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转折 第二节

看之风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刚进城,便看见两排站笼,每个站笼之中均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犯,有几个居然还穿着明朝的官服,不过那官服上已沾满血污。站笼旁的城墙上贴着一张告示,大意是说这些人都是前明的贪官,平日鱼肉百姓,大顺军入城后,他们不仅不归顺,反而隐匿财产,对抗天兵,顾而将其示众三天,若三天后还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刚进城,便看见两排站笼,每个站笼之中均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犯,有几个居然还穿着明朝的官服,不过那官服上已沾满血污。站笼旁的城墙上贴着一张告示,大意是说这些人都是前明的贪官,平日鱼肉百姓,大顺军入城后,他们不仅不归顺,反而隐匿财产,对抗天兵,顾而将其示众三天,若三天后还不交出脏款,则枭首示众,以儆效尤,同时警告藏匿起来的官员,以此为鉴,速速归降,或可免死等等。落款是大顺权将军府。林清华心想,这大概就是史书上记载的追赃助饷吧,追赃助饷固然不错,但方法粗暴,不论官员清廉与否,一律按品级追赃,值此人心惶惶之时,此举无疑自毁前程,这也是李自成迅速败亡的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他真的被突如其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吧。林清华叹了口气,继续前行,只见大路两旁的店铺、民居的门上均写着“大顺永昌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林清华也觉得饿了,想起萍儿塞给自己的二两银子,便踱进路边的一小酒店,要了碗面就狼吞虎咽起来。结帐时向店伙计打听,方知大顺军入城已近一月,近几日市面上才太平起来。林清华道了谢,走出店外,正准备向城中心走时,一阵哭声却从身后传来。林清华回头望,看见三个兵丁压着五名年青女子正向这边走来,女子均被捆绑,且被绳子穿成一串,她们不停的哭泣,而兵丁则不停的喝骂,为首的一个兵丁在一名女子身上毛手毛脚,口中秽语不断:“小娘子,哭个啥,今天晚上试了爷的手段,保证你夜夜欢笑。”林清华怒不可遏,冲上前去,一拳便打在其脸上,那人突遭猛击,重心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另两人丢下女子,从刀鞘中拔出刀来,对林清华怒目而时,林清华迅速后退,拔出手枪,和他们对峙起来。那摔倒的兵好不容易爬起来,捂着流血的鼻子,怒吼道:“把他给我剁了!”林清华正欲开枪时,一个声音传来:“都住手!”

双方向来人望去,只见一骑白马的白衣人领着十余骑士向他们奔来。待奔到眼前,那白衣人向三个兵丁质问:“你们是谁的部下?”那三个兵丁的头儿对白衣人拱了拱手,说:“回禀制将军,我们是奉权将军的命令前来追赃助饷的。”白衣人皱了皱眉,说:“这么说你们是权将军的部下,既是追赃助饷,为何要强抢民女?尔等不知强抢民女是要斩首的吗?”那兵丁却说:“这些是贪官的家眷,贪官跑了,自然要拿家眷顶罪。”白衣人喝道:“一派胡言,此事与家眷何干?快快将人放了,不然我就要行军法了。”说完一挥手,身后的骑士纷纷抽出刀来。那三人见势不妙,解开绳子后立刻逃的无影无踪。


林清华从他们的交谈中已猜出此白衣人是大名鼎鼎的制将军李岩,于是趁机将手枪收了起来。那五名女子跪下谢过李岩,李岩吩附手下将女子送回家,转身望着林清华道:“这位壮士侠肝义胆,令人佩服,不知如何称呼?”林清华慌忙道:“在下林清华,壮士二字实不敢当,只是一时冲动。”这倒不是他谦虚,刚才实在是危险的很,虽然有枪在手,但对方是三个人,而东风转轮手枪是单动射击,即先用手压倒击锤 ,然后才能抠动扳机射击,这么近的距离很难保证迅速将三人击倒而自己不受伤,此时已有些后悔太过冲动。李岩哈哈一笑,说道:“壮士不必谦虚,如肯赏脸,请到府中一叙。”林清华道:“恭敬不如从命。”李岩道:“好!来人,给壮士备马。”林清华忙道:“在下不会骑马。”李岩一楞,随即笑道:“是我卤莽了。”于是他跳下马来,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拉着林清华的手,说道:“难得我李岩今日结识如此坦荡的壮士,今日我们不醉不休!”


