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十二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听说水寇来了,心中先是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他也经历过战阵,想来这水寇也比响马、土匪强不到哪儿去。倒是那东厂指挥副史马得林吓得脸色煞白,若不是在侯爷面前只怕早已晕过去了。林清华见状,大感诧异,心中寻思:这马得林再怎么说也是东厂的官,怎地如此胆小,亏他长得人高马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听说水寇来了,心中先是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他也经历过战阵,想来这水寇也比响马、土匪强不到哪儿去。倒是那东厂指挥副史马得林吓得脸色煞白,若不是在侯爷面前只怕早已晕过去了。林清华见状,大感诧异,心中寻思:这马得林再怎么说也是东厂的官,怎地如此胆小,亏他长得人高马大,莫非是“蜡样银枪头”?

想到这里,林清华便开口说道:“马指挥,你看看你那德行,一群水寇就把你吓成那样,要是上了战场还不把你吓的尿了裤子?快快振作起来,莫丢了朝廷的脸面!”


听到林清华的训斥,马得林才镇定下来,定了定神,说道:“回侯爷,不怕侯爷笑话,下官以前只是领着卫士们抓抓犯事儿的官员,从未与人对阵撕杀过,今日乍见如此场面,不禁有些慌乱,多亏侯爷的训斥,使下官如醍醐灌顶,下官定不让侯爷失望,下官这就领人前去撕杀。”说完便往外走。


林清华边听边寻思:难怪你如此表现,平时抓得都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官员,欺软怕硬惯了,遇上比自己更狠的匪人自然就怯了,我看你这个官职多半来路不正,不是袭爵而来便是贿赂而得,没有真本事,只会拍马屁,高起潜怎么把你派过来了呢?


见到马得林要走,林清华忙把他叫住,说道:“回来!你就这么跑出去,定会给那水寇一刀劈了,人不仅要会斗力,更要会斗智,不要逞匹夫之勇!我问你,那水寇从哪儿来的?有多少人?距此多远?有些什么武器?”


马得林脸现羞愧之色,回禀道:“回侯爷,那水寇先前藏在江边两岸的芦苇荡中,不易察觉,待咱们的船一过,他们便纷纷划了过来,先是五、六艘,后来越聚越多,现在已有三十多艘,每艘有二、三十人,总人数只怕不下千人,他们的船小桨多,比咱们的官船快,现在相距不过一里,人人都拿着刀枪棍棒,不过他们好象没有火器。”


“有一千多人?!”林清华听后大吃一惊,他现在有点理解马得林为什么害怕了,因为此时他也有点害怕了,自己这一边连船夫、水手和兵士加在一起也才两百多人,而且看样子大多数人都像眼前的这位马指挥一样没经历过撕杀,这样一对比,不怕才怪。


林清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了一眼手中的鸟枪,传令道:“马指挥,你立即传令下去,命另外两艘船帆桨并用,你亲自带领它们向武昌驻军求援,同时令所有鸟枪手带齐弹药到本船集合,由我带领他们殿后,尽量拖住水寇,掩护你们。对了,你把圣旨也带走。”


马得林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五十名鸟枪手便由三艘小艇送上林清华的座船,其它两艘船则在马得林的带领下,帆桨并用越划越快,很快就与林清华的船拉开了距离。


林清华将鸟枪手分成五个小队,每小队十个人,他准备向西方的火枪队那样,一个小队放枪时,另外的四个小队则装填弹药,以此类推,轮流发射,以便形成持续不断的火力。


就在鸟枪手装填弹药的同时,林清华吩咐甲板上的水手和船夫只留四个在甲板控制航向,其他的水手全部下到甲板下,以便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水寇的船越来越近了,最前面的一艘离林清华的船已不到一百丈,船头站着一人,此人身材很高,左脚在后,右脚向前踏着船舷,左手叉腰,右手提着一把大刀,不停的回头向喽罗们吆喝着。


站在船尾,已列好队的十名鸟枪手纷纷望向一旁的林清华,等着他的号令。林清华皱了皱眉,沉声说道:“沉住气,不要慌,离近了再打!”说完轻轻抽出了挂在左腰的腰刀。这把腰刀是他向马得林要来的,他的转轮手枪并未带来,因为子弹不多了,他想省着用。


两艘船越靠越近,距离也越来越小,八十丈,七十丈,六十丈。林清华已能看清对方的脸了,连水手划桨时所喊的号子声都听清了,鸟枪手们握枪的手早已被汗水浸湿,个别人甚至已开始发抖,此时众人的耳朵里除了江面上“呜呜”的风声,就只剩下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了。


两船的距离已不到三十丈,水寇们纷纷提刀涌到船头,只等两船相碰,便要跳帮撕杀。林清华见时机已到,手中腰刀一挥,口中大喊:“开火!”


