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六节

看之风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睁开虚弱的眼皮,发现自己正被人抬着走,他用力摇了摇头,想看清抬他的人,但他抬不起头。这时担架停了下来,几个人围上来,一个声音道:“侯爷,你醒了。”林清华勉强听出是洪熙官的声音,他费力的点了点头,但头部的眩晕又使他昏了过去。

一路上林清华醒来了好几边,但由于失血,神志仍不十分清楚,直到两天后才好点,他向洪熙官打听,才知道他中箭之后众人拼死将他救了出来,但逃出来后只剩下了九个人,其他人全部战死。


林清华本以为自己已脱离了危险,可以自己走了,但两天后他又不得不躺在担架上,因为他发烧了,林清华知道这是感染,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只有靠人的免疫力硬抗了。似乎林清华的身体免疫力并不强,肩膀上的伤口开始化脓发臭,他又陷入了昏迷状态。


等林清华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小屋的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脑袋也不那么烫了,关节也不那么酸了。他掀开被子,看见自己的肩膀上扎着绷带,黑乎乎的药膏若隐若现的藏在绷带之下,散发出一股浓烈的中药气息。他摸了摸伤口,发现脓已没有了,红肿也消退了,这时林清华才仔细打量起这间屋子来 。


屋子不大,只有一张床,一张低矮的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香炉,从里面腾起阵阵青烟,使整个屋子充满了檀香味,香炉的旁边放着几本书,似乎是佛经之类,小桌子的前边地上放着一个蒲团,已有些陈旧了。


这时,紧闭着的门“吱丫”一声打开,进来一个小和尚,手中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中药汤。小和尚将药放在桌子上,转身看林清华时,才发现林清华正瞪着一双大眼看着自己。小沙弥立即转身就跑,连门也顾不得关,边跑边喊:“师父!师父!他醒了!他醒了!”


没多久,门外闪进几个黑影,却是洪熙官、方世玉和几个镇虏军战士。看到林清华确实醒了,众人均高兴的抱在一起,方世玉更是激动万分,对着洪熙官说道:“嘿!你师父真有一套!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治病疗伤更是一绝,真是让我佩服。对了,他老人家还收不收弟子呀?”


洪熙官正要回答,门外又进来一人,是个胡子花白、精神矍铄的老和尚。洪熙官立即行礼,口中说道:“师父。”老和尚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拿过林清华的手替他号脉。过了片刻,老和尚将林清华的手放回被窝,捋着胡子说道:“这位施主脉象已稳,体内的恶毒已经除去,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下床了。”


林清华知道是老和尚救了自己,急忙感谢,说道:“多谢大师相救,在下林清华无以位报,请大师收林某一拜!”说完就要起床下跪。老和尚立即把他压回床上,说道:“施主率师北伐,精忠报国,实乃忠义之士,老衲怎敢受此一拜?施主能到这少林寺来,实在是我少林之荣。想我少林立寺已有千年,虽然都是出家之人,但对忠义之士一向都是景仰的,施主只管养伤就是。”


林清华在少林寺养伤足足养了半个月,这些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南归,但伤口愈合的很慢,不能做剧烈运动,否则伤口就会裂开。无奈之下,他只好边养伤,边在少林寺中到处转悠。让林清华感到奇怪的是,这少林寺中居然还住着几十个道士,询问之下方才得知这些道士都是北京城里一个小道观的道士,因为多尔衮下令所有汉人全部剃头蓄辫,他们才连夜逃到南边,本打算继续南下到武当山去投靠武当派的,但前些日子清兵与明军在豫南交战,道路受阻,不得不暂时寄居在少林寺,而且寺中不止他们这几个外人,还有一些其他不愿剃头的武林门派也在这附近暂居。


