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八节

看之风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拿起一本书,打开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书上画得全是男女交媾的春宫图,姿势各异,千变万化,更让人叫绝的是,有些书可以连续快速翻看,就象看动画片一样。林清华一边佩服着古人的创造力,一边过着眼瘾。待瘾过足,放下书时,他才发现屋子的墙壁上也画满了春宫图,看来这位韩太监的爱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拿起一本书,打开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书上画得全是男女交媾的春宫图,姿势各异,千变万化,更让人叫绝的是,有些书可以连续快速翻看,就象看动画片一样。林清华一边佩服着古人的创造力,一边过着眼瘾。待瘾过足,放下书时,他才发现屋子的墙壁上也画满了春宫图,看来这位韩太监的爱好不一般哪,林清华看着看着,不禁想起了圆圆和萍儿。昨天政变成功后,林清华便派了五名心腹向瓜洲报信,并令陈唯一率领部队保护二女进入南京,按照时间推算,最迟后天就能够见到两位美女了。想到这里,林清华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猛然间想起与侯方域的约会,便匆匆锁了门回到府中正厅。

对于这个时代的时间概念,林清华还未完全适应过来,他叫来小德子问时间,小德子告诉他现在是申时,也就是还有一个时辰才到酉时,时间还充裕。


林清华让小德子去备马,准备在宴会前先到处逛逛,这时祁海却捧来笔墨纸砚,请林清华为府邸的门匾题字。林清华只好勉为其难的拿起毛笔,饱蘸墨汁,对照着朝廷册封自己为威毅侯的敕书,哆哆嗦嗦、歪歪扭扭的写下了“威毅侯府”四个大字,然后也不管祁海脸上古怪的神色,连连催促其快快去将此“墨宝”制成门匾挂上。


一身便装的林清华正骑在马上,兴致盎然的观赏着南京御街两边的景色,街边除了朝廷官员的深宅大院外,更多的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店门口人头撺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虽然现在天下战乱不休,前天更是发生了一场宫廷政变,但这似乎并不防碍商人赚钱的兴趣,尤其是在南京这样一个暂时看起来太平无事的小天堂。明朝末年的商品经济已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人们日常的买卖都是用银子作为货币,不仅大的交易用银锭,小的交易也用碎银,这一方面是由于美洲的金银通过西班牙、葡萄牙等国输入中国,一方面也是出于中国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银子一多,明朝的赋税便以银结算,而这样一来,又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了商品经济。


若不是满清入关打乱了中国商品经济的发展,中国是否有可能先于西欧发生工业革命呢?甚至先于西欧爆发资产阶级大革命呢?这些问题撕扯着林清华敏感的神经,林清华想得头都大了,他看看天色已不早了,便低下头问前边牵马的小德子;“小德子,你知道媚香楼在哪里吗?”


“回侯爷,媚香楼就在秦淮河的西边。”小德子回过头答道。


“那是个什么地方?酒楼还是妓院?”林清华刨根问底的问道。


“那是秦淮河一带最有名的青楼,不过那里的姑娘只接待达官显贵,而且只卖艺不卖身。”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经常去那儿。”


“什么?你一个太监去那儿干什么?”林清华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不是我一个去,我又没钱又没面子,去了也进不去。我是陪韩公公去的,韩公公是那里的常客。”小德子一本正经的答道。


联想起韩赞周的那间秘室,林清华也就释然了,他甚至有些同情起那个老太监起来。


在小德子的带领下,林清华很快就到了媚香楼的门前。此时门前早已停满了小轿,轿夫们则挤在一起谈天说地,从轿夫的服色来看,他们的主人非富即贵,决非普通人。


林清华站在媚香楼前,心中不由佩服这楼的建造者。此楼为上下三层,临水而立,虽说不上金碧辉煌,但也显得精巧别致。只不过它与林清华心中古代的妓院相去甚远,门口既没有涂脂抹粉、见客便拉的妓女,也没有拳大臂粗、虎背熊腰的打手,更没有低三下四、点头哈腰的大茶壶,所有的不过是门口吊着的一排特大号的红灯笼而已,而这也是它与普通酒店的唯一区别。


