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七章 夜宴(七)

李天骄龙 收藏 11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一点红率领部队进至井陉境内的长生口。最近这段时间,一点红和自己的弟兄们一直在进行系统的军事训练。对于他们这些平时就是刀头舔血的人来说,对于实战没有什么心理障碍。训练队的军爷们,针对他们的实际情况,更多进行进攻和防守方面的战术以及一些新式武器使用技能等方面的训练。当军爷们遇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一点红率领部队进至井陉境内的长生口。最近这段时间,一点红和自己的弟兄们一直在进行系统的军事训练。对于他们这些平时就是刀头舔血的人来说,对于实战没有什么心理障碍。训练队的军爷们,针对他们的实际情况,更多进行进攻和防守方面的战术以及一些新式武器使用技能等方面的训练。当军爷们遇到匪爷们,两类观念各异,但是都有优秀杀人技能的人,自然发生碰撞。有斗殴、有漫骂、有叫板,当然更多的是火花。 “业余杀手”和“职业杀手”的差距和区别还是很明显的。虽然,每个业余杀手都有一定杀人技艺,可是他们杀人越货的野路子,相对于那些职业杀手们有组织、有套路、有计划的屠戮劫掠,能力还是显得非常欠缺。“职业杀手”们也从“业余杀手”各种阴损的招数套路中吸取精华。军爷们发现这帮匪爷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性情率真。比那些总装大尾巴狼或者吃不吃的总端着的主儿,有意思多了。匪爷们也从他们那里看不到鄙视和冷眼,只要你有能耐,就会得到别人尊重。因此,培训过程中很多人都成了莫逆。

一支没有信仰和文化的部队是没有前途的。从一开始,郎朗他们就从没有放松过思想工作和文化教育。整训期间,这方面的工作自然成了重点。一点红还清楚记得他们第一次上政治课时候的情景。一个白面书生试图让匪爷们明白:他们自己这一辈子,不能仅仅为了自己而活,应该为了更多人而有意义的活。应该怎么活着?后来知道那叫实现人生观价值观。匪爷们更关心的是怎么才能活的更好,能不挨饿,有肉吃,有女人睡,奢侈一点的希望能有个家过小日子。鸡对鸭讲的结果就是:鸡的结论是鸭们冥顽不化,鸭们的感觉是鸡在扯淡。书生在匪爷们的嘈杂喧闹中愤然离去。不一会儿“鸭子头”一脸悲愤冲进教室,嬉闹的鸭子们立刻变成乖宝宝。他们对郎朗不仅是畏惧,更多的是敬重。

“我知道,让大家在这里憋着是活受罪。很多弟兄们更愿意过那种打家劫舍、刀口上讨生活的日子;更愿意过那种今天晚上上炕,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再穿上鞋的日子;更愿意人家当面叫我们大爷,背后咒我们八辈儿祖宗的日子。如果你们愿意过这样的生活,我成全你们。到时候我是兵你是匪,别怪咱们兄弟翻脸无情。如果想堂堂正正活出个人模样,不想被人戳完我们的脊梁骨之后再戳我们孩子们的,那就踏踏实实的跟这儿呆着!”说完,郎朗冰冷的眼光扫视着匪兄匪弟们。匪爷们知道要好。离开?开什么玩笑,长这么大还没有连续吃过这么多、这么好的东西。更没有像现在这样,获得那么多人的尊重。走在大街上,虽然还没有人请自己签名,可是人们看自己的那种眼光,真让人觉得舒坦。

再后来,那些曾经在山寨给自己讲过很多故事的“先生”们陆续到来,继续给他们讲故事。大家伙感觉舒服多了,渐渐听出了那么点儿滋味。慢慢的鸡的道理,鸭们不知不觉接受了。为什么老百姓以前那么看自己,现在这么看自己?原来为更多人活着这么有意思,原来国家和民族对自己那么重要。老子要成为岳爷爷、戚爷爷那样的真爷们儿。潜移默化和榜样力量是无穷的。更多的匪爷们放下枪以后,不仅听说书,而且还拿起笔和书。要不是老子小时候穷,王八蛋才不上学呢?识字多了,看的书也就多了,原来书中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儿。原来世界那么大,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球上,还被什么引力拽着…匪爷们学习的积极性终于被调动起来。郎朗也终于露出难得的笑容。

一点红趴在冰冷的地上,想到郎朗的笑容,心头一热,起了一身小米。整训结束后的一个夜晚,一点红和郎朗在驻地的操场“不期”而遇。

“二弟没睡?”

皎洁的月光洒在一点红脸上,为她抹上一层象牙白,清澈的双眸秋波荡漾。宽大的军装也不能掩饰她曼妙的身姿。

“大姐,你也没睡!”

一点红走进郎朗伟岸的身影,月光勾勒出他棱角分明面部轮廓。

“听说,你马上有新任务?”

“嗯!”

