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笫95节:克虏伯公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95节:克虏伯公司


“李鸿章又请德国军事专家汉纳根着手设计旅顺、威海炮台,作为中国东南沿海防御炮台的样板。”--平山大侠


1、张之洞:(1837年--1909年)河北人


淮军与克虏伯公司联手以后,情景就大不一样了。正所谓:“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

1871年,李鸿章在科隆商人费雷德里茨·佩尔的鼓动下,一口气向克虏伯家族买下328门各种口径的克虏伯大炮,布防在大沽口、北塘、山海关等炮台,首先稳固北京城的防务安全。

克虏伯公司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但是精明的德国人深知商场如同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他们四处活动,联络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建立了广泛的统一利益的战线。这其中德国驻华公使也是克虏伯的好帮手,还有德籍海关税务司人员以及德国洋行等。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又是为德意志帝国的利益,这些德国人都在为克虏伯奔命。

他们游说李鸿章,说是德国人既不在中国贩卖鸦片,又不在中国传教,不会有什么令清廷头痛的教案问题,也不存在鸦片战争的问题。德国跟中国国土离得很远,又没有海岸和领土上的纠纷,没有任何宿怨,应该成为好朋友……

这些话李鸿章都听进去了,认为没错。实际上在那前后几十年间,直到德国强占胶州湾之前,德国人的确没有找太大的麻烦,这就从感情上近乎了许多。

对于为普鲁士赢得普法战争立下大功的“加农炮之王”阿尔费雷德,李鸿章早已钦佩不已。他让手下准备了一份世界各国炮厂的大炮质量一览表。经过认真的审阅、选择和比较后,他认为,克虏伯家族的大炮优于美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大炮,将来一有战事,“稍有优,则利钝悬殊”。

基于对克虏伯大炮的认识,李鸿章率先在淮军中组建了有近代意义的新式炮营,采用克虏伯后膛钢炮装备,编制上也仿照德国的炮营兵制。在一些水师中也配备了克虏伯大炮。

买了先进的兵器还得有人会操作。所以当克虏伯的使者瑞乃尔1870年带着他的大炮来到山东荣成水师的时候,李鸿章一点也没有感到鬼子的“妖气”,反而把瑞乃尔留在了淮军中,聘他为教官,要他为中国服务,瑞乃尔便成了克虏伯派到中国的最早的军事教官。

李鸿章在1874年在给清廷的关于海防的奏折中,不知多少次地提到了他对克虏伯大炮的研究心得:“查炮位一项,德国全用后膛,英国全用前膛,俄法则小炮多后膛、大炮多前膛,美国仍用老式滑膛。其中著名厂商,德国曰克虏伯,专造后膛全钢之炮;英曰阿姆士庄,专造前膛熟铁包钢之炮;又有瓦瓦司厂,后膛以钢包钢之炮。论攻坚致远,前膛不若后膛;论稳固经久,后膛不若前膛。故行仗小,炮宜用后膛,取其轻而及远;轮船、炮台所用大炮,究以前膛为宜。此洋炮之大略也。”

开始他还以为前膛后膛各有利弊,后来又进一步深化了认识。他在给醇亲王的信中谈到:“后膛装药枪炮最为近时利器。查格林炮一宗不能及远,仅可为守营墙护大炮之用。惟德国克虏伯四磅钢炮可以命中致远,质坚体轻,用马拖拉,行走如飞。现在俄德英法各国平地战阵皆以此器为最利,陆军炮队专用此种,所需子弹之价格与炮价相等。”

在给朝廷的奏折中,他说:“该国(德国)近年来发愤为雄,其军政修明,船械精利,与英俄各邦并峙。”

通过与英国阿姆斯特朗炮,格林兵器的比较,李鸿章最终选中德国,计划用克虏伯炮来武装京津一带和长江一线的炮台。他在给心腹,洋务干将丁日昌的信中说:“津案结后,自强之策,大沽海口南北炮台,及北塘等处应驻重兵,长江以炮台为经,轮船为纬,但保津门,长江自固根本,外人必不敢轻视。”

精明的李鸿章认为:大清国不仅要有西方先进的武器来装备军队,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要用西方先进的军事思想和军事制度,对大清国的军队进行彻底的脱胎换骨,使大清国的军队成为一支强大的,能打胜仗的新式军队。

基于这一谋略,李鸿章让德璀琳转告克虏伯公司,再推荐人员来华任职,指导淮军炮营操练德军炮法。克虏伯公司十分重视,聘请了该国李劢协来华,约期三年。

李鸿章又请德国军事专家汉纳根着手设计旅顺、威海炮台,作为中国东南沿海防御炮台的样板。另一方面同时派特使前往德国与克虏伯家族谈判,提出克虏伯有义务出资为中国培训火炮专家,中国才有可能继续购买克虏伯家族的大炮,否则中国会向欧洲另一军火销售商“波鸿协会”靠拢。

