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十三节

看之风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大的厅堂之中,想活动一下手脚,却动弹不得,原来他正被光溜溜的捆在厅堂中央的一根柱子上。   林清华环顾四周,只见左边与右边都坐满了人,从他们的打扮来看都是水寇,有不少人还拿着大刀,对着他怒目而视。抬头望去,正对着林清华的墙壁前立着一个屏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大的厅堂之中,想活动一下手脚,却动弹不得,原来他正被光溜溜的捆在厅堂中央的一根柱子上。

林清华环顾四周,只见左边与右边都坐满了人,从他们的打扮来看都是水寇,有不少人还拿着大刀,对着他怒目而视。抬头望去,正对着林清华的墙壁前立着一个屏风,屏风前坐着一个人,此人满脸麻子,剃着光头,其身前是一张几案,几案上正放着林清华的朝服和裤子,此时他正将腿搭在几案上,两只小眼睛正盯着林清华。


见到林清华醒来,那人才慢吞吞的用破锣般的嗓子说道:“这位大人好福气呀,一路上只管闭着眼睡觉,任凭弟兄们怎么喊也喊不醒,害得弟兄们一路将你抬回来,这等福气只怕世上没几个人享受得了,就是立马死了,也无憾了!”


林清华此时反倒镇定下来,说道:“你是何人?竟敢袭击朝廷命官,难道不知这是诛九族的死罪吗?”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我等既然当了水寇,便早就将那生死置之度外,怎会怕诛九族?倒是你该为自己的小命担心一下了,看你这朝服的服色,似乎你的官儿不小,怎会说出如此的傻话?莫非你是个傻子?那就难怪你里面啥都不穿,光着腚在朝堂上走来走去了。”


话音刚落,厅中众水寇无不哈哈大笑,纷纷向林清华那光溜溜的下面望去。


林清华下意识的想捂住下面,怎奈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不由脸上微微一红,怒道:“废话少说!既然落如你手,要杀要剐随你便!”


那人奸笑道:“想死?哪儿那么容易?你的几阵排枪打死了我好几个头领,不将你油炸难泄我心头之恨!赵老六,这回要把你那杀猪的看家本领拿出来,你先把他的耳朵割下来,再把他的鼻子和下面的那玩意儿割下来,放到油锅里炸一炸,老子要用来下酒!最后把他大卸八块,让弟兄们每人都分一块儿肉,也好为诸位头领报仇!”那满脸横肉的赵老六应声从人堆里跳了出来,手握一把一尺长的尖刀,大摇大摆的走向林清华。


林清华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一口锅,几块大石垒成的灶下火苗正贪婪的舔着锅底,锅中的油显然已经烧开,不停的翻滚着,似要将一切入锅的东西吞噬。林清华心中一阵悲凉,想到自己死状极惨,忍不住开口痛骂道:“你个混蛋!禽兽!**你十八代祖宗!我林清华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人本来脸带诡笑的看着林清华,待听到林清华自报姓名时,脸色一沉,站起来,走到林清华跟前,制止了正要动手的赵老六,问道:“你叫‘林清华’?你可是那在南京擒杀了马士英的林清华?”


林清华闻言一楞,心中想道:莫非此人是个侠盗?知道我是为国立功的林清华后不会杀我?不由得回想起看过的电视剧片段:一群强盗抓住了一个好官,当知道他是为民请命的清官后,立即拜见,并立即释放,于是乎好官有惊无险,甚至由此而得到一群忠心耿耿的部下。


想到这里,林清华心中一喜,忙说道:“正是,正是。那马士英祸国殃民、篡夺大明江山,招至天怒人怨,我替天行道、为民请命,将他诛杀,并扶持太子登基,因功而封威毅侯。此次我是奉了朝廷旨意去招安李自成的,希望两者联合共抗清兵,以防汉人江山落如鞑子之手。这位壮士快快放了我,免得耽误了行程。”


厅中众人听完,轰声四起,议论纷纷。


那人将手一挥,制止了众人的议论。他对着林清华冷冷的说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这是自投罗网。小四儿,快出来认一认,看看这是否就是杀害你家老爷的凶手?”


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说道:“回大头领,小的没见过他,老爷遇害的当天我就逃出南京了,但从他刚才所言来看,就是此人无疑了,还望大头领为我家老爷报仇!”


那位大头领冷笑道:“林清华,你大概还不知道老子是谁吧,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被你杀害的马士英马大人是我的族叔,本来他老人家是要招我去做官的,不料却被你小子杀害,顺带还坏了老子的前程,今日老子定要活剥了你!来人哪,把他给我摁在地上,老子要亲自操刀,活剥了他的皮!”


几个小喽罗跑过来,将林清华身上的绳子解开,将他死死按在地上,大头领则从赵老六手里接过尖刀,在林清华身边蹲了下来。


就在林清华已完全绝望时,闹轰轰的人群中飞出一人,那人高叫道:“大师兄,此人杀不得!”


