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四九章 陆大(二)

wangvct 收藏 17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96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再一次见到张贤的时候,孙仲与郭万都吃了一惊,这原来是一个身材魁伟,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此刻,却变得瘦骨遴巡,一脸的憔悴。大伤初愈,再加上营养不良,以至于此时的张贤已更多的粘染了鬼气,而少了许多的英气。

当知道张贤是为了考试而来,郭万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地道:“如果当初你能听我的劝告,留在长官部里,此时也不用来考试,已经坐在陆大的教室里了。”

张贤却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天生的溅命,非要往死里走一遭,不然听不进人劝的。原来在两位长官手下,多有冒犯了,还请两位长官见谅。”

孙仲却摆了摆手,板着脸道:“你别说得这么客气,你小子也算是个好汉,能带着一帮伤兵死守常德两昼夜,并成功击退鬼子的守城部队,这说明你小子还算是有本事的。我孙某人也并非小肚鸡肠之人,已经不记得你的冒犯了。只不过,这一次的初试,应用战术是由我出题,我会对所有考生一视同仁,你别指望我会对你另眼相待。”

张贤点了点头,满是深情地道:“其实我非常清楚,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全是总座您的提携。如果没有您把我借调到了战区长官部,这个时候,我也还是十一师的一名小营长。真的,我对您非常感激,可是我这个人并不会说话,有时还顶撞您,现在想来,实在是不应该。”

孙仲又看了他一眼,只是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郭万来到他的面前,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点了点头,道:“张贤,你对自己的考试有把握吗?不如还是先回长官部吧,等下一批特别班招生的时候,我再去找找陈长官,替你说个情!”

张贤知道,要等下一批,肯定是在两年以后了,只怕那个时候,日本鬼子也被打败了。当下还是摇了摇头,恳切地道:“多谢参座厚爱,我还是相信自己的能力。”他说着,又对孙仲一笑,十分把握地道:“也许两位长官还不知道,我小学开始,一直是最拔尖的,就是军校里,我也是全优毕业。”

“你既然这么有信心,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等着听你的好消息!”郭万最后道。

“一定会的!”张贤肯定地回答。

*******************

说是如此得说,但是孙仲还是明显得给张贤吃了小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常向他问些战法战术上的问题,让张贤回答。张贤也心知肚明,对孙长官的问题认真地回答,便是一些很难答对的问题,也虚心向这位长官请教。

初试的结果很令人满意,张贤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名列第六战区三百多考生之首,而这些考生中,他又是官阶最大的一个。

复试要去重庆,是在一个月之后,而恩施又是所有战区中离着重庆最近的驻地,便是绕道三斗坪,逆长江而上,最长也不过五六天的事,所以此时,张贤的时间倒是充裕,于是便听从了郭万的意见,留在恩施好好温习准备一下。

张贤也算是长官部里的老人了,当初作副官的时候,上上下下认识的人也不少,郭万让他住到自己的住处,便是将他当成了自己已然战死的儿子。看看暂时自己也没有什么事了,于是,张贤将熊三娃打发回了桃源,他并不准备带着这个兄弟去重庆,毕竟,熊三娃也是一个在职的军人,又不是他的仆从,还是要回自己部队的。尽管熊三娃十分不乐意,最后还是服从了张贤的安排,在走的时候,他还大哭了一场。

也就在恩施住了半个月,孙仲正好要去重庆开会,张贤便告别了郭参谋长,跟着孙长官坐上了开往重庆的飞机。原准备到重庆要花上五六天路上巅颇的时间,如今张贤却是赶了个巧,只要花几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坐在飞机上,张贤很想知道孙仲这次去重庆开得什么会,但是他也明白,这不是他应该问的,所以还是忍住了。

孙仲就坐在张贤的身边,却侧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他,将张贤看得莫名其妙,自己打量了自己一番,不明所以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总座?”

孙仲却问着他:“你这不是第一次从飞机吧?”