林清华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时,楼中却走出一人,此人身穿青色长袍,腰间悬一圆形玉坠,右手摇折扇,左手背在身后,迈着官步缓缓而来,定睛一看,正是侯方域。


侯方域见到林清华,赶紧走上前来,抱拳作揖,说道:“侯爷当真守时,说酉时来便酉时来,竟是一点也不早,一点也不晚。来,来,来,赶紧上楼,他们已等得不耐烦了,说道若是你来晚了,定要灌你三坛女儿红。”说完拉着林清华的手便往楼中走。


林清华随侯方域来到三楼西厢房,只见不算大的西厢房中摆着一张不大的圆桌,圆桌临窗而设,六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围坐在桌旁,正兴致盎然的讨论着什么。这些人林清华一个也不认识,看来他们并未在朝中做官,至少没做大官。


众人见到他们进来,连忙起身相迎。


侯方域笑呵呵的给双方介绍道:“我来给大家引见一下,这位便是护送今上南下、如今圣眷正隆、近日又因一举擒获窃国巨寇而被封为威毅侯的林子华林侯爷。”


众人听后忙作揖行礼,口中说道:“久仰,久仰,失敬,失敬。。。。。。”自然也免不了说些“国之栋梁”、“社稷幸甚,黎民幸甚”的恭维话。


林清华也学着众人的样,作揖回礼道:“不敢,不敢。晚辈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皇上看重,协助皇上平叛成功,这全靠诸位忠义之士的配合,晚辈实在是不敢贪功,诸位若是再说下去,晚辈可就无地自容了。”


众人又谦让了一番,侯方域才将他们一一介绍给林清华。


“这位是方以智兄,字密之,号曼公,桐城人,现任翰林院检讨。”


“这位是冒襄兄,字辟疆,号巢民,江苏如皋人。”


“这位是陈贞慧兄,字定生,宜兴高塍人。”


“这位是陈子龙兄,字卧子,华亭人,现任兵科给事中。”


“这位是黄淳耀兄,字蕴生,号陶庵,嘉定人。”


“这位是吴伟业兄,字骏公,号梅村,太仓城厢镇人。”


侯方域每介绍一个人,林清华的心里就惊讶一下,“怎么我来到这个时代,碰到的都是名人呢?”林清华心里暗暗寻思。这些人在后世都是赫赫有名的,他们虽然祖籍不同,爱好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复社的重要成员。复社是明朝末年继东林党之后崛起的另一股政治势力,其政治主张与东林党大同小异,都要求君主实行开明政治,实际上是削弱君权,与东林党不同的是,其成员多是在野的士子,以年青人居多。复社与东林党一野一朝,遥相呼应,同为天下清流的楷模,在东林党遭阉党清洗后,复社也势力日衰,独木难支,直到崇祯上台,清洗了魏忠贤和阉党,复社与东林党才恢复了一点儿元气。明亡以后,复社成员只有少数人投降了清朝,大多数则选择了或隐居山林,或出家为僧,更有一些忠义之士起兵反清,杀身成仁,例如陈子龙在南京陷落后,就和太湖民众武装组织联络,开展抗清活动,事败后被捕,投水自杀。再如侯峒曾,他与黄淳耀率领嘉定民众起义抗清,坚守十余日,城破后与二子投水而死,壮烈殉国。


林清华一边感叹着造物弄人,一边向诸位士子表达着景仰之情,直到说得众人不好意思时,方在侯方域的提醒下闭嘴,并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待众人全部坐下后,侯方域再次开口说道:“今日我们请侯爷前来,一则是为侯爷接风,顺便向侯爷表达我们的景仰之情,二则是想与侯爷切磋一下治国方略,还望侯爷不吝赐教。”


林清华答道:“赐教不敢,不过大明内忧外患,说句大不敬的话,实是已到亡国边缘。”


众人听后对望了一眼,有的陷入了沉思,有的人脸上则显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侯方域带着疑惑问道:“虽然现在战乱四起,但还不至于亡国吧,想那西汉王莽乱政,也只不过乱了十几年,后来光武帝征伐四方、削平反侧,汉朝不也因此而中兴了吗?在下实不明白侯爷的‘亡国’之说,还望侯爷详述,以解在下之惑。”


