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笫93节:洋幕僚

平山大侠 收藏 3 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93节: 洋幕僚


“李鸿章的变法主张并不是仅仅局限于某一种制度, 他要求并最终达到的目标是整个帝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重新崛起、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平山大侠


人物简介

2.德璀琳:(年--年)德国人,李鸿章幕僚。是外国人在华北工商企业家的联络官。在李鸿章幕府他主要负责西欧的洋务与外交。


李鸿章是中国近代最早提出变法主张的自强派官员。非常可惜的是, 腐败无能的清政府长期一味奉行保守政策, 没有到变法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拒绝了李鸿章的主张。

不过由此看出, 李鸿章确实与一般的封建官员不同, 他深谋远虑, 早就看到了历史大势。自强派中, 有很多人主张变革某种制度, 但是公然倡议变法并正式向清廷建议的, 则仅有李鸿章一人。而且他的变法主张并不是仅仅局限于某一种制度, 他要求并最终达到的目标是整个帝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重新崛起、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因此“内须变法”,就更多地表现出他个人的政治主张。李鸿章的变法观念很早萌发了。1864年, 他在致总理衙门奕忻的信中, 就引用儒家传统的“穷则变, 变则通”的观点, 和日本刻意学习西方卓有成效的事实, 认为:“日本以海外区区小国, 尚能及时改辙, 知所取法, 然则我中国深维穷极而通之故, 夫亦可皇然变计矣!”

此后, 李鸿章更进一步地阐述了自已的变法主张。1870年他给在家乡赋闲的丁日昌写信说:“今当及早变法, 勿令后人笑我拙耳。”

他不止一次提醒清政府:“自古用兵未有不知已知彼而能决胜者, 若彼之所长, 巳之所短尚未探讨明白, 但欲逞意气于孤注之掷, 岂非视国事如儿戏耶?”希望清廷能从深闭固拒、妄自尊大的密封圈中摆脱出来,关注宫墙外世界的变化,承认数千年来雄踞东方的中央大国,巳成为列强欺凌宰割对象的现状, 承认敌强我弱的事实, 认清形势, 设法力挽危局。

变局观是李鸿章政治主张的出发点, 也是他推行洋务运动及考虑各项对内对外政策的主要客观依据。他迫切要求改变这种现状, 并且还发出了“我朝处数千年未有之奇局, 自应建数千年未有之奇业”的豪言壮语, 并认定只要“内外臣工, 同心努力, 以图自治自强之要, 则敌国外患未必非中国振兴之资, 是在一转移间而已。”

他的变法建议虽受到了清廷的冷落, 而未被采纳, 自此以后, 他在奏章中再也不明提“变法”二字, 但是他始终坚持变法的主张。李鸿章倡议变法的目的是什么呢?其实, 早在1864年他致总理衙门的信中, 谈到清政府必须“皇然变计”时, 所包含的意图就很清楚。

此后, 他又多次强调, 面临 “三千年来一大变局, 中国以后若不稍变成法, 徒恃笔舌, 以与人争, 正恐长受欺侮。”

这份奏章宛如一份鲜活的标本,演示了满清外交决策的产生过程和心理历程,官场老油条的智慧与权变,可以为任何的耻辱找到最妥帖的藉口和理由。

与太平天国、捻军的内战结束后,原先对付长毛与捻匪的“安内”功夫,现在要用来对付洋鬼子“攘外”了。不久奉诣办理“天津教案” 又有了点儿与洋人外交的历练,使李鸿章深深懂得办洋务的重要和必要。天津因为华洋杂处,固然是一个复杂的所在;而也正因为华洋杂处,也存在着有利的环境。

李鸿章决心要利用自已身为朝廷重臣的身份,利用手中的权利,利用天津这个华洋杂处的有利环境;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抓紧更新武器装备,提高淮军的作战能力,巩固海防,以备不时之需。因为“安内”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要做的是“攘外”了。

这就需要一批洋幕僚、洋顾问、洋朋友;需要一批属于自己的翻译人才和擅长洋务的干才。因此在李鸿章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洋幕僚和洋技师。

