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朝阳 第三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那人哈哈哈笑了几声,说道:“不错,我就是吴三桂!想不到许大人还记得我,想当年你我同在袁督师手下的时候你就是总兵,没想到现在你还是总兵,真是可叹哪。”说完就像看一个可怜虫那样看着许定国。   许定国大怒,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杀了你?提着你的人头到南京,只怕我就不是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那人哈哈哈笑了几声,说道:“不错,我就是吴三桂!想不到许大人还记得我,想当年你我同在袁督师手下的时候你就是总兵,没想到现在你还是总兵,真是可叹哪。”说完就像看一个可怜虫那样看着许定国。

许定国大怒,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杀了你?提着你的人头到南京,只怕我就不是这小小的总兵了!”说完便用刀尖顶住了吴三桂的胸脯。

吴三桂面不改色,再次哈哈大笑道:“吴某若是怕死,就不会来这重兵防守的雎州城了,况且将我杀了之后,许大人能封个什么官呢?封大将军吗?就是封了督师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受制于那些不男不女的太监?袁督师怎么死的你不会不清楚吧?还不是死在两个太监手里?小老百姓糊涂,跟着昏君说袁督师坏话,咱们可是跟着袁督师南征北战的部下,咱们能不知道真相吗?还不是那两个太监索贿不成蓄意报复!可怜袁督师忠心耿耿,竟落得如此下场,怎能不让人心寒?!好好为国尽忠的人得不到封赏,蝇营狗苟之辈却扶摇直上,老弟你不就是个例子吗?!”

听到这些话,许定国拿刀的手不知不觉放了下来,垂头丧气的说道:“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不要再提了,我现在只想一心攒点儿钱,过几年就告老还乡。”

吴三桂冷笑道:“只怕你的愿望不能实现啊!现在正逢乱世,正是男儿大丈夫创立一番大事业的好时候,老弟怎可轻易放弃呢?”

许定国摇了摇头,说道:“你是来招降我的吧?我是不会投降的,你回去吧。”说完又坐回到太师椅上。

吴三桂并不放弃,他掀开了地上的那个箱子,看了看里面的金银珠宝,抬起头望着许定国笑着说道:“老弟,这点东西怎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呢?你想没想过,你为什么不得志呢?”不等许定国回答,他接着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不懂钻营?若是你能够像那左良玉一样,处处搞好关系,处处留下退路,恐怕你现在也能封伯封侯了!你想想,为什么朱慈琅一登基就把你派到这雎州来?还不是因为你是那马世英的人?他们是想借清兵的手把你除去呀!你再想想,那高杰凭什么就能封侯?还不是因为他在朱慈琅逼宫夺位的时候见风使舵?他高杰本来不过是那贼寇李自成的部下,拐带李自成的小妾投降明朝,因为孙传庭战死,他才得以吞并其部下,有了兵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如今他可威风了,这徐州以南扬州以北全是他的地盘,这可是块宝地呀!每年的银子哗哗流进高杰的腰包,可不比你这一箱银子多多了!还有那什么威毅侯林清华,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不就是在朱慈琅逼宫夺位的时候充当了一下马前卒吗?一夜之间就从个穷小子变成了侯爷,这不是开玩笑吗?这些没有真本事的人都能当上候爷,像老弟你这样在前线浴血拼杀的人却得不到任何好处,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许定国越听越怒,挥起腰刀“唰”的砍下一块桌角,狠狠的说道:“总有一天老子要他们的好看!老子可不是好惹的!提起高杰老子就一肚子的气,前些天我向他要些粮草,他那里明明粮草堆积如山,可他就是不肯给,还把老子训斥了一顿,说什么拒不听命,不肯北援,真是岂有此理!老子军中没粮没饷,底下早就怨声载道了,让老子用什么北援?”

吴三桂走上前去,拍了拍许定国的肩膀,说道:“那翻山鹞子本来就匪气十足,你没把命丢那儿,就是万幸了。”说完他走到门口听了听动静,然后在许定国耳边说道:“我有一计,既能替你出气,也能给你带来一场大富贵。”

许定国道:“何计?”

吴三桂道:“前些天大清兵在曲阜一带吃了个败仗,相信你也听说了吧。”

许定国道:“听说了,据说十几万人全军覆灭,连多铎也死了,这几天朝廷正在庆贺呢。看来这北伐快要成功了。”

吴三桂道:“哪里的话,这是林清华和史可法胡吹呢,这点败仗在大清眼里也不过是小挫而已,多铎也不是战死的,而是旧疾复发重病而亡,清军损失不大,只有三万人被打败,现在大清正调集数路兵马近百万大军,准备将那北伐明军一举消灭,然后一举南下灭明,如今肃亲王豪格已率数十万大军屯于黄河北岸,只等时机成熟就可发动进攻。今日我来就是为了此事,只要拿下徐州,则明军的粮草供应将全部中断,且与南边的联系也将中断,到时北伐明军既无粮草,也无后援,清军大军一到,立即土崩瓦解。不过嘛,此计还需老弟帮忙啊。”

许定国道:“帮忙?帮什么忙?我有什么好处?我要是不帮忙呢?”

