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十九节

看之风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初秋的太阳早早的就将阳光洒向大地,金黄色的晨曦中,一顶八人抬的官轿不紧不慢的在御街上走着,轿夫的脚步稳重而扎实,为首一人口中轻声喊着号子,其余的人则随着号子声整齐划一的迈动着步子,配合默契的将轿子抬的稳稳的。很快这顶官轿就来到了皇宫前的一片空地,这里早已停满了官轿,这顶轿子紧靠着一顶四人抬的小轿停下,为首的轿夫掀开轿帘,说道:“侯爷,到了。”轿中随后走出一人,正是林清华。

林清华见到旁边的小轿,笑着问道:“你们来的可真早,候大人呢?”


轿夫也笑着回答:“回侯爷,我们老爷只比您早了一步,刚刚进去。”


林清华接着问道:“你们老爷的婚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轿夫答道:“八九不离十了,就等太老爷点头了。”


林清华道:“这下我可得好好揶揄一下老候了,哈哈哈!”说完边向皇宫内走去。


武英殿前众臣已经排好了队,就等着点卯了。点卯值官正捧着个折子挨个念着众大臣的名字和官职,每点一个便有人应一声,点到林清华时却无人应声,那值官以为声音小了,只好又念一边:“大明威毅侯并领兵部侍郎衔林清华!”


“来了,来了,我在这儿哪!”林清华边跑边喊道,很快便跑进了队伍。


众臣之中倒有一半人脸现不虞之色,但也没人说什么。点完了卯,众人又等了会儿,那武英殿的门才慢慢打开,众人分为文武两班,列队走进殿内。不一会儿,皇帝也在高起潜的搀扶下走进殿中坐在了龙椅之上。待皇帝坐定,高起潜高声喊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顺天府尹应声而出,说道:“臣有本奏!”将奏本递给高起潜后,他继续说道:“昨夜兵部府库忽然起火,虽经奋力扑救,但因火势甚猛,库中又存有火药硝黄之物,因而未能扑灭,到今天早上时,那里已成一片瓦砾。”


皇帝看了看奏折,问道:“起火原因可曾查明?”


顺天府尹答道:“微臣听说火灭之后,立即调派人手到那里去,经过一番勘察,微臣发现两个疑点:其一,库中所存原为兵器,火药只是一小部分,照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火势的,最多也是爆炸才对;其二,看守库房的太监们全部被烧成了焦尸,但有几个的咽喉和肋部明显有刀伤。因而微臣判断是有人故意纵火。”


此话刚落,殿中众人交头接耳,但很快就安静下来。林清华特意看了看高起潜,但那高起潜就像是没事人一般,神态安详,嘴角含笑。


皇帝问道:“依爱卿所见,此事乃何人所为?”


顺天府尹道:“微臣愚钝,现在还未查出真凶,但微臣怀疑此事有可能是北寇的细作所为,想是以此削弱我军实力,并制造恐慌。”


皇帝皱眉道:“若真是如此,那就得加强京城的戒备了。你这就下去安排人手,严厉盘查进出各门的行人,严防细作混入城中。高起潜,你也带着东厂卫士去城中捉拿奸细。”


高起潜和顺天府尹领命而去。


待二人走后,皇帝继续说道:“诸位爱卿,还有什么要上奏的,尽管奏来。对了,朕要告诉众爱卿一个好消息,威毅侯不负众望,已说得那李自成投降了。”


本来众臣中消息灵通的昨晚就知道了,但现在从皇帝口中说出自是不一般,于是纷纷向皇帝道贺,齐赞皇帝英明,有识人之明,乃旷古未有的好皇帝。


但众人除了说些拍马屁的话之外,没一人说正事,林清华只好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众人的阿谀,走出来说道:“臣有事要奏。昨天臣去兵部府库领军械,但还未能将军械运走,府库便已失火,而且臣也觉得府库中的军械保养极差,早已不堪使用,因而臣请皇上下旨,令工部加紧赶造一批火器,以便尽快装备军队。另外臣在海外待过很长时间,对这西洋火器颇有研究,臣想亲自指导工部的工匠制造新式火器。”


皇帝想了片刻,便道:“如此甚好,朕就任你为兵部督造官,去工部督造军械。”


