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个人对“袁崇焕”浅评

刁民退散 收藏 61 4061

《明史·袁崇焕传》开篇第一段话就说“(袁)遇老校退卒,辄与论塞上事,晓其厄塞情形,以边才自许。”虽然在中国古代谦虚被作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但是很显然这里应当理解为褒奖的话,袁崇焕就是这样一个自信的人。而且正因为自信袁崇焕敢于任事,喜好投机。天启二年袁崇焕私自出阅关(山海关)内外,回来就口出大言:“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就事论事擅离职守反受恩赏,可见当时明王朝浮躁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袁崇焕的投机获得了回报。当然袁崇焕对于辽东事也是很有见解和作为的:“及承宗驳重城议,集将吏谋所守。阎鸣泰主觉华,崇焕主宁远,在晋及张应吾、邢慎言持不可,承宗竟主崇焕议。”;“已,承宗镇关门,益倚崇焕,崇焕内拊军民,外饬边备,劳绩大著。”可见袁崇焕解决辽东事务的的方略是和大学士孙承宗相同的(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师承关系)。这里我们不得不说明袁崇焕的平辽策:自努尔哈赤起兵以来明军在关外的野战可以说是战无不败。面对来去如风的女真轻骑兵,筑城坚守就是当时有且只有的最优方略。何况对于家大业大的明王朝来说以蒙古、朝鲜为壁,以筑城屯田为锤,逐步压缩后金的战略空间,进而困死后金在战略层面是可行的。在天启朝对于辽事明廷始终在守弃之间摇摆不定,甚至在如何守的意见也是不统一的。到了天启5年10月,承宗罢,高第来代,谓关外必不可守,令尽撤锦、右诸城守具,移其将士于关内。袁崇焕力争不可并说:“我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我必不去。”高第乃(只)撤锦州、右屯、大、小凌河及松山、杏山、塔山守具,尽驱屯兵入关,委弃米粟十余万,而死亡载途,哭声震野,民怨而军益不振。不久(天启六年正月)努尔哈赤亲帅大军进逼宁远,宁远若失则关外河山非为大明所有。好个袁督师!刺血为书,誓死坚守。宁远大捷不但是袁崇焕个人的胜利,更是明廷筑城坚守派的胜利。


可是袁崇焕还有“性格暴躁,攘臂谈天下事,多大言不惭,而终日梦梦”的一面,史载“崇焕尝核虚伍,立斩一校。”暴躁自大的性格根本容不得人。而且宁远大捷之后更加骄傲自大,与大将满桂不和,便请移之他镇,经略王之臣奏留满桂,袁又与王不和。之后矫诏擅杀节将毛文龙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毛与他不和。


在我看来宁远大战之后,袁崇焕就是典型的书生误国晕招,臭招迭出。打着朝廷的幌子私自议和在战略上严重打击当时还与明朝交好的蒙古诸部(除科尔沁蒙古)和朝鲜的抗击信心。试想,对大明烧杀抢掠、攻城略地后还能讲和封王,这样的好事谁不想干;明朝又如此孱弱,游牧民族必然会趁火打劫,狼烟四起。事实上明与后金有过几次议和,虽未成功,却大大地伤害了多次帮忙牵制、敢于和后金作战的蒙古诸部和朝鲜的心。在战术上多次被利用,后金伐朝鲜袁崇焕按兵不动①,以款杀大将毛文龙就是其中最典型的。军事上袁崇焕将筑城坚守极端化坚决不与清军野战,宁锦大战锦州被围,袁崇焕怕路遇清军不派援兵。之后清军入寇北京,袁崇焕怕野战竟不迟滞清军,反而绕道而行。崇祯2年12月24日袁崇焕部在清军抵达之前两天赶到蓟州,蓟州总兵刘策先期赶到,指挥5000真定军在城外可供通行的1000米宽的要隘处扎下营寨,把后金军地主力堵了两天。但袁崇焕一到蓟州,把刘策的兵调去守卫无关大局的密山(怕刘争功,这是最有利于袁崇焕的解释),来援的其他军队也打发走;然后2万关宁铁骑接防,怕野战的袁离了营寨退回城里,一天后后金军就“潜越”了。之后袁又不得不绕道,到北京后第一件事还是要入城。这些晕招,臭招严重的损害了大明对后金(清)三面包夹的战略优势,到己巳之变之前清军消除了东方朝鲜及毛文龙和西方蒙古诸部(除科尔沁蒙古)两大坚壁,筑城坚守困死后金的策略已经不可能实现。公平的讲袁崇焕所作所为过大于功,但是以“引敌胁和,将为城下之盟”磔刑处死却是对袁崇焕的不公平。


以上是本人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本文内容于 2009-5-16 0:23:46 被刁民退散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