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二十二节

看之风 收藏 0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大惊之下赶紧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小德子扶着祁海在石凳上坐下,说道:“侯爷走后二位夫人与侯夫人一直在说话,奴才们在一旁伺候着,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十几个蒙面人闯进侯府,将府中众人都绑了起来,我和祁总管见他们要带走夫人,就当住他们,他们便把我们打的头破血流,后来他们在祁总管怀里塞了封信,就把二位夫人绑走了。我和祁总管挣脱绳子,想去军营报信,到了城门才知侯爷已回,便奔回府中。”说完边从祁海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林清华。

林清华接过信,原来上面写的是让他只身前往上次遇险的土地庙,用自己换回二女,落款赫然便是马宁儿。林清华看过信后,立即带着卫队和洪方二人骑马赶往土地庙,离土地庙还有一里路时,林清华吩咐卫队士兵从东南面包抄,自己则带着洪方二人径直前往土地庙。


来到庙前,只见庙前生了两堆篝火,马宁儿一脸阴笑的坐在门槛上,两旁站着十几个手下,芳儿与萍儿双手反绑,跪坐在马宁儿的面前,每人的脖子上均抵着一把刀。林清华喝道:“还不快快把她们放了!”马宁儿笑道:“哈哈!堂堂大明威毅侯,手下怎么就这么几个人呢?你那穿的希奇古怪的卫队哪里去了?莫非怕了我了?不敢过来了?还是从我的后面包抄过来了?哈哈哈!”


林清华隐隐感到不对头,观察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什么,但还是嘱咐洪方二人小心。就在此时,卫队包抄过来,持枪将马宁儿和其手下围了起来,马宁儿的手下立即分成两排站在他的前面,并将二女推到最前面。马宁儿又大笑几声,说道:“你可以从后面包抄,难道我就不能埋伏大队人马?”说完将指头放入口中打了个呼哨,随着这一声呼哨,林清华身后的路两边立即涌出上百人,均是一身黑色夜行衣,脸蒙黑布,众人之中有二十名手持鸟枪,其余人等均持大刀,杀气腾腾的成半月形将他们围在中间。


林清华的卫队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不等他下令,便有一半人将枪口调转过来,对准了来人。林清华急想对策,看到黑衣人个个浑身湿透,想是在稻田里泡了很久,于是计上心头,低声叮嘱洪方二人道:“等会儿动起手来,你们只管救人。”二人默默点头。


双方对峙了片刻,那黑衣人的头领命令道:“鸟枪手瞄准!男的女的,蒙面的不蒙面的一个也不许放过!”马宁儿听到此话,大惊失色,问道:“不是说好了吗?事成之后给我五万两银子,并送我远走高飞吗?怎么变卦了?连我也要杀?”那黑衣人干笑几声,说道:“我们主子说了‘若是众人中有一人跑掉,就割你一只耳朵,有两人跑掉,就割你两只耳朵,若有三人跑掉,就割掉你的人头。’没办法,在下怕死,这主子也没说清楚,这‘众人’中包不包括你和你的部下,那我就只好有杀错、没放过了。”说完语气一变,暴喝道:“开枪!”


鸟枪手纷纷抠动扳机,但那好不容易点着的火绳伸入药池后却毫无动静,这也难怪,刚才虽然用油布包住了枪,但在水中泡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水气已渗入枪管,将那火药浸湿了。


趁着众人发愣的机会,林清华不失时机的发出了命令:“拔短枪!一班、二班向北瞄准!三班向南瞄准!开火!”随着口令声,众兵迅速掏出别于腰间的短枪,纷纷开火射击,而洪方二人则抢先一步冲到马宁儿手下前面,一人抱住一女,分别向左右就地滚出。几乎在他们倒地的同时,枪声响了,马宁儿的手下与黑衣人群中各自发出一阵惨叫,一下就死伤了二、三十人。不等他们发动反噬,林清华再次下令:“换枪,自由射击!”于是卫兵们扔下已发射过的空枪,掏出另一只短枪,又是一阵急速射,之后又提起长枪,瞄准那些还未倒下的人继续开火。


