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实名贴:警察,你的名字叫弱者

惠林泉 收藏 90 4777
导读:2007年10月22日无锡河埒口地区因拆迁引发了一起爆炸案。被拆迁人徐国新到无锡市仕振拆迁公司办公室,以家中电线被剪断系拆迁所致为由,要求拆迁公司支付修理费。遭拒绝后,徐即用就地取得的的椅子将室内一移门玻璃砸碎,继而与在场的工作人员发生扭打,徐用随身携带的小布袋(内装爆炸装置)击打对方。民警王建峰接警后赴现场处理纠纷,要求纠纷双方一起到派出所解决,并从拆迁公司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徐用于打人的小布袋欲带到了派出所,徐见状即上前抢夺小布袋,争夺过程布袋内爆炸装置发生爆炸,王建峰当场倒地,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徐

2007年10月22日无锡河埒口地区因拆迁引发了一起爆炸案。被拆迁人徐国新到无锡市仕振拆迁公司办公室,以家中电线被剪断系拆迁所致为由,要求拆迁公司支付修理费。遭拒绝后,徐即用就地取得的的椅子将室内一移门玻璃砸碎,继而与在场的工作人员发生扭打,徐用随身携带的小布袋(内装爆炸装置)击打对方。民警王建峰接警后赴现场处理纠纷,要求纠纷双方一起到派出所解决,并从拆迁公司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徐用于打人的小布袋欲带到了派出所,徐见状即上前抢夺小布袋,争夺过程布袋内爆炸装置发生爆炸,王建峰当场倒地,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徐被炸断右手,被追究刑事责任,判处死缓。

王建峰殁年时为31岁,女儿才6岁,牺牲在自己的警察岗位上,一个年轻的生命消失了。一起爆炸案一死一伤,祸害了二个家庭。如果能依法和谐拆迁,这起悲剧完全能避免。

最近媒体报道,河南省 南阳市宛城公安分局枣林派出所所长段大军累死在大走访一线。枣林派出所指导员张建斌介绍,枣林派出所地处城乡接合部,辖区情况复杂,再加之警力不足,每天民警都在超负荷工作。段大军针对辖区内企业近期部分职工因“三金”及工伤赔付等问题组织串联上访、罢工的情况,1月3日和8日,连续深入到厂区,与职工座谈,与厂方及政府有关部门研究解决方案,用自己的真心赢得了职工群众的谅解,稳定了企业的生产经营秩序。“段大军是累死在大走访的途中的。他之前几乎连续工作了8天。”张建斌说。

苦,累,为民牺牲,警察都默默地忍受了。更痛心的是被群众误解,流血还要流泪,警察的心在滴血。在一些拆迁地区,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拆迁公司雇佣流氓侵犯善良的居民,断水,断电,砸门窗,堵锁眼,泼大粪,深更半夜砸门,甚至公然在社区横冲直撞施行暴力,入室打人砸东西,强拆房屋,等等,血雨腥风,与电视里的西藏暴徒无异,只差没放火了。这不是异族入侵,这是对同胞施暴,不要说党性,连人性都没有。群众报警后,警察姗姗来迟,群众愤怒地责骂警察。警察只能道歉:“请理解,理解万岁,请理解我个人。”警察有难言的苦衷。

不受惩治的犯罪是肆无忌惮的,暴力在继续,在扩大,理直气壮,变本加厉。公安部门有规定,群众报警后必须出警,在我们这个注重形式的社会,这条规定被严格地执行。不断地报警,不断地出警;不断地出警,不断地报警、、、、、警察的工作量成倍地增加,疲于奔命,苦不堪言。我曾亲耳听到警察的哀叹:“我们也是人啊!”

有的警察坦言:奥林花园拆迁,王八把群众按在面包车里强迫签字,我们出动了6、7辆警车,都被王八包围下不了车,不要说你们,我们都没办法。

有的领导干部义愤填膺:“这些人不是人,是牲畜。”但又无奈,“脱下警报,我们也是老百姓,我们也要吃饭啊!”