林清华听了这些顿时大感兴趣,以前看武侠书时他总怀疑古代门派是否存在,而现在他终于相信了。于是从这以后,林清华在养伤之余总要领着部下往附近的武林门派跑,一来二去双方也就熟悉了起来,林清华想多拉些武林中人参加明军,而那些武林中人闻知林清华的身份后,也想找一棵大树,都将林清华视作自己光复本门的救星,对于林清华一些不太过分的要求尽量满足。林清华其实并没有什么多的要求,他只是要各门派把自己的弟子都集中起来,捐弃前嫌,共抗清军。于是,在林清华的撮合下,一支不大的武林联盟就在少林寺附近成立了。


少林寺虽然现在不如以前规模宏大,但香火依旧很盛,每天都有不少百姓前来进香,希望佛祖能显灵,将自己从灾难中早日拯救出来。林清华看着络绎不绝的进香者,不禁摇了摇头,猛然间想起了唐代李商隐的一句诗“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虽然这首诗是讽刺汉武帝的,但此时用在这些百姓身上恐怕亦无不可,不想着如何驱逐外敌,只一心乞求神灵的保佑,真是愚昧呀!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能全怪百姓,封建时代的帝王和大臣都希望百姓全是愚民,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毫无顾忌的压迫、剥削他们,若是百姓觉悟了,那么他们也就没好日子过了。“看来开启民智才是最重要的啊!若是民智不开,只知皇帝,不知国家、民族,则中国恐怕只能在被奴役、被侵略的历史循环中转圈,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必须普及文化知识,要让没、每一个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和机会!”林清华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后,便迈开大步,在洪熙官、方世玉和六名士兵的陪伴下向少室山下的凉亭走去。


林清华与各门派早已约好,今天在少室山下结盟,因而早早的就赶到了山下凉亭。本来他们是想找个大屋子结盟的,但遍寻附近各处,竟没找到一座大一点的、完好的房子,少林寺虽大,但少林寺方丈并不想搀和其间,林清华也不想硬拉少林寺下水,于是只得在少室山下结盟了。之所以选在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位于山脚下一个较为偏僻的山谷中,山谷中有一个不知道何年何月建的凉亭,虽然有些破旧,但亭子不小,足以容纳三五十人,更为重要的是,只要在四周山坡上派几十人守卫,就不怕有人偷听,而且此处离各门派都不远,方便联络。


到得下午申时,人已全部到齐,三十多个门派,黑压压两千多人,将小小的山谷挤得水泄不通。林清华坐在亭子中,洪熙官与方世玉如哼哈二将般伫立身旁,身后则站着六名威风凛凛的镇虏军士兵。待三十六个门派的掌门到齐,林清华便从怀里拿出了张圣旨来,并大声念了出来。这张圣旨是离京之前由皇帝亲手纂写的,林清华、陈子龙、史可法和“四阵”将领人手一张,本是为了北伐明军到了北方之后征粮征兵之用,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林清华随身带着的御赐金锏早已和大炮一起沉入了湖底,现在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就只有这张圣旨了。


林清华念完了圣旨,各掌门山呼“万岁”,林清华边吩咐众人找地方坐下。这些门派本来并不是什么大门派,都是些小门派,林清华连他们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即便是见多识广的洪熙官也只听过几个,因此这些掌门也并不讲究,有的学林清华的样坐在石凳上,但人多凳少,更多的只能坐在了凉亭的地上。


待众人坐定,林清华开口说道:“诸位能于今日赴会,实在是给了林某面子,林某在此多谢各位。”说完便站起来行了个拱手礼,接着说道:“如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内有流寇作乱,外有鞑子入侵,亡国之祸就在眼前。幸而新皇登基,励精图治,一意恢复中原,前些日子令本侯与史阁部领军北伐,眼看就要克复中原,但鞑子阴险,汉奸可恨,使得北伐功败垂成,甚是可惜。想那鞑子一心想灭我中华文明,奴役我炎黄子孙,对我汉人极其残酷,夺我田地,烧我祖屋,诸位都是从北边南下的,理当知道我所言不虚吧?”众人听后无不摇头叹息,想起自己在北方的良田美宅都被清军夺去,更是怒火中烧,有几个脾气暴躁的立刻开口大骂。