大头领抬头说道:“师弟,你怎么整天都说这个杀不得,那个杀不得,你可真是菩萨心肠,我看你还是不要做强盗了,去和师父一起做和尚吧。”


林清华也抬头望向此人,只见他身穿黑色劲装,四方脸,浓眉毛,大眼睛,一脸的正气,不卑不亢的站在大头领身前,拱手说道:“此人身负朝廷重托,前去联络闯王,共抗鞑子,千万杀不得,若是杀了,那鞑子就会乘机将汉人各个击破,夺我汉人江山,那时我们可就真成了亡国奴了。”


大头领冷笑道:“师弟,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这江山谁坐不一样?就算是被那鞑子夺去又能怎样?说不定还是好事呢,若是清兵南下,我便提了这大明侯爷的头去投那多尔衮,说不定还能弄个大官当当,到时只怕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岂不是比当这水寇好上万倍?”说完便要动刀。


那人一把抓住大头领拿刀的右手,说道:“师兄,话不能这么讲!我刚从河南过来,一路上眼见清兵杀掠甚惨,百姓苦不堪言,而那跟随清兵作战的汉奸部队比那清兵更坏,百姓稍有不从,便是刀枪向相,我看在眼里,恨在心中,一路上已不知杀了多少个掉队的汉奸。师兄,你是汉人,你可不能当汉奸呐,而且此人也不能杀!”


大头领右手一翻,左手一掌将那人打的后退几步,恶狠狠的道:“老子早就看出你跟老子不是一条心,师父把我赶出来时,也不见你为我说几句好话,前一阵子若不是我收留了你,你恐怕早就做了饿死鬼了,现在好了,吃了几顿饱饭,倒教训起老子来了。今天老子跟你一刀两段,你也别叫我师兄了,你现在就给我滚,滚!”说完后头朝下瞪了一眼林清华,骂道:“他吗的,看什么看?!老子现在就剥了你!”挥刀便向林清华的头上划去。


那黑衣人见状,猛的飞起一脚,将大头领踢飞三丈远,一直撞到人堆里。大头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手中的刀也飞了,鼻子也破了,他抹了一把鼻血,喝道:“弟兄们,给我上!拿下这个逆贼!”


此时的众水寇显然分成了两个阵营,六成人站在大头领身后,四成人站在黑衣人身后,隐隐形成对峙之势。听到大头领的命令,一些大头领的亲信冲向黑衣人,但很快便被黑衣人的部下打退,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而林清华也已被黑衣人救出,站在了黑衣人的身后。


大头领见状,楞了一下,说道:“好哇,这么快就拉起自己的队伍啦,我可真是养虎遗患呐。有本事咱俩单打独斗一场,免得坏了底下弟兄们的和气,你若胜了我,我便让你走,怎么样?”


黑衣人点点头,便走上前去。


大头领暴喝一声,猛的扑向黑衣人,黑衣人冷不防被他抓住肩膀,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住大头领的腰带,两人几乎同时用力,“兹,兹”几声,两人同时后退几步,黑衣人肩膀上的布料被撕掉两块,而大头领的腰带则被他顺势拉断,大头领的裤子立马掉了下来,黑衣人的部下发出一阵哄笑。


所幸大头领并未像林清华那样光着腚,内里还穿了条大裤衩子,这才没有春光乍泄。他索性脱掉裤子和上衣,光着膀子又与黑衣人打在一起。


两人师出同门,对对方的招数一清二楚,因而打的难分难解,始终未能分出高下。就在此时,那贼眉鼠眼的小四儿窜了出来,从右边袭向黑衣人,一掌打在黑衣人的后腰上,黑衣人忍痛回了一掌,却被他挥掌挡开,大头领则乘机双掌齐出,打在黑衣人的胸前。黑衣人受此猛击,后退几步,手捧胸口,“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对着二人怒目而视。


二人见此良机,哪肯放过,双双抢出,共同攻向黑衣人。值此危急关头,林清华听见身后有人大喝一声:“洪兄,我来助你!”跟着一白衣人从众人头顶掠过,拳脚齐出,逼退二人。


此时众喽罗再也按捺不住,一人发一声喊,众人便挥刀砍成一片,一时之间,厅堂之内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混乱之中,林清华抢到几案旁边,拿起自己的朝服和裤子,缩在几案之下慌忙穿上。刚刚穿好,就被人拽着脚丫拖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那白衣人。


那白衣人搀扶着黑衣人,对林清华说道:“这位大人,此地不宜久留,快随我们杀出去!”接着向着自己的部下喊道:“大伙儿不要恋战,掩护洪头领从后门杀出去!”