鸟枪手们早已等的不耐烦,听见林清华大喊,也不及细想“开火”二字的含义,便纷纷抠动扳机。随着扳机的后移,火绳杆带着点着的火绳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将那火绳按入引火药池,先是一阵青烟由药池向上喷出,接着枪身猛的向后一冲,枪口喷出一阵浓烟,随着浓烟而来的,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


枪声未落,只见水寇船头“呼啦”倒下一片,由于枪中所装均为大粒铅弹,冲劲极大,有三名水寇硬是被击入江中。不等水寇醒悟,林清华喊道:“第一队后退装弹!第二队前进列队!预备!瞄准!开火!”于是水寇船上又是一阵慌乱,又是一片伤亡,有几发子弹打在船头木板上,直打得木屑纷飞,劈啪做响。


水寇经此一击,船速明显放慢,林清华急令水手帆桨并用,加快船速。谁知船桨刚刚伸出船舷,那水寇的船就又追了上来。此时的水寇已放下了刀,拿起了弓箭,准备放箭。


林清华见状,命令众人躲入船舱,并命人在船舱后面的舱壁上用斧子砍出八个洞作为射击孔,以便鸟枪手射击。所幸水寇一心想抢夺船上的财物,因而并未使用火箭,林清华等人才免了焦头烂额之苦,即便如此,林清华的船也很快被射得如刺猬一般,还有几支箭射穿了窗棱,钉在舱壁之上,惊得林清华出了一身冷汗。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水寇的箭雨不时浇在林清华的船上,林清华他们则报之以阵阵弹雨,时间一长,水寇吃不消了,速度再次慢了下来。正当林清华以为摆脱时,忽然发现有两艘水寇的船趁着刚才众人还击分神时一左一右的包抄过来,已快靠上自己的船了。


林清华急令众人分成两拨,一左一右猛烈射击,而水寇也用弓箭射击,一时之间,双方陷入胶着状态。水寇越打越疯狂,有几人甚至手持钢刀跳上船来,但很快便被乱枪击毙;而众鸟枪手则越来越手忙脚乱,有的装弹药时只装了弹头,忘了装火药,有的装了火药却忘了装弹头,有的虽火药与弹头都装了,但却装了数个弹头,致使开枪时枪管爆炸,伤了好几个人,因而火力也越来越弱。


打红了眼的水寇再也顾不上船上的财物了,只见首领一声令下,数百支火箭如流星雨般扑向林清华的官船,转眼间船上便已火头四起。林清华一边令鸟枪手继续射击,一边让舱下的船夫水手上来灭火,众人虽全力以扑,但丝毫不能减弱火势,眼见船舱便要烧塌了,林清华只得让众人撤出船舱。


林清华让众人将那栓在船尾的小艇拉过来,以便弃船逃生。


就在众人冒着箭雨拉小艇时,林清华看见一艘水寇的大船靠了过来,船头上似乎架着什么东西。待他看清那船上架着的是一门大炮时,什么都晚了,他只来得急在卧倒的同时大喊一声:“卧倒!”便见大炮“轰”的一声巨响,跟着只觉得耳边“呼”的一声,接着便听到了骨头的断裂声和众人的惨叫声。当他回头望时,忍不住干呕了几下,只见众人大多已是肚破肠流、脑浆迸裂,惨不忍睹,而他们身后的船舱更是被霰弹打成了马蜂窝,只摇晃了一下,便“喀啦”一声塌了。


还没等林清华回过神来,“轰”得又是一炮,将小艇打了个稀烂。林清华顾不得多想,也来不及脱掉身上的官服,“扑通”一声跳进江中,施展起自己小时候在乡下学回的“狗刨”,拼命向江边游去。


众水寇见有人逃脱,鼓噪着划船追了上来,一边追一边射箭。


林清华的身边不时有箭落下,溅起不大的水花,他的耳中除了“哗,哗”的划水声,就只剩下水寇的叫喊声了,听不清他们在喊些什么,只知道他们对自己不利。过了一会儿,身边再也没有箭支落下,而身后水寇的喊声却越来越大了,这会他总算听清了,原来这些水寇喊的都是一句话----“大头领吩咐,抓活的!”


林清华的手疯了似的划着水,脚也不停的蹬着水,眼看离岸还有五十来丈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跟着整个人沉了下去,开始他还能挣扎几下,但在喝了几口江水后,他便两眼一黑,人事不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