在当时,大清国除了李鸿章,再没有一个督抚大员敢于像他那样,有这么大的胆量和气魄,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李鸿章就是要“洋为中用、洋为我用” ,把他们当做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窗口,天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要、都能很快地知道。

洋幕僚们则有意无意地,客观上也常代表本国的利益,在向李鸿章施加影响。以至于人们现在能看到的李鸿章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照片,几乎没有一张身边没有洋人的。这在“教案”迭起的时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这样的“朋友、客人和同事”的关系,是晚清的新鲜事物。

天津是个华洋杂处的港埠,又是拱卫京师的前哨阵地,洋人们都很重视这个能为本国谋取政治与经济利益的舞台。所以在洋人眼里,天津不仅仅是简单的天津,而且是:不是军机处,不是总理衙门;但却又等同于军机处,等同于总理衙门的一个敏感的地方。因为中堂大人--李鸿章北洋大臣的座位就在天津。洋人们在与大清国打了多年的交道后,也深谙、明了中国的政治,而座位这个东西正是中国政治的晴雨表。

现在大家都知道座位这个东西,是一个典型的物质与精神的结合物。本来座位作为一种物质,它不过就是个座位。有一把椅子,不论它是木制的、藤制的、竹制的,抑或是其他什么材料制作的,只要坐着它好说话,能办事就行。

但是如果这个座位不是普普通通的,一把随便什么材料制作的椅子,而是用鸡翅木、花梨木、进而是用金丝檀木;花雕、透雕等精湛工艺打造出来的太师椅、 将军座;又安置于一处不得了的美轮美奂的建筑场所,那它的意义就非比寻常了。坐在这样的一把椅子上,坐在这样的一处不得了的美轮美奂的建筑场所,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这便是精神享受了。

洋人们知道:在大清国不论是什么样的座位,都是要排一个次序的。毕格德就十分清楚:中国有一部讲魔怪力乱神的书叫《封神榜》。何为封神榜?不就是给这些乱七八糟的神仙妖怪、精灵鬼魄们安排一个座位吗?当然了这座位是要讲先后次序的。

毕格德认为姜子牙授命封神榜还算公平。可是到了中国另一部书《水浒传》中,梁山泊一百单八条好汉排座次,就差劲了,完全是讲人际关系,远近亲疏,结果大不一样。现实中的大清国呢?唉!就更是小巫见大巫,一蟹不如一蟹了!

大清国的大小官员们,虽然并不懂得什么物质与精神的理论和辨证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官本位意识,他们心里很清楚、很明白,座位其实就是官位!就是等级!就是权力!

正当李鸿章踌躇满志地办洋务,“讲求洋品”,庆幸中国(其时是自巳掌握的淮军)也有了“开花大炮”,还想与日本联手抗击西洋进犯中国时,日本军队突然武装侵占台湾,使李鸿章这“一厢情愿”的美梦被无情的现实击碎,李鸿章愤怒了!他有着强烈的报复心理,发誓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还以颜色。

他加紧、加快了外购军火的步伐,在西方军火市场上各式军火都有,比如说英国的阿姆斯特朗炮和格林兵器。但是购买什么品牌的大炮小炮才最经济实用, 不要说是清廷,就连经过战火考验的李鸿章,一开头心中也不是很有数。

在一百余名身穿灰呢窄袖衣、肩扛洋枪、步履齐整的卫兵担任前导与护卫下,李鸿章由毕德格等洋幕僚的陪伴下,回到了北洋大臣位于海河与南运河交界处的金刚桥官邸(即现在天津李公祠大街一带)。他刚从天津制造局视察回来,心情很好,来到书房换了便装后问毕德格:“洋教习,昨天《双城记》已经讲完,现在先生打算给学生讲点什么?”

“不敢,不敢!”毕德格站在一旁毕恭毕敬地说“今天我打算给大人讲《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李鸿章若有所思“好,这个名字好,说的是德国吗?”