经过这三轮急速射,众黑衣人已死伤了一多半,剩下的则懵头懵脑的提刀冲了上来,林清华回头看见马宁儿与两个未死的手下向南逃去,提起手枪打了两枪,但天黑,未能打中,于是命令所有人集中攻击黑衣人。此时洪方二人已将二女身上的绳子解开,不由分说,将林清华与二女拉进土地庙,四下搜索一下,见无危险后,便将门从外面带上,将三人关在庙中,自去迎战黑衣人。


林清华搂着发抖的二女,一边尽力的安抚她们,一边听着外面的喊杀声。不一会儿,喊杀声渐渐的小了下来,终于什么也听不见了,洪熙官推开庙门,说道:“我们三人轻伤,敌人全灭,还抓到个活的。”话未说完,方世玉便拖进来一个黑衣人,此人浑身鲜血,瘫软在地上。林清华踏上一只脚,问道:“说!是谁派你来的?”那人先是低头不语,后又突然伸出左手抓向林清华,似要抢夺他的手枪,林清华后退了几步,那人却将手凑到嘴边,一口咬住袖口,等洪熙官将他的嘴捏开时,却见到他脸色青紫,口吐血沫,已被毒死了。


林清华叹了口气,走到外边,看见士兵们正在拾起地上的短枪,并从尸体上撕下布条擦拭刺刀上的血迹。林清华拣起一支鸟枪,擦去表面的泥浆,却见枪管上露出几个字:大明崇祯十年二月造,兵部吉字二七五六。显然这是一支官府造的鸟枪。


林清华将枪上的字指给洪熙官看,后者摇了摇头,伏身翻过一具尸体,仔细看了看尸体的右手,然后对林清华说道:“这些黑衣人的右手有很多老茧,而左手却看不出来,可见他们经常使刀,而且又能得到这官府造的火铳,只怕他们都是官兵。”


林清华又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是朝中有人要置我于死地呀,三番两次的暗算我,这马宁儿也肯定是得到了他的庇护。会是谁呢?难道是高起潜?但是他到南京也没多长时间啊,奇怪!”


洪熙官道:“既然如此,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回府,和莫先生商量一下对策。”于是林清华迅速带着二女,在卫队的严密保护下回到了南京。


进城之后,却发现城中已有些混乱,家家都亮着灯,互相询问着刚才的枪声是怎么事,是不是清军打来了?个别胆小的人已开始收拾行李准备逃难了。林清华见此情景,立即以威毅侯的身份叫来附近的保甲长,命令他们尽快安抚百姓,就说刚才的枪声是官军消灭了一群强盗,要大家少安毋躁,不得传递谣言,违者重办!


回到府中,还未坐稳,一个太监就来传旨,要众臣到宫门外候驾。林清华乘着官轿来到皇宫门口,见到这里早已聚满了群臣,林清华拨开众人,终于见到了鼻青脸肿的侯方域。侯方域见到林清华忙问情况,得知已救回二女后,他才松了口气,连说:“凶险!凶险!”接着便问经过,林清华简单的说了下,侯方域才嘘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幸亏不是清兵攻城。我听到枪声时就吓了一跳,奉旨往这里赶时有听到街上百姓议论纷纷,说是清兵攻城,原来是虚惊一场,我说呢,清军若想南下,必先过江北四镇,怎会没有消息呢?”


等了一会儿,宫门大开,先走出数百御林军,分部四周,接着皇帝便在高起潜的陪伴下坐着御辇出来了,众人纷纷跪下迎驾。皇帝让众人平身后,问道:“众位爱卿,朕刚才听到城外隐约传来几阵枪声,又听到太监们说清军攻来了,可有此事?”


林清华出班答道:“皇上勿忧,刚才的枪声并非清军攻城,而是微臣发现了一伙强盗,亲自将其剿灭,没想到惊了圣驾,还望皇上责罚。”


皇帝道:“原来如此,倒真是虚惊一场,既然无事,那么诸位爱卿就请回吧,夜已深了,明日还要上朝呢。”说完就坐着御辇回宫了,林清华隐约看见宫里的太监宫女都背着大包小包,似乎也准备逃难了。


