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七节

看之风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红花亭结盟后半个月,出去打探消息的各路人马陆续返回,带回来的情报令林清华焦虑万分。自从清军击败北伐的明军以后,清军就将兵力再次集中到潼关一带,准备消灭李自成,待解除了后顾之忧,再起兵南下一举灭明。由于潼关壕深城坚,仅凭步兵和骑兵难以攻克,因而清军屯兵灵宝一带,等候重炮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红花亭结盟后半个月,出去打探消息的各路人马陆续返回,带回来的情报令林清华焦虑万分。自从清军击败北伐的明军以后,清军就将兵力再次集中到潼关一带,准备消灭李自成,待解除了后顾之忧,再起兵南下一举灭明。由于潼关壕深城坚,仅凭步兵和骑兵难以攻克,因而清军屯兵灵宝一带,等候重炮部队。林清华知道,历史上潼关就是被清军的大炮轰开的,若是清军的大炮一到,则潼关岌岌可危。正当林清华急得团团转时,前往豫东南打探消息的天佑堂带来的情报却让他精神一振。原来,由于清军将主力集中到豫西一带,因而豫南、豫东空虚,而这一带正是地方豪强武装活跃的地方,控制这个地区的豪强武装中,以刘洪起的势力最为强大。前些日子豫北义军领袖苏自兴与山东义军联合起义反清,但不久就被清军大军镇压,苏自兴率领剩余的数万义军败退豫南,修养了数月之后,便主动与刘洪起联络,希望共同起事,经过明河南巡抚陈潜夫的撮合,双方终于决定联合,现在正在豫南一带招兵买马。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林清华立即决定前往豫南,同时命令天地会各堂挑选好手,由洪熙官带领前往山西、豫北一带骚扰清军炮兵部队,以延缓其行军速度。


虽然肩膀上的伤口刚刚长出嫩肉,还有些疼痛,但林清华也顾不得许多了,他费尽周折从几个马夫手中买来八匹马,带着方世玉和六名士兵连夜赶往豫南。


林清华已向会中兄弟打听清楚,得知河南巡抚陈潜夫正在豫南西平寨,他决定先去会会陈潜夫。经过数日马不停蹄的奔波,林清华一行人终于赶到了西平寨。


河南各地的寨子可谓中国一绝,这些寨子多是由地主、盐商和各地的士绅拥有,寨子的寨墙都是由土夯筑而成,少数宅子外还挖有壕沟,通常只有一个寨门,寨门旁一般都筑有一座或数座石砌的碉堡或塔楼,用来扼守寨门。寨子一般方圆三至五里,寨子居中是寨主的宅子,周围则是寨主的佃户或家丁的住宅,有时寨中居民也会是同宗族的人,通常会被称为“某家庄”。这些寨子在平时能起到防贼防盗的作用,但若是遇上乱世,中央政府的控制力薄弱,则就会变成当地不安定的因素,寨主往往就会为害一方,欺男霸女,强占土地,甚至袭击官府,成为当地的土皇帝。


来到西平寨,林清华向守寨的寨丁通报了姓名和来意,过了半天,寨门才打开,寨丁将他们八人引进寨子,并将他们领进了寨主的宅子。


宅子正厅两边坐满了人,一名三四十岁的文士坐在居中的太师椅上,见到林清华进来,那文士开口说道:“你说你是大明威毅侯,可有凭据?”


林清华从怀里拿出皇帝的圣旨递给一旁的寨丁,由他传给那人。那人拿了圣旨看了看,有命人从屋中取出另一张圣旨,将二者对照了一下,这才满脸堆笑的站起来说道:“失敬,失敬。没想到我陈某人能在此见到大明的第一功臣,实在是三生有幸。来人呐,快给侯爷看座。”说完便命人拿了把太师椅放在自己身边,拉着林清华坐下。


这人就是明朝河南巡抚陈潜夫,他本是浙江人,崇祯朝的举人,李自成攻克开封后,河南境内一片恐慌,明朝地方政府纷纷瘫痪,他就是在当时到河南的。他利用自己举人的身份组织了一个府级政权,招纳了很多从开封逃出的明朝官吏,试图恢复明朝对这里的统治,开始时将驻地设在杞县,后来被大顺军赶到了西平寨,李自成攻陷北京后,他与刘洪起一道将大顺的河南巡抚梁启隆赶出开封,但清军来后,他们又被赶回了西平寨。就在这里,陈潜夫接受了明朝的正式任命,成为了明朝的河南巡抚。


陈潜夫对林清华说道:“前些日子听说史阁部率领大军已退回湖广,不知侯爷为和还在此处?”