林清华谢恩退下后,又有一人站了出来,却是正牌兵部侍郎陈子龙,他奏道:“臣也有要事上奏。半月之前,江南士子向朝廷上了个万言书,敦请朝廷停查‘顺案’并编练新军,这‘顺案’朝廷早已停查了,自不必说,但那编练新军之事因遭江北四镇反对而不得行。臣前几天奉旨到江北劳军时,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江北之诸军多不堪用,不仅兵骄将傲、不听号令、训练废弛,而且与驻地百姓士绅之间时有摩擦,以至于民间有‘防兵甚于防贼’之说,况且诸镇之间将领不和,互相争夺地盘,特别是高杰与黄得功之间为了争夺扬州已成水火之势,本月初,高杰在土桥一带对黄得功发动突袭,黄得功险些丧命,为了劝解双方,史阁部才再次前往扬州,希望此次他能说和双方。由此可见,若朝廷不能掌握一支听命于朝廷的军队,只怕会再次上演唐末藩镇割据局面,因此臣希望皇上下诏,在这江南一带编练新军,外拒北虏,内平贼寇,保我大明万世基业。”


不等皇帝说话,那张慎言却说道:“陈大人此言谬矣。只要朝廷能保证四镇的粮饷来源,那四镇怎能不听命于朝廷?若他们敢不听命,那就断绝粮饷供应,看他还敢不屈服?再说了,编练新军需要银子,且数量不菲,银子从哪儿来?国库并不充裕,难道还要加税吗?百姓早就对‘三饷加派’苦不堪言,若是再加,只怕会激起民变!”


听到这里,林清华驳斥道:“一支只靠银子维持的军队是靠不住的,你能给他一百万两银子,那么鞑子就能给他一百五十万两银子收买他,并用高官厚禄、裂土封王的承诺来引诱他,对于这种有奶便是娘的人来说,谁给他的东西多,谁就是他的主子,而且他们欲壑难填,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贪婪的将国库掏空,你有那么多银子吗?再说了,你用断绝粮饷供应来威胁他们,只怕会逼得他们狗急跳墙,要么投入鞑子的怀抱,要么带兵杀回南京,自己来取粮饷。”


一番话说得张慎言无话可说,林清华转向皇帝说道:“微臣也以为编练新军可行,但不可操之过急,应先编练几支小部队,并用新式火器武装,用新式方法训练,兵贵精不贵多,这样一来也花不了多少钱,还不会引起四镇的猜忌。”


看到皇帝有些动心了,林清华向候方域递了个眼色,候方域心领神会,也出班说道:“臣也以为二位大人说的可行,还望皇上早日定夺。”


接着又有几个大臣出声附和,皇帝见状,说道:“既然诸位爱卿都这么说,那么就先试试,不过不可扰民,不能加税,以免激起民变。这样吧,林爱卿招三万人,名‘镇虏军’;陈爱卿招三万人,名‘平虏军’,所需粮饷由兵部、户部、内库共同筹措。”


众臣听后,纷纷跪下谢恩。大赞皇帝英明。


林清华退朝以后,便被候方域硬拉着来到媚香楼。来到媚香楼后,侯方域与李香君双双拜谢林清华的赠银赎身之恩,林清华哪里敢当,忙扶起二人,说道:“贤伉俪不必如此,古人云:‘只羡鸳鸯不羡仙’,二位实乃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我能成人之美,实在是我的荣幸,二位不必多礼,若是想谢我,不如就请我喝喜酒吧。”


李香君与侯方域在厢房中摆下酒宴款待林清华。林清华便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坐了下来,吃起了这六万两银子换来的“高价饭”。林清华与侯方域一边你一杯我一盏的喝着陈年的女儿红,一边欣赏着李香君的甜美歌喉,很快两人都醉了,既是醉在酒中,也是醉在歌中。林清华边跟着歌摇头晃脑,边寻思着:唱的真好,人美歌也美,不愧是‘秦淮八艳’之一,侯方域这下发了。咦,我怎么这么苯呢?我府中不也有个‘八艳’之一吗?对了,回去以后我就让芳儿也给我唱歌,唱什么呢?对了,就唱《圆圆曲》吧,不仅让芳儿唱,还要让萍儿也唱,还要让全天下的美女唱。不过这《圆圆曲》是吴伟业吴梅村才子写的,他现在应该还没有写出来吧,应该不会说我剽窃吧?!


