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八章 夜宴(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突变后,战斗、战斗!仿佛只有在战斗中自己才能获得某种解脱。他惧怕平静的生活,也很难像郎朗那样和一个自己的奶奶辈儿的人谈情说爱,卿卿我我。可是那些生活在原来时空中,小县城的女人们,哪个愿意和自己这样生死难料的人共度此生呢!他在网上读过很多穿越小说,非常羡慕那些纵横驰骋的主人公。没有烦恼,不受情感困惑,没有心理障碍,心情愉快的和祖先们尔虞我诈、耳鬓厮磨。多少看似极难的问题只要他们一到都迎刃而解。他们或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都活得那么自在逍遥。可是,为什么轮到自己就总也不能从这种怪异的事件中解脱出来呢?当初得知穿越后,自己那叫一个兴奋,哭着喊着从特区跑出来。什么建功立业什么快意恩仇,凡此种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感觉变了。每当看到和自己并肩战斗的先人们,那种怪异无从释怀。尤其是自己杀死小日本的先人们的时候,置身于他们的尸体之中,刚开始的那种快感越来越少。越来越强烈的是一种诡异,让自己毛骨悚然的诡异。

各种火器齐发,六十名志愿者敏捷的低姿跃进、匍伏前行。迫击炮、榴弹器拼命压制鬼子们的火力,火线距他们越来越近,200米,100米,50米。鬼子们没想到支那人有这么精准的火力压制,更没想到支那人有勇气采取这种自杀式的搏命打法。炮弹炸起的石屑尘土遮挡住碉堡中鬼子们的视线,无法有效的编制火网。那种速度快得超乎想象的小口径榴弹,更是让战壕中的鬼子们,抬不起头来。孙俊他们投出的海量手榴弹,铺天盖地的扔进鬼子们的战壕。尘土、碎石、残肢一起被炸上天。他们迅速跳入战壕,以躲避那虽然不严密,却足以致命的火力网。当完林中尉发现战壕中有敌人的时候,立即组织鬼子们从碉堡中冲到战壕。冲到战壕内的鬼子们却纷纷被手榴弹、子弹消灭。

孙俊越来越接近碉堡,一轮手榴弹进攻,把碉堡与战壕通道口炸塌。趁这个机会,孙俊带着两名战士迅速抵近碉堡的射击口。碉堡内的鬼子们在完林的组织下,不断从射击口向碉堡外面扔手榴弹,以阻止孙俊他们的攻击。由于向外面投掷手榴弹使得各种枪支的射击难以避免的出现间断,对后续的部队的进攻的压力减轻不少。这时候狙击手们纷纷向射击口内精准射击,鬼子们的火力为之一顿。孙俊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同时拉开三枚手榴弹的拉环儿,停顿片刻从射击口扔了进去。碉堡内蛇信般的火焰顿时熄灭。另两名战士继续向碉堡里面扔了几枚手榴弹,彻底解决一个碉堡。鬼子们的防线被突破,接下来战斗虽然还在继续,但是敌我双方都明白战斗的最终结局是什么。

岩会。

高旭的前锋与鬼子的斥候接上火以后,他立即带领2个连迅速向左侧迂回。鲤登行一听到前面的交火,知道对方兵力有限,立即组织部队展开。同时,派一个中队的鬼子从右侧向对面敌人的侧后迂回,企图一举歼灭之。就这样,具备相同战术思想的两个人的决策,导致两只担负相同使命的部队,不期而遇。这时候谋略、战术变得不重要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是对阵双方战士们的勇气和歼敌之决心。

“卧倒!”冲在最前面的高旭,边开火边趴在地上嘶吼。猝不及防的遭遇,交战双方都倒下一片战士。这时候,平时的训练水平就发挥出效果。鬼子们组织火力的速度和密度明显高于我方部队。因此,战士们的伤亡比鬼子们大得多。漆黑的旷野,毫无遮蔽,双方都在坚持,谁都知道这时候稍微一松,结局就是全军覆没。这时候,我军的火力优势渐渐显露。虽然鬼子掷弹手精准,可是怎么也抵不上榴弹器的射速。密集的火力弥补了经验和准确度的不足。胜利的天平渐渐向高旭倾斜。就在这个时候,鲤登行一果断地放弃正面,带领另一个中队全线压上。高旭压力剧增。唯一庆幸的就是,由于是遭遇战,双方搅在一起,鬼子们的炮火无法发挥。

