸,听说他们已派人到下游寻船只去了,现在守卫大营的不过四千人。不知总舵主带了多少弟兄来?若是有五百名好手,应该是能将清军多拖几日的。”


林清华微笑着说:“拖?不!我来不是拖,我来是要将清军炮队全部消灭!我带来的不是会中弟兄,而是骑兵,你有办法送我们过河吗?洪护法不会将全部船只都烧了吧?”


石天江道:“过河的事不用总舵主操心,洪护法早有安排,他派人抢了十条大船,全部都藏在上游的一个河岔里。总舵主先带领人马休息一下,我这就去准备船只,今天晚上就能将大伙儿送过河去。”


当天晚上,十条大船载着林清华的人马悄悄的渡过黄河,由于要避开清军的游骑,所以只能从下游的河段过河。这里水流湍急,又是夜间过河,因此不得不小心从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两千名骑兵和马才全部到达黄河北岸。


在吩咐手下藏好船只后,石天江领着林清华来到了洪熙官的藏身之处。看到林清华亲自来,洪熙官很意外,当他得知林清华带来了两千骑兵时,立即说道:“前些日子我们经常夜里去清军大营偷营,但清军人多,不仅没有得手,反而还损失了几十名弟兄,而且清军似乎也警觉了,这几天已加强了夜间的守卫。这下就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用骑兵去攻打清军大营,也让清军尝尝我们的厉害!”


林清华笑着摇摇头,说道:“晚上不行,要打就打他个措手不及!我们就在中午发动进攻,趁清军吃饭时一举将其消灭!”随后林清华就命令部下抓紧时间吃饭休息,并检查自己的装备。


就在林清华布置进攻计划的时候,清军炮兵主帅张存仁正在大营中巡视各处。他本是明朝的炮兵指挥,驻守登州,由于他炮法很准,因而被誉为“神炮手”,后来明将孔有德发动“登州兵变”,他也积极参加,他的炮兵在攻城时立下大功,后随着孔有德一起渡海降清。满清皇帝皇太极一向对明朝的大炮又恨又妒,正千方百计的搜集大炮,见到孔有德带着大炮来降,又惊又喜,立即封赏了孔有德,而对张存仁的大炮更是青睐有加,破格将张存仁提拔为总兵,让他掌管所有的汉军炮队。从此以后,清军的火器力量大增,与明朝几乎不相上下,攻城略地无往而不胜,整个关外全部落入满清手中。


张存仁对前些日子的那几次莫名其妙的骚扰很是奇怪,本来他是从太原南下前往灵宝的,动身之前山西巡抚吴惟华曾向他保证一路上没有反清武装,为了让他放心,还特意派了两千步兵护送,加上他自己的两千人,总共有四千人马,一路浩浩荡荡南下。按理说若是普通的土匪强盗看到自己的大队人马应该主动避开才对,可是这伙人似乎并不把自己的部队放在眼里,三番两次的前来夜袭,虽然折损了数十人,但他们仍是不肯放弃,看来这伙人不一般。想到这里,张存仁有些隐隐的不安,虽然这些人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但已拖慢了自己的行程,三天前他收到了多尔衮措辞严厉的命令,命令中警告他,若是十五天内不能赶到灵宝,就将对他军法从事。张存仁没有想到多尔衮会出现在前线,他一直以为多尔衮在北京,看来这次多尔衮已下定决心要一举拿下潼关,消灭李自成了。