林清华醉熏熏的回到府中,搂着二女吐了一身,二女强忍着恶心替林清华擦洗干净,才服侍他睡下,这一觉林清华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浑然忘记了要听美女唱歌的事。


第二天一早,林清华早早的醒了,听到外边更夫的报更的棒响,才知道刚刚到寅时,他伸出两只怪手,向身边的二女摸去,二女很快便被他弄醒,直叫“相公不要”,林清华笑道:“‘不要’便是‘要’,‘要’便是‘不要’。”二女迷糊中忙改口大道:“相公要。”林清华见计已售出,更是得意,说道:“二位夫人之命怎敢不从,在下舍命陪美女,豁出去了!”说完翻身便将二女压在身下。


与二女行完周公之礼,林清华生龙活虎的跳下床来,跑到院子中准备活动一下筋骨。来到院子中却看见洪熙官正在练拳,林清华问道:“洪兄如此用功,天天比我起的还早,世玉呢?怎么不见他来练功呢?”洪熙官答道:“他还在睡懒觉呢,我喊不醒他,昨夜他与莫不计出去鬼混,半夜才回来,莫不计更厉害,现在还没回来。”


林清华跟着洪熙官练了几个花架子,还是觉得这武功不如枪好使,便停下不练了,站在一旁看洪熙官练。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想想已不早了,便打了个招呼吃早饭去了。


今天的朝堂上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是顺天府尹和高起潜禀报说经过一天的努力,抓获细作嫌疑人等七百多人,正在一一核实云云。


退朝之后,林清华二话不说直奔工部,在几个工部官员的陪同下参观工部的兵器作坊。来到作坊,只见数百名工匠正热火朝天的干着手头的活,作坊虽说不上现代化,但也分工细致,铁匠、木匠、铜匠各司其职,一丝不苟,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震得耳朵“嗡嗡”直响。这里既做冷兵器也做火器,有的人正在打刀身,有的人正在安装刀柄,有的人则在磨刀,林清华对冷兵器不感兴趣,他径直走到一个高大的木制架子旁,架子上下正有几个工匠忙碌着,一根笔直的铁管立早架子中,一个钻头正从架子上伸展到铁管的上头,几个工匠正手摇手柄,通过几个木制齿轮转动钻头,随着钻头的深入,一丝丝的铁屑正从铁管上头冒出,一看便知是在制作枪管。木架子的旁边更多的工匠正忙碌着,有的正在准备原料,有的在组装枪身,有的则在安装被称为“鸟嘴”的火绳钩。林清华大开眼界,他以前只在书上见过一些图片,这次却是身临其境。


林清华拿起一杆做好的火绳枪,扣了扣扳机,只见那火绳钩随之俯仰自如,可谓巧夺天工,但他对这种点火方式并不满意,他决定对其进行改进。林清华使人叫来工匠的头儿,问道:“你们可会做用火石打火的燧发枪?”那工匠答道:“小人十五岁进作坊,从来都是做火绳点火的火铳,不知道何为燧发枪。”林清华道:“不要紧,我画给你看。”说完便让人取来纸笔,在纸上画了个欧洲前装燧发枪的草图,并画了个枪机结构的放大图。画完后说道:“其实此枪并不难做,关键是枪机上的弹簧,弹簧你知道是什么吧?”那人茫然的摇了摇头,林清华楞了楞,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弹簧为什么会有弹性,大概是和铁中碳含量的多少有关吧。林清华只得说道:“你拿根铁丝来。”那人去而复返,拿来一根面条粗细的铁丝。林清华将其盘成弹簧样,说道:“弹簧的样子就是这样了,可大可小,可长可短,但将其压缩后,松开手它又能恢复原样,就像这样。”林清华边说边比画着,又说了几边,那工匠终于明白了,说道:“大人这么一说,小人就想起来了,以前小人曾炼出过这样的铁片,弯过来一松手它就弹回去了,本以为是废品,现在看来也有用处,待小人照着上回的方法再试一次,看看能不能炼出弹簧来。”林清华满意的点了点头,鼓励了几句,待那人走后,他又问随行官员哪里在造大炮,但那几名官员的回答却出乎林清华的意料,那官员道:“回侯爷,以前制炮均在北方,因为北方有铁有煤,制炮方便,南方所用大炮也多是从北方运来的,北方沦陷后,南方大炮来源已断,一时又找不到铁和煤,故而现在并未制炮,军中所用的大炮均是以前留下来的。”


