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十六节

看之风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一支不大的船队顺着汉江逆流而上,每艘船上均插着帅旗,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左”字。林清华站在自己的官船上,欣赏着汉江两岸的风光,大概因为这里是明军与顺军交战前线的缘故,一路上很少看到人烟,连逃难的人也看不到,只有江岸边的芦苇随风起伏,间或一两只不知名的小鸟从中飞出,才让人感到一丝生气。

林清华正自出神时,洪熙官来报:“侯爷,牛将军带着水师调头回去了,他捎来话,说前面不远就是李自成的地盘了,还望侯爷自求多福。”


“啊,这么快就溜了?”林清华说道,他本来就对这“护送”不抱希望,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支所谓的“护送”船队时,就有这种感觉了。这支船队美其名曰“战船队”,其实就是把几艘大一点儿的渔船改装了一下,在船舷两边凿了几个炮眼儿,架了几门小炮,平时用来装点门面,吓吓老百姓还可以,若是遇上真正的战船,只怕只有喂鱼的份儿。


林清华叹道:“走就走吧,早走早清静,前几天那些兵痞老缠着莫不计讲歪书,烦也烦死了。对了,莫不计现在在干嘛?莫不是又在说书吧?”


洪熙官笑道:“可不是嘛!这家伙这几天精神头可好了,与几天前我把他从妓院中拖出来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脸色也红润了许多,这不,正在舱里给弟兄们讲《大明英烈传》呢。”


林清华笑着摇摇头,看来此人是立志做西门庆那样的人了,不过几天的相出,林清华看出莫不计还真是个人才,不仅熟知天文地理、各地风俗,而且熟知典章制度、法律条文,脑子也特别的活,一点就通,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家从曾祖父起就是师爷世家了,他此次出门主要是想长长见识,想实践一下“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的道理。


林清华对洪熙官说道:“走,咱们也去听听。”说完便走进船舱。


莫不计正坐在小椅子上,面前摆了张小方桌,方桌上放着个铜镇纸,权且充当惊堂木,林清华的部下则均盘腿坐在甲板上。莫不计正讲到朱元璋的义子沐英率军平定云南,明军正用火箭对付蒙古军的战象部队,他讲的口沫横飞,底下众人则听的如痴如醉,丝毫未察觉到林清华进来了。


后来还是莫不计首先看见了林清华,他忙起身行礼,听众们这才回过神来,也纷纷站起来行礼。由于林清华最反感别人给他下跪,因此众人行得都是拱手礼。


林清华也拱了拱手,算做回礼,说道:“没事,大家继续吧,不要拘束,莫先生,请继续。”说完他也盘腿坐了下来。


莫不计有些激动的坐下,自从知道了林清华的真实身份后,他便暗自庆幸自己傍了棵大树,常常梦里都会笑醒,更为难得的是这位主子平易近人,颇有书上写的刘玄德礼贤下士的遗风,看来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以后自己升官发财不在话下,说不定自己还能成为再世诸葛亮呢。想到这里,他的脸又红光满面起来,说书的声音不免也大了几分。


林清华只听了一会儿,便觉得这古代的说书先生可要比后世的说书先生高明多了,声音抑扬顿挫,与其说是说书,不如说是唱书,特别是书中的人物因情节需要而唱歌时,说书先生就会真的唱起来,这不是插科打诨的唱,而是真正的用心去唱,真的把自己融入了书中,由于现在讲得是《大明英烈传》,因而许多歌曲都是古时的军旅歌曲,歌中充满了铁血阳刚之气,直听得众人热血沸腾,不由自主的跟着哼了起来。


众人哼得兴起,丝毫也没注意到船已停了下来。这时一个舵手奔进来说道:“禀侯爷,江面被堵,船过不去了。”


众人停下哼唱,望向来人。林清华站起来道:“江面被堵?什么东西能将江面堵上?走,出去看看。”