吴三桂露出一丝诡笑,说道:“本来是用不着老弟帮忙的,肃亲王的意思是立即挥兵南下,一举拿下雎州,然后再向徐州进攻,但我知道守雎州的是许老弟的时候,我就向肃亲王恳求,让他许我来招降你,看在我们多年交往的份上,你不会让我失望吧?”吴三桂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许定国,接着说道:“老弟,不要犹豫了,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呀!我来的时候肃亲王向我传话,说睿亲王多尔衮亲口答应了,只要老弟肯归降,等到此战结束,就裂土封王,封我为平西王,统辖云南和贵州,封老弟为镇南王,统辖淮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老弟可要想清楚了。不过肃亲王也说了,若是你不肯归降,一意孤行要阻挡王师的话,定要灭你九族!对老弟你我可是仁至义尽了,你要快下决心呀,晚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许定国坐在太师椅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脚下的地面,过了许久,他才猛然站起,说道:“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老子豁出去了!富贵险中求!吴兄,说吧,你要我怎么做?”

吴三桂笑着说道:“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其实并不用老弟冒什么险,只需借老弟的地盘用用,另外再向老弟借点军服,老弟只需坐在这里静候佳音就行了。”

许定国道:“就这么简单?那好,就听你的。”

吴三桂道:“好!咱们一言为定!对了,刚才进来时我看见俩小伙,和你长得甚像,可是尔安与尔吉兄弟?”见到许定国点头,吴三桂笑道:“哎呀,第一次看到他们时他们还是吃奶的娃娃,现在长这么高了?英俊潇洒,颇有父风,我甚是喜爱,不如就让我带到我那里,也让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看一看,学一学,顺便也让肃亲王看看,他可是很喜欢少年英雄的,说不定一高兴,就赏他们哥俩一个什么官儿当当呢!”

许定国看了看吴三桂,心中嘀咕: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样狡猾,一点儿没变。你想要我儿子去当人质就直说好了,何必绕这么大个弯?但此时他已是骑虎难下,只得同意让两个儿子与吴三桂到黄河北岸的清军大营“小住”几天。

就在林清华与史可法翘首以待徐州的补给的时候,清肃亲王豪格亲率十五万大军悄悄渡过黄河,抵达雎州城下。雎州扼守徐州西北,是徐州西北的重要门户,雎州若失,则徐州亦难保,但若想拿下雎州而不惊动徐州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这一点,豪格才会派吴三桂前去招降许定国。

豪格进入雎州后,立即下令关闭城门,禁止城内居民出入,违者格杀勿论。接着便令吴三桂率四万关宁铁骑身着明军军服,与许定国的三万人马先行出击,日夜兼程赶往徐州,而他自己则率领剩下的十余万清军精锐紧随其后,准备一举攻破徐州,断绝明军粮草供应,并切断其与南方的联系。

此时的徐州城中仍是一片宁静,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留守此地的大明兴平侯高杰正为一件事而烦恼着,前几天他收到了北伐明军送来的信,北伐督师史可法令他立即派人向济南运送粮草与物资,但当他叫来手下照办时却被告知,他的亲信李成栋前些天已将一部分粮草卖了,买主是其一个做粮食买卖的族叔。高杰听后大怒,把李成栋叫来痛骂了一顿,令其三天内将粮草追回,否则军法从事,至于北送的粮草与物资,只好先送一些到济南,不足的部分只能等追回卖出的粮草再说了。

今天李成栋来报,说粮草已全部追回,但他又抱怨说他的族叔数落他,说他不讲信用,要高杰为他主持公道。这李成栋跟随高杰多年,立下不少功劳,因而以治军严厉而著称的高杰并未难为他,要是换了别人,只怕早就人头落地了。高杰压下心中的火,安慰李成栋道:“成栋啊,不是我说你,这北伐的粮草你也敢动?这事要是让史阁部知道了,恐怕连我也保不住你呀!你跟随我南征北战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一向拿你当亲兄弟看啊!我哪回亏待了你?就拿上个月的事来说吧,你看中了城里‘清风酒轩’掌柜的女儿,非要娶她为妾,但那掌柜嫌你是土匪出身,不答应,最后还不是我让人假扮土匪,趁着他们一家外出时将其父母杀了,又让你带人去将那女儿救出?若非如此你能如愿以尝的把那美女收入房中?你能当上‘清风酒轩’的新掌柜?做人要不忘本!我一心袒护你,可是你也不要让我为难啊!既然粮草已收回,那这件事就此了结,不要再提他了!好了,现在你回去吧,顺便把师爷叫过来,我要给史阁部写信,想办法把此事遮掩过去。”