林清华说道:“我所说的内忧不仅指各地饥民蜂起,打家劫舍,还有各地将领不听号令,不思为国守国门,只一心互相争斗,所为者不过一己私利而已,已渐渐有成为军阀之势,而文臣则结党营私,党同伐异,互相倾轧;外患则是指满清入关,其不仅到处攻城略地,还广为收买汉奸,凡向其投降的明官,无不给以高官厚禄,其入主中原之心昭然若揭。除此之外,更让人忧心的,则是朝廷不顾大局,硬要查‘顺案’,把北方曾投降李自成后又南下避难的朝廷官员抓起来,开始时还是小范围的,只抓投降过的,后来则扩大到所有从北方南下的官员,这样一来,搞得人人自危,使得北方官员很多向满清投降,值此朝廷用人之机,这不是自剪羽翼吗?”


说到这儿,林清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所以我说大明已到亡国边缘。到那时,恐怕在座诸位都成亡国之人了。”说到这儿,林清华偷偷瞧了瞧众人,发现个个眉头紧锁,更有两个眼圈都红了。


众人沉默了半饷,侯方域才打破沉默,问道:“那依侯爷之见,现在可有回天之术?”


林清华答道:“以在下愚见,若想恢复国势,必须从两个方面下手,一方面是延揽人才,立即停止清查‘顺案’,稳定人心,凡从北方南下的官员,一律按品级适当安排,同时开科取士,从在野的士子中选拔人才;一方面是改革军制,建立新军,淘汰老弱,加强训练,并以火器武装,如此方能抵挡住满清南下的铁骑。若是这两方面做好了,则亡国之祸可以避免。”


侯方域听完林清华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立即站起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侯爷这一番话如当头棒喝,令侯某如梦初醒,侯爷忧国忧民之心,令侯某佩服万分,侯某代天下百姓叩谢侯爷。”说完便要向林清华跪下。


林清华赶忙扶住侯方域,说道:“不必如此,明日我们一起向皇上上奏,请朝廷停止清查‘顺案’,以安天下之心。”侯方域点头应允。


这时,其他六人坐不住了,纷纷问道:“那我等怎么办?是否联名向朝廷上书?”


林清华点头应道:“正是。不过光你们几个可不够,还需多联络些士子,越多越好,最好搞个万人上书,书中不仅要写希望朝廷停止清查‘顺案’,还要写上敦请朝廷编练新军的内容,措辞要恳切,但不要指谪朝中大臣。”


众人听后齐声称是,承诺尽快办好。


说了这么多话,众人均觉有些饿了,侯方域赶紧吩咐上菜。


只一袋烟的工夫,酒菜便上齐了。侯方域向林清华逐一介绍着桌上的江南名菜,像正宗的西湖醋鱼、南京板鸭、无锡脆鳝、苏州卤鸭、龙井虾仁、绍式小扣、西湖莼菜汤等等,这些以前林清华只在电视上看过,从没有亲口尝过的名菜,如今却色、香、味具全的摆在他的面前,怎能不让他食指大动?林清华只觉得唾液不断从两腮涌出,当下只略微谦让了一番,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苏州卤鸭,放进嘴里大嚼起来,众人见他这副吃像,均觉好笑,但又拼命忍住,脸上均现出古怪的表情。


林清华见到众人的古怪表情,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确实饿坏了,从前天到今天,我都没有吃好,况且我出身贫寒,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让各位见笑了。”


侯方域微笑着说:“哪里,哪里,我等哪敢耻笑侯爷,侯爷乃性情中人,生性耿直,正是我等愿意结交的豪杰之士,倒是我等少见多怪了。来,来,来,诸位还楞着干什么?既然侯爷已动筷,我等也应拿起筷子祭祭五脏庙了。”


众人哄然大笑,正欲吃时,那陈贞慧却对侯方域说道:“有酒有菜,却无美人,让我等如何下咽?还不将你那红颜知己香君小姐请出,也好为我等斟酒唱曲儿,同时让我等一睹芳颜。”


