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再谈核裁军 美保持常规力量压倒性,俄挂钩反导

雷达王 收藏 1 29

俄罗斯:与反导系统挂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月9日,俄罗斯在红场阅兵式上展出的“白杨”导弹。 人民图片

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今年7月份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俄美两国领导人届时将讨论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问题。因为苏联与美国于1991年签署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将于今年12月5日到期,俄美应在这一日期到来之前签署一项新的条约。俄舆论认为,新的条约将成为将俄美关系提升到新水平的推进器,对于全球战略稳定也有着重要的影响。

自从奥巴马宣誓就任美总统以来,美俄均有意重启因一系列事件导致冰冻的双边关系。由于在制裁伊朗和朝鲜以及美国的反导计划、俄能源政策、高加索局势、俄同北约关系等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俄美将削减战略进攻性武器的谈判视为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个切入点。

俄罗斯与美国进一步谈判核裁军,首先是出于国内政治、经济与外交方面的考虑。

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这两位总统都需要在第一个任期内做出一些成绩,而达成新的核裁军协议无疑为此提供了现实可能性。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俄经济增长和军费开支都受到负面影响。在此背景下维护一个庞大的核武库,俄显得力不从心。通过进一步核裁军,俄可以减少开支,把精力集中在发展“白杨”等新型高精度远程导弹方面。

在外交上俄罗斯也将会因此得分。核裁军有利于改善美俄关系,也对俄罗斯与欧洲国家进一步建立相互信任,缓和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以及使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时不得不考虑俄罗斯的顾虑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俄罗斯还希望通过条约约束美国发展反导系统,从而保持俄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的威慑能力。俄将核裁军与限制美发展反导系统以及在境外扩张军力相挂钩。5月10日,俄总理普京要求将俄美核裁军与美国东欧反导计划挂钩。俄方认为美计划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反导系统将使俄安全面临威胁。俄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曾经在联合国裁军委员会会议上说,单方面发展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将严重阻碍核裁军取得进展。俄方担心,美国一方面削减核武器,另一方面却会发展先进非核武器。因此,丘尔金表示,俄主张新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不仅要限制核弹头,还要对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重型轰炸机等战略武器进行限制,并排除在境外部署战略进攻性武器的可能性。

当然,也不能期望俄罗斯方面做出更大的让步,由于美国并未放弃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而且大力发展非核战略武器,俄罗斯在与美国谈判核裁军的过程中还有许多顾虑。俄罗斯常规武器力量已大大削弱且陈旧,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正处于军事技术变革时期,具有研发高、精、尖武器并进行实战的能力。俄罗斯的核遏制能力实际上被认为是能够将俄罗斯留在超级军事大国之列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核裁军与无核武器世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7年设立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校园内的指示钟,60多年来一直警示着世界遭受核武器威胁的程度。时钟上的零时意味着核战争爆发,即人类遭到毁灭的时刻。 人民图片

以2007年初美国四位前政要在《华尔街日报》上发出无核武器世界倡议为标志,停滞多年的国际核裁军进程似出现新曙光。此后,英、美等政府相继宣示无核武器世界主张;非政府组织更是积极推动,催生出人们对核裁军和建立无核武器世界的期盼,一时间国际核裁军高潮又起,不过其进程能否起死回生仍需冷眼静观。

核裁军与无核武世界相融合 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共同呼吁

核裁军与无核武器世界两者相互关联,前者更多是政府行为,或单边,或双边裁减现有核武器,后者是种理想,是流传于坊间的追求。在基辛格、舒尔茨、佩里和纳恩提出无核武器世界倡议后,人们更愿把两者合起来谈,成为当前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的风景。

英首相布朗上任后不久指出,他打算推动核裁军,在多极化世界里,英国要推行新的核裁军政策。为拥有无核武器世界,必须提出更深入的计划,布朗声称“英国已决定拥有无核武器世界,但要达到此目标,必须创造能更好支持裁军的国际环境。”

2008年3月,法国战略核潜艇“可畏”号下水。萨科齐重申,法国奉行最低限度的足够原则,同时采取核裁军步骤,拟裁减法国空基核武器的1/3,使核弹头总量少于300枚,核武器不瞄准任何国家。在核透明度方面,法国将邀国际专家观察法国拆除其生产核武器裂变材料的设施。但法国开出的条件是:这些举措要等其他有核国家做出积极回应才能落实。

2009年4月,奥巴马总统在布拉格宣布,美国愿意建立一个“无核武器世界”,确保核安全,内容有五:尽快与俄达成《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力争国会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强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机制;防止裂变材料的扩散和年内召开核安全首脑会议等。奥巴马率先宣示无核武器世界主张,足显该倡议在本届政府对外政策中的地位和作用。