林清华回府后,先看了看那三名负伤的卫兵,幸亏伤势不重,都是皮肉之伤,养个十天半个月就能好,当下劝勉了几句,又嘱咐大夫尽心医治,这才回房安慰二女。


第二天的早朝并不平静,围绕着朝廷今后的大政方针,朝臣分成了两大派,一派以刚被皇帝任命为左都御史的刘宗周为首,他们主张立即北伐,并且最好是皇帝御驾亲征。陈子龙奏道:“如今大多数臣子仍沉迷于享乐只中,丝毫不知亡国之祸已近,臣经常向北参拜诸位先皇的陵寝,不知诸陵寝是否安然无恙,每想及此,臣都是泪流满面。还在天下士子心中还有大明,尤其是北方,近日山东、河南、北直隶接连爆发义军起事,百姓对朝廷北伐大军皆翘首以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若不能趁此良机北伐,只怕会使百姓对朝廷失望,而那些起事的豪强也会生出贰心,而有自王之心。”


刘宗周说道:“陈大人所言甚是,臣以为现在百姓的心绪正处于混乱之中,可能倒向满清一边,也可能倒向朝廷一边,值此人心惶惶之时,若皇上能向汉光武帝和唐肃宗那样御驾亲征的话,天下百姓自会影从相随,河南、直隶、山东的豪强也会归附,则天下可定矣!”


而以史可法为首的稳健派则认为,当前最重要的不是北伐,而是如何守住江南,带江南稳定后,再收复失地。史可法说道:“臣以为现在朝廷所面临的形势与南宋初年有几分相似,而南宋之所以与金和蒙古相持了一百多年,全在于他们难够守住江淮防线,自古守江南者必战于江北,所以朝廷才于江北建‘四镇’,以其为朝廷屏藩。臣昨天方从扬州回来,深知江北四镇之间矛盾重重,为争地盘互相火并,现在他们之所以听命于朝廷,是因为离京城近,且又互相牵制,因而不敢过分嚣张,一旦将其放出,由其举兵北伐,则臣恐其不再受制于朝廷,只怕外辱未消又生内患,再次上演西晋‘八王之乱’的惨状,所以臣以为还是先守住江南再图北伐。守住江南后,朝廷再逐渐扩充新军,以其取代江北四镇,待消弭一切隐患之后,再北伐中原,一举定乾坤!”


刘宗周反问道:“既然史大人自己都说‘四镇’不可靠,怎么能凭借其守江南呢?现在‘四镇’将领也像百姓一样左右摇摆不定,若是朝廷不能高举义旗安定人心的话,只怕他们会被满清收买,像那洪承畴一样做汉奸。”


史可法道:“当然不能全靠‘四镇’,我有一策可定江南。江北荒地甚多,而江南一向人多地少,朝廷不如就以军屯的方式守卫江南,可在淮河以南长江以北设立屯田,或百户一屯,或千户一屯,从屯民中选出武艺高强者以为百夫长、千夫长,农忙时种田,农闲时练兵,且耕且战,种出的粮食除了自用之外,还可以囤积在粮仓之中,待到北伐大军克复中原之日,这里就是就成为大军粮草供应之地,也可免去江南千里转运之苦。而对于刘大人所说的借河南、直隶、山东豪强来北伐的说法,在下不敢苟同,这些豪强大多都是当地的贼寇、恶霸,平日欺男霸女、无恶不做,遇上乱世,大旗一扯便是什么‘大王’、‘将军’,用百姓的话来说,就是土皇帝,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亡命之徒,实在是不堪重用,今天投诚了,明天见风头不对便会反水,只会拖累三军。”


刘宗周道:“史大人此言谬矣!圣人云‘人之初,性本善’,对这些人只要以圣人之道感化他们,并以高官厚禄引诱他们,相信还是可以用的,至于那些坏人么,甚至可以通过战场上的撕杀减少他们的数量,何乐而不为呢?”


