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也来谈谈隆美尔

狼群571 收藏 1 508
导读:第一:“战术巨人,战略矮子” 我不管你是在哪看到的,请你重新考虑下你说的是否正确。我们国家遵从的马克思主义,遵循客观事实。如果你只信了一家之言,受蒙蔽的只是你自己。 战术巨人,这个基本无异议。典型表现:在一战时就立下赫赫战功,对于小单位的战术使用颇有心得,他的蓝色马克斯就是对他最好的评价。二战时期,对他来说,最经典的都在北非,应该是:贾扎拉战役和卡塞林山口战役,而不是托卜鲁克战役或对“十字军”战役的反击战。 至于说到战略矮子,我在研究隆美尔初期曾深受其影响,也对此观点深信不疑。可随着深入的了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战术巨人,战略矮子”

我不管你是在哪看到的,请你重新考虑下你说的是否正确。我们国家遵从的马克思主义,遵循客观事实。如果你只信了一家之言,受蒙蔽的只是你自己。

战术巨人,这个基本无异议。典型表现:在一战时就立下赫赫战功,对于小单位的战术使用颇有心得,他的蓝色马克斯就是对他最好的评价。二战时期,对他来说,最经典的都在北非,应该是:贾扎拉战役和卡塞林山口战役,而不是托卜鲁克战役或对“十字军”战役的反击战。

至于说到战略矮子,我在研究隆美尔初期曾深受其影响,也对此观点深信不疑。可随着深入的了解,其实并不这么回事。首先,看其履历,他自一战起没有做过参谋军官,一直都是各级部队长。因此很多人说他“没有在参谋本部受过熏陶、镀过金”,但这也只能从侧面说明,因为没具体表现。当他发表了他那本书后,就成为了军校教官,后来成为希特勒的警卫司令,直到担任第7装甲师指挥官。德国有个规定,军人不能多问其分外的事,因此他也没有理由去关心和过问战略问题。就他本身而言,只能限定在他自己第7装甲师之内,也就没机会去“表现”或“献丑”。转战北非话题就来了,最多莫过于对马耳他的问题。当时的情况是,他没有去等拿下马耳他就发动了贾扎拉战役。反面观点不说了,我说几点以及反驳观点:


一,1940年法国战役,第7装甲师师长。 A集团军群下,古德里安的第39装甲军隶属于克莱斯特兵团,色当突破之后一次战役,克莱斯特让他在规定的时间表内发起进攻,古德里安反对说是会减小打击力量。但克莱斯特的态度很强硬,不可更改。事后,战役同样取得成功,古德里安总结的说是,装甲部队的速度也是最重要的,即“兵贵神速”。现在回过来看隆美尔,如果他等拿下的马耳他再去进攻,势必丧失战机,等英军加固了防线,难度又大大增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隆美尔就算拿下马耳他,畅通了补给线,但补给和空军的重心又不属于他了,因为斯大林格勒战役在希特勒心中远比北非“大”。到那时,隆美尔可能连阿拉曼都打不到了。用曼斯坦书中引用席勒的话说就是,“错过了这个钟点,也就丧失了永恒”。历史事实表明,隆美尔在部队未休整完毕之时进入了埃及,英军同样如此,但却获得了一个经典的胜利


二,与希特勒的政策。再说的大一点,到底希特勒的“大陆政策”和德国海军的计划到底,谁是谁非??希特勒为了“生存空间”,他想要的是全世界,但他所指挥的战争从事实上看只限于大陆。隆美尔的书写的不够详尽,古德里安的书中强烈支持,但也是一笔代过,而曼斯坦的书中则分析极为详尽,可参考曼斯坦的书《失去的胜利》第七章 两个战役之间,再看看是谁对谁错,然后再看看是希特勒的战略错误还是隆美尔的战略错误。再者


三,对于意大利的问题。 1.意大利防御问题。当隆美尔的部队撤退到突尼斯,对蒙哥马利反击失败时,就主张撤回意大利作战,如果按这这行事,即使是意大利南部,亦可以坚守,因为非洲军主力尚存。但希特勒却往那个没有意义的战场投入了更多。事后,不仅无足够兵力坚守意大利,还减小了本就兵力严重缺乏的东线。更重要的是,整个意大利想坚守下去的难度增大了,进而又蚀进去了更多德国部队,直接的后果是东线“卫城”作战,无果而终,而且防守意大利的部队皆来自东线。但还有更大的后果,如果从东线来看,地域宽广,危机还不算很大。而意大利却投降了盟国,战区简化之后,大大损失了德国的战略部署,因为盟军得以大力地,腾出手来准备西线计划。如果意大利战区悬而未决盟军也不会轻易下决心发动西线计划,至少,在德国不利的情况下,可以继续将战争拖长,就1943年的情况而言是大大有利于德国的。