1877年春,弗雷德·克虏伯在这场军火竞争中同意了李鸿章的要求--第一批中国留学生到德国埃森接受免费培训。在李劢协任职期满将要回国时,李鸿章派了卞长胜、刘芳圃、查连标、袁雨春、杨德明、朱耀采、王得胜七名淮军将官跟其前往德国,继续学习德国军事。他们学成回国后,被派到淮军各炮营当教官,有的后来成为颇有成就的军事科技人才。

1877年,李鸿章麾下的淮军已经装备了19个炮营,共有克虏伯大炮114门。每营有正勇144名,有克虏伯四磅后膛钢炮6门,马匹150匹,车19辆。已经装备炮营的部队有亲兵前营、盛军、护卫营、铭军、乐字营。“此时的淮军,炮营完全独立,用以配属铭盛各军,以使淮军成为国内惟一劲旅。”

到了19世纪80年代中后期,李鸿章更是大量地购买克虏伯新式兵器。这期间大清朝已经历过了小日本窃据台湾事件和中法战争,而且日本就是仿学德制!这些在主客观上都促使清廷加快了实行军事改革的步伐,克虏伯后膛钢炮更是空前地受到欢迎。尤其是德国军队已经成为欧洲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它的步兵无论是在人员构成、战略战术的运用、训练方式、还是在军事思想和军事制度方面,在欧洲都处于领先地位,被列强们公认为是陆军大国。对此,自强运动中力主学习西方的大清官员们也是了解的。

光绪十一年(1885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在给清廷的奏折中说:“查各国武备,近以德国为最精” 。

曾直接观察过德国军队,时任清政府出使德国大臣的许景澄也向清廷陈奏:“泰西陆军之精,推德意志为最” 。

这种认识,是清政府在进行军事改革,提高军队战斗力时首选德国模式的重要因素。张之洞还在奏折中强调指出:“非认真仿照西法,急练劲旅,不足以为御侮之资” 。

与此同时德国驻华公使巴兰德也向总理衙门建议:“最好是用外国的军官,(其实就是德国军官)以达到建立一支现代化军队的目的” 。

后来李鸿章在天津建立武备学堂,就聘用了许多德国人任督导,其中有李宝、博朗、崔发禄、哲宁、那珀等。另外张之洞也在广东聘用了德国人马驷为自巳训练军队。

1888年前后,德国克虏伯集团先后几次派遣军事专家担任李鸿章的顾问,德国退役上校富凯尔正是在这个时侯受德国克虏伯集团派遣,担任李鸿章的军事顾问的。巴兰德公使毫不掩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能让中国的军事学校落到别的国家的势力之下。”

1888年夏天,李鸿章又定购了两百万马克的克虏伯军备物资,用来装备威海卫和大连湾的海军基地;两广总督张之洞购买了52万马克的克虏伯大炮,还计划与克虏伯谈判,投资三百万马克,在中国建一座炮厂;盛宣怀用十一万两银购买了四门克虏伯大炮。

1888年冬,李鸿章又从北洋武备学堂中选拔优秀学生赴德国学习军事,先入德国军校见习,继入克虏伯炮厂接受炮术讲习及构筑炮台的工程训练。这次共选派了五名学员,考中第一名的是段祺瑞,其余几个是吴鼎元、商德全、孔庆塘、腾毓藻。他们留德一年,学成回国后都派上了大用场。

这其中以段祺瑞最为突出,几年后就出任新建陆军的炮队统带。在此前后,国内一批技术人员和兵工专家也不断地受到李鸿章的派遣,到克虏伯或德国其他兵工厂考察,其中有金陵机器局的技术人员王承荣,他回国以后不久,金陵机器局就开始仿造克虏伯小炮。还有晚清杰出的科学家、军工专家和翻译家徐寿的儿子徐建寅,他在英、法、德国考察了三十多个兵工厂,其中重点考察的就是克虏伯公司。他回国后写成了《阅克虏伯厂造炮纪》,对该厂的生产流程和设备运转作了详细的介绍,对于后来中国仿造克虏伯大炮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惜的是这位杰出的科学家、军工专家和翻译家不幸在一次试验中,殉职于突发事故中。

1889年,李鸿章麾下的天津军械所通过信义洋行,购买了价值550万马克的克虏伯大炮,用来装备北洋海军的海岸防御系统。这是克虏伯在华贸易的最大一宗。

到甲午战争之前,中国漫长的海岸线上从南到北,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河北、辽宁,凡有大清炮台的地方,都能看到克虏伯大炮那雄伟的身姿。

李鸿章在艰难的环境和困难的条件下,呕心沥血,竭尽所能,基本上完成了1874年海防大讨论中,形成的关于海岸炮台设施的部署,同时还培养出了中国第一批能够掌握和仿造西方先进武器的军事人才。可以说李鸿章在近代中国沿海国防的建设上(主要是长江以北)是功不可没的。

不过,后来的淮军虽然武器装备换了若干茬,但是训练却日见松弛,战术也没有什么变化,制度和编制当初就没有改。这样的军队,对付一下国内的农民叛乱还凑合,碰到外国军队,就不济事了。这也正是后来淮军与日军交手,屡战屡败的根本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