当晚李岩即在府中摆酒款待林清华,为了说话的方便支开了下人,旁边只有红娘子做陪。红娘子仍是一身红衣,腰配短剑,林清华一见之下方知什么叫英姿飒爽。几杯烧酒下肚,双方的话匣子便打开了。李岩首先开口:“不知壮士是何方人氏,我见壮士发式有异,且所持火铳式样别致,似非中原所有,壮士可否见告?”林清华马上把想好的说辞讲了出来:“制将军慧眼如炬,我确刚从西洋回到中原。鄙人祖上世代造船,永乐年间曾随三保太监下西洋,因见西洋对我中华瓷器甚为喜爱,故而转行贩卖瓷器,获利甚丰,不料嘉靖年间竟被污为海盗,只好举家迁往西洋避难,虽身在海外,然心向中华,我小时长听长辈说起中华地大物博,不禁心向往之,本想回来一睹故国风貌,不料看见的却是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不禁心恢意冷。”李岩听后马上说道:“壮士不必消沉,朱明无道,天怒人怨,上天假手闯王灭之,闯王宅心仁厚,宽爱百姓,只要闯王得了天下,百姓自可安居乐业,如今京师已在大顺军手中,只要过得三月,江南就可传甓定。”林清华听后,摇了呀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明朝立国两百余年,所封王侯众多,其中实力雄厚者如唐王、鲁王、桂王,只要其中一人登高一呼,则明朝官吏和军将必将影从,在江南建一小朝庭与闯王对抗,若到那时中原危矣。”李岩微微一笑,道:“林壮士过虑了,明军腐败透顶、战力低下,根本不是大顺军的对手,只要闯王提兵南下,不出半年天下可定,何来‘中原危矣’之说?”林清华叹了口气,说道:“难道将军忘了关外虎视耽耽的满清铁骑吗?满清自从立国以来先后数次入寇中原,掳去百姓、金银无数,其觊觎中原之心昭然若揭,若趁大顺军南下之机入主中原,则汉人社稷必将不保,到那时只怕将军也成了罪人了。”李岩闻言一惊,转念一想,说道:“满清不足虑,山海关尚在吴三桂手中,其前几日已表示归降,闯王已令唐通带领五千人马前去接防,只要山海关在,那满清必进不了关。”林清华已无话可说,正考虑要不要把吴三桂会当汉奸、引导满清南下的情况告诉李岩时,李岩却开口了:“林壮士一片爱国忧民之心让李岩好生佩服,如今大顺朝正需人才,还请壮士助闯王一臂之力。”


林清华不觉有些心动,毕竟要想在这个时代立一番事业是离不开权力的,而眼前正是大好机会,虽然李自成很快就会败亡,但若趁此抓住了兵权,应该还是能够有所作为的,当下答道:“在下不才,愿助闯王。”李岩大喜,道:“好!难得庄士如此干脆,来,满饮此杯。”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由于喝的太快,不由咳嗽起来。红娘子一边给他捶背,一边数落道:“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快,也不怕人笑话。”李岩笑道:“壮士豪爽,我岂能落后?”红娘子又说道:“一口一个壮士,你就不会问问人家的表字吗?”林清华马上把想好的说了出来:“在下字子华,子不语的子,中华的华。”


散席后林清华向李岩借了辆马车,离去时李岩再三叮嘱早回北京。


回到村子时,林清华发现萍儿倚门而立,正等着他回来。见到马车上跳下的是林清华,萍儿低呼一声,满脸的凄苦顿时化做微笑,不顾一切的扑进林清华怀里。搂着怀里娇弱的萍儿,林清华感慨不已,暗暗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一定要保护好萍儿,绝不让她受到伤害。


第二天,林清华带着萍儿,收拾好行装,告别乡亲,驾着马车返回北京。


进了李岩府,得知李岩上朝去了,红娘子则领了一群女兵在后院操练。红娘子见林清华来了,便嘱咐众女兵继续,自己则领着林清华与萍儿去厢房安顿。一进厢房,红娘子便拉着萍儿问长问短,林清华觉得无趣,便一个人来到门口与门房套起近乎。


没过多久,李岩匆匆返回,见到林清华二话不说,拉起他就走。林清华胡里胡涂被李岩拉进马车,正欲开口问,却被李岩阻止。李岩亲自挥鞭驾车,不一会儿,便把林清华带到了紫禁城。林清华被李岩拉着七拐八拐,穿过重重门禁,终于来到金脔宝殿前。李岩吩咐林清华别乱走动后,便进殿去了。