林清华一听便着急起来,心想:光有火枪还不够,必须要有大炮,起码攻城和海战是离不开大炮的。于是说道:“这不行,必须立即恢复铸炮,不能因为没有铁和煤就不铸炮,没有铁矿就向民间收集铁器,没有煤就用木碳,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林清华慷慨激昂的说着,官员们则低着头聆听着上司的敦敦教诲,不时的点头哈腰,连声称是。


林清华回到府中,侯方域却已等他多时,林清华问道:“侯兄所来何事?”侯方域喜滋滋的说道:“家父已然同意我与香君的婚事,我是来请侯爷喝喜酒的。”林清华道:“啊!恭喜,恭喜。不知何时迎娶?”侯方域道:“就在今晚,免得夜长梦多。”林清华奇道:“晚上迎亲?这事新鲜。”侯方域道:“侯爷长居海外,不知中原规矩。香君原属乐籍,这乐籍女子若要从良,则必须是晚上迎娶。”林清华恍然大悟。


当晚,林清华便带着几个府中太监,抬了一箱白花花的银子,去侯府道贺。到得侯府,方知侯方域尚未将新娘子迎回,前来贺喜的众人均在府中等候。林清华到了府中,不停的与熟人打招呼,他发现今天来的人多是侯方域的好友与复社中人,自然也少不了像他这样的朝中官员,只是品级较低,只有自己的官儿最大,那些平日与侯方域同朝为官的老臣则一个也没来,只是派人送来了贺礼。


来的复社众人中,有不少林清华的旧相识,方以智、冒襄、陈贞慧、陈子龙、黄淳耀、吴伟业都曾与林清华一起喝过酒,不等他打招呼,众人就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赞他仗义疏财,成全了一对佳偶。林清华连连谦让,只说:“应该的,应该的。”吴伟业道:“侯爷不必谦让,像侯爷这样仗义疏财的豪杰之士我等只在书上见过,一次就拿出了六万两银子资助朝宗,更为难得的是没有任何条件,侯爷真是让我等开了眼界,我等今日方知世上真有豪杰之士。想当初那奸贼马世英也曾想拉拢朝宗,也欲资助朝宗,但朝宗鄙视其人,并不领情,那马贼一怒之下想出一条毒计,欲将香君小姐送入宫中,活活拆散这对璧人,若非侯爷出手拿下那昏君伪福王,只怕马贼毒计已然得逞。”说完无限感慨的摇了摇头。


这时冒襄插嘴道:“也幸亏侯爷出手,不然大明江山危矣。那伪福王被马贼扶植登基后,不理政事,一心沉迷于女色之中,为了更好的御女,他还派人四处为他捕捉蟾蜍,以便制作春药,那些太监打着为天子捉蟾蜍的幌子四处敲诈勒索,搞得民怨沸腾,东土嚣然,民间更因此而戏称伪福王是‘虾蟆天子’。”


众人听后哈哈大笑,冒襄接着道:“反观当今天子,真正是励精图治,登基伊始就宣布停查‘顺案’,平反冤狱,使得天下归心,前日又下诏停征‘三饷’之中用于剿贼的‘剿饷’,更是顺应民心之举,如此假以时日的话,大明中兴指日可待。”


众人纷纷附和,都说当今天子英明。林清华却摇了摇头道:“任何事物有盛必有衰,王朝也是一样,想那汉朝虽有过光武中兴,但一百多年后就又陷入黄巾之乱,接着便是三国,后来又是‘五胡乱华’这一乱就乱了差不多四百年,这些年里炎黄子孙颠沛流离、惨遭杀戮,胡儿胡马却纵横中原,畜牧业险些取代农业,突厥语险些取代汉语,当真危险之极,若非后来又有了隋朝统一和盛唐的辉煌壮丽,我华夏文明恐怕就完了。”


林清华故意停了停,见众人皆是显出洗耳恭听的神色,便接着道:“如今我大明所面临的形势之糟糕比之汉末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完又停了下来。


冒襄露出不信的神色,问道:“侯爷此话恐怕有点危言耸听吧。据我所知,那李自成已经投降,张献忠只怕也挺不了多久,内患去除之后,便只剩下了一个满清,那满清全族不过一百多万,咱们十个打他一个还打不赢吗?”


