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五节

看之风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北伐明军在济南苦等从徐州运来的粮草与物资,但自从高杰派人运来一点粮草与火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史可法心急如焚,此时直隶一带兵力空虚,正是北上收复北京的大好时机,若等清军云集,只怕就难了,他只得又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差人送往徐州。但送信的骑兵头天早上出发的,到了第二天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北伐明军在济南苦等从徐州运来的粮草与物资,但自从高杰派人运来一点粮草与火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史可法心急如焚,此时直隶一带兵力空虚,正是北上收复北京的大好时机,若等清军云集,只怕就难了,他只得又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差人送往徐州。但送信的骑兵头天早上出发的,到了第二天傍晚就回来了,禀报史可法说,南下的路上已布满了清军的游骑,无法赶往徐州了。

史可法听后大吃一惊,急忙招来众将商议。众人均觉徐州恐怕凶多吉少,但到底应该怎么办,却毫无良策。陈子龙坚持认为应该立即拔营北上,趁直隶空虚之际,一举拿下北京,或可起围魏救赵之功,而林清华则认为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应该在山东先立足,待巩固了山东之后,再徐图中原,但是大部分人包括史可法在内均认为应尽快南下,以解南京之危。众人争论了半天,最终史可法以其督师的身份下达了南下的命令。


史可法命令陈子龙率领平虏军为先锋,他自己率领中军紧随其后,林清华则率领镇虏军殿后。待众人走后,史可法特意将林清华留了下来。林清华顺势又将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但史可法摇摇头,说道:“威毅侯所说虽然有些道理,但如今君父有难,我们做臣子的岂能坐视不理?现在最要紧的是南下勤王,北伐的事只有等以后了。”说完他语气一变,低声说道:“如今南北联系已断,朝廷的旨意怕是下不来了,看来那批降官只有按朝廷的意思办了,大军必须立即南下,这件事只能由你们殿后的镇虏军来办了。”看到林清华还想说什么,他立即挥手制止,让林清华赶快去准备。


议毕后半个时辰,史可法就率领着大军出发了,明军几乎丢弃了一切防碍快速行军的装备,将来不及拆掉的帐篷也付之一炬,顿时整个明军营地火光冲天。关在牢里的那些降官,见到火光,一个个心慌意乱,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正茫然无措间,却听到牢门“咣当”一声打开,随后便看见走进来一名明军将领。


这名将领正是林清华,他得到史可法的命令后,思来想去,终于下定决心,在亲兵的陪同下来到牢房。进入牢房后,林清华喝令众降官跪下,接着就将朝廷的圣旨大声念了出来。众降官开始只是觉得圣旨上措辞强硬,当听到圣旨中决定将他们全部处斩后,顿时乱成一片,有少数人欲夺门而出,但很快便被林清华的亲兵用皮鞭、木棍打退,更多的则是泪流满面、哎声叹气,等候着屠刀的降临。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林清华并未下令行刑,先是静静的等他们哭了一阵,然后才猛的大喊一声:“安静!”


见到众降官抬头望向自己,林清华才说道:“这朝廷的旨意是要把你们统统杀掉的,但本侯心软,也知道你们是因为‘顺案’不能南下,迫不得已才投降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本侯决定放你们一马,这可是本侯抗旨啊!罪好大的!你们也要感恩戴德呀!今天放了你们,你们回去后可要好好的做人,千万别忘了你们是炎黄子孙,你们可以继续当满清的官,但一定要记住,不能祸害老百姓!记住我说的话:‘别看今天闹的欢,小心将来拉清单!’要是你们祸害百姓的话,将来本人带兵打过来的时候就不客气了!抓一个杀一个!决不心慈手软!”