林清华将自己率领部下阻击清军并负伤的经过大致的说了一遍,陈潜夫惊诧的道:“侯爷果真是英雄,只凭着一千人就阻挡了清军数万大军三日之久,真让陈某佩服!不知侯爷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林清华道:“我听说你们要在豫南起事,所以急忙赶了过来,希望能助一臂之力。”


陈潜夫说道:“此事甚为机密,不知侯爷从何处得知?”


林清华道:“你们太不小心了,如此机密的事竟然搞的路人皆知,我一路上看见不少的人手持武器向这里涌来,想是来参加起事的各路豪杰吧?此事既然我知道了,那么恐怕清军也已侦知,所以我一来是参加,二来是想告诉你们,要起事就必须抓紧,否则夜长梦多。”


听到这话,厅中众人都笑了起来,陈潜夫也笑了几声,接着说道:“不瞒侯爷,我们打算今晚就起事,而且清军确实似乎察觉了我们的动静,已派总兵王景和给事中邱茂华前来镇压,预计今晚就会抵达这里,但他们显然低估了我们的实力,居然只派来了一万五千人,我们准备将其一举歼灭,现在我们已布好了口袋,就等他们来钻了。”


林清华说道:“那么是我多虑了,不知巡抚大人准备起事之后向哪里进攻呢?”


陈潜夫道:“这个嘛,就要问问咱们的义军头领了。”说完便向坐在一边的两个彪形大汉指了指,“这位就是义军头领刘洪起,另一位是副头领苏自兴。”


二人连忙站了起来,向着林清华行礼,林清华也站起回礼。待三人坐下,陈潜夫继续说道:“刘头领,你来为威毅侯说说咱们的部署吧。”


刘洪起随后用洪钟的的声音说道:“我军消灭王景部后,打算趁势向东进攻,收复雎州,然后与官军一起夹击徐州,解除南京之危。”


林清华觉得这个计划太冒险,太不实际。经过与清军的多次交战,他意识到清军的战斗力确实很强悍,连明军都打不过,那这些义军恐怕就更不是对手了,于是他说道:“依我之见,往东不如往西,这样胜利的希望更大一些。”


陈潜夫听后,眉头一皱,问道:“侯爷的意思是``````”


林清华道:“如今朝廷已赦免了李自成的罪,那李自成尚有数十万大军,若是我们两家联手,东西夹击清军,则清军必败。现在清军的主力正囤积在灵宝一带,我们向北打,李自成向东打,只要歼灭了清军的主力,则克复中原指日可待。”


陈潜夫沉吟了半晌,说道:“那李自成本是流寇,攻入北京,逼死了先皇,与他们合作,恐怕对义军的名声不好吧,况且我军以前曾跟他们多次交战,只怕双方不易合作。”见到林清华还想说,他急忙说道:“好了,就按原来的计划行事吧,侯爷不必再劝了。”


刘洪起接口道:“那李自成杀了我不少的手下,其中还有我的拜把子弟兄,我跟他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现在不去找他报仇就不错了,休想我与他合作!”


林清华本想继续劝其放弃原定计划的,但看到众人均是脸现不虞之色,若是惹恼了这些土皇帝,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别说一个侯爷,就是一个王爷也没人把你当回事,他只得暗暗叹了口气,马上闭口不语。


陈潜夫见气氛有些尴尬,忙出来打圆场,说道:“侯爷远道而来,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但几坛水酒还是拿的出来的,还望侯爷赏脸。”


晚上的宴席虽然丰盛,陈潜夫也频频劝酒,但林清华仍是食之无味,想起潼关即将被清军攻克,心中焦虑万分,几次向陈潜夫提起联合李自成的建议,都被众人撇开话题,不是询问朝中的事情,就是胡吹自己的英雄事迹,末了还拉着林清华满席乱窜,向他介绍赴宴的大小头领。林清华本来对这些不感兴趣,但又不得不疲于应付,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在席上见到了老熟人马满原。