在众人的揶揄下,侯方域只好出房相请。众人只在房中听到侯方域在房外高喊:“李大娘,李大娘。”陈贞慧向着一脸茫然的林清华说道:“侯爷有所不知,这媚香楼的主人人称‘李大娘’,以前也是青楼女子,后来接了这媚香楼,收养了几个干女儿,勤加调教,这几个干女儿倒也争气,很快便名扬秦淮河,其中以李香君最为出众,而这李香君正是侯朝宗的红颜知己,她不仅色艺双全,而且贞烈无比,至今尚是女儿身,半月之前,那奸臣马士英为了要讨好那伪福王,派人来这媚香楼闹事,要将香君小姐接进马府,谁知香君小姐坚决不从,还从二楼跳下,以示其志,幸而未死,但也将那马贼暂时吓退,不料那马贼仍不死心,前几天怂恿伪福王下旨,要娶香君小姐,若不是侯爷将那马贼的阴谋揭破,并将伪福王擒下,恐怕一对璧人要被活活拆散。”说完唏嘘不已。


林清华当然知道李香君是谁,这李香君与明末名妓董小宛、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合称“秦淮八艳”,色艺闻名天下,后世的《桃花扇》讲的就是李香君与侯方域的爱情故事。


林清华现在终于知道这侯方域为什么这么看得起自己了,原来是因为自己无意中间接救了他的心上人,难怪他对自己另眼相看。不过林清华还有些期待,想尽快看到这与陈圆圆齐名的美女到底美成什么样,有陈圆圆美吗?


正这样想时,侯方域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美貌女子。林清华向这女子望去,只见这女子身材娇小玲珑,眉眼儿俏丽生辉,小嘴唇微微上翘,显出几分憔悴,怀中抱着一个琵琶。若是将圆圆的美比做艳丽的美、萍儿的美比作清秀的美的话,那么这女子便是冷艳的美。


李香君向众人道了个万福,一言不发的坐到桌旁,调好琵琶,便用吴侬软语唱起小曲儿来。


林清华虽然听不懂她唱的是什么,也不懂音律,但他仍觉得很好听,但他也听出来歌声中满含幽怨、愤懑和哀愁,抬眼望去,却见满桌的人均脸现愧色,正欲发问,那侯方域却先开口了:“香君,你怎么能在这儿唱这首曲子呢?不吉利,快换一个曲儿吧。”


那李香君停下歌喉,先望了望侯方域,接着又扫了一眼满桌的人,幽幽的说:“贱妾不识时务,扫了诸位的雅兴,不过贱妾觉得这歌里‘商女不知亡国恨’似乎有些不对,如今大明内忧外患,亡国之祸就在眼前,诸位却还在此饮酒作乐,恐怕比商女好不到哪儿去呢。贱妾的命真苦,出身贱籍,如今又赶上这亡国之祸,每想及此,贱妾心如刀绞,寝食难安。”话未说完,便已泪眼惺忪。


此时林清华方知刚才李香君唱的是什么,她唱的是杜牧的《泊秦淮》,用它来讽刺众人不思为国分忧,只知享乐。


林清华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道:“姑娘误会了,我等在此并非享乐,如今新皇刚刚登基,侯公子他们特地请我来商议国事,并不是来享乐的。”


李香君说道:“这位公子好面生,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侯方域抢着说:“这位便是昨日擒了那狗贼马士英、今日被封为威毅侯的林子华林侯爷。”


李香君道:“可是那千里护送今上到南京的林清华林壮士?”


林清华答道:“正是在下,只是那‘壮士’二字实不敢当。”