林清华道:“我打个比方吧,这满清好比是一头饿狼,咱们大明就好比是一个羊圈,皇帝好比是个牧羊人。如今这羊圈破了几个大洞,于是那头饿狼就钻了进来,要吃羊,以前的牧羊人懒惰不堪,不愿意修理羊圈,现在换了一个牧羊人,很勤快,不仅挥舞鞭子将那饿狼赶了出去,而且将那羊圈重新修葺一新,使狼无机可乘,于是羊圈安全了。但不知诸位想过没有,那位牧羊人终归是要衰老死亡的,终归是要将手中的鞭子传给自己的儿子的,而民间有句谚语,叫做‘富不过三代’,也就是说败家子太多。本朝太祖说过,开国君主知道江山得来不易,能够励精图治,不敢过分压榨百姓,而守成君王却不知这些,若非平日学习练达,肯定会出毛病。所幸当今天子圣明,选贤任能,中兴有望,但百年之后呢?要知道饿狼并非只有一只,赶跑了一只,还会来一只,甚至更多,以前饿狼只从北方草原来,咱们只需防着北方就行了,但以后饿狼不仅会从北方草原来,还会从东南方的大海上来,它们将更凶狠,也更奸诈。”


冒襄插嘴道:“大海上来?侯爷是说那些红毛夷人吗?我看他们除了船比咱们的快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呀,而且他们也不洗澡,身上臭哄哄的,吃饭也不用筷子,而是用一种铁叉子,要么就用小刀,或者干脆用手抓,一点也不知礼貌为何物,实在是无知蛮夷,不值一提。”


林清华道:“冒兄见过红毛夷人?”


冒襄道:“前几年我曾随叔父去过一次澳门,在那里见过,不过他们的火器确实犀利,比我大明要好一点。”


林清华道:“正是。冒兄请想一想,一个连吃饭都用铁器的民族是好相与的吗?他们在各处大海上航行已有一百多年了,这一百多年中,他们的航海知识、地理知识突飞猛进,如今在他们国家里最受尊敬的不是读书人,而是航海家、商人和本国的海盗。”


“海盗受尊敬?”陈子龙有些不敢相信,说道:“这些蛮夷当真凶险,倒有些像当年的匈奴,匈奴也是持强凌弱,鄙视弱者,尊敬强者。”


林清华道:“这是事实!那些国家的海盗只要向国王买一张《私掠许可证》,便可以纵横四海,肆无忌惮的抢劫他国商船,只要不抢本国船只便不用担心被本国官兵追捕,遇到他国海军围剿时还可以躲进本国的海军港口,由本国海军保护。当然,这也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海盗要将自己的战利品分一半给本国国王,而为了壮大本国实力,同时削弱他国实力,每个国家的国王都拼命扶植本国海盗。陈兄是熟读兵书的,自然知道这‘上下同欲者胜’的道理,这样的国家难道还不可怕吗?难道就不是饿狼吗?”


众人听完林清华的介绍,有的摇头不信,而更多的则低头沉思。冒襄想了想,又说道:“既然如此,那么等平了北虏之后,侯爷便向皇上进言,咱们也大建海军,御敌于国门之外,不过,这《私掠许可证》还是免了吧,咱们毕竟是礼仪之邦,不能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林清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冒兄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等我们这些人入土为安之后,谁能保证我们的后人也能像我们一样考虑这么多,而不是只知享乐,最终又导致像现在一样的坏局。”


冒襄问道:“那依侯爷之见,该如何是好呢?”


林清华压低声音说道:“依我之见,这保持一个国家、一个王朝永不衰落的最好办法是复古。”


“复古?!”众人齐声问道。


林清华道:“对!复古!这复古又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文化上的复古,一方面是制度上的复古。文化上的复古是指改变儒学一家独大的局面,使春秋时百家争鸣的风气重回神州,并逐渐废除八股取士,要让所有的人才都能为国效劳:制度上的复古是指向古之圣君尧舜学习,对皇位的传承实行禅让制,以杜绝昏君当政之可能。”


林清华的这番话就像是丢了颗重磅炸弹,直惊得众人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正在众人发楞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好!好!好!这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威毅侯真不愧是天下奇才!”林清华回头望去,只见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三个白衣文士,均三十岁左右,正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data.Data[i].Title+''; } $('.p-right-list1').append(html); console.log(html) }, error:function(){ console.log("请求失败"); } }); })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