“嗯!”张贤告诉他:“我这是第二次了。”

“原来是这样!”孙仲点了点头,道:“我说呢,我以为你从来就是这么从容的。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呕吐得不得了,头昏脑怅的,就是下了飞机,半天这双腿都飘飘的,走不了路。”

张贤也笑了起来,老实地告诉他:“其实我也是一样,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他记起了弟弟张仁,还有怒江上空的那次战斗。

“你还坐过飞机?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张贤道:“我那次是在昆明培训的时候,我弟弟开的美国轰炸机,要去炸鬼子在怒江上搭的桥,我也参加了那次空战。”

“哦!你跟我快说说!”孙长官马上来了兴趣,此时也忘记了要在张贤的面前装下矜持,这样急切地问道。

于是,张贤便将那日的空战详详细细地讲了出来,当讲到张仁驾着轰炸机被鬼子三架战斗机追赶之时,不仅是孙仲,但是他身边的那两个随身侍从副官也紧张万分;当听到敌人的战斗机被击落,还有一架是是张贤打掉的时,所有的人又都长出了口气,同时对张贤兄弟又都佩服不已;当张贤又说到机枪手被敌人击中,尸体抬下飞机的时候,众人又都默然无声,大家都知道,在这场战争之中,无论是陆军士兵还是空军士兵,其实都承载着过多的死亡与悲壮。

听着张贤讲完,孙仲不由得赞道:“你们两兄弟都是国之栋梁,没想到你还有一个弟弟,还是我们国军里优秀飞行员。你们两兄弟并肩作战,定然可以有一番作为!”

边上的副官也纷纷夸奖,张贤听着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他忽然想起了被围常德的时候,曾在城中收到过弟弟的来信,那封信是张仁跟着子弹一起投下来的,依稀记得那信中的那首王昌龄的诗。

想到了常德,张贤就不得不想起罗达来。他转过头,看着孙仲正在思索着什么,他想说却又不知道能不能说出来,正在犹豫之间,孙仲抬头正与他的目光相对,已经看出了他的表情,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

“哦!没……没什么!”张贤结巴地道,又停了一下,道:“其实也……也没什么,只是我有一件事想问您。”

“说吧,什么事?”

张贤又迟疑了一会儿,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副官,还是开了口:“我想知道,如今的罗师长怎么样了?”

孙仲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他的心里何尝不是在流着泪呢?良久,这才道:“你放心吧,罗师长应该不会有事的。他现在就在重庆,关在军法部,等着调查结束之后,肯定会军审的。”

“调查?”张贤怔了怔,却不解地道:“为什么没有人来问我呢?他的事我最清楚。我也没有见到上面派人进入五十七师去调查呀?”

孙仲想了想,安慰着他道:“也许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你放心,会有人来找你的,说不定到时在军审的时候,会传你去作证。”

张贤沉默了片刻,此时的心境已经平静了许多,早已不是刚刚听说罗达被拘押之时的悲愤了。他想了一下,又问道:“我可不可以去看一看他呢?”

孙仲摇了摇头,老实地告诉他:“不能!连我要见他都要经过特别的批准。”

张贤不再答话,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怀疑,罗师长的遭遇,会不会成为自己将来的遭遇呢?

仿佛是看透了张贤的心思,孙仲不愿意让这个年青人失望,当下肯定地道:“你放心,这一次我去见委座,一定会为罗师长力争,无论如何,我也要保住他的性命。”

这话当初王辉军长也在张贤的面前说过,张贤相信这两位长官肯定会说到做到的,只是他在这个时候,对蒋委座却产生了怀疑,从胡从俊的分析来看,只怕这个领袖已经动了杀人之心。

*********************

到了重庆,张贤先到军令部报道,然后住进了第六战区驻渝招待所,这个招待所座落在嘉陵江边,依山傍水,离着陈诚长官的住所很近,只是此时的陈长官并不在重庆,不然张贤定然要去拜见的。

