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二十三章 面折炳麟(二)

王藏山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有段儿时间,国人热衷于“把洋人大老爷的东西硬说成是自己的”。什么最早发现新大陆呀(法显),最早发射载人火箭呀(万户),最早发明无人飞机呀(鲁班)等等,不计其数的世界发明都要想法子安到自己身上,其实是一种缺乏民族自信心的表现。 后来经济发展了,这种状况才慢慢消除。然后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有段儿时间,国人热衷于“把洋人大老爷的东西硬说成是自己的”。什么最早发现新大陆呀(法显),最早发射载人火箭呀(万户),最早发明无人飞机呀(鲁班)等等,不计其数的世界发明都要想法子安到自己身上,其实是一种缺乏民族自信心的表现。


后来经济发展了,这种状况才慢慢消除。然后又与一个弹丸小国争执什么端午节、浑天仪、中药材、麻沸散等等,非常无聊,异曲同工,半斤八两,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帮子人才好,总之是极度的自卑引起的极度自大,乃是一种病态。


“呃!法显《佛国记》有载,法显失道,商船亦赍五十日粮。今遭大风,昼夜十三日,始至一岛,又九十日而至一国,合前三日计之,已得一百六日,是东行倍程可知。况南洋师子国,途次悉有洲岛;当时帆船,皆傍海而行,未有直放大洋者。今言海深无底,不可下石,而九十日中,又不见附海岛屿,明陷入太平洋中,非南洋群岛。逮至耶婆提国,犹不知为西半球,复向东北取道,又行百余日,始折而西。夫自美洲东行,又百许日,则还(环)绕大西洋而归矣。当时海师,不了解地体浑圆,惟向东方求径,还(环)绕大西(洋),进行既久,乃轶青州海岸之东,始向西北折行,十二日方达牢山(崂山)。是(法)显非特发见美洲,又还(环)绕地球一周也。”


上面是黄侃之背诵炳麟公《法显发见西半球说》里的一段,读者是不是暗自庆幸白话文到底还是打败了文言文,否则天天看着这样的腌臜文字,喝碗面条汤难免都要噎住呢。


总之,我是捏着鼻子听完黄侃之背诵的这段高论,臭不可闻,一派腐儒的混吃等死之作,于国于民没有半点儿意义,如果民族自信心是从故纸堆儿里翻出来的,我宁愿不要。这个炳麟公的考据癖那是一绝,只要你给他塞上银子,他就能把上海滩大流氓杜月笙的祖宗都说成是帝尧(详见这老先生的《高桥杜氏祠堂记》)。这样的谬论本不值一驳,但为了让古文派心服口服,我还是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了个故事:


话说汉朝有个严君平,《汉书》褒扬他“严遵、扬雄之徒,文章冠天下”,“修身自保,非其食不食,非其服不服”。乃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类似刘伯温一样的人物。


汉武帝派张骞到西域大夏国拉关系(大夏国在今俄罗斯以南,阿富汉北部一带),从一条河的源头上载回一个大石头给严君平看。严很惊奇地看了好久,说:“去年八月有一个客星进入了牛郎织女的星座,想来就是你吧!这个石头是织女的支机石(支撑纺织机的石头)。”


张骞说:“是,我在河源的一个地方,碰见一个女子在织锦缎,一个男子牵着牛,我问这是什么地方?那女子回答:‘此处并非人间,为何你会来到这里?’接着指向一个石头说:‘我把这个石头放在你船上,你带回去问川西的严君平,定会详细告诉你’。”严君平说:“去年我惊诧有颗客星进入牛郎织女的星座,原来是你乘着筏子到了日月的附近啊!”于是大家都觉得很诧异。


黄侃之和炳麟公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刘半农暗暗挑起了大拇哥,对我由衷钦佩。这个小故事他们都知道,甚至《三言二拍》里面还有这个故事的通俗版本。如果一两千年前的一些痴人呓语都能被考据成为科学著作,那三皇五帝以来这样的“科学家”、“探险家”不知道出了多少,巍巍中华何至于积贫积弱,沦落若斯?


黄侃之还是有点不甘心,想了想又说:“中国历来有种种科学发明,都是用文言文来记述的,既然说到天文,我问你,中国有些什么著作?”