众降官逃得生天,无一不对林清华感恩戴德,纷纷向他跪下,大叫“救命恩人”,待林清华将他们放出牢房后,立即像兔子一般跑的无影无踪。林清华之所以不杀这些人,不是因为他善良,而是因为他认为若是杀了这些人的话,那么无疑是将其它的降官逼上了绝路,使其与满清同仇敌忾,从而增加收复中原的难度,若是将这些人放了,一来可以显示自己的仁慈,二来可以在敌人内部制造思想上的混乱,使大多数降官首鼠两端,减少北进的难度。


林清华率领着镇虏军想迅速赶上南进大军,但史可法走的太快,竟然一时追不上,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追上,而这却是因为前面的明军已与清军北上的先头部队接仗了。


豪格占领徐州后,并没有按多尔衮的命令立即北上夹攻北伐明军,而是把眼光盯住了富庶的江南。豪格命令鳌拜率领十万清军南下扬州,企图一举拿下扬州。但事与愿违,鳌拜率领的清军在扬州城北一百多里的高邮吃了个败仗,伤亡两万多人。原来,明朝得到逃回南京的吴志葵的报告,得知徐州正被清军大军围攻,朝中立即乱做一团,众大臣正欲派四镇兵马北上解围,忽又从逃回南京的高妻刑氏口中得知徐州已经失守,顿时满朝皆惊。刑氏向皇帝哭诉了经过后,又告了吴志葵一状,说他临阵脱逃,皇帝听后大怒,欲将吴志葵问斩,幸而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说道正值战事紧张,朝廷又需水师护卫长江等等,要皇帝收回成命,不如让吴志葵戴罪立功。皇帝冷静下来,他也知道水师只听吴志葵的命令,换了其他人恐怕指挥不灵,于是只得作罢,下了一道口谕,斥责了吴志葵一顿,要其戴罪立功,同时下旨让高杰之子袭爵兴平侯,以慰忠臣之心。


朝中大臣开了一天的朝会,最后决定下旨勤王,同时将大部分江南兵马凋到江北,以拱卫南京,令左良玉从河南撤出,派出大军顺江而下,接替江南的防务。


就在朝中大臣凋兵谴将的时候,黄得功却先行一步,在得到徐州陷落、高杰身死的消息后,他立即抽凋全部精锐北上,一举占领了扬州,顺便将高杰留守扬州的一万部下并入所部,高杰部将李本深和胡茂祯逃到南京向皇帝哭诉,但木已成舟,朝廷不想节外生枝,只好令黄得功为总督江北提督,以节制江北诸军。


黄得功得到扬州后,立即加强了扬州及近郊的防御力量,毕竟这里已经是自己的地盘了,再也容不得他人来抢夺,不论是清军还是其他“四镇”,都是他的敌人,不过由于清军势大,他才不得不将主力安置在扬州以北的高邮附近。黄得功的兵马加上江南来援的各路兵马和吴志葵率领的水师,总共超过三十万兵力囤积在高邮一带以逸待劳。


鳌拜率领的清军盲目的南下,由于刚刚取得徐州的胜利,他们根本对明军不屑一顾,对在自己附近出没的明军侦察骑兵视若无睹,只是一个劲的向南猛冲。


在清军离高邮还有一百多里地的时候,明军就已将清军的人数、装备和部署查的一清二楚,因而黄得功得以从容布置兵力,等着清军钻进口袋。


扬州附近州县的百姓得知了徐州屠城的消息,在官府和士绅的鼓励下,为了保卫家园和自己亲人的生命,也纷纷前来投军,因此,当鳌拜率领着十万清军懵头懵脑的冲到高邮近郊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是四十万严阵以待的明军与丁壮。


战斗在豪无预兆的情况下打响了,明军的猛烈攻势迅速打乱了清军的阵脚,鳌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军队重新组织起来,随即向明军发动了反击,正当训练有素的清军将明军一步步向后压去的时候,突然遭到身后两万明军骑兵的猛烈突击。这些骑兵是吴志葵用船通过运河与高邮湖偷偷运到清军背后的,在骑兵突击清军的同时,吴志葵率领八千水师官兵从高邮湖登岸,由西向东合击清军。遭到三面夹击的清军再次陷入混乱,苦苦支撑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全线崩溃,分成五股部队向北逃窜,明军趁势掩杀,清军死伤惨重。