高杰与师爷商量了半天,决定把责任推到水师总兵吴志葵身上,谁让他跟自己不是一条心呢?就说他带着水师造反,为了平息此事自己不得不耽搁了几天,所以粮草去的晚了,现在叛乱已平,后续粮草马上就到。写完了信,高杰正欲派人将那吴志葵及其亲信请来赴“鸿门宴”,打算把他们一起杀掉,以便来个死无对证,顺便吞并他麾下的一万水师,这时手下亲兵来报,说北伐明军在济南吃了个败仗,已全线溃退,现在正有一支军队来到徐州城下,要求进城休整。

高杰听后大吃一惊,心中寻思:莫非是因为粮草不济才吃了败仗?可我前几天不是送出一批粮草吗?虽然不多,应该还能支撑两个月呀,真是奇怪。虽然这样想,但也不敢怠慢,立即穿上盔甲,带领亲兵直奔城门。

高杰到了北门城楼,向下一望,果然看见数万明军正在城外列队,高杰有些疑惑,因为这些明军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溃不成军,而是队列整齐,一点也不像刚打了败仗,但他转念一想,想起镇虏军与平虏军的军纪甚严,也许这支军队和他们差不多吧,虽然他们以骑兵居多,而且火器太少,看起来不像新军的样子。高杰决定小心为上,他命令部下严阵以待,并向城外传话,让他们先派五百人进城交涉,其他人马就等在城外。

那城外的明军等了一会儿,只见队伍后面奔出五百骑兵,向着北门缓缓前进。等他们到了城门口,守门的军官下令打开城门,那五百骑兵四人一排进入城中,守在城墙和城门上的士兵看着这些骑兵议论纷纷:“咦,你瞧他们的马,好象不是南方的马。”“他们的弓箭好象很硬啊!”“他们怎么好象不敢见人似的,一个个低着头,还把帽子压那么低!”正在此时,一名骑兵的马绊了个厥子,骑在上面的骑兵颠了一下,把头上的帽子给颠掉了,城头上的士兵立即喊道:“快看呐!他们的脑门是光的!”“脑袋后面还拖了跟辫子!他们是辫子兵!”“辫子兵来啦!辫子兵来啦!大伙儿抄家伙啊!”一时之间城上大乱,锣声、鼓声、号声响成一片,高杰见到巨变突起,急令关闭城门。

原来这支抵达徐州城外的军队正是吴三桂与许定国的人马,他们赶到城外后,见到城墙高大,易守难攻,便决定把强攻改为智取,假扮成败退的北伐明军,以便骗开城门。那先行入城的五百骑兵既不是吴三桂的关宁铁骑,也不是许定国的手下,而是一支由满清巴图鲁组成的精锐骑兵,率领他们的正是满清一等子爵巴图鲁鳌拜。

入城的骑兵见行踪已露,便撕下假面具,分成两组,一组弯弓搭箭射向城上的明军,一组抽刀将北门的明军杀散,并守住被门,随后拿出角号“呜呜”的吹了起来,等在城外的清军立即闻声而动,潮水般向城边涌来。

高杰见状,知道若是北门不保,则徐州必破,他抽出腰刀,大喊一声:“弟兄们!一定要保住北门!跟老子上啊!”说完便从城上跳下,一刀将一名清军骑兵从肩到腰斜劈为两半,顺势抢了他的马。高杰部下见主帅如此拼命,当下个个争先恐后的从城上跳下,与清军骑兵战成一团。

清军骑兵本来想仗着箭法高超将明军一个个射死的,没想到明军居然从城上跳下肉搏,虽然有不少摔伤,但大部分仍然“嗷嗷”嚎叫着冲向自己。高杰部下多是山陕一带的土匪,当地民风彪悍,加上多年的战斗生涯,早就炼成了以一搏二的亡命缠斗精神,虽然军纪败坏,但战斗力是明军中数一数二的,刚才猛然见到辫子兵难免有些发怵,但现在被血腥气一熏,立即恢复了凶悍的杀气,冒着清军的箭雨杀向清军骑兵,刀砍枪戳,转眼间就将近百名清军骑兵毙于马下。

但这股清军毕竟是精挑细选的巴图鲁,战斗力也十分强悍,经过最初的混乱,很快便恢复了队形,边打边集中到城门边,一心护住城门。

城头上还有一些明军,他们用弓箭不停的射向清军,虽然箭法并不高明,但在密集的箭雨中,清军很快就只剩下不足百人了。但此时城外的清军已抵达了城墙边,纷纷架起云梯攻城,由于城上的兵力不足,高杰急令李成栋率兵上城守卫,自己继续领兵将清军一步步压到城门外。经过苦战,已攻入城内的清军被打回到城外,高杰迅速令人关上城门,但还未完全关上,城门外又涌进大批清军,明军再次被打回城里。就在双方在城门边展开拉锯战的时候,忽听城外号角阵阵,接着大地开始震动,一阵“隆隆”声隐隐传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