2005年5月,瑞典“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委员会”发表《恐怖世界》报告,强调要确保核武器永远不被国家或恐怖分子所使用,唯一方法就是在被使用前将其销毁。委员会最后提出60条对策建议,要求所有核武器国家制订抛弃核武器的安全规划,不断加强切实可行的联合措施,开始为禁止核武器做好准备。

2008年,舒尔茨、基辛格、佩里和纳恩四人再次在《华尔街日报》重申自己的“无核武器的世界”主张。他们重提20世纪80年代美苏雷克雅未克会谈,指出尽管里根和戈尔巴乔夫没达成最终销毁核武器的决定,但两国成功扭转了军备竞赛的方向。他们的倡议带来中远程核武器的大幅度削减。四人认为,首先美国必须带头,通过具体步骤达成核裁军的积极成果。其次,把其他有核国家召集起来,把销毁核武器当成共同事业。

2008年6月,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建议,澳日组建共同委员会,进行无核武器世界可行性研究,提出相关建议和步骤,特别是对2010年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提出报告。

核裁军本应顺理成章 无核武世界障碍重重

核武器问世六十余载,走过了一条由几枚到成千上万枚,再到急速削减的曲线,数量下行代表着有核武器国家对核武器依赖程度的减弱。但是,全球范围内目前仍有核弹头超过2万枚,如此规模的核武器是冷战时期东西方军备竞赛的“遗产”。而今,现有核弹量已成为负担,削减势在必行。然而,核裁军现实与无核武器世界理想之间还有很大差距,障碍至少有三:

第一,有核武器国家的核武器现代化仍在继续。2013年,美国的“三叉戟Ⅱ”D5导弹将替代“三叉戟Ⅰ”C4型导弹,2029年,美国还将拥有新型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2007年,俄罗斯第一艘“北风”级战略核潜艇下水,2010年前,还将有两艘“北风”级战略核潜艇下水。2007年,俄战略火箭军试射RS—24导弹,它将和已服役的“白杨”导弹构成俄陆基战略核力量。2007年,英国议会通过“三叉戟”战略核潜艇更新计划,将耗资150亿—200亿英镑更新核潜艇。到2010年,法国只保留4艘“凯旋”级战略核潜艇,每艘可携带72枚核弹头,法国 “三位一体”核力量将变成单一海基核打击力量。

第二,核威慑是有关国家安全政策的支柱。有关国家拥核自重,很大程度上在于这种超级武器的威慑力。核武器是维系二战后大国关系稳定、避免迎头相撞的支柱,目前还找不出新工具取而代之。不可否认,冷战结束削弱了核武器的威慑力,对付像“基地”这样的恐怖组织,核武器威慑力有限,但几乎所有核国家都不会在短期内放弃核武器,原因就是看好其威慑力。

第三,无核武器国家将核武器看作是政治筹码。《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规定,有核武器国家将履行核裁军义务,无核武器国家不谋求获取核武器,但此后签约双方均未履行义务。有核武器国家尽管进行裁减,但并没有达到完全销毁核武器的目标。对于部分无核武器国家来说,核武器已经超出军事能力本身,而演变成可以与大国讨价还价和维护政权存在的政治工具。

无核武世界从核裁军入手 美俄负有特殊与优先责任

核武器问世对任何国家都不是福音,彻底消除这种危害,必须从源头做起,实现全面核裁军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是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必由之路。

首先,必须达成对核威胁的共识。这是国际社会合作的基础,也是实现核裁军目标的保证。对核威胁的认知包括:一是有核武器国家的非蓄意使用。其危险性主要来自于意外事故、误判、错误情报、盗窃或非授权使用。2007年8月,美空军B—52战略轰炸机挂6枚核弹飞越美国,36小时后才被发现。一旦误射,它们可毁掉半个美国。二是核技术为恐怖分子所掌握。国际原子能机构公布资料显示,1993年至2006年,该机构共收到275起涉及走私核材料和放射性材料及相关犯罪活动的报告。在核材料的走私中有15起涉及高浓缩铀和钚。

第二,放弃传统核威慑思维。威慑的基础必然要有假想敌。冷战期间,北约和华约集团互为对手,并确立起系列核威慑理论。长达数十年冷战时期,尽管有柏林危机、古巴导弹危机,但两大集团并没走向战争,这不能不说与双方都拥有核武器相关。如今这种敌意已不在,需要重新思考威慑在维护大国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第三,核大国带头履行承诺。在核裁军领域,布什政府推行单边军控与裁军政策,退出国际条约,加快诸如外太空、导弹防御等领域里的争夺。尽管意识到核扩散是当前面临的首要威胁并把防扩散(反扩散)当成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朝核问题和伊核问题上举步维艰。奥巴马上台后重新规划美国的军控与裁军政策,并公开声明要带头建立无核武器世界,这种积极的变化无疑会对停滞多年的国际核裁军带来影响。美俄作为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对核裁军负有特殊、优先责任,它们继续大幅削减核武库对推进核裁军进程,并进而最终实现全面、彻底核裁军是不可或缺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