林清华等着众人发泄完后,方才继续说道:“俗话说的好‘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如今正是我堂堂男儿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正是为了光复中华。来,来,来,和了这碗酒,咱们今后就是一家人了!”说完便吩咐部下倒酒。


林清华带来的两坛酒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的陈年高粱酒,酒味醇香,沁人心脾,众人自从落魄一来,从未喝过如此好酒,也不用林清华吩咐就自己倒起酒来,几碗酒下肚,便开始放出豪言壮语,发誓要将鞑子全部消灭。


洪熙官看着这些人,皱了皱眉头,他想不通为什么林清华会把这些不入流的小门派招揽过来,要是想结盟,跟那些大门派比如少林、崆峒、武当、蛾眉这样的就行了,何必跟这些小脚色称兄道弟。林清华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些小门派势力单薄,又与官府没有什么瓜葛,易于控制,大门派能入伙当然更好,但一来他们大多自视清高,二来官府对他们很注意,不如小门派灵活,对自己以后的计划可能会有些拖累。


喝完了结盟酒,众人便开始推举盟主,各人均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自从知道林清华的身份,他们就希望靠着这棵大树飞黄腾达,因此对林清华无不刻意巴结,于是林清华当仁不让的坐上了盟主的头把交椅。接下来便是起名字,众人交头接耳,有的说叫“兴汉盟”,有的说叫“中原会”,但这些名字都不符合林清华的想法,等众人议论了一阵,林清华才让他们安静,说道:“关于这个名字嘛,一定要起的响亮一点,隐晦一点。咱们干的是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大事业,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因此我决定,咱们就叫‘天地会’!”


听到这个响亮的名字,众人均觉顺耳、上口,于是全都高声喊道:“天地会!天地会!天父地母!反清兴汉!”连平时沉默少言的洪熙官也目露精光,口中喃喃念道:“天地会,天地会!真是好名字!”


等众人安静下来,林清华就开始了组织分工,他按照中国民间传说,以三十六天罡将天地会分成三十六个分舵,分别是天魁堂、天罡堂、天机堂、天间堂、天勇堂、天雄堂、天威堂、天猛堂、天立堂、天捷堂、天英堂、天空堂、天富堂、天佑堂、天满堂、天退堂、天剑堂、天罪堂、天败堂、天寿堂、天平堂、天损堂、天暴堂、天哭堂、天异堂、天暗堂、天牢堂、天慧堂、天杀堂、天贵堂、天究堂、天速堂、天孤堂、天伤堂、天微堂、天巧堂。这些分舵以入盟的三十六个门派为基础组建,各派掌门担任香主,以后入盟的就只能于这些分舵中选择加入。林清华还公布了会规,这是他根据“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改的,要求众人严格遵守,并且互相纠举,同时任命洪熙官与方世玉为左右护法,负责执行会规。林清华决心将天地会发展为一个庞大的地下组织,因而他要众人守口如瓶,不得出卖会中兄弟,违者以会规处死。林清华也知道,这些人心中并没有国家民族的概念,只是圉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毁损”的念头才被迫南下的,若不给他们点甜头,他们恐怕也撑不了多久的,因此在说完了会规后,他也向众人许诺,若是驱逐了鞑子,则每人都有封赏,他像电影中的陈近南那样,鼓励众人“从鞑子的手里抢回我们的银子和女人!”


等安顿好了会中的各项事物,林清华便要众人各自回去,分别派出会中兄弟,前往豫西、豫南一带打探消息,众人领命而去,刹时间,原本热闹的山谷沉寂下来。林清华带着部下离开凉亭,向着少林寺走去,无意间回头望了一眼凉亭,见亭檐上挂着一块木匾,虽然木匾已有些摇摇欲坠,但还是能隐约看清那上面写着的三个大字:“红花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