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暴殴不写作业学生五分钟 同学猜为建立威信

扬子晚报5月15日报道 常州溧阳社渚初级中学初三(4)班两名学生作业没按要求完成,化学老师傅某一怒之下施以老拳。学生们非常不满,致电本报要求关注。昨日,他们当着本报记者和老师的面,写下书面证言,证实老师暴打学生。


老师喜欢用棒子打手心


“老师把学生按在墙角打了好几分钟,希望扬子晚报能够关注一下!”前天傍晚,陆续有5名溧阳社渚初级中学学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学生们认为,老师这样对待学生太过分了,有悖老师在他们心中的良好形象。


昨日上午9点,记者赶赴该校了解当天事发经过,记者随机采访该班多位学生,他们均表示,当时老师先掌掴了一名叫赵凯的学生,后将学生王鑫杰拖到墙角暴打,这事惊动了在隔壁办公的班主任。当班主任赶到想了解情况时,被其大声告知“我教学不关你事”。对此,该班班主任殷老师不愿多说,仅含糊其辞地表示,学生和老师确实发生了点冲突,但他赶到时冲突已经结束。


记者得知,该化学老师体罚学生是家常便饭。昨天一位学生主动对记者说:“我的手上次还被老师拿竹棒子打肿了!”这句话引起共鸣,十多名学生一齐凑到记者跟前伸出手嚷道,“我也是!”“我也是!”……


学生写下打人证词


据该校有关负责人介绍,该班成绩在年级内还是数一数二的,校领导从未接到学生投诉该化学老师打人一事,距离中考还有一月不到时间,老师如此暴打学生令人费解。出于慎重考虑,记者在征得该校负责人及班主任老师的同意下,让该班58名学生以不记名的形式,用一张纸写下当天下午他们目睹的一切。


绝大部分学生反映,化学老师当天打了两位学生,其中王鑫杰因为作业没完成,老师问其为什么没写,他没做声,老师就和他发生了肢体冲突,先是打了几下,之后又将其拖至墙角痛打近四五分钟。还有不少学生反映,由于上课时经常有学生讲话,老师感觉学生们不尊重他,在班级没威信,才把长期积累下来的怨气撒了出来,暴打学生可能是为了在班级树立威信。


记者注意到,王鑫杰的左侧额头有点破皮,左眉骨肿胀,颈部有些许抓痕。对于“为何没完成作业”,王鑫杰表示,“因为那几题不会做”。回忆起被打经过,他气不打一处来,据他介绍,当时老师问他作业为什么没做,他没有回答,要他伸出手心他没搭理,脸部、颈部便遭到掌掴五六下,随后被反问:“打你,你服不服?”没做回答又被拉至墙角抓住头发打了脸颊一拳,又问:“打你不服是吧?”回答了声“唉”,就遭遇一顿暴殴。在打他过程中,老师还不时嚷着,“我打你能拿我怎么样?”


小王的说法得到多位同学证实


“我只是拂了他!”


“5月12日,在初三(4)班化学课时,由于个别学生没有交作业,作为老师为了正常的教学,我让他们站起来。首先询问情况,有位学生王鑫杰对我的询问不加理睬,而且用眼睛斜视老师。我让他将手伸出来,他也不加理睬,由于一时失控,将他的脸拂了两下,他就更加起劲,我将他的衣服抓着,将他一直推到教室后面,发生了一些更激烈的争执,但并没有再真正打他。”这是当事老师傅有明在该校副校长室写下的“检讨”。


并不知晓学生写下证言情况的傅有明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殴打学生”一说并不赞同,他强调说:“当时我只是拂了他。”当被记者告知学生已经写下证言,证实他的恶劣行径时,他则表示,“作为老师来说,这样的处理方式我感觉是不恰当,我也感觉内疚”。


不过,他虽然承认他与学生发生冲突大概持续有四五分钟,但他仍然强调:“当时我就先拂了他们。后来我只是把他拉到墙角进行对话,并没打他。”对于“常用竹棒打学生手心”及“曾恐吓过学生”,傅老师予以否认。


学校表态将严查此事


听闻傅老师打学生,共事女教师朱某非常惊讶。她说,“傅老师平时是个很内向、很冷静的人,怎么会打学生?”不过她肯定地表示:“老师打学生肯定是不对的。”记者从多位老师口中得知,王鑫杰属于青春期行为叛逆期,让老师们有些头疼。但“不管学生怎样,校方对于老师打学生都将认真调查”。


该中学一位负责人表示,如果情况属实,学校一定会严肃查处,同时会向上级教育部门报告。并且还将对这种行为进行严肃批评,还将与职称评定和年终考核挂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