虽然多尔衮没有皇太极那么和蔼,但他对张存仁和他的炮队一直是比较重视的,从来没有对张存仁下过这么严厉的军令,想起多尔衮的那双凶狠的小眼睛,张存仁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他问身边的亲兵:“罗副将今天去找船,有消息吗?”亲兵回答:“还没消息,可能要等到下午吧。”张存仁叹了口气,这几天这附近居然连一条大点的船都没有,看来又是那伙人干的好事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虽然心中不安,没有一点胃口,但为了不让人看出自己的焦虑,张存仁还是强迫自己去吃午饭。张存仁的厨子知道主子几天都没吃好,因此特意派人从几百里外买来了几种张存仁平时最爱吃的海鲜,准备让主子打打牙祭。虽然这些海鲜都是盐腌过的,味道并不纯正,但厨子还是做的有滋有味,张存仁的胃口也渐渐的被打开了,他一边吃着美味的海鲜,一边寻思该怎样奖赏这个体贴主子心思的厨子。正吃得开心时,张存仁忽然听到大营喧哗声四起,“难到是炸营?”张存仁想到了这个军队中最忌讳的事情,也难怪他会这么想,自从进入山西后,他的士兵就没有领过饷了,虽然他曾鼓励部下去附近的乡村抢劫,但山西本来就很穷,加上多年的战乱、饥荒,更是十室九空,穷的叮当乱响,根本没有油水可捞,士兵们早已有些不满了。想到这里,张存仁的胃口又没有了,他站起来走出帐外,准备安抚士兵。


但出乎张存仁意料的是,军队并未炸营,而是对着远出腾起的一阵烟尘议论纷纷。很快张存仁就看出那烟尘是缘于一支骑兵,但相隔还有一里有余,还看不清楚是谁的部下。


很快骑兵就奔到了眼前,离大营不过百余丈,这下不仅张存仁而且士兵们也都看清了,只见这支骑兵均身着便衣,但从他们那严整的队形来看,这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而且清军中大多数人已看出这支部队杀气腾腾,显然是不怀好意。


张存仁见势不妙,急忙叫道:“快!拿起武器!准备战斗!”众人闻言纷纷丢掉手中的饭碗,跑回各自的营帐中去取武器,但已太晚了,还没等他们将武器拿出,这支骑兵已有近百人砍翻了营门的卫兵,冲入了清军大营。


来的这支骑兵正是林清华率领的骑兵,他们早早吃过午饭后,在隐蔽处集结,等着清军大营中的炊烟散尽,便风驰电掣的杀了过来。跑在最前头的是洪熙官率领的一百多名会骑马的天地会好手,他们将门口的清军卫兵砍翻后,便领头直冲清军大营腹心重地,其他的骑兵也随后鱼贯而入,对着清军猛烈砍杀。此时的清军大营似乎已变成了一个屠宰场,张存仁的部下多是炮兵,打炮还可以,但若是肉搏就不行了,而护送他们的那两千名步兵都是刚刚投降清军的唐通的部下,战斗力极差,只能用来吓唬百姓,根本上不了战场,因此清军士兵中除了少部分做着徒劳的抵抗外,大多数均是抱头鼠窜,那里没骑兵就往哪里跑。不到一刻钟,林清华的部下就将清军像赶羊一样的赶出了大营,清军士兵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林清华制止了部下的追杀,命令众人搜寻大炮、火药和拖炮的马。


正当众人四处搜寻大炮时,洪熙官押着一名清军将领来到林清华身边,命其跪倒后,向着林清华说道:“禀侯爷,抓住了一个清军大官。”林清华看了看那清军将领,问道:“你是什么人?身居何职?”那将领抬头说道:“本官张存仁,是大清总兵,你是何方强盗?竟敢偷袭本帅大营!还不快快将本帅放了,本帅向摄政王求情,或许能饶你一死,若是执迷不悟,大清天兵一到,定要杀你个鸡犬不留!”


林清华听罢哈哈大笑,说道:“你说我是土匪?真是可笑之极!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大明威毅侯林清华是也!”


张存仁听到“林清华”三个字,混身一震,说道:“你是林清华?是那个在曲阜打死了多铎,又在豫中以一千人阻挡数万清军的林清华?”


林清华惊诧道:“你也知道我的名字?我的事这么快就传到北边了?”


张存仁道:“我也是到晋南一带才听说的,这些是你的人马吧?栽在你手里我也算服了。”说完便低下了头。


林清华见他还算条汉子,于是说道:“你是这炮队的指挥,应该很会打炮吧?不如就跟了我,也比当汉奸强!”