得到清军败北的消息后,豪格知道此时兵力不足,难以继续南下伐明,因而命令鳌拜带领一万人留守徐州,他自己则率领十余万清军北上夹击明军。


由于耽误了几天,豪格并未到达预定的位置就与南下的明军遭遇了,战斗在一马平川的鲁南平原展开。刚开始形势对明军较为不利,但由于清军骑兵在高邮一役元气大伤,而且明军在经过最初的混乱后很快平静下来,结成一个个的方阵以对抗清军骑兵,因而双方一时半会儿谁也无法占到便宜。


就在双方打的难解难分之时,林清华率领的镇虏军赶到战场并迅速加入混战,这一下形势急转直下,清军败象渐露。豪格亲率一万骑兵向镇虏军阵地猛攻,但镇虏军打退了他们一轮又一轮的冲击。尽管林清华战前就叮嘱部下节约弹药,但此时众人已不知节约为何物,只是一个劲的猛烈射击,用枪口和炮口的闪光与轰鸣来掩盖自己的恐惧。


眼看着清军的防线就要动摇,这时北方天地交界处出现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正是由满清摄政王多尔衮亲率的十五万兵马。


自从得到清军曲阜惨败的消息后,多尔衮一边从西边凋兵,一边将满清留守关外的六万骑兵尽数凋往关内,加上自己正白旗三万人、多铎镶白旗剩下的一万人,又从直隶抽调用于镇压各地起义的五万汉军,共凑成十五万人,与豪格相约,一南一北夹击北伐明军。为了防止明军探知消息后南撤,他故意隐藏实力,并散布直隶空虚的假消息。但多尔衮没想到的是,明军南下的速度非常快,他赶到济南明军驻地,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他心知不妙,立刻催军追赶明军,终于在豪格大军快要崩溃的前夕追上了明军。


北路清军发动进攻后,明军胜利的希望彻底破灭,苦苦支撑一个时辰后,史可法终于下达了向西突围的命令,他希望能坚持到河南,与左良玉的北伐明军会合,但他没有想到,此时左良玉已率领部队撤回了湖广,河南再无明朝的一兵一卒。


明军边打边撤,等渡过昭阳湖到达西岸时,已剩下不到十万人,而且丢弃了全部重武器,连镇虏军的大炮也全部丢入湖中,撤到豫鲁交界处的郑家庄时,又遭到留守雎州的两万清军骑兵的邀击,再次溃不成军,待到达豫中地区时,全军只剩下五万人。


林清华巡视着镇虏军军营,与别的军营不同的是,镇虏军军营中听不到士兵们的抱怨声,只能听见伤员粗重的喘息声和士兵们磨洗刺刀的“唰唰”声。林清华心里非常清楚,镇虏军已经不可能再进行任何大的战斗了,由于每次都承担殿后的任务,部队减员很大,全军伤亡和失散的有近两万人,而且军中的弹药也很少了,加上伤员众多,部队行动迟缓,部队已快到所能支撑的极限了,万幸的是清军似乎已放慢了追击的速度,而且明军也快到豫南了,那里的豪强武装众多,清军的势力较为单薄。


在今天的军事会议上,林清华自告奋勇,再次担任了殿后的任务,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只要求带领一千人,其他的镇虏军士兵则与大部队一起南下,史可法三思之后终于同意了。本来林清华是要一个人带领部队的,但洪熙官、方世玉、陈唯一和四大金刚坚决要求与他一起,他只好同意带上洪方二人,,但却回绝了陈唯一与四大金刚的请求,他命令他们率领镇虏军回到南方,不得抛下一个伤员和病号。