抗战中,重庆的军事委员会设有统帅部,指挥各战区的司令长官,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会,委员长便是最高统帅蒋介石,下设有参谋总长、副参谋总长以襄助委员长处理军委会里的一切职务,下面又设军令部、军政部、军训部、政治和后勤等部,分掌作战指挥、兵员征募、军队训练、政治教育、后方勤务等职能。而此时的参谋总长便是何应钦,同时兼任着军政部部长;此时的副参谋总长便是白崇禧,并兼任着军训部部长;政治部部长是张治中,军令部部长是徐永昌。陆军大学此时就是归军令部所辖,所以其招生考试也是由军令部主导来进行的。

复考的人有三百多人,都要在军令部的限期内报道,还要经过四轮的竞争。

第一轮是资格审查与体检,资格审查倒是好过,体检却有些难,好在孙仲当初已经与军令部的人打了招呼,大家已经知道张贤是重伤初愈,也知道这是常德之战中的英雄,所以并未为难于他。第一轮过后,倒是有三个人因为资格不够,在军中服务不够三年等原因而被淘汰。

第二轮是实兵指挥,在操场上放置一个连的实兵,由主考官下达课目,不过是队列行进、连营的战斗动作及布阵之类,无非是想考验这个参考者是不是正式的军官,不是混水摸鱼之辈。这一关对于张贤来说是轻车熟路,有如吃饭一样得简单。第二轮过后,也刷下了几个人,这几个人原来是靠关系混上来的。

第三轮是口试。口试的考官有九个人,组成名为口试委员会,先由主考官问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说在哪个部队,任过什么职务等等,主要是看这个应试者的仪表,以及是不是口齿伶俐,从容不迫。然后,再分由口试官就极为广泛的军事、政治、时事以及普通学科和一般社会常识进行测验。这个过程才是最难的。一般来讲,这些考官都是中将级别以上,组成个半月形的试场,主任委员坐在中间,两边各是四位口试官。口试的时候,并没有卷子,主试官并不问具体的问题,只是对应试者端祥一番,从桌子上笔筒内抽签。签上会写到考生应到某个口试官面前应试。而每位口试官面前的桌子上都有两个签筒,一个里面是题目,一个里面是下一位口试官的姓名。因为不能随意提问,必须按抽签上的题目提问,而其他的口试官也要集中精力聆听应试者的对答,并要打分数,最后做平均。一位口试官试毕,又抽签去另一个口试官前应试,如此三次,快的约十分钟,慢的也有一刻钟。如此的过程,即使这位口试官是你的老子,也无能为力来帮忙。而对于这些应试者来说,一上来就会被考场的严肃气氛所震慑,便是身经百战,也不免会紧张万分,所以这一过程,大家都戏称之为九堂会审。

张贤本就是一个能够冷静下来的人,虽说刚刚上场的时候也有一此紧张,但是毕竟与师长、军长、集团军司令、甚至于战区的司令长官都有接触,也算是见过阵仗的人,不久便平和了下来,一问一答,很是得体,当然获得了九位考官的共同认可。

第三轮下来后,落榜的人大有人在,三百号人此时已经去了近百人。

最后一轮才是笔试,也是最终的考试。

笔试的关防十分严格,文武考官早已到场,与外界断绝来往。考生们每次进入考场中,都要等十到二十分种或者更长,才能等到题目,考试的时间也是从发题的时候开始计算的。原来,为了防止作弊,主考官是临时把要考的这个科目的教程书,在出题官的面前随意翻到某页,就出一道题,然后再翻到某页又出一道题,最后当场油印送到考场,考生拿到题的时候,卷子的墨迹还没有干透。这样出题因为并不是试官综合构思的,所以根本考不出考生的水平来,却因为可以有效地防止漏题,而考试官也乐得不费脑筋,只需按照条文出问答题,故而也没有人提出异议。便是这样出来的题目,难得死难,而易的却又死易,测不出考生的学术素养,倒是多少要看这些考生的运气。

张贤的运气很好,所有的科目都顺利过关,虽然有几科他从未考过如此的低分,但总算是及格了。他还在奇怪,这些题目怎么都是些犄角旮旯里的东西,任谁也不会在意,幸亏自己是从头到尾的看书,没有凭着好恶选择。

一个星期之后,榜单总算发了下来,当看到上面的第一排就有自己的名字时,张贤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