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的朝阳 第二十九节

看之风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所谓的麻雀战,就是这么样的了。大家还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吧!”林清华说完这句话,拿起茶杯,将那里面剩下的半杯茶一口喝光。   一位镇虏军的士兵站了起来,问道:“刚才的那个‘敌退我追’,是不是说追上敌人将其消灭呢?”林清华将咽到嘴里的一片茶叶吐到杯子里,说道:“不是一定要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所谓的麻雀战,就是这么样的了。大家还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吧!”林清华说完这句话,拿起茶杯,将那里面剩下的半杯茶一口喝光。

一位镇虏军的士兵站了起来,问道:“刚才的那个‘敌退我追’,是不是说追上敌人将其消灭呢?”林清华将咽到嘴里的一片茶叶吐到杯子里,说道:“不是一定要把敌人消灭,而是伺机而动,若是敌人人少,力量薄弱,那么就把他消灭,若是敌人人多势重,那么我们就好汉不吃眼前亏,只是不停的骚扰他,把他搞的疲惫不堪,烦不胜烦。‘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十六个字是游击战的精髓,但一定要记住,不要生搬硬套,作为游击队的指挥官,你们到部队后,一定要灵活掌握。当然了,这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在战争中领会了。”


由于大顺军的覆灭,中原的各种势力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左梦庚占领了原大顺军占领的豫西南,而据开封传来的消息,清军在开封陷落后,并没有反攻开封的企图,陕西的清军也是一片平静,只是与左梦庚的部队发生了几次小规模的冲突,但现在双方又像没事一样各自呆在自己的地盘上,不再互相攻击,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徐州方向,因为据潜伏在那一带的天地会细作报告,盘踞徐州的清军最近蠢蠢欲动,而且不断有清军由北方南下,似乎准备发动一次大的攻势,只是现在还没搞清楚他们的攻击目标是哪里。


林清华抓紧时间,立即成立了一所临时军校,命令镇虏军中的军官分批到军校中学习,将自己知道的现代军事知识填鸭般的传授给他们,希望能早点使镇虏军成为一支理论扎实、军事过硬的现代化部队。这半个月来,林清华一直在给军校中的军官们讲课,虽然他对军事知识懂得并不多,但总还是知道的比古人多些,而且这些知识也是经过战争检验的。在军校中,林清华特意举办了一个游击战培训班,将三百名河南籍的军官和士兵召来,传授他们现代游击战的知识,并准备在培训结束后将他们派往各寨,领导那里的民兵,适时开展游击战。考虑到此时通讯不便的情况,林清华只要求这些游击队在本寨附近配合民兵师和镇虏军作战,并保证大的战役展开后的后勤线的安全。


林清华离开军校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跑到义学中看看。在林清华的督促下,现在的义学已经遍布“河洛联寨”的每个大一点的寨子,教书先生们的月俸均由林清华供应,每个月五两银子。义学所用的教材仍是传统的《三字经》、《百家姓》、《全唐诗》等为主,除此之外,林清华还亲自编写了部《道德与法律》,作为补充教材,虽然大陪审团和法院已经被圣旨撤消,但林清华不愿意就此投降,他编写此书的目的就是从小对国民进行普法教育,让他们从小养成懂法守法的习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林清华的这本书中的法律条文多是从大明律中选出来的,其次就是《寨规》里的,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主要是那些读书人,林清华也在此书中写入了一些他认为没脱离实际的圣人之道,进行道德说教。


此时义学中的教书先生正在对学生进行道德说教,他正向学生们讲王祥卧冰求鲤的故事,而那些学生们则听的津津有味。林清华得意的想道:“怎么样,我编的教材好吧?比那些圣人的书生动好听多了,全是成语小故事,学生们想不喜欢都难!”


林清华得意的向家里走去,路过一家百姓家,看见他们正在搬家,而且看样子是从别出搬进来的,门口挤了很多人,围着看。林清华觉得奇怪,平时搬家也没这么热闹啊?怎么这次这么多人围观呢?想到这里,林清华也挤上去凑热闹,害的身边的六个亲兵满头大汗的跟着往里挤。


很不容易挤了进去,林清华才知道人们围观的原因。原来房子外边站了个光着上身的汉子,一身遒劲的肌肉展现在众人眼前,他正把一个铁铸而成的大鼎举起来,随后又将大鼎抛起,又用双手接住,连着抛了三次,气不喘,眼不眨,引得众人一阵喝彩之声。林清华看那鼎足有两百来斤重,但在那人手上却像棉花包一样,不由得也大喝了一声“好!”


那人放下大鼎,向着围观众人抱拳作揖,说道:“献丑了,献丑了!”这时屋里又出来一人,是个老头,他说道:“山河,你又在卖弄了!”


林清华看着老头,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那东沟寨的万明灿。于是他走上前去,问道:“东沟寨一别,数月不见,万先生近来可好?贵千金可好?”