林清华很奇怪,马满原不是李自成的人吗?怎么会在义军之中呢?好不容易等到散席,林清华立即拉住马满原问了个明白。原来,数月之前有几个李岩的亲兵来投奔马满原,除了确认李岩的死讯之外,还想让马满原收留他们,马满原冒险将他们留在军中,但不知谁走漏了风声,此事传到了李自成耳中,他下令将马满原抓回西安,幸亏几个马满原在西安的朋友探知了消息,连夜跑来报信,马满原不愿束手待毙,于是带领三千名部下出走,但他一不愿做汉奸,二不愿投降官军,因此回到了豫南,准备在此抗击清军,苏自兴败退豫南后,他便投奔了苏自兴,因为苏自兴的部队都是步兵,在与清军的战斗中吃了不小的亏,因而对马满原格外的器重,不仅让他继续率领骑兵,而且还把他提升为自己的副将,与另一名副将赵之季一同辅佐自己。


见到林清华,马满原也很高兴,拉着林清华问长问短。两人叙旧片刻,林清华便将心中联合李自成的想法说了出来,但马满原叹了口气说道:“侯爷有所不知,闯王的性子越来越古怪了,经常莫名其妙的发火,前一段时间大顺军到处吃败仗,他就说诸将不忠心,说要把那些打了败仗的将领处死,搞得人心惶惶,李过将军打了败仗,丢了延安,他也要杀,幸亏高夫人劝阻,但还是打了他几十军棍,那可是他的亲侄儿啊,别的将领就更别说了,打了败仗的将领都不敢说实话,更不敢回西安,有那么几个没骨头的竟然投降了鞑子。哎!大顺军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大顺军了。”


林清华听完他的话,也跟着长嘘短叹了一阵,接着便将心中的忧虑讲了出来:“依我之见,义军去攻打雎州实在是冒险之举,那雎州乃军事重镇,有数万清军精锐把守,而且徐州也有数万清军部队,义军战斗力肯定是不能与清军相比的,这样的打法不是去送死吗?”


马满原望了望四周,确定无人后,才说道:“这个道理我也懂,我曾劝过苏自兴,但他也无可奈何。因为苏自兴只有不到三万人,而刘洪起却有近九万人,所以这事实际是由刘洪起定的。其实刘洪起的目的很明显,他们兄弟五人是靠豫东南汝宁的盐井起家的,如今清军占领了雎州,这就威胁到了他的利益,他想借此机会攻占雎州,一来可以保住他的盐井,二来可以扩大自己的地盘,因此他才会进攻雎州。此人看似粗人,实则阴险狡诈,心狠手辣,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成为豫东南的一霸了,侯爷千万不可惹恼了他。”


林清华想了想,说道:“我晓得了,多谢马兄关心。”说完后,林清华压低声音说道:“马兄此去攻城,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大丈夫能屈能伸,攻不下来就放弃,若是败了,就赶快回来,千万不能与清军硬拼,保住实力在是最要紧的,坚决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马满原说道:“侯爷当我马某是贪生怕死之辈吗?战死沙场总比死在家里好上万倍吧!?”


林清华只得继续开导他:“马兄堂堂英雄,怎会是贪生怕死之徒?我只是告诉马兄,不要为了一家一姓的利益去卖命,即使是死,也要是为全天下的百姓而死,这样才是死得其所,这样才死得有价值。前几个月我在南京遇上了几位当世大儒,其中一位叫顾炎武的先生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马满原口中念叨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果然与众不同,马某受教了,多谢侯爷指点,马某定然不会昏头昏脑的给奸邪小人卖命,以后有机会我还想会会这位顾先生呢!”


当晚,西平寨周围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火把将黑漆漆的夜空照的通亮,刘洪起与苏自兴的十二万人马加上从豫南、豫东各地赶来的各路人马总计十五万人云集于此,在祭拜天地之后,刘洪起正式宣布起义,一场满清入关以后最大规模的反清起义在豫南爆发了。


起义的当晚,义军就歼灭了闻讯前来镇压的一万五千名清军,击杀清总兵王景和给事中邱茂华,缴获军械无数,义军顿时士气大振。义军大头领刘洪起不顾林清华的劝阻,率领全部义军倾巢而出,趁胜向雎州杀去,离去之前,刘洪起特意派了数百名寨丁把林清华就地“保护”起来,不让他随军前往,也不准他离开。


这一“保护”就是九天,林清华整天无事可做,只是在寨子中到处转悠,好在那些名为“保护”实则监视的寨丁并没阻拦他,只要他不出寨就没人管他。经过几天的查看,林清华发现此寨虽然并不算大,但由于陈潜夫数年的经营,倒也储备齐全,不仅军械众多,而且粮食也很充裕,足够十万人吃一年,难怪陈潜夫和刘洪起能在此坚持数年之久。