郎朗无法让自己的眼光从一点红身上移开。今天的她,让郎朗感觉有种陌生感。郎朗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青涩少男,可是寂静的夜晚,他仍然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一点红的爱意他是知道的。从内心来说,他一直接受不了一个在理论上比自己大七十多岁的女人。不论她的感情多么真挚、外表多么妩媚。但是今晚的一点红却让他怦然心动。看到她孤零零站在自己的身影中是那么形单影只,一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在心中勃发。他放弃所有虚伪的掩饰,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这个对他一往情深的“悍匪”。一点红在他有力的臂膀中微微发抖,呼吸渐渐急促,一抹红霞飞上她的双颊。一点红虽然身为土匪多年,可是她仍是一个从未被男人关爱过的的女人。当梦中的一切,真实的发生在眼前,她被强烈的幸福感包围着。滚烫的嘴唇印在一起,一点红生涩、笨拙的回应着郎朗的熟练和老道。幸福的眩晕感让一点红浑身发软,完全陷入郎朗的臂弯…

情欲一旦滋生,就会向野草一样飞长,不论你怎么抵挡挣扎,也无法驱逐它对你的诱惑。自从和郎朗初尝做女人的滋味后,一点红一刻也不想和郎朗分开。真应了那句歌词:我说我的眼中只有你。每天郎朗都被一点红热辣辣的目光包围,让他享受着幸福的烦恼。他们二人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人或者苟且之后男女一样,以为全世界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只要神智健全的人,一望而知他们是什么状态。何况狼之队的公狼或母狼们,几乎每只都快成了精。看着他们俩每天鬼鬼祟祟扑朔迷离的眼神,狼之间都会会心的相互龇牙一笑。渐渐他们两人就都明白,所有的掩饰不过是徒劳,而且落人话柄。只好无奈而幸福的接受这个现实。

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打断了一点红幸福的回忆。正当一点红他们准备战斗的时候,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在灯光中大约一个小队鬼子向一点红他们埋伏的地点搜索而来。这一突发的情况,让一点红顿感紧张。她命令自己的部下冷静,不能暴露。命令通过战士们低声的口耳相传迅速传达到每个人。鬼子越来越近,战士们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出。鬼子们向公路两侧草草放了几枪之后,看到没什么动静,向后面的队伍挥手。鬼子的汽车又开始了移动,经过设伏地点的时候,架在头车车顶的机枪向四周象征性的扫射了几下,就放心的向前开去。鬼子们全部进入伏击圈后,战士们在一点红带领下,向鬼子们发泄自己的紧张和愤恨。鬼子们进行了最顽强的反抗,可是这种战斗对于被伏击方是根本没有办法打的。骤起的战斗又骤然停止,让人怀疑,在刚才是否发生过人类为了不同目的和利益的相互厮杀。

战士们迅速打扫清理战场,然后立即通知郎朗。

旧关。前几次的进攻,让战斗欲望过于强烈的战士们冷静了不少。在得到一点红的电报后。郎朗立即命令部队撤出战斗。向井陉方向与一点红会合。刚才井陉方向的枪炮声,让旧关的鬼子们士气大振,没人怀疑援兵马上将至。在发现郎朗撤退之后,守军立即发起进攻,企图与井陉的援兵夹击郎朗。郎朗他们一路狂奔将旧关的鬼子引入一点红的伏击圈,旧关鬼子们的命运自从踏出旧关防御工事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娘子关。

孙俊似乎真的以为自己是主角。战士们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不断压缩鬼子们的防御阵地,最后将鬼子们压缩到很小的一个区域。被压缩的鬼子利用三个主碉堡和碉堡间的战壕负隅顽抗。鬼子们在攻占娘子关后,对防御工事进行了加强。鬼子们的工事位置处于直射火力的死角,而且异常坚固,现有火炮无法摧毁,进攻一时受阻。其实到此为止,孙俊已经出色的完成了既定任务。可是顽抗的鬼子、牺牲的战友,激发了孙俊和战士们强烈的进攻欲望。

孙俊把所有的榴弹器、榴弹枪、迫击炮都收拢到一起之后,对战士们说“我需要五十九名自愿的突击队员。必须完全自愿,你不站出来并不说明你胆怯!”说罢,第一个站出来他用眼神让试图阻拦他的人的紧紧地闭上嘴。短暂的等待之后,有大大超出他预期数目的战士站了出来。“每个人尽可能多的携带你能找到的爆破器材。一会儿,所有的榴弹器、榴弹枪、迫击炮对鬼子碉堡进行火力压制,掩护我们。不要顾及误伤尽可能靠前,明白吗?”

“明白!”

“给大家十分钟时间,把身后事托付一下!”说完孙俊一个人默默的走到一边。他没什么可托付的。来到这个时空只有他一个人,所有的美好或不美好的记忆都留在过去的未来。他经常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他不能让自己闲下来。每次闲下来的时候,都不可阻止的去思考关于生命、时间等深奥的问题。他很想到老家去寻找自己的祖辈,看看他们是什么样子,在做什么。后来,听沈险峰博士说,这是不可能的。自己已经打破原先的时间序列,不可能再见到自己的先人。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真的一无所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