2.意大利的战略问题。当隆美尔退回意大利后,存在着一个问题,究竟是以凯塞林建议的坚守意大利南部还是以隆美尔建议的坚守北部为上?隆美尔的建议是在罗马以北,西起热那亚沿波河一线作战。他的作战方案可以说是最保险的部署,鉴于意大利漫长的海岸线,以及脆弱的海军和海岸防御,使得无法对盟军进行登陆之后,趁其立足未稳作快速的反击战。假设德军在意大利南部部署,如果盟军在意大利中部或更北的地方登陆,则很有可能切断德军的补给线以及退路。意大利山地和丘陵占全国面积的80%,使得德军难以作快速的撤退。如果登陆之后,德军在意大利南部的部队向北进行突围作战,德国再在意大利北部集结新的部队配合南部的部队进行解围作战是否可行?答案肯定是否定,假设部署在意大利南部,部队为从东线来的8个师兵力,而盟军的部队则为美第7集团军和英第8集团军,无论从装备、人员、等方面实力远在德军之上,况且还有更重要的补给问题。加上交通不便,基本不可能作快速作战,亦难以对盟军进行大的打击。以北就更难,首先,兵力问题,即使从法国来,行程仍然不近,而且法国境内的德军大都在做海岸防御工事,无法迅速装备、集结。如果从德国来,数量仍然很少,且最多为SS部队或警察部队,东线则基本不想,本来抽调的8个师已经加剧了东线的困难,而且前线吃紧,部队根本就无法抽身。因此,指望盟军登陆后反击也不可能,由此,在意大利北部防御是最安全、稳定、可行的方案。事实上,盟军在西西里岛作战完之后,又在意大利的“靴尖”上登陆,未选择在意大利中部或北部,这样,凯塞林的方案就可行了。 事实上,凯塞林作的防御确实成功了。而也正是如此,隆美尔的计划被搁置在一边。但就不能说隆美尔的就是错误的。只能说,隆美尔的计划可能更加稳健,而凯塞林“赌”对了,小小的赚了一点点。


四,诺曼底防御问题。 法国从其最西角的布雷斯特到法比边境上的敦刻尔克,在这面对着英国的如此之长的的海岸线就是根本无法防御的,或者更准确的说难以判断盟军在哪个地方登陆。当然,加莱海峡沿岸和诺曼底一带是最危险的。隆美尔认定的是加莱一带,他是判断错误了,可德军当局判断对的又有几个?希特勒凭“直觉”判断对了,德军其他高层呢?陆军参谋总长蔡茨勒只负责东线,最高统帅部约德尔未发表看法。西线总司令只是建议将装甲师放在离海岸线远的地方,并没说明他自己认为盟军在何地登陆。古德里安和西线总司令一样,西线参谋长布鲁门提特未知,隆美尔的参谋长斯派达尔忙着密谋,海军参谋卢格只注意的是海岸防御。第7集团军司令多尔曼作为诺曼底地区防卫的司令,肯定会注意,但也未表态,就肯定盟军一定在此登陆。第15集团军司令萨尔姆特也只关心自己的防区,注意的更多是防御细节。西线G集团军群就更加遥远了,他们防御的是比斯开湾沿岸。面对如此之难题,我看就是汉尼拔来了也未必能判断对,况且如果仅以此来说明隆美尔战略上不行,那就未免有些偏颇,有失公允。 第三,相比于曼斯坦、古德里安、莫德尔等人。

很多人喜欢于这些人比较,那我也来说一下。


一,曼斯坦。对于此位,我认为关于战争指挥作战,可以说是全才,基本无可挑剔。表现为:

1.政治眼光、觉悟高。 不仅仅对于某个战场,而且对于整个战争的分析、认识都是十分的准确、高明。其一,对波兰、法国战役的认识,以及对手失败的原因,已方成功的原因,除去难以预知的未知数以外,都分析的十分透彻。还有对待英国的问题、苏联作战的问题等都有。如果说其他将领的分析都限于作战相关,那他则都是站在更高一层的角度上看,就相当于大家同为团长,别人分析在团一级,他就已经计划到了师、军一级。用同代将领的话说,他最适合做德军总参谋长,不仅仅指挥作战,还要对国家元首负责,做国家元首的军事参谋、顾问。