炳麟公闭了眼睛,听我一部一部的背颂书名、作者、年代。


当听到《夏小正》,《律历志》,《三统历》,《乾象历》,《皇极历》,《大衍历》,《授时历》,《崇祯历书》等天文历书的时候不住颔首。


当听到《麟德历》,《甘石星经》,《周髀算经》,《晋书·天文志》,炳麟公有些坐不住了。


最后听到《天官书》,《五星占》,《丹元子步天歌》,《灵台秘苑》,《开元占经》,《乙巳占》,《观象玩占》的时候,炳麟公又开始颤抖,喉头咳咳有声,累得程纯人又忙活了半天。


“岳岙贤弟,这些天文著作,有些已经散佚,只存名字,连作者都不可考。有些书籍说来惭愧,连老夫也闻所未闻,不知贤弟是从何得来?”炳麟公还真是不耻下问哩,转眼我就成了他的贤弟,这样不就成了黄侃之的贤叔?


“炳麟公太客气了,去年三马路上有家旧书铺打烊关张,廉价处理废旧古籍,一个大洋一本,我有个朋友买了许多,其中就有一些原本散佚的图书,后来才知道是从浙江宁波天一阁及常熟铁琴铜剑楼流传出来的。可惜都被我的朋友带到了欧洲,我也只是略略翻了翻,记不住许多。”


“哦……”炳麟公难掩惋惜之情,又问了问我的师承学业,连称后生可畏,说北大有幸,蒋梦麟当浮一大白,言谈光明磊落,倒也不失一代国学大师的气韵风度。


“纸上得来终觉浅,记问之学尚不足以为人师。”


这个讨厌的黄侃之,到现在还敢说怪话,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我情愿别人说我‘浅’,但我的浅,却如一条清溪,澄澈见底,纵有多少沉渣和腐草,也不掩其大体的清。倘使装的是烂泥,一时倒看不出它的深浅来,如果是烂泥的深渊呢,那就更不如浅一点的好。”


在座的诸人,包括炳麟公都呵呵的笑了起来,只有黄侃之脸上一阵儿青,一阵儿白。末了也呵呵笑了起来,对我表示由衷的佩服,后来竟然成了常来常往的朋友。


要说这黄侃之也是个极有趣儿的人物。民国学人中有三个著名的“疯子”,一个是炳麟公,一个是刘师培,还有一个就是黄侃之。


这三人的共同特点是,学问大,脾气怪,都有魏晋遗风,狂狷不羁的。


黄侃之事母至孝,其母在老家与北京间往返,他都要一路陪同,随行还要带一个“宝物”,却是老夫人寿材。老夫人能舍得下儿子,却离不开一具寿材,黄侃之居然顺着她心意,不厌其烦,千里迢迢带着寿材旅行,世人都摇头赞叹。


其生母过世后,黄侃之遵依古礼,服孝三年,还请苏曼殊为自己画了一幅《梦谒母坟图》,至死不离左右。


黄侃之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住在炳麟公的楼上,有次半夜懒得下楼小解,就飞流直下。炳麟公雨露均沾,与之亢声对骂。俩人都是国学大师,骂起人来自然引经据典,拐弯抹角的,骂着骂着就都起了知音之感。


炳麟公清高孤傲,对近世文人极少嘉许,唯独对黄侃之刮目相看,黄侃之便折节称弟子。


后来炳麟公反对袁宫保称帝,被软禁在东城钱粮胡同。黄侃之以听老师讲经为由,留下来陪炳麟公坐牢。黄侃之出身世家,口味挑剔,不堪忍受食物粗砺,先后撵走了多名做饭的厨子。


岂料这厨子们原本是负有监视之责的,又深恨黄侃之识破他们克扣炳麟公伙食的阴谋,就向袁宫保打了小报告。于是黄侃之与炳麟公同舟共济数月后,终被警察驱逐。


黄侃之最好美色,一生结婚达九次之多,经常逾越师生人伦,颇遭物议。一会儿假结婚,一会儿真离婚,逼死逼疯了数任妻室,连炳麟公的夫人都骂他“有文无行,为人所不耻”。


也就是炳麟公对这位大弟子的各种毛病表示出足够的宽容和理解。认为他和“竹林七贤”中阮籍一样,虽狂放不羁,玩忽礼法,但丧母时呕血数升,仍是纯孝之人,并非残忍之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