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中华门,日军第六师团正在疯狂的对守军阵地进行攻击。雨花台的第八十八师守军,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撤出了阵地。谷寿夫终于还是保住了自己的生命,再说松井石根在南京攻下来之前还是很需要一个替死鬼的。

中华门前的阵地上到处是黄灰交错的尸体,小日本儿久攻南京不下,再说伤亡比之前的任何战斗都要大,未免有点发狂。

“给手下的士兵们说,打开南京城门就可以尽情的狂欢了!”谷寿夫想尽了一切可以提高士气的办法。按照古代的例子,叩关之后纵容士兵尽情劫掠,就是一个很好的提高士气的方法。于是,那些知悉谷寿夫誓言的士兵们红着眼睛就冲向了守军的阵地,根本不去管守军那些可以咬肉的子弹。

“天皇万岁!”日军再一次的对守军发动了自杀式袭击,身上绑满炸药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高呼着千篇一律的口号。

“机枪,压制住他们,别让他们冲上来!”守卫中华门的一个团长扯着早已经喊哑的嗓子对团里的重机枪阵地下着命令。重机枪阵地打出的数到火线立刻转移了目标,放过了一直压制住的日军步兵,转而把日军敢死队的鬼子们纷纷打爆。中华门的两军阵地上空,飘起了一阵阵的肉雨。

“妈的,排子枪、冲锋枪,把小鬼子的步兵打下去!”团长单腿跪地,一边退着弹壳,一边命令掩体中的步枪手们放排子枪。小日本儿的步兵离守军掩体仅仅有着几十米,甚至连鬼子那变态般的狂热表情都被守军看的清清楚楚。现在的鬼子已经不再去专心的去瞄准放枪了,迅速的打空弹仓中剩余的子弹,然后挺着刺刀冲向早已经挑好的守军士兵。

“冲锋枪手,反冲锋!”团长抽出腰上的毛瑟自来德手枪击倒了冲向自己的日本兵,他身前的许多中国士兵已经被冲锋中的小日本儿用刺刀钉在了地上。

“杀啊!”身后冲出了整个中华门仅剩的十几个冲锋枪手,泼水般的把弹夹中的子弹射向了杀红了眼的鬼子。他们冲锋过的地方,不管还有没有活着的鬼子,都不在回头。他们只是以日军的纵深为目标,迅速的打光手中所剩无几的弹夹。他们有冲到自己掩体外100多米,打光子弹后被鬼子用刺刀挑死的;有在冲锋中的路上,被小日本儿的子弹击中倒地,而后被成群聚上来的鬼子捅烂的;还有刚刚要更换弹夹,却被日军机枪打成蜂窝的。十几个冲锋枪手,用男人最大的勇气来撑起的冲锋,用自己鲜活的生命为代价,终于击退了日军的这一次冲锋。

“八嘎!支那军狡猾狡猾的!”谷寿夫虽是这么说道,但是还是为刚才的十几名冲锋到死的中国士兵感到震惊!小日本儿虽是与中国打仗,可是还是非常崇拜战场上能够英勇作战的中国官兵的。

“炮兵,用全力轰炸守军阵地,算是鸣炮为他们送行吧!”谷寿夫挥了挥指挥刀说道。日军的炮兵们,直接把九二式步兵炮推上了路上,炮兵用直瞄的方式瞄准了守军的掩体。

“装定诸元!”

“诸元装定!”

“二炮一发,放!”孟凡鹏指挥着刚刚得到的两门德制战防炮。直瞄,距离为1500米的日军九二式步兵炮阵地。两发急速旋转的穿甲弹,用人眼看不见的速度扎进了日军九二式步兵炮阵地,正好击中了日军摆放在地上的一个满着的弹药箱。日军的四门九二式步兵炮直接在成群的小日本面前,被炸上了天。

其中一门九二式步兵炮的一个车轮被炸飞到50多米处,日军炮兵中队中队长的面前,只把那个命大的日本军官吓得瘫倒在地上。

“支那人,该死!”谷寿夫很不幸的第二次被张林他们耍了,“炮兵压制支那军火炮,装甲兵、步兵冲击,杀死见到的任何‘支那猪’!”谷寿夫很罕见的抽出腰上的指挥刀,亲自的监督指导日军冲锋。

“天皇万岁!”很多日本士兵被守军的反击搞得很是火大,直接在战场上把上衣脱了,赤裸着上身对守军阵地冲锋。坦克上的短管火炮直接瞄准守军掩体开炮;掷弹筒把榴弹砸进了守军的工事内炸开;成百上千的步枪更是急切的开着火。小日本儿这次是真的发疯了。

“冲锋!冲锋!上刺刀,上刺刀,机枪掩护!”团长急切的指挥着手下所剩无几的士兵。中华门阵地上仅仅剩下了不足百人的部队,其中能够端起上了刺刀的枪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他们的团长,一个满脸被熏成碳似的中年人,试图用几十个端不稳步枪的士兵去阻挡成百上千人的冲锋。

“杀啊!”团长左手拿着毛瑟手枪,右手拿了一柄鬼头大刀冲了出来。他的身后,冲出来的是几十个浑身褴褛的士兵。那些站都站不稳的士兵们跟在他们团长的后面,冲进了日军的冲击里。团长的鬼头刀只是格开了一枝捅向他的刺刀,十几枝刺刀却是从四面八方的刺到了他的身体里。后面的几十个营养不良的中国士兵,更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疯狂的小日本终于占领了中华门守军阵地,六朝古都的一座大门终于在松井石根的祈祷下被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