2.精通参谋业务。 无论在陆军总部、还是在集团军群总部,他都是最一流的参谋长,不仅仅能协调部队各部门,亦能对作战进行有效指导。

3.精通战略。 德国对波兰所拟订的作战方案是成功的,使德国取得了巨大、快速的胜利。但当时德国从东普鲁士、波美拉尼亚、西里西亚、捷克斯洛伐克对波兰北、西、东三面形成了巨大的包围,使得波兰无法设防。运用的钳形攻势是德国历来的传统。因此,就作战方案本身来说,并不能算伟大的成就。

对英国的“不列颠”之战和“海狮作战”作战,一个是纯粹空军的行动,一个还未实施即夭折。

对意大利援助的地中海问题,从根本上说就不是长久之计,希特勒只想帮意大利守住阵地,但获得成功后又改变主意同意进攻,却不援助,自身前后矛盾。

对于苏联的“巴巴罗萨”,即不是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也不是陆军参谋总长哈尔德拟订的,而是当时陆军首席参谋次长保卢斯拟订的,而保卢斯拟订的计划又是来源于三个集团军群总司令部,而结果又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失败之作。

而反观曼斯坦的西线作战计划。当时无论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参谋总长哈尔德、首席参谋次长斯图尔普纳格尔都认为不可能取得决定性胜利,要想胜利陆军所必须达到的水准至少在1942年以前不能。他们所拟订的作战计划又基本是照抄的“史里芬计划”。但曼斯坦的计划则纯粹出自他个人。并且取得了远比波兰更伟大的胜利。在日后所指挥的斯大林格勒的德军撤退、防御问题的作战、以及最经典的哈尔科夫反击战都是一代经典。因此,就当时来说,就战略问题上,无人能出其右。至少从表现出来的结果看是这样。

4.精通战术。 指挥38军在法国作战,不能算是了不起的成绩,在德军大胜、法国大败这样的大潮下,他也只是普通一例。而指挥第56军时证明了即使他是非装甲兵出身,亦能将装甲部队指挥的得心应手。克里米亚战役,有点类似于隆美尔一样,与世隔绝的一个战区,充分发挥了他的战术天赋。而日后最为经典的哈尔科夫反击战,无论从战略、战术上说都是都是一代经典,这次战役已经被列入当今各国军校的教科书中。

总的来说,曼斯坦即能做“帅”,又能做“将”,而且都能做的很好。


二,古德里安。古德里安亦是一军神,指挥作战尤其犀利,得益于他是头号的装甲兵指挥官和专家。

1.作战勇猛、永远是德军最犀利的急先锋。仅此一点,对德军贡献最大。不必多说。

2.精通技术。作为“装甲兵之父”,对德军贡献巨大,假如没有他做的贡献,德军的胜利就可能要打折扣。或许就不会胜利。

3.精通参谋业务。无论是摩托化兵总监、装甲兵总监、陆军参谋总长,都对于作战全盘指导的贡献颇多。

4.其他。他可能之于曼斯坦不足的即为整个战争的看法。谈到战争,必不可少与政治联系到一起。可能他内心也有诸多想法,但他太不表现了,或者说可能有一点点迟钝,或者更准确说,他对那些不太关心或不太感兴趣,而一心一意钻到装甲兵发展的研究和具体的作战问题上去了。而他仅仅的对全局的看法也不能说很好。比如对地中海的问题,说的比较简略,对“巴巴罗萨”做了很大的批评,但他也没做出细致的、好的见解。


三,莫德尔。由于他本人未出过专门的研究书籍,因此对他研究相对少些。如果从上两人的分析去看他,可以这么说:

指挥作战勇猛,尤善防守。很多人说其是“防守大师”,我也认同这一点。而在进攻和互有攻守的僵持阶段他表现也同样出色。当他还是第3装甲师师长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后来例任第41装甲军军长、第9集团军司令时多有表现。对于参谋业务,同样能够胜任。这是他比较不起眼的地方。在战前曾经做过技术活,后来又担任的第8军区的参谋长,第4军的参谋长和第16集团军的参谋长,都做的很好。

他曾经做过多个集团军群的司令,并多次解救过大的危机,对他本人来说,不需要多说,成绩就能证明一切。


综上,随便的把这些人放一起比,无论对谁都是不公平的,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每个人遇到的时机不同,每个人做处的战区不同,每个人的对手不同,每个人自身的条件又不同(指指挥的作战部队),因此,比较也只能局限于某一方面。

1.就战术来说,隆美尔略微占一点点优势,相比其他人,他指挥部队要“速度”的多!北非的条件,无论是战场环境还是补给状况都要更差,何况还有空军恶劣的“骚扰”。东线地域大太,空军作用没那么明显。古德里安更注重平衡,曼斯坦更看重“战机”,莫德尔讲究“成绩”。