此时林清华才仔细观察起这皇家禁地来。此时的紫禁城与林清华来的那个时代的紫禁城大不一样,处处透着皇家的气派,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让人赞叹不以,就连装水的大水缸都包着金子。林清华正欲走近金水缸看个仔细时,李岩走出殿来,说道:“快进来面君。”


林清华跟进大殿,只见殿中站满文武大臣,武将窃窃私语,而文臣则大多面带忧虑之色。大殿龙椅之上坐着一个大汉,一身戎装,身材魁梧,面目冷峻,胡须浓密,不怒自威。林清华暗暗想道:这就是李自成吧。


李岩跪下叩首道:“臣李岩叩见万岁。早朝时臣向万岁推荐的人才臣已带到,是否人才万岁一问便知。”李自成点点头,说道:“爱卿平身。”转头向着林清华问道:“你就是林清华?”林清华答道:“是。”此话刚一出口,文臣中便站出一人喝道:“大胆!见到皇上不下跪,此乃大罪。”说完他又转向李自成说道:“臣请万岁治此人大不敬之罪。”李岩抢上一步说道:“不知者不罪。林清华首次面圣,不知规矩,牛丞相不必如此。”李自成说道:“此事怪不得林清华,以后还要制将军多加指点,使其熟悉尊卑之别,免得再坏了规矩。”李岩叩首遵旨。林清华内心极不情愿的被李岩拉着跪下叩首谢恩。


李自成接着问林清华:“制将军说你很有谋略,朕有些不信,今天朕考考你。前明大将吴三桂驻守山海关,其家眷均在北京,前些天其本已上了降表,不料今天传来消息,这厮击败了唐通,投降了满清鞑子,对抗我大顺,现下朕该如何应付?”林清华没想到吴三桂这么快就当了汉奸,看来抓军权的希望不大了,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说道:“如今满清势大,且其早有入主中原之心,不如避其锋芒,全军撤往河南,占住这一天下腹心,修养生息,且不时派出小股骑兵骚扰满清,三年之后再图恢复,不可操之过急。”“一派胡言!”牛丞相再次发作,“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今我大顺兵强马壮,天下归心,小小鞑子有何可惧,只要万岁御驾亲征,立时平了它!”李自成听后捻须而笑,仿佛已看见满清的辫子兵正在自己的刀下跪地求饶。李岩争辩道:“如今敌情未明,陛下不宜亲征,不如退到河南,徐徐图之。”这时另一位大臣也站出来道:“臣昨日夜观天象,发现紫薇星蒙尘,且有客星扰之,似乎不宜亲征。”牛丞相听后不以为然的说:“军师此言差矣,万岁虽未正式登基,但乃当今真龙天子,自有上天护之,且军中精兵猛将无一不是誓死效忠,焉有不胜之理?权将军,你说是吧。”只见武将中走出一个彪形大汉,向着李自成一抱拳,用洪钟般的声音说道:“臣愿为万岁前锋,将那吴三桂活捉回来,交给万岁发落!请万岁下令御驾亲征。”李岩听后怒道:“刘将军,我早劝你将那陈圆圆送回吴府,你偏不听,这才惹来今日之祸,现在你又蛊惑圣心,你居心何在?”刘宗敏两眼一瞪,怒道:“那女人人尽可夫,吴三桂玩得,我为啥玩不得?我为万岁分忧,你却在此罗唣,要不是看在万岁份上,我早把你掐死了。”李岩怎肯善罢干休,当即与其争论起来,军师、丞相也加入战团,不一会儿金銮殿上便吵成一片,“奸臣”、“小白脸”、“宋矮子”等词不绝于耳,只将林清华看得目瞪口呆,心里暗叫厉害。


李自成脸上渐渐挂不住了,猛地一拍几案,喝到:“住嘴!看看你们象什么样!这是金銮殿,不是山寨的聚义厅!朕意已决,明日御驾亲征,一举荡平吴逆,众臣不得异议!”刘宗敏立即说道:“万岁英明,臣这就去准备。另请万岁下令带上吴襄,当着吴三桂的面宰杀其父,看谁还敢背叛万岁!”说完不由瞥了李岩一眼。牛金星跟着说:“今晚还望权将军不辞辛劳,将那吴妻陈圆圆好好惩戒一番,以泄万岁心头之恨。”说完二人哈哈大笑。李自成闻言不禁想起昨天丞相送来的四位美人还等着自己去宠幸,不禁心猿意马起来,说道:“今天就议到这儿,权将军和制将军明日与朕一起出征,退朝。”说完起身便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