这一段话听得林清华从心眼儿里佩服这个老夫子,这种一箭双雕、一石二鸟的计策亏他想得出来,既能为我所用,又能借刀杀人,减少以后可能的麻烦,当真是高明之极,只是不知道那些‘豪强’会不会上当?反正自己对这些政治手腕不懂,索性啥也不说,就听着好了。


双方就这么争论着,虽没有火药味,但也颇为激烈,但争来争去,谁也没能说服谁,好在双方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近期必须与清军打一仗,一来争取一下民心,尤其是江南士绅的民心,二来是检验一下新军的战斗力,顺便借此震慑一下‘四镇’,免得其生不臣之心。


后来双方便不再争论,而改为议政了,讨论从何处出兵以及攻击何处,议来议去,最后皇帝拍板决定,进攻山东。因为河南连年遭灾,且为四战之地,饿殍遍地,大军粮草难以为继,而山东的灾情较轻,且有运河经过,筹措粮草较为方便。于是便决定,以林清华的镇虏军和陈子龙的平虏军为先锋,辅以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各两万人,共十四万人,于十二月底之前,齐集扬州,待大军会合之后,以史可法为督师,誓师北伐,届时朝廷将令宁南侯左良玉出兵八万佯攻河南,以配合大军行动。


散朝之后,林清华立即着手准备北伐之事,要陈唯一加紧练兵,并将军中的火绳枪全部换成燧发枪,还要准备干粮、帐篷、马车等等,忙得不亦乐乎。但让林清华十分头疼的是军中缺少大炮,兵部的大炮还未制出一门,看来只好打打库存大炮的主意了。林清华带着士兵到兵部府库的废墟上转了转,从中刨出还能使用的大炮七十门,计有万斤红衣大炮十门,五千斤红衣大炮二十门,剩下的就都是拂郎机小炮了。将大炮运回军营,林清华命人将其仔细擦拭、上漆,并找来木匠为每一门大炮都做了两轮炮车,经过这一通忙活,三天之后,原先锈迹斑斑的大炮终于恢复了他们的王者之尊,尤其是那十门万斤红衣大炮,更是显得气度非凡,黑黝黝的炮身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碗口粗的炮口微微指向天空,仿佛正向人们诉说着自己辉煌的战绩和不屈的灵魂。


正值秋高气爽,靶场上万里无云,微微的秋风吹过,轻柔的把那些矗立在大炮旁边炮兵战士的衣角掀动着,十门万斤红衣大炮一字排开,炮与炮之间相隔着五丈的距离,大炮射击走廊的两边,分别每隔一百丈就插着一根竹竿,连绵数里,竹竿上的小红旗迎风招展。


林清华有些焦急的看着数里外的那个巨大的旗杆,旗杆上正飘着一面很大的绿旗,旗杆下方则是一个由巨大的岩石垒成的碉堡。这个靶场是林清华好不容易找来的,是一片没长任何庄稼的荒地,难得的是这里一马平川,是理想的试炮场所。忽然,林清华看见那面绿旗降了下来,旗杆下几个人慌慌张张跑进碉堡。看来测量人员准备好了,林清华想道,于是他亲口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全体都有!准备火炮齐射!装火药!最大装药量!”随着口令,炮兵将一个个用丝绸包裹的火药包塞进炮管,每门大炮塞进五个火药包,然后用一人多长的木棍捅实。


“上炮弹!全部实心弹!”林清华接着下令。炮兵门将一个个黑不溜秋的大铁球从炮口塞入,又用木棍捣了几下。


“倒引火药!”林清华喊道。只见炮兵用一个小漏斗插进炮身后面的火门,然后从腰间解下一个小火药壶,将里面的火药小心的倒进漏斗中,待火药从漏斗中漫出来后,就拔掉漏斗,又挂好腰间的火药壶。


“各就各位!预备!放!”林清华用最大的声音喊道。炮兵门将栓在一个细铁棍上的火绳凑到火门上,点燃了火门中的引火药。火药升成的烟雾猛的从火门中喷出,然后是片刻的寂静,接着十门大炮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巨响,一阵“轰隆”声震耳欲聋,远远传出十几里地,随着炮口喷出的一阵浓烟,所有大炮均向后猛冲出两、三丈远,炮弹带着呼啸声从空中掠过,落在几里以外的地上,溅起十个不大的泥柱。


“大炮复位!清洁炮膛!”林清华顾不得欣赏战果。于是炮兵们将木棍上的巨大猪毛刷浸入一个木桶,木桶中装了大半桶桐油,将油沥干后接着把木棍塞入炮管,来回捅着,完成任务后便又列好了队,等候着下一个命令。