张存仁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家人均在关外,若是我投降了你,恐怕他们姓名难保,你若是真的爱才,不如就放了我,等我回去安顿还家人,我就来投你。”


林清华现在已想起张存仁是谁了,“登州兵变”对他这个军迷来说是不陌生的,他还想起在历史上,用大炮轰破潼关的就是张存仁率领的炮队,不过那是在多铎手下,如今多铎虽然已死,但清军攻潼关的行动没变,因此绝不能放虎归山。想到这里,林清华便说道:“我今天放了你,你明天就回到你满清主子的怀抱,再领了大炮来屠杀同胞。我可没那么傻,既然你不肯投降,那我只有杀了你了!来人,将他拖到营门口斩了!”说完手一挥便招来几名士兵。


张存仁脸都吓白了,急忙说道:“我投降!我投降!”


林清华冷冷的道:“你的家人你不管了?”


张存仁道:“没办法,自古忠孝不两全,只有委屈他们了。”


林清华“哼”了一声,说道:“好一个‘自古忠孝不两全’,你参加登州兵变时怎么记不得这句话了?刚刚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谁知这么快就露出本来面目了。你这个不忠、不义、不孝的败类!若是我收留了你,我还怕你反水呢!就算你不敢反水,我也怕这全天下人的口水!来人啦!把他给我拉下去砍了!”


几个士兵听到命令,拖着已瘫成一团泥的张存仁到营门口,一刀便砍下了人头,一名士兵提着人头回到林清华身边复命。林清华厌恶的挥了挥手,说道:“把这汉奸的人头绑在辕门之上,就用那根脑袋后面的辫子绑!这辫子别的用处没有,绑人头还是不错的。另外在人头底下立一个牌子,上面写上‘汉奸的下场’五个大字,让人们知道当汉奸全是死路一条!”


一旁的洪熙官从未见过林清华发这么大的火,正欲劝他时,一名士兵来报,说已将所有找到的大炮集中起来,等着林清华查看。


林清华带着洪熙官来到校场,只见这里已停满了大炮,计有万斤大炮二十五门,五千斤大炮九十门,其他小炮三百门,此外还有火药十万斤,炮弹无数,拖炮的马五百多匹,两轮马车三百余辆。本来林清华是打算将这些大炮全部毁掉的,但他没想到清军这么快就被杀败,于是就改了主意,决定将大炮据为己有。


林清华立即下令把炮与马连接起来,能带走的物资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一把火烧掉,决不能给清军留下一丁点的东西。等准备妥当,林清华马上率领部下向藏船的岸边前进。


到了岸边,林清华才发现这些船根本无法装万斤大炮,而且万斤大炮实在太重,严重影响行军速度,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命令将所有的万斤大炮全部推入黄河之中,之后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将部队和剩下的大炮运过黄河。


一过黄河,林清华立刻率领人马日夜兼程返回西平寨,为了加快行军速度,他还下令附近的天地会会众赶来支援,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用了不到十天,全军安全返回西平寨,一路有惊无险。


大炮运回寨中后,寨中众人全部围上来,对着大炮指指点点,有些大胆的更是东摸摸西看看,为了大炮的安全,林清华不得不下令将大炮用油布盖起来,并派人日夜守护,任何人均不得靠近。由于寨子的寨墙全是土夯筑而成,不能将大炮安置在寨墙之上,于是林清华吩咐手下在寨中靠近寨墙的地方垒起一百个土堆,将大炮安放在土堆之上,权且充当炮台,在炮台的后边,则修建了地堡,地堡内部用巨木支撑,地面之上则铺上了厚厚的石头,石头之上又用土垒,形成一个个小山似的弹药库。


这些工程刚刚完成,天地会刺探消息的弟兄传来消息,说多尔衮得知大炮被劫后,大发雷霆,亲率五万精锐夜袭潼关,但被顺军击退,无奈之下,他只好令一部清军从陕北绕道攻击西安,自己则返回北京督造大炮,留下阿济格率军继续屯兵潼关,等候新的大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