林清华跟着众人且战且退,不一会儿便出了厅堂,来到外边。此时昊月当空,屋外全是一人多高的芦苇,白衣人领着众人一头钻进芦苇丛,林清华紧随其后,众人拼命的奔跑,丝毫不顾芦苇抽打在脸上的疼痛。


来到江边,白衣人指挥众人上船,不一会儿就坐满了两船,白衣人问道:“还有人没上船吗?”没人回答,看来活着的人都上船了,于是他命令道:“快划船!向江北划!”


他们的船离开岸边不到五十丈,身后便有几支船追了上来,并且传来喊杀声,在月光下,他们无所遁形,只得拼命的划船。过了一会儿,一大片乌云飘来,挡住了月光,江面上顿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白衣人立即低声命令转舵向西航行,终于甩开追兵,喊杀声也越来越弱,过了一会儿就什么也听不见了。众人却仍旧不敢懈怠,继续疯狂的摇着桨,一直划了两个时辰,方才在江北岸抛锚,此时众人已是疲惫不堪,不一会儿,便鼾声大作。林清华却不敢睡觉,也睡不着,回想起这一天的经历,他感慨万千,本以为自己是从未来来的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在这个时代应该天下无敌才对,不料今天却差一点儿阴沟里翻船,差点不明不白的死在一群水寇手里,幸亏被另一群水寇救出,不然自己就算交代在这儿了。


想到这里,林清华忙去看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二人也没睡,白衣人正在给黑衣人治伤。


林清华深深鞠了一躬,拱手说道:“二位义士的救命之恩,林某人没齿难忘,无以回报,请受林某一拜。”说完便跪了下来。


那二人赶忙站起,扶起林清华,口中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黑衣人说道:“在大人面前,在下怎敢称‘义士’二字?大人除去那奸臣马士英,天下百姓无不拍手称快,都说大人是我大明第一功臣、第一义士,我等江湖中人也很是佩服大人呢!”


林清华惭愧道:“哪里,哪里。若不是二位冒死相救,我早就死了,‘义士’恐怕也变成‘死士’了。”


林清华不等二人谦让,接着说道:“不知二位今后如何打算?”


黑衣人望了一眼白衣人,说道:“我本来是要去莆田少林寺找我师叔的,不料在此遇上了我师兄,就此耽搁下来,现在正好去他那儿。方兄弟,你一向仰慕少林武学,不如跟我一起去吧。”


白衣人说道:“小弟我离家已有半年,也该回去看看了,免得父母记挂,恐怕不能陪洪兄了。”


黑衣人回头望了一眼,说道:“我不放心的是这些兄弟们呐,他们都是穷苦人出身,虽然做了水寇,但仍良心未泯,这次能掩护我杀出,实在不易。大人现在一个人,若无人保护,实在是危险的很,不如大人将他们收为部下,也好让他们以后有个着落。”


林清华道:“这个容易,从现在起他们就是我的亲兵了,我一向爱兵如子,不会亏待他们的。”


林清华想了想,又道:“你瞧我这记性,说了这么大半天,还不知二位的尊姓大名呢。”


黑衣人道:“在下洪熙官。”


白衣人道:“在下方世玉。”


林清华瞪大了眼,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们就``````就是洪熙官跟方世玉?”他已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电影上那么有名的两位大侠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若是换了别人,恐怕也是这副表情。


洪熙官奇道:“怎么,大人听说过我们的名字?”


林清华吞了口吐沫,说道:“没听说过,没听说过,只是觉得二位的名字比较特别。”


看到二人茫然的表情,林清华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对了,刚才听洪兄喊那大头领叫师兄,不知他叫什么名字?怎么和马士英扯上了关系?”


洪熙官答道:“我那师兄名叫马宁儿,比我大七岁,三年前因与人打架闹出了人命,因而被师父赶出了师门,不想却在此落草,至于他与马士英的关系我也是今日方知。”


林清华点点头,寻思道:没想到马士英居然是马宁儿的族叔,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林清华笑着说:“不知二位是否相信天意?”


“天意?”


“正是,天意!上天安排我在此遇到煞星,而后又出现二位冒死相救,若非如此,则我们三人不能相聚,由此可见,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洪熙官默默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我们三人是有缘了?”


林清华道:“正是!二为如此好的身手,又是堂堂七尺男儿,若不创一番事业,那可真是浪费了。不如二位这就投奔了我,咱们三人联手创一番事业,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也叫后世的人知道有咱们这样的三个人,如何?”


方世玉显然被打动了,拉着洪熙官的手,说道:“洪兄,别犹豫了,这是天意,何况这青史留名的事情怎能放过?!”


洪熙官说道:“蒙大人不弃,我洪熙官这条命今天就算卖给大人了,今后风里来、雨里去,上刀山、下火海,就听大人的了!”说完便与方世玉双双单腿跪下,齐声说道:“林大人在上,请受属下一拜。”


林清华忙扶起二人,心里乐开了花,眉开眼笑的说道:“今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不要动不动就‘属下,属下’的,那倒显得我不近人情了,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便自顾自的大笑起来,直笑的二人莫名其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