来到船头,林清华才知道什么叫“铁锁横江”。只见三条碗口粗的铁链横在江面,而此处的江面又特别的窄,只有不到三十丈,因而江面被封的严严实实。顺着铁链望去,只见六根黑漆漆的地桩牢牢的钉在江两岸,其中的一个地桩旁还立了一个石头垒成的小堡垒,此刻堡垒的顶上一股黑烟正冲天而起。


站在林清华身边的洪熙官突然指着右边的江岸说道:“侯爷快看,有人来了。”


林清华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股烟尘正从天地交际之处向着他们滚滚而来,伴随着烟尘的是隐隐而来的“轰隆”声。


“是骑兵!”几个眼尖的部下叫了起来。


林清华向洪熙官说道:“传令下去,让所有的人拿起武器,但没有命令不许动手。”


洪熙官领命而去,船上很快热闹起来,但片刻之后就又安静下来。


“轰隆”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林清华首次感受到了骑兵集团冲锋时的震慑力,和这些训练有素的大队骑兵比起来,自己收服的那些响马不过是乌合之众。现在虽是在船上,骑兵冲不到船上来,但林清华还是看出了众人内心的恐惧,有的人不仅脸色发白,甚至拿刀的手都开始发抖了,连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方世玉也自言自语道:“我的天,这要是冲过来还不把人踏成肉饼?”


林清华为了给众人打气,大声说道:“大家不要慌!咱们是来招安的,不是来打仗的,再说了,咱们是在船上,他骑兵再厉害,也不能冲到船上来,就算是昏头昏脑的冲过来,也只有喂王八的份儿。大家都放松点儿,不要把刀举那么高嘛,哎,那个大胖子,说你哪,你那把鬼头刀举那么高干嘛?你不累我看着都累,对啦,把刀抗肩膀上,这才潇洒嘛!”众人听他说得幽默,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些,几个性子开朗的已然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马队便奔到岸边,人数大约有五千,大部拿大刀,少部拿长矛。一停下,拿长矛的兵便跳下马来,很快就列成了阵形,正面正对着林清华的船队,而那拿大刀的骑兵仍旧骑在马上,用警惕的双眼搜索着四周。


待未发现危险后,几个骑兵向着队后奔去,于是很快就有三名旗手撑着三面大旗从队伍后面奔到队前,一面旗上写着个“闯”字,一面旗上写着个“顺”字,另外一面上则写着个“白”字,不过那“白”字明显比另两个字小了一圈。紧跟在旗手后面的是几个看起来像是军官模样的人,对着林清华的船队指指点点。


双方对峙了一会儿,顺军中跑出一人,来到江边扯着嗓子喊道:“哎,船上的人听着!速速登岸投降,不然的话,我们就不客气啦!”


林清华也向着岸上大声喊道:“在下林清华,奉大明皇帝旨意,前来与闯王议和,希望双方能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共抗鞑子!”


来人听清林清华的话后,便又飞快的奔回队中复命去了。


等了一袋烟的工夫,那人去而复返,喊道:“我们将军说了,你们必须在此下船,然后由我们的人押你们去西安,只给你们一刻钟,时间一到,我们就发动攻击!”说完向身后一指,只见三门大炮被推了上来。


看到这副架势,林清华只好下令弃船登岸。


等众人登上江岸,顺军长矛手就将众人围了起来,一名小军官命令众人放下武器。林清华示意众人照做,于是大刀、三节棍、斧头、匕首、狼牙棒很快便在江边堆成了一堆。


过了一会儿,这支骑兵部队的将领一声令下,长矛手们便押着林清华他们,跟在马队后面,向着北方缓缓而行。


行了半日,天色快黑时,林清华他们便进入了一个小城,进城门时林清华抬头向城门上望去,隐约看见两个斑驳的大字----郢中。入城之后,林清华他们就被安置在一个大院中,院中有几间大瓦房,还有一个空荡荡的牲口棚,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地主的家,只不过主人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几间干净宽敞的大屋,似乎正向人们讲诉着屋主曾经的殷实生活。