此时,测量人员已报来数据,经测量,十门大炮发射的炮弹中最远的炮弹落在了七里外的河里,最近的落在六里处,平均射程六里半。听到这个结果,林清华很满意,在这个时代,大炮能打到这么远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林清华命令炮兵队长继续按照这样训练,自己则去军营中视察部队,看看陈唯一的步兵阵型练的怎么样了,随便还要视察一下四大金刚的骑兵队的训练情况。


视察的结果还不错,唯一的一点缺憾是骑兵太少,虽经多方努力,但骑兵人数只能达到三千人,马匹也不能让人满意,都是滇马,耐力不错,但速度不行,难以跟满清精锐骑兵对抗,看来只有多加训练了。不过,林清华并不打算用骑兵与清军正面对抗,他对骑兵另有安排。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已到十二月中旬,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堆大堆的辎重已陆续运过长江,抵达扬州,以富庶闻名天下的扬州这下更是显得热闹,各种物资堆积如山,加上先期抵达的四镇兵马,已快将扬州城撑破,此时的扬州已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兵城。


十二月二十日,“镇虏军”与“平虏军”同时接到圣旨,圣旨中命他们立即拔营北上,到扬州与四镇兵马会合,择日出征北伐。


林清华在房中与二女正做着热烈的吻别,此次一别不知何能再相聚,只是希望越快越好,看着泪流满面的二女,林清华狠了狠心,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院中布满前来送行的府中下人,林清华嘱咐他们着意伺候好二女,不要惹事生非。对于二女的安全,他倒比较放心,经过这近一个月的督促,府中的太监丫鬟已今非昔比,就连城中的贩夫走卒都知道威毅侯府的下人均能双手打枪,且百发百中,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威毅侯府捋虎须?


带着镇虏军来到南京城外的渡口,与平虏军会合,六万健儿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寒风中,等候着圣驾的到来,旁边围观的百姓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将这渡口围得水泄不通,一边观察着朝廷新军的风采,一边等着一睹龙颜,像这种一辈子都难得赶上一回的大事,怎能不看个清楚呢?因此围观的人还在不断的增多,一条不断涌来的黑压压的长龙一直绵延到十几里外,维持秩序的驻军和衙役不断的叱骂着,但鞭打棍推也无法阻止百姓的前涌。


这时一阵丝竹声悠悠传来,一支黄色色队伍出北门而来,闹轰轰的渡口立即沉寂下来,不知是谁喊了声:“皇上来了!”于是众百姓纷纷跪下,迎接圣驾的到来,大多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只有那么几十个胆大的,伸长了脖子,想看看皇帝到底长什么样,但和衙役的目光一对,便又低下头去,不再做那非分之想。


皇帝被高起潜扶下御辇,身后的太监端上个小盘子,盘子上一壶酒、一只银杯,皇帝拿起酒杯,斟满一杯酒,将其洒向空中,接着又斟了杯酒,将其洒向大地,最后斟得那杯酒却用手端稳了,走到军前,朗声说道:“朕顺应天命,继承大统,以恢复大明江山为己任。诸位将士皆是我大明子民,炎黄儿女,怀着报国杀敌之志来到军中,实乃天下男儿楷模,如今北去,生死茫茫,今天朕就在这军前敬诸位一杯,为诸位壮士壮行!诸位走后,朕定当日日在佛堂为诸位祈祷,祈祷大明列祖列宗保佑我大明健儿锋矢不侵、凯歌而还!”说完将酒一饮而尽。


林清华见状,与陈子龙带头单腿跪下,口中齐呼:“愿为皇上尽忠!臣等愿尽忠报国!马革裹尸!”底下的众士兵也齐唰唰跪下,齐声高呼:“尽忠报国!马革裹尸!尽忠报国!马革裹尸!”


长江上几千条大大小小的船只来来往往,将六万人的军队和辎重陆续送过长江,林清华站在船头,心中激动不已,不由想起来祖逖中游击楫的豪迈之气,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率领军队出征,而对手正是那号称“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满清铁骑,怎能不让他心潮澎湃呢?


于是,自从满清进入中原之后,明朝政府对满清政府主动发动的第一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有计划的、有明确的作战目标的大反攻正式拉开了帷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