林清华站在山巅之上,望着大部队远去的方向,心中默默祝福着他们。接着林清华便开始布置工事,由于他们要阻击清军,因此明军将几乎所有剩余的弹药全部留给了他们。


林清华十分感谢上天的保佑,因为在这个豫中平原区居然会凭空冒出来这座不高不低的山脉,正好挡住了清军的去路,只要扼守住这个山垭口,清军就会被拦住,若想翻越这座山脉,则清军必须绕个远路,没有五天时间是翻不过去的,而这样一来,明军就能逃脱清军的追击了,只要这支明军的骨干还在,那么总有一天还会长出血肉来的。


战前的战场上永远是那么的宁静,林清华躺在枯黄的草地上,两眼望着灰蒙蒙的天,耳里听着战士们挖战壕的声音,他的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他在胡乱想着,为什么会有战争呢?是否是因为人类的贪欲呢?一些人诚实劳动,用辛勤的汗水养活自己,而另外的一些人则好逸恶劳,总想不劳而获,于是便去抢夺勤快人的劳动果实,而勤快人为了保卫自己的劳动果实不得不奋起自卫,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一声清脆的口哨声打断了林清华的思绪,洪熙官飞快跑来,说道:“清军骑兵,可能是前军,大约五千人,离这里还有五里路。”林清华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率领这支清军的是鳌拜,他是被多尔衮特意派过来戴罪立功的,自从知道了高邮惨败,多尔衮便喜怒难料,他既恨豪格的不听调遣,也对鳌拜的盲目冒进十分不满,命令二人带领军队追击明军,自己则率领正白旗军回到了北京。


鳌拜现在心中十分的窝火,想起昨天豪格的那顿鞭子他就浑身哆嗦,这倒不是害怕,而是生气。“自己被睿亲王骂,却把火撒到我们头上,真是不讲理!上次在郑家庄要不是我率领亲兵冒死相救,他恐怕早就被那南蛮子打成马蜂窝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姓林的蛮子治军还真有一套,整个明军就他的军队队形不乱,而且也十分彪悍,差一点就把豪格给打死了,嘿!听说上次就是他的军队打死了多铎,要是再打死了豪格,那么就有两个大清的亲王死在他手里了,真是厉害!”鳌拜边走边想着。


突然,一阵熟悉的排枪声吓了鳌拜一跳,他抬头看见前面的数十名骑兵纷纷应声落马,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又是他?”鳌拜对这枪声太熟悉了,前一段时间他经常在梦里也听见。


鳌拜被打怕了,看到自己人少,他只得下令全军后退一里,等侯大队人马。


当豪格率领的人马赶到时,战斗就正式开始了。清军依仗着人多,一拨一拨的向山头猛冲,但均被一阵阵猛烈的弹雨打退,只在山坡和山脚留下一堆一堆的尸体。


豪格用鞭子抽打着那些逃回来的士兵,将他们再次赶回山上,但除了留下更多的尸体外,什么也没得到。这时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在豪格耳边响起:“王爷何不让那些挑东西的百姓上呢?用他们消耗明军的火药。”豪格回头望着此人,笑道:“马宁儿,没想到你还是没本王聪明,本王其实早就想到了,就是想考考你而已。”说完边吩咐部下照办。豪格边听着马宁儿的阿谀,边寻思:还真想不到这个叫化子脑子倒蛮好使,鬼主意挺多的,看来没白收留他,听他说自己是少林弟子,不知是真是假,待我试他一试。于是说道:“你不是吹自己是少林弟子吗?那你就露两手给本王看看。”


马宁儿闻言,虽然知道自己的血肉之躯绝对挡不了子弹,但为了自己的前程,他只好拼死一博了,于是他跳下马来,从一名清军士兵那里拿过一面盾牌,忽左忽右的向着山上冲去。马宁儿毕竟在少林学过近十年,脚下功夫了得,东窜西窜的,居然给他窜到了明军的第一道战壕里,他一把将一名明军士兵打翻,正欲再向上跑,忽听右边一阵风声,他顺势一掌击出,与来人对了一掌,“啪”的一声,他的身子跟着晃了一晃,定睛一看却是洪熙官,心惊之下来不及再打,急忙往山下跑,但却被方世玉从身后打来的一掌击倒在地,骨碌着滚下山去。