众人进院没多就,几个顺军士兵抬着几个大木桶走了进来。他们将木桶放下,揭开盖儿,一股热气冒了出来,其中一人喊道:“喝粥了,喝粥了。这儿可没什么山珍海味,你们就将就点儿吧。”说完把别在后腰上的两个木勺抽了出来,放进桶里后又指着林清华道:“喂,你,穿官服的那个,我们将军要见你,快点喝两口粥就跟我走吧。”


林清华拿过洪熙官递过来的木勺,挖了一勺热起腾腾的白粥,凑到嘴边吹了吹,但太烫了,根本无法入口,那顺军士兵讥道:“你们这些官儿平时娇生惯养,连粥都不会喝,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林清华听得心烦,索性将木勺向桶里一丢,说道:“不喝了,这就带我去见你们将军吧。”


林清华跟着士兵一路小跑,来到了县衙,那将军正是住在县衙之中。


双方一见面,不等林清华开口,那将军支开左右,抢先说道:“你叫林清华?可是在北京时住在制将军府上那个林清华?”


林清华吃了一惊,细看此人,却没有一点儿印象,正寻思该怎样回答时,那人似乎也看出了林清华的心思,说道:“我以前是制将军麾下的一名小将,跟着制将军打进北京后一直在城外驻扎,你没有见过我,但闯王登基时我也参加了,当时我曾远远的看过你几眼,你就站在制将军的身后不远处,但你没向我这边望,所以你不认得我。”


林清华现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原来如此,这么说后来你也是与制将军一起从东门突围的了?”


那人道:“正是!我们突围出来后,便向南走了一天,后来又折向西边,希望能早点儿追上闯王。一路上追兵不断,鞑子的骑兵很厉害,射箭射得很准,眼看着我们的人越来越少,后来制将军指挥我们在一个山谷埋伏下来,打了鞑子一个伏击,杀了三百多鞑子,这才把他们吓退,但我们也只剩下不到五百人了。后来我们终于到了山西太原,在那儿和闯王会合。闯王的心情很坏,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他待部下很和气,现在动不动就打人,他的亲兵几乎人人挨过打,这样一来大伙儿的心就更乱了,经常有人夜里逃跑。闯王的疑心也越来越重了,经常怀疑这个要杀他,那个要出卖他,制将军劝他到河南去,他却疑心制将军要在河南害他,牛丞相也落井下石,说制将军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闯王更生气了,他把制将军的亲兵遣散,还把制将军的心腹都派到别处去,我也是在那时被派到这里的,因为我很会带兵,所以白将军让我带领一支骑兵驻守郢中。今天我看见报警的狼烟,以为明军来攻,所以点尽精锐去迎战,不想却碰见了熟人。”


林清华见他这么罗嗦,本来有些不耐烦的,但听到了李岩的消息,便耐住性子听他说下去,谁知他说到这儿就不说了,于是林清华问道:“那后来制将军怎么样了?”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上个月传来消息,说制将军因为谋反,已经被诛杀,一起被杀的还有红娘子,我听到消息后,偷偷的哭了一场,我不相信制将军会谋反,底下好多弟兄也不相信,但他们都不敢说出来。不过,后来我又听到消息,说制将军和红娘子没死,他们现在正在河南召集天下英雄,准备与鞑子大战一场,我倒希望这是真的。”


林清华虽然早已从史书中知道了李岩的结局,但听到他的死讯,还是很难过,毕竟两人有过一段友谊,不过听了后面的消息,他又有些期待,也许李岩听了自己的劝告留了后路也说不定呢。


林清华定了定神,说道:“你跟我并不熟悉,怎么说了这么多话?你就不怕这话传到闯王耳朵里?不怕闯王杀你?”