义军出发后的第十天,天刚蒙蒙亮,林清华就听见隐隐的马蹄声从东北方传来,他急忙跑到寨门旁的碉堡上眺望,看见一飙骑兵向着寨子而来,从服装来看正是前去进攻雎州的义军。


不一会儿,骑兵就奔到寨前,为首一人叫开寨门,冲了进来,正是马满原。林清华在碉堡上把他喊住,向他询问战况,马满原答道:“不出侯爷所料,义军先是围攻雎州两天未能攻克,第三天一万多名清军骑兵从徐州赶来,城内城外的清军里应外合夹击义军,义军全军崩溃,陈潜夫与部队失散,在撤退的路上刘洪起又火并了苏自兴,与赵之季合谋将他杀死,想吞并他部下两万人,但只有九千人愿意跟他走,我带着剩下的一万多人先跑了回来。我正想去找你呢,快跟我走吧,清军正尾随义军而来,而且刘洪起说是由于你扰乱军心才导致失败,因此扬言说要杀了你,我是专门来救你的。”说完便领人赶跑了监视林清华的寨丁。


林清华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他已下定了决心。于是林清华说道:“不知马兄准备到哪里去?”


马满原见林清华不紧不慢的样子,焦急的说道:“先走了再说,侯爷怎么好象并不着急?”


林清华走下碉堡,吩咐骑兵全部进寨,然后说道:“天下随大,但向何处去呢?与其四处流窜,不如就地扎根!”


马满原道:“就地扎根?你的意思是说在这里防守?”


林清华道:“这里物资储备齐全,守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我问你,追击义军的清军是骑兵吗?有大炮吗?有多少人?”


马满原道:“清军人数不多,只有不到一万人,全是骑兵,没有看见大炮。”


林清华道:“这就是啦,此寨寨墙高大,还有壕沟,清军既是骑兵,又没有大炮,怎么可能攻下此寨呢?只要我们坚守不出,清军就别想拿下此寨!”


马满原一拍脑门,说道:“看我这糊涂劲,一急就就什么办法也想不起来了。对!就照侯爷的办法,咱们就在此地坚守,看他能把咱们怎么样?”说完边命令手下的士兵登上寨墙守卫。


林清华看着那些被缴了械的寨丁,说道:“你们中有愿意跟我的就编入我麾下,不愿意的我放你们出寨,你们愿去哪儿就去哪儿!”


那些寨丁本来就是附近的农民,有的还是刘洪起的佃户,对林清华并不十分忠心,更何况出寨以后若是遇上清军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均表示愿意跟随林清华。


林清华布置好了寨子的防御,就和众人一起恭候清军的到来。到了中午,终于有一支人马来了,但却不是清军,而是乱哄哄的义军大军。林清华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步兵能跑过骑兵,后来才从义军那里得知,清军追了一阵便回去了,可能是怕雎州和徐州空虚,明军趁虚而入。


来到寨门的义军纷纷在寨外叫门,林清华下令紧闭寨门,不许一人入寨。寨外众人等的急了,纷纷开口叫骂起来,刘洪起随后赶到,见寨门紧闭,顿时心知不妙,待看到立于寨墙上的林清华与马满原时,就知道寨子已落入他人之手。他急忙命令部下攻城,但众人跑的慌张,将云梯等攻城之物全部扔掉了,寨子外边又有一丈深、两丈宽的壕沟,根本无法攻取。而此时马满原又对着刘洪起的部下进行着心理战,原苏自兴的人马人心惶惶,使得原本就已乱糟糟的队伍更显混乱,无奈之下,刘洪起只得率领自己的人马向汝宁撤退。


寨子外还剩下三千多名义军人马,他们不愿跟刘洪起,都在寨子外叫着,说要跟林清华,希望能放他们进寨。林清华等刘洪起带着人马走远了,方才命令打开寨门,放众人进寨,这才知道这些人之所以不肯走是因为他们均是本寨的居民,家眷财产均在这西平寨,因而留了下来。


等众人安定下来,林清华命人清点人数,得知寨中总共有男女老幼近两万人,其中可以战斗的壮丁有一万五千人。林清华坚信,只要没有大炮,清军是不可能轻易攻下此寨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