李香君道:“侯爷过谦了,侯爷乃诚实忠义之士,既然是侯爷说诸位不是在享乐,那香君就不得不信了,刚才是香君错怪诸位了,香君向诸位赔罪了。”说完便跪了下来。


众人哪敢受礼,慌忙站起,侯方域连忙扶起李香君,不顾众目睽睽,掏出手绢,将她眼角的泪擦去,并轻声安慰。


待缓过劲儿来,李香君马上堆上笑脸,告了个罪,回到椅子上,弹起琵琶又唱了起来。这一次唱的更好听了,在婉转悠扬的歌声中,众人才又觥筹交错、大吃大喝起来。


也不知是上等女儿红的酒精的作用,还是李香君那醉人的歌喉的作用,几杯酒下肚之后,林清华便有些醉意了,他将头扭过去,目光穿过窗户,望向那玉带般的秦淮河,眼里看着往来如织的画舫和河对岸隐约的灯光,耳中听着李香君和河对岸隐约传来的歌声,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毕竟现在真正意识到危机的只有很少的人,而其中又以在野之人居多,朝中手握大权的反而很少,这大概就是所谓“当局者迷”吧,而若要避免明朝的灭亡,就必须使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无论他是农夫、工匠、商人、士兵还是官吏,看来自己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宴会既散,林清华与众人告别后,正欲骑马回家,却被侯方域拦住。趁着酒劲,侯方域非要和林清华一道回府,所兴两人府邸相距不远,林清华便答应了。林清华吩咐小德子牵着马跟在身后,而侯方域则吩咐轿夫先回,之后,两人便在暮色中漫步在御街上,欣赏着南京的夜色。林清华发现明朝的夜市很热闹,御街两边的店铺都挂着大灯笼,照得御街如同白昼。


林清华好奇的问道:“怎么侯兄不留在香君小姐那儿?”


侯方域黯然答道:“香君小姐是清倌人,不留客人过夜的。”


林清华又问:“你与香君小姐情投意合,何不将其娶回府上,以免日夜相思之苦?”


侯方域先叹了口气,说道:“侯爷有所不知,我曾向那李大娘提过此事,但她却狮子大开口,向我索要五万两银子,虽说我父亲为官多年,但他为官清廉,家中又无产业,因而此事只好作罢。”


林清华哈哈一笑,说道:“侯兄何不早言?兄弟近日刚刚发了一笔小财,正愁没处花,不如就送你六万两银子,当作我送你的新婚贺礼。”


“这个。。。。。。这个。。。。。。”侯方域有些心动了,说道:“就算我借侯爷的,他日若有了银子,必定双倍奉还。”


林清华笑着拍了拍侯方域的肩膀,说道:“你这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说送给你就送给你,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明天我就派人把银子给你送过去。”


侯方域说道:“那就多谢侯爷了,改日下官迎娶香君小姐时,还望侯爷赏脸喝杯喜酒。”


林清华说道:“一定,一定。”正想再和侯方域开开玩笑,一阵急促的马踢声从身后传来。


二人赶紧让到一边,寻思道“莫非有紧急军情?”


五十多名身穿轻甲的骑兵护送着一名身穿一品服色的文官,从二人身旁掠过。


侯方域眼尖,一边高喊:“史大人,史阁部大人!”一边对林清华小声说道:“这位便是督师淮扬的史可法史大人。”


史可法听见有人喊他,当即示意马队停下,他本人则拨转马头,向林清华二人弛来。


来到二人跟前,史可法跳下马,向侯方域说道:“难怪这么耳熟,原来是朝宗师弟,老师他老人家身体可好?”


侯方域答道:“父亲身体还好,不过前些天因‘顺案’入狱,又罢了官,现在虽已放出,心情还是有些郁闷。”


史可法道:“出来就好,多散散心就好了。这位是。。。。。。”


侯方域介绍道:“这位便是识破马士英奸计,亲手擒下伪福王的林子华,如今已被皇上封为威毅侯。”


史可法道:“幸会,幸会,没想到与本朝第一大功臣相会,史某真是三生有幸,不如到舍下小酌几杯,不知威毅侯肯否赏脸?”


侯方域忙道:“威毅侯肯定不回拒绝的,对吧?”说完便转过头,望着林清华,满脸的期待。


林清华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说完便吩咐小德子牵马先回府。


一路上侯方域给史可法讲着林清华擒获伪福王的情景,直讲的眉飞色舞,便如他亲眼见到一般,史可法一边听,一边打量着林清华,而林清华也在打量着史可法,二人的眼神一碰,同时会心一笑。在林清华看来,眼前的这个史可法长相实在是太一般了,黑黑的脸,五短身材,若不是穿上官服,很难把他与老农区别开,这难道就是后世的那个赫赫威名留青史的大英雄史可法吗?看来“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真的是没有说错呀。


来到史府,史可法吩咐下人准备酒菜,便与二人攀谈起来。


史可法向林清华说道:“我听说擒拿叛逆的是一个年轻人,可没想到这么年轻,敢问威毅侯今年贵庚?”