2.战略上,曼斯坦毫无疑问是No.1。莫德尔大局观亦很出色,古德里安表现无多,隆美尔更如此。

3.对部队的驾驭。可能隆美尔又要强一点点。即使他的部队疲惫到极点,装备、人员损失将尽,仍然发挥出相当的实力。尽管不可取,但能力很强。莫德尔也基本差不多,但多表现为部队的灵活运用。古德里安和曼斯坦都是最典型的德国——普鲁士军人,只下达作战命令,不说明细节。因此表现不出。

其他的方面就难说了。。。还有很多。

第四,相比于盟军将领。

这个更难比,,,

一,之于蒙哥马利。多说无意。英国需要一个能“打胜仗”、“稳定一下军心”的将领。因此,诞生了蒙哥马利和他的伟业。由此蒙哥马利的前任们可能在其他方面都是非常出色的将领,但被隆美尔打蒙了,而后任怵于隆美尔,过分心虚,而打了败仗又加剧了心理上的负担,无法冷静从事。而蒙哥马利是专门来对付隆美尔的,没让隆美尔抓住什么机会,他小心到了过分的地步。可能是为了稳定战局,不给隆美尔丝毫的机会,也可能是在他心里有同样的畏惧。他与隆美尔打的仗都是不对等的仗,都是隆美尔必败的仗。他在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合适的对手和合适的机遇,加起来筑就了他的成功。就像是说,隆美尔好似一个“病毒”,而蒙哥马利就是针对他的“专杀工具”。英国不需要“瑞星”,只需要蒙哥马利这样一个“专杀工具”。丘吉尔和其他英国人不想讨论别的,有此就足够了,他们很满足,全世界反法西斯都很满足。因此,就算他“不公平”的“欺负”了隆美尔又能如何呢?能抓住老鼠的猫就是好猫,对英国当时来说,能打败隆美尔的将军就是好将军。的有此已经足够。


二,之于巴顿。在某些方面,他是一个很“隆美尔”的军人。但究其军事生涯,我觉得他更像古德里安,一心一意只想打好仗,哪怕让他当排长。指挥作战也是跟隆美尔一样疾如风,和古德里安一样犀利无比。他的战术自不必细说。从某些方面将他的“战略”眼光很差,要不是艾森豪威尔,他可能连集团军司令都难当。而到战争最后,只是第3集团军司令。但他也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也将其发挥到了极佳的状态。他可能可以加速战争的结束,但对美国来说,他并不是不可或缺。


三,朱可夫。在某些方面他的情形跟蒙哥马利相似,苏联需要能打胜仗的将军。无论将会如何的,无论代价如何。因此,他从北到南,从中央到两边,把东线德军的高级将领“欺负”个遍,还弄死了第6集团军。尽管每次派去5个人,要死3个人左右。但他又和蒙哥马利不一样,蒙哥马利稳健如山,朱可夫偶尔喜欢投机,结果自己被算计。历数有:1942年初对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反击失败,1942年末他一生中最大失败——“火星”行动,1943年初斯大林格勒战役后对德军追击失败,还有进攻东普鲁士的失败等。在初期,苏联需要他这样能打胜仗的将领,后期,谁都想去“欺负”德军,他当然也不想错过。他的指挥战争的指导思想不错,但指挥艺术极其低劣。这一点比蒙哥马利要差。


四,其他。艾森豪威尔基本算是幕僚,对于人事方面做的比较多,直接指挥作战,难说。麦克阿瑟更难说,海、陆、空都有。法国的戴高乐,,, 关于马尔它的战略价值,其实隆美尔早就指出来了,但是在42年6月加扎拉战役后,隆美尔不等马尔它攻下就向埃及进军。其实是有当时形势所迫的因素,隆美尔作为一个战场指挥官,他不仅仅要考虑相对静态的战略形势,更要考虑复杂多变的战争因素,由于非洲军团面临的战略形势比英军先天不足,德军主力又在东线,所以要“等”到马尔它攻下的时候,(先不说什么时候攻下,希特勒愿不愿意花大力气,攻下后能不能守住,现在只假设攻下后也守住了),战场形势如楼主说的,会更加不利于非洲军,这就好比,非洲军增一分的力量,英军就增加十分的力量,等下去的结果,隆美尔的部队有了增援,也许会变强大,但是和英军比起来,却变得更加弱小,而战争的结果是双方综合力量的对比,再加上希特勒又不愿意在非洲投入更多的兵力物资,所以说“等马尔它攻下”,其实没有实际的价值。马尔它有战略价值,但是对于42年6月的隆美尔部队而言,它没有实际价值,盟军火炬行动后,更加证明了隆美尔的冒险进攻其实是有他战略考虑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