豪格看着满身草皮、树叶的马宁儿向自己跑来,不觉皱了皱眉,心想:少林功夫不过如此。马宁儿跑到豪格身边,气喘嘘嘘的说:“王爷,那林清华和他的两个亲信都在山上,而且明军人数看样子并不多,只要抓住了林清华,王爷便可以在摄政王面前扬眉吐气了。”


豪格听后立即传令加紧进攻,务必抓住林清华。


山上的明军趁着清军撤退的空挡装填弹药、加固工事。待再次抬起头来,却见山下涌上来一群老百姓,他们的身后则跟着清军。战士们纷纷望向林清华,林清华却左右为难,一时之间沉默下来。


山下的百姓本是沿途的农民,被清军拉丁抓来,一路上受尽了虐待,但又畏于清军手中的刀箭不敢反抗,此时却在清军的屠刀威胁下充当盾牌,虽然心中恐惧万分,但仍一步步的向前挪。


眼看着清军已逼近第一道战壕,战壕里的战士只得退到第二道战壕,有几个伤员退的慢了,立即被清军抓住乱刀分尸,而那些百姓则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言语,甚至在清军的威逼下哆哆嗦嗦的捡起地上的上了刺刀的长枪向第二道战壕爬来。


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被清军杀死,战士们均是眼含泪光,再次望向林清华。


林清华心中矛盾万分,但他随即想到了南撤的那数万明军,想到了自己的责任,想到了更多的百姓,他一咬牙,喊道:“开火!”随着命令,百姓倒下了,而更多的清军也倒下了,百姓与清军见到明军再次开火,于是立即争先恐后的跑下山去。明军则趁势夺回了第一道战壕。


望着满地的百姓尸体,林清华心痛如绞,这些人若不是在战时,恐怕也像普通人那样过着平和的生活,而现在却躺在冰冷的地上,再也不用理会家中亲人那殷切盼归的心情,再也无法与家人团聚。为什么会这样呢?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与敌人一博呢?是内心的恐惧还是惰性?林清华突然想起了凤凰涅磐的故事,一个民族若想得到新生,恐怕也要经历这样痛苦的涅磐过程吧?


战斗进行了整整一天,清军始终未能突破明军防线,豪格只得下令扎营,并派小股部队袭扰山上的明军,后又采取马宁儿的主意,试图用火攻的办法使明军屈服,但由于明军早已将附近的树木砍倒,此计未能奏效。


第二天的攻势仍未能有突破,直到第三天下午,明军的弹药匮乏,才主动放弃了第一道战壕,全力防守第二道战壕。


第三天的战斗异常惨烈,清军知道明军弹药将尽,于是全军出动,发动最猛烈的进攻。明军士兵报告弹药已全部用尽,林清华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了,他从地上捡起一支上了刺刀的长枪,望了一眼部下,高声唱起了《满江红》,士兵们也跟着唱了起来,整个山垭回荡着激昂的歌声。


清军的总攻开始了,林清华身边的战士越来越少,五百个,四百个,三百个,直到最后不到一百人。豪格嚎叫着:“抓住林清华的赏黄金一千两!射死他的赏黄金五百两!”随着他的喊声,一阵阵的箭雨向着林清华泼去。林清华身边的战士纷纷用最后的力气靠近主帅,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他挡箭,林清华没有阻止他们,因为他知道没有用,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机械的挥动刺刀将冲上来的清军赶下去。终于,一支带倒钩的雕翎箭射穿了林清华的左肩,林清华只觉一阵巨痛,他摸了摸箭羽,咬着牙“啪”的一声将箭折断,接着从身后将箭头拔出,但随后的出血使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晃了几晃,再也支持不住,“嗵”的一声倒在地上,倒地之前他心中的念头便是:我解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