林清华道:“虚岁二十四。”


史可法道:“后生可畏啊,威毅侯智勇双全,年纪轻轻便立此大功,他日必是国之栋梁。”


林清华忙谦虚道:“哪里,哪里。史阁部为国分忧,镇守淮扬,真正是我等楷模,我那点功劳怎入得了大人的法眼。”


史可法道:“威毅侯过谦了,如今国事纷扰,我等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吃些苦,受些累也是应该的。”


林清华不想再说这些废话,立即切入正题,问道:“不知史阁部对如今天下的局势有何看法?”


史可法沉吟片刻,说道:“如今闯贼虽已被赶出北京,但势力仍很雄厚,盘踞着关中和河南,仍须加紧进剿,不过我大明精锐尽在吴三桂所统帅的关宁铁骑,若是与他联合进剿,则闯贼迟则三年,少则一年就可平定。”


林清华叹了口气,问道:“史阁部的眼光难道仅盯着李自成,而忘了满清八旗了吗?再说那吴三桂已投降了满清,他愿意联合,他的主子还不愿意呢。”


史可法答道:“这个我也考虑过,那吴三桂在誓师时说的很清楚,他引满清入关只是借师助剿,等剿灭了闯贼,再礼送满清出关,这一点满清摄政王多尔衮在给本朝的国书里也讲的很清楚。”


林清华说道:“那满清入主中原之心已久,这一点从其一入关便到处招降纳叛就可看出,要不是有入主中原之心,它要那么多汉奸干什么?无论与吴三桂还是与满清联合,都是与虎谋皮,请神容易送神难,还望史阁部三思。”


史可法想了想,说道:“如此说来也有些道理,但如今朝廷兵疲将惰,用谁来剿灭闯贼呢?若连闯贼都剿灭不了,还谈什么抗击满清。史某人无能啊,愧对先皇对我的信任,若是保不住大明的社稷,让我如何有脸去见先皇啊?”


林清华安慰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眼下便有一个,史阁部想听否?”


史可法忙问道:“什么办法?快快说来。”


林清华说道:“其实方法很简单,那就是与李自成联合,共抗满清。”


“什么?不行!”史可法听后勃然大怒,猛的一拍桌子,说道:“那不可能,那闯贼进京,逼死了先皇,此乃不共戴天之仇,怎能与仇人联合,此计不好,另换一计。”


林清华两手一摊,说道:“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大家就坐等亡国好了,到那时,今上是亡国之君,而史阁部便是亡国之臣,孰轻孰重,大人好好想想吧。”


史可法听完,“扑通”一声坐回椅子上,神色黯然,喃喃道:“这。。。。。。这可怎么办?亡国之臣,亡国之臣。。。。。。”看来这句“亡国之臣”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林清华趁热打铁,说道:“这只是权益之计,待打败了满清,再和李自成算帐。明日我就向皇上上奏,封李自成一个王,稳住他,之后再从长计议,大人到时只要不反对就行了。”


史可法望着林清华的眼睛,他从中看到了自信与坚毅,于是缓缓说道:“好吧,明日你上奏,我不反对便是,不过,封其为王的事你可不能扯上我。”


林清华笑道:“那简单,只要史阁部不反对,此事多半可成,这大明的社稷也就保住了,史阁部也可成中兴名臣了。”


史可法苦笑道:“是否成中兴名臣,我倒不在乎,只要保住了大明社稷,我也就对得起先帝了。”


三人小酌一番后,林清华与侯方域告辞而去,史可法一直送到街上方才转身回府。一路之上林清华与侯方域均无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林清华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原以为要很废一番口舌才能说服史可法的,没想到史可法这么通情达理,心里早已想好的说辞大多都没用上,既然已说服了史可法,那么就得好好考虑考虑明天怎么说服皇帝和那班顽固的大臣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