万明灿看了看林清华,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哎呀,看老夫这眼神,这么近居然没认出恩人来,真是糊涂,糊涂!”说完向林清华抱拳鞠躬道:“小老儿再次谢过林壮士相救之恩,请壮士受我一拜。”说完便跪下。


林清华扶起万明灿,道:“老先生多礼了,我不是说了吗?不要行此大礼!”等万明灿站稳后,他又道:“不知先生为何会在这西平寨呢?”


万明灿道:“本来小老儿是不想来西平寨的,但拗不过女儿的性子,所以只好举家搬来了。而且我听说西平寨被威毅侯治理的井井有条,所以想顺便看看那威毅侯到底是何人,竟能将这四战之地变成升平之乡。”


一名亲兵指着林清华道:“算你运气好,你眼前的就是威毅侯。”


万明灿闻言一惊,道:“先前小老儿还以为壮士只是威毅侯的部下,不料竟是威毅侯本人。小老儿实在是无礼,请威毅侯治罪!”说完又想跪下。


林清华早有准备,一把扶住他,说道:“老先生不必如此,折杀晚辈了。对了,这位英雄是谁?先前去你府上时并没见过他呀?”


万明灿道:“这是小老儿的一个外甥,前几天刚从直隶逃难过来,其父母均被清军所杀,无处可去,所以前来投奔与我,他家世代以镖师为业,所以还有那么几分功夫,在侯爷面前使出来,倒让侯爷见笑了。”


林清华道:“哪里,哪里。我看他是一条好汉,不知现在做什么事情,若是无事,倒不如来我军中效力,我定不会亏待他!”


万明灿道:“现在适逢乱世,正是男儿沙场立功、报效朝廷的时候,我正愁没处让他投军呢,既然侯爷美意,那我就不能拒绝了。山河,你可愿意去侯爷军中效力?”


那汉子倒也不含糊,跪下道:“小人郑山河,愿意随侯爷征战四方!”


林清华扶起他,说道:“刚才我见你举鼎不费吹灰之力,似乎功夫了得,不知你所学是何功夫?师从何人?”


郑山河道:“小人的功夫一半是祖传,一半是一名南少林的高僧所传,小人最擅长的是南拳。”


林清华道:“南少林的高僧?这么说你和洪熙官是半个同门喽?这样吧,你就在我的卫队中当个副队长吧,也好时时与洪熙官切磋切磋。”说完他转头望着万明灿问道:“贵千金最近可看中了那家公子?若是这西平寨的,我去给她做媒!”


万明灿望了眼郑山河,说道:“本来老夫中意山河的,但女儿家的心思可不是我这老头子猜得到的,今天一到寨子,没多久就不知跑哪儿去了。对了,上次和侯爷一起的那两个壮士呢,怎么没见到他们?”


林清华道:“他们正忙着安排寨中事务,并未和我一起,要是您想见他们,下次我就把他们领来。”


别了万明灿,林清华领着郑山河来到他的卫队。现在他的卫队已经扩充到了近三百人,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而且枪法极好。林清华将郑山河交给卫队长,并交代了几句,这才乐颠颠的往回走,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郑山河那奇怪的目光。


卫队就在林清华住的屋子的旁边,刚到家门口,林清华就遇上了洪熙官。洪熙官道:“那些大顺军的人都安排好了,大多数军官都愿意留下,但是高一功和袁宗第却说不愿意做明朝的臣民,执意要带着李柏墀走,我拦不住他们,只得让他们先等等,让我来向你禀报一声。”


林清华道:“这样啊,可是我曾答应过高夫人,一定保证李柏墀的安全呀,难道他们不信任我?”洪熙官道:“这个我也搞不清,我曾问过他们,准备到哪里去,他们却没说,不过袁宗第似乎已心恢意冷,咕哝着要出家。”


“出家?”林清华道,“既然他们想走,那就由他们去吧,你给他们送一万两银子,并给他们一架马车,两匹马,等会儿我给少林寺的智海大师写封信,你也一并交给他们,也算我仁至义尽了。对了,这本是世玉的事情。怎么你来管呢?世玉他人呢?”


洪熙官道:“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中午开始就不大对头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干事心不在焉,后来干脆就把事交给我办了,然后就没看见他的人了。”


忙了一天,林清华已有些困了,天刚黑下来,他就上床睡下了,睡到半夜时,听到旁边屋子的门响,知道是方世玉回来了,但没多想,就接着睡了。


夜黑沉沉的,由于是阴天,所以连星星也看不见,四周一片漆黑。子时刚过,一个黑影从黑暗处走出,蹑手蹑脚走近林清华的屋子,先是把两个背对他的守夜卫兵打晕,然后他来到门口,站了一会儿,接着从腰间抽出两把各长一尺的尖刀,提了提气,猛的踢开房门,向着屋子里冲了进去。


紧接着,屋子里就发出一声惨叫,在漆黑的夜空中久久的飘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