那人淡淡的说道:“这些话我憋了好久,说出来我就好受多了,况且制将军引为知己的朋友决不会是小人,他在太原时常对我们说起你,说你值得信赖,而且很担心你的安危,所有突围的人中只有权将军那一路没到,连一个兵也没到,对了,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儿?你们那一路遇上了什么情况?你现在还活着,那么权将军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儿?”


林清华寻思:这可不好回答。于是说道:“一言难尽哪,这事我慢慢再跟你说。我现在想问问你,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那人说道:“还能有什么打算?无非是鞑子来了杀鞑子,明军来了打明军,战死沙场而已。如今鞑子势大,兵势很盛,好多原来投降闯王的明军将领又投降了鞑子,与鞑子一起来打我们,而我大顺军军心涣散,斗志不强,已打了好几场败仗了。”


林清华道:“将军不要这么悲观,只要明军与顺军联手,相信能够击败鞑子的,收复失地指日可待。”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希望如此。不过闯王现在谁的意见都听不进去,连高夫人都劝不住,你此去恐怕会空手而归呀。”


林清华道:“只有尽力而为,否则的话中原危矣!”


两人又聊了会儿,林清华得知此人名叫马满原,祖上三代都是给马看病的兽医,早年曾读过三年私塾,后来不堪“三饷”加派,家道中落,便替人赶马为生,李自成还是高迎祥手下的闯将时,来到他们村,他便和村中几个胆大的年轻人投了李自成,此后便随着李自成南征北战,后来被李自成派去和红娘子一起搭救李岩,从此便成了李岩的部下。


马满原留林清华一起住在县衙,但林清华执意要与部下住一起,于是马满原便亲自送林清华回到大院,临走时答应尽快送林清华去西安。


第二天一大早,林清华与部下便登上了马满原为他们准备的小船,大概是马满原特意嘱咐的缘故,顺军士兵们对他们的态度要好多了,不仅早饭有酒有肉,而且到了船上也不再对他们刀兵相向。


众人与岸上送别的人告别之后,便迎着朝霞逆流而上,身后的郢中小城也越来越远,最后终于看不见了。


经过十日的航行,终于抵达李自成大将白旺的驻地----襄阳。


襄阳自古被称为“铁打的襄阳”,城高池阔,易守难攻,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元朝时忽必烈派兵攻打襄阳,前后用时六年,最后才用回回炮将对岸的樊城攻破,绝了襄阳外援,这才逼降了襄阳守将吕文焕。襄阳城破后,元军便顺流而下,一举灭了南宋,由此可见襄阳的战略地位之重要。


林清华上岸后站在城墙下,抬头望着那高大的城墙暗自赞叹,在冷兵器时代,若想攻下此城着实不易,但现在已进入火器时代,再坚固的城墙也经不住火炮的轰击。


白旺对林清华的态度很冷淡,只是问他来的目的、启程日期、行走路线,连几句寒暄也没有,问完了话便送林清华到军营居住,也没说何时送他去西安。


林清华无聊的在军营中待了几天,守门的军将又不许他们外出,只好和众部下一起听莫不计说书。直到第三天下午,白旺才派人来告诉林清华,说第二天一早出发。


第二天,林清华便带着部下骑着马,向北进发了,随行的还有五百名全副武装的大顺军骑兵。由于林清华部下多是水寇出身,大多数人不会骑马,因而开头几天走的甚慢,一天走不了一百里,直到众人学会了骑马,这才加快了速度。一路上满目的疮痍,十室九空,走不了多远便能看见一具尸体,偶尔还有几只野狗围着尸体撕咬,江南虽然也遭到过兵灾,但从未像河南这样惨,众人中十个倒有就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凄惨情景。