顶住!高旭不断大声嘶喊。是的,顶住!鬼子们越聚越多,竟然发起冲锋。鲤登行一太想结束战斗了,娘子关一丢,他的军旅生涯就只剩下自裁一条道儿了。 “打死也不动”的教导发挥了作用。战士们凭借顽强的意志,在给鬼子们大量杀伤的前提下,打退了鬼子们的第一次进攻。就在这时,鬼子们的火炮终于响了。鬼子们的第一次冲锋,稀释了双方混在一起的空间,也暴露了高旭主力的位置。急于进攻的鲤登行一破釜沉舟,第一轮炮火就给高旭的战士们造成极大的杀伤。飞腾的尘土和着战士们的血肉,令人心碎的高高飞舞。毫无遮挡的战士们只有祈祷下一发炮弹别落在自己的头上。有的战士开始四处乱跑,或许他们认为自己的双腿能够跑得过炮弹,或许只是为了求一个心理安慰,与其等死还不如做点什么。战线开始松动,求生的本能促使更多的战士们试图躲避炮火。可是迎接他们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别跑!”小腿受伤的高旭的声音已经暗哑,在炮火纷飞中是那么的无力。

正当鲤登行一准备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炮火突然停了。这一突然的变故使交战双方都为之一愣。原来左民生,听到前方的交火声,知道敌人的主力已经到了。这么短的时间内,高旭不可能完成布防,伏击战变成遭遇战,那么梯次阻击也就失去意义。于是他果断命令部队支援前方作战。可是抵达后发现双方已经搅在一起,于是他就和部队迂回到敌人侧后方。他们避开敌人的正面,绕了一大圈,终于看鬼子们的炮兵阵地和辎重部队。轰鸣的炮声,让左民生来不及多想就带领战士们向敌人掩杀过去。鬼子少量的警卫部队立即被淹没在如雨般的子弹中。被步兵发现的炮兵们的命运是非常凄惨的。就像没有步兵不喜欢自己的火炮一样,也没有步兵不害怕和憎恨敌人的火炮。左民生消灭鬼子炮兵之后,一刻不敢停留,急袭鬼子身后。连续的奔袭极大的消耗了战士们的体力,每个人都咬牙坚持。他们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的劳累是有意义的。每早到一秒钟,自己的战友们就会少牺牲一些。终于到了,很多战士一下子扑倒在地上,顾不上喘息就纷纷向鬼子们开火。

这时候,东方露出了鱼肚白。远处的群峰山峦叠嶂,沉默的审视着人类的厮杀。厮杀还在继续。这两个同为东方的民族,在源远流长的交流史中,他们有相近的文字、文化和文明。在两国悠久绵长的军事文化中,都强调军人的战斗意志、牺牲精神,骨子里都拒绝、鄙视投降,以做俘虏为奇耻大辱。

从腿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鲤登行一的大脑清醒了一些。由于流血过多,他感觉头有些晕。身边是不断死去受伤的帝国勇士,他知道自己也快要死去了。作为中高级军官,他明白自己的部队已经陷入绝境,所有的挣扎和努力不过是为了军人的荣誉。他抚摸着心爱的战刀,那是天皇御赐之物。他所有的荣誉和信念都来自这把军刀,以及赐予它光荣的主人。枪声越来越稀疏,他知道也许自己最后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了,他挣扎着坐起来,面向故乡的方向用袖子虔诚的擦拭着刀身。

“卡米嘎尤哇

哧尤尼呀吃尤尼

撒咋热咦什呢噢

咦哇他哦那日特

卡噢科呢噢木苏吗嘚”

凄凉寂寥的歌声在寂静的群山中是那么苍凉。左民生看着这名鬼子高级军官,猜测他在想什么?

“老左,这个鬼子嚎什么呢?什么意思?”林镇三郁闷的问。

“噢!他唱的是《君之代》意思是:

吾皇盛世兮,

千秋万代;

砂砾成岩兮,

遍生青苔;

长治久安兮,

国富民泰。”

“什么意思?”林镇三仍然一头雾水。

“翻译成白话就是:君王(你)的朝代,

一千代、

八千代无尽期,

直到小石变成巨岩,

岩石上长满藓苔衣。是为他们天皇歌功颂德的一首歌。哼!他们就是唱着这首歌侵略我们中国的。”

“狗日的,死到临头了还想欺负我们。”其实,林镇三还是没弄明白什么意思,只不过觉得他唱的实在太难听了。

鲤登行一依然在做着一切剖腹前的准备,左民生其实非常好奇,所谓日本武士是如何自裁的。

“将军,我承认战败,希望你能够允许我有尊严的死去!拜托了!”鲤登行一流利的中国话很是让林镇三吃惊。看见他郑重的向左民生施礼,也觉得很奇怪。反正是死,何必这么费事。

“鲤登行一大佐”高旭拖着伤腿来到鲤登行一身前冷冷地说:“当你杀害中国人的时候你是否允许他们有尊严的死去?”

“我是大日本帝国职业军人,我从不杀害平民。战场的厮杀,我在履行任何一个军人该尽的职责。我,没有过错!”鲤登行一高傲的扬起头。

“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一句话?”高旭露出残忍和轻蔑的微笑,“胜利者不该受到指责。还有一句话你可能没有听说过,那就是,失败者不该得到同情!而你,鲤登行一大佐就是失败者,你没有权利要求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