“不,大人,这是法国大仲马的名著,讲的是法国的故事。”

“法国?噢,我现在对法国不感兴趣,还是说一说普鲁士吧,地球的那一边,不是爆发了一场战争--普法战争吗?说一说这场战争吧,我需要了解这些情况。”

这位毕德格先生在美国内战时期,原是驻纽约一个骑兵团的骑兵。后来他对古老的中华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更多更好地了解和掌握中华文化,他远渡重洋,经过努力学习,成为一个造诣很高的汉学家。不仅中英文口语互译水平很好,而且还能用中文阅读和写作;同时他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

由于这些原因,美国政府在1872年任命他为美国驻天津领事馆的副领事和翻译。除1880年--1884年外,他一直担任这个职务。以后在一个偶然的外交场合下,他结识了李鸿章,并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而去追随李鸿章,担任了他的私人秘书。美国政府认为他如果成为李鸿章的私人秘书,那么就不可能公正地履行政府赋予他的职责,多次劝说、告诫、阻拦无效后,愤而解除了他的公职。

毕德格竟然宁可抛弃领事馆副领事的金饭碗,反而高兴地接受了,遂成为李鸿章幕府中不多的洋心腹之一。自从进入李鸿章幕府后,闲遐之余,他用流利地中文为李鸿章朗读、讲解了几百部西方自然科学与社会人文名箸,使李鸿章眼界大开,了解了西方,知道了世界。

两人坐定,老仆李贵沏好茶退出,毕德格端起盖碗,呷了一口香茶,开口讲道:“普鲁士最初只是德意志诸邦国中的一个小邦。地域狭小,主要是霍亨索伦王朝在小渔村柏林附近的一些领地。在政治上,它更加微不足道,既不可能问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甚至也无缘跻身七大选帝侯。”

“哦,普鲁士这个小邦好比春秋战国时的吴、越两个小国。”李鸿章自语道。

毕德格点点头:“诚如大人所言。普鲁士西临法国;东抗奥地利、俄罗斯;北方与汉诺威等北德意志诸邦长期争战不休,始终笼罩在欧洲大战的阴云下。正因为如此,普鲁士对军事一直极端重视,在欧洲最早建立起征兵制。同时建立起一支高效、有序的官僚队伍,通过强大的君主控制力确保国家政策的实施。到了拿破仑战争后,普鲁士巳经成为欧洲陆军第二强国,仅次于法国。”

“这样一来,法国与普鲁士的矛盾不就突出了吗?两国必然会有一战!”李鸿章语气肯定地说。

“正是如此。中国有句话说得好‘卧榻之旁,岂容他人打齄!’为了对抗新兴的普鲁士帝国,法皇拿破仑三世拟定了一个所谓‘德意志统一方案’ ,建议在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再建立一个德意志,从而平衡二者的实力。”

“拿破仑三世是想再上演一出新‘三国演义’ ,只是普鲁士和奥地利未必肯当这个演员。”李鸿章笑着说。

“大人明鉴。由于普鲁士的坚决反对,奥地利也不愿意,这个计划流产了。拿破仑三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嗯,拿破仑三世必定是要拉拢奥地利,形成夹击之势,以阻挠牵制、迟滞普鲁士的发展。”

“大人不愧是伟大的战略家!拿破仑三世正是采用这一计谋。”毕德格伸出大姆指,由衷地赞道。

李鸿章摆摆手“接着说,接着说。”

“普鲁士‘铁血宰相’ 奥托·冯·卑斯麦,从法奥两国外交往来骤然加剧、增多等情报中,很快便准确地察觉到了这一阴谋,于是抢先发动普奥战争,赶在法国出兵援助奥地利之前,打败了奥地利。”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李鸿章频频颌首,对普鲁士的军事反应敏捷与能力,十分欣赏。

“可不是吗?拿破仑三世因为法军的出动慢了一步,大为恼火,打算采取第三计,用武力压服普鲁士。必要时不惜一战!”

“看来普鲁士要想统一,需要一场战争;而法国要达到压制普鲁士的目的也需要一场战争。”李鸿章思忖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