这样走了七八日,在经过一大片无人地带之后,潼关出现在众人眼前。


潼关凭借关前的一条天然大裂隙,被兵家誉为天下第一险要之地,秦、汉、唐均把国都定在潼关以西,就是想凭借潼关之险确保国都的安全,李自成似乎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把都城定于西安,但时代不同了,自唐以后中国的经济重心就移向了东南,江南也就成为了中央王朝财赋的主要来源,国都也就自然而然的移到了交通便利特别是水路发达的东部,而潼关以西因为道路艰难、运输不畅,也就被诸王朝抛弃了。


此时的潼关守将是马石瑶,此人原是商洛山的土匪,李自成早年被明军击败,退往商洛山时将其收编,因其匪气较浓,因而并不是很得李自成的信任,前一段时间,他送给牛金星三万两银子,才得以被委以重任,来把守这商旅来往频繁的潼关,本以为能大捞一笔,谁知李自成败退回来,一路之上商旅断绝,眼看着战事要久拖不绝,自己的银子恐怕要打水飘了。


正自烦恼间,忽闻手下来报,说是有个明朝大官要进关。马石瑶眼前一亮,“明朝大官?”他问道,“多大的官?来干什么?”


“据说是个什么侯爷,去西安议和的,还说要顺便劳军。”手下答道。


“劳军?那么说带了很多银子喽?”马石瑶眼前仿佛看见了好多银子在飞。


“这个不清楚,不过他们带的马里好些都驮着箱子。”手下说完偷偷看了眼上司,心想:将军怎么整天都把“银子”俩儿字挂在嘴边?


“太好了,走,咱们这就瞧瞧去!”马石瑶兴冲冲的走在前面。


林清华他们老老实实的等在关前,只见关门紧闭,城头上的顺军士兵懒洋洋的抱着长矛站着,正眼也不瞧他们一眼,忽然城头上乱了一阵,士兵们一改懒洋洋的神情,个个精神抖擞的站得笔直,片刻之后,城头上来了一名顺军将领,他趴在箭垛上向林清华喊道:“喂,你们不是要劳军吗?带了多少银子?不如就给了我们吧,我们也是大顺军队呀,镇守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清苦的很。”


林清华心想:遇上敲竹杠的啦。正寻思怎样答复时,那“护送”他前来的顺军小校朗声说道:“这位将军好面生,原来不是袁将军镇守潼关吗?”


马石瑶道:“你是说袁宗第吧?他早就回西安啦,现在是我镇守潼关。废话少说,快把银子交出来吧!”


小校说道:“将军难道不知这私分军饷是要杀头的吗?这些军饷已被白将军接收,特命小的押运进京,若是少了一两,小的人头不保,若是将军取了一两,将军人头也不保,方才白将军的信你也看了吧,里面说得很清楚,而且几天前同样的一封信已送到西安了,将军还是快让我们入关吧。”


马石瑶本来是想杀人灭口抢银子的,但听完小校的话吃了一惊,刚才他确实看了信,但他看了半天就只认出了“银子”俩字,也不知信中说了些啥,没想到白旺比自己还精,早就让西安知道了,想起闯王的军令,想起几天前在西安看见的那几百颗血淋淋的人头,他不寒而栗,忙赔笑道:“哈哈,我刚才只是和大伙儿开个玩笑,不要往心里去。”说完又向部下呵斥道:“你们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开门!”


进入潼关后,林清华他们谢绝了马石瑶留宿的“好意”,马不停踢的向西狂奔,又经过一天的跋涉,终于进入了大顺朝的都城----西安。


林清华他们被安排在城西的一个驿站住下,驿站旁边就是一个兵营,带他们来的人叮嘱他们留在驿站中,不要外出,等候李自成的圣旨。


第二天早晨,几个大顺官员来宣旨,让林清华一个人进宫面圣。


林清华随着几人进了皇宫,这皇宫原是明朝藩王的府邸,李自成占领西安后,将其扩建了几倍,盖了一个大殿,权且充当议政之处。


此时的李自成正坐在龙椅之上,面色阴沉的望着刚走进大殿的林清华,突然暴喝一声:“来人哪,把他给我拉出去砍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