在江苏省公安厅接访室,厅长黄明在倾听无锡市民王风英的投诉,违法暴力拆迁导致其妹妹愤而跳楼自杀身殘。黄明厅长严肃地指出:“这是严重犯法行为,责成政府部门一定要解决好”。即使是这件黄明厅长高度重视的个案,至今也没有解决。

我主动叫评估,不来评估却把我房子晚上偷拆,我到公安部去咨询,公安部明确回答:这是地方政府犯罪,对公安的形象影响很大,公安部也很重视。

公安部门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主休力量,是一方平安的保护神。公安的权限和职责在法律上有严格地界定,《警察法》第二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同时第三十三条规定:“人民警察对超越法律、法规规定的人民警察职责范围的指令,有权拒绝执行,并同时向上级机关报告。”

按照人民警察法的规定,公安民警的警务职责之外的活动就叫非警务活动。公安部曾经三令五申,严禁民警违反规定从事征粮讨债、计划生育、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超越法定职责以外的任何指令,民警一律可以拒绝执行,不论是谁违反了这条禁令,都要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后果严重的,还要追究有关地方和部门的责任。

但上述的规定,实际上行得通吗?在缺乏法治的社会,公安部门也不能例外。无锡公安局为全市的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作出了有目共睹的辛勤劳动,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其工作远远超出公安本身的职责,民警们参与了大量的非警务活动,忙的喘不过气来。比如大量的拆迁、上访,在拆迁地区的派出所,拆迁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工作。由于拆迁涉及到大量的刑事、治安事件,负有拆迁领导责任的建设部门倒成了站在旁边的看客,公安部门却挑起了大梁。种了他人田荒了自家地,也为此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稍有失误,就被不少领导和群众误解,给予指责,给予诋毁,只是一味地橫挑鼻子竖挑眼,却无人出来说句公道话,严重损伤了公安干警的形象,使他们承受着方方面面极大的压力,只能泪往心中流,苦往肚里咽,这是常人所不能体会和理解的。

也许有人会强词夺理,警察并没有参与拆迁啊,只是协助。无锡是个创新型城市,创新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强制拆迁演变为强制搬迁,警察对拆迁地区的犯罪装聋作哑而要协助做被拆迁人的说服工作,就像负有拆迁领导责职的街道组织,嘴上却非常谦虚,仅仅是协助拆迁公司工作。领导是协助,被领导是主体,这就是创新,这就是水平。

再比如上访,上访的原因不少在企业,在政府,在官商勾结,不从源头上去解决问题,却要没有解决问题权力的警察去截访、去调解,公安干警能不累吗?公安部门能不陷入尴尬境地吗?段大军累死在岗位上是偶然,也是必然,当然这个必然不是指死,叫不堪承受。

警民冲突,实质是地方党委、政府和群众的冲突,公安不过是被推到一线作了牺牲品。在政府部门中,公安局长是最难当的局长。瓮安事件,公安局长被撤职,真是冤枉,动用警力这样重大决策,决非是公安局长所能作出的,但出了事,却要公安局长作替罪羊。

云南普洱市孟连县发生的那次警民冲突,15名胶农被打伤,2人被击中致死,同时有41名警察被打伤,9辆警车被砸坏。

但我怎么也想不通,本来这是老百姓与企业老板的矛盾,怎么最后变成老百姓与政府的矛盾了?”勐啊村的一名村民说。

云南省的一名防暴警察表示,“中国警察是一支半军事化的队伍,所以服从上级命令是天职,一切都是上级领导决定的,而这个上级领导还不是公安部门的领导,而是党委、政府的领导,公安部门的领导在现场往往也只能服从他们的指挥。”

警察,你的名字叫弱者,这个弱者就是指在错误的领导决策下,警察只有无可奈何的份。流氓在拆迁中引发大量的刑事、治安案件,后面有强大的支撑,神勇的警察只能阳萎。民警从事非警务活动处于两难境地:听从当地政府指派,超越法律规定的职权履行职责,要受到法律追究;而依法行使职权,拒绝当地政府的指派,又会受到非难和非议。在这种情况下,警察该做的不能去做,不该做的非要去做,也是一种弱势群体啊!

医治的药方是,从严治党,依法治国。因此《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呼吁;让警察远离非警务活动。评论说“、、、、这不仅牵扯了本来就十分紧张的警力,而且极易造成警民关系的对立,使警察正常的警务工作得不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甚至出现暴力抗法的恶性事件、、、对政法机关的过度依赖,对警力的滥用,是人治社会遗留下来的基本思维特征和社会行为方式,是对社会良好法制环境的恶劣破坏,对依法行政依法治国构成极大的威胁和挑战。”

在此,呼吁党委和政府理解公安,帮助公安,支持公安,不可依仗警力已经成为不作为、乱作为、违法作为的屏障,尽量杜绝非警务活动,绝不能把公安当作无所不能的万金油,那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编辑掉联系方式




本文内容于 2009-5-16 12:55:38 被叶单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