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笫92节: 太后专列

平山大侠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笫82节: 太后专列 “慈禧是个聪明人,她悟出这个世界的轮子的确是转得快了,从而由不置可否的态度,转向了明确地支持修建铁路。” ——平山大侠 1、刘铭传:(1836年——1896年)淮军名将,字省三,自号大潜山人。安徽合肥西乡人,排行老六。世代为农。 1885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92节:太后专列


“慈禧是个聪明人,她悟出这个世界的轮子的确是转得快了,从而由不置可否的态度,转向了明确地支持修建铁路。”

——平山大侠


1、刘铭传:(1836年——1896年)淮军名将,字省三,自号大潜山人。安徽合肥西乡人,排行老六。世代为农。

1885年为台湾第一任巡抚。




《纽约时报》

《铁路在清国的遭遇》

特派记者罗伯逊1878年8月7日上海电讯:

“从这里到吴淞口,有一段试验性质的铁路,尽管只有十英里远,但列车总是拥挤不堪,这条铁路在商业上是一次成功。但当路旁的茅草屋和干草堆几次失火后,清国民众疾呼抗议,大清政府最终买下了这条铁路,将其运往台湾。

清国人是世界上最迷信的人。这条铁路似乎触及了他们的某些迷信,他们将几次茅屋的失火归咎于铁路作为让它迁走的理由。多年来,当地的清国居民众也与电报线发生冲突,他们责怪了电缆打扰了他们安葬在地下的祖先们的休息。

这条铁路运到台湾矿山,最终留在那里使用。在此地之外的人,当他们谈到纽约和伦敦的报纸上有关财团要在清国架设铁路的文章时,一定会感到非常有趣。实际上,这个国家并未做好兴修铁路的准备,它也不能依赖一个失业的法国绅士的空想,而是需要切实找到筹集建设资金的办法。”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1866年3月,英国驻华公使阿礼国以洋商在上海起货不便为由,商请清国总理衙门同意英方在上海修筑铁路,但是遭到拒绝。1872年,英商怡和洋行瞒着上海道台,购买虹口以北直达吴淞一带的地皮,着手修铁路。1876年7月1日,怡和洋行铁路公司请华人试乘火车。火车的平稳快速便当使上海人感到新鲜惊奇,引起了很大轰动。1876年12月1日,这条铁路全线通车,这是中国的第一条铁路。但是英商在上海未经允许私建铁路,侵犯了中国的主权。清政府一再提出严正交涉,1876年10月24日,清政府与英方达成协议,买断铁路,并于1877年10月收回路权,旋即拆除,运往台湾。

李鸿章当年麾下的名将刘铭传,也是主张修铁路的积极分子,1885年他已是台湾第一任巡抚。他曾跑到北京,上了一道《请筹造铁路折》,大谈铁路问题。

他指出:“中国与外国通商以来,门户洞开,藩篱尽撤,自古敌国外患未有如此多且强也……自强之道,练兵、造器固宜次第举行,然其机括,则在于急造铁路。铁路之利于漕务、赈务、商务、矿务、厘捐、旅行者,不可殚述。而于用兵一道,尤为急不可缓之图。”

而且他与李鸿章等人的意见一样,也主张先造清江至京城这段铁路。清廷大员一看即知,这是在重弹李鸿章六年前的老调,实际上这也确是李鸿章苦心策划的“自下而上”的运动而已。

想不到刘铭传的这一奏折在清廷大员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围绕该不该修造铁路的问题,洋务派和保守派再次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这场波及全国上下的大讨论,其意义表面上在于铁路,而实质仍在于是不是应该对外开放,引进新技术、新事物的问题。

其中赞成修铁路的主要是各地封疆大吏,有李鸿章、刘坤一、左宗棠等;清廷里的赞成派海军大臣奕、奕忻等人已经落势了;反对派主要是那些在朝的官员。那些人整天关在紫禁城内,两耳不闻城外事,只知道抱着祖宗章法行文断事,振振有辞地迷惑西太后,就连后来以鼓吹“新政”出名的光绪帝师翁同龢,当时也是个反对派。这帮老顽固的存心捣乱,可害苦了自强派大员。精明的李鸿章一看形势不对,想起“至圣先师” 孔圣人的一句名言:“曲蠖之屈,以求伸也。”

李鸿章知道必须让权贵们了解火车的真正作用,所以煞费苦心地将火车铁轨搬进了中南海,直接为慈禧服务。而且买通了李莲英,求他在适当时机,让西太后亲眼见识一下,乘坐一下,亲身体验一下火车的神奇的魅力,知道火车究竟是个啥玩意儿,或许对于推动铁路的兴建有利。

于是他才送了西太后这一件不算小的“小玩具”——在西太后居住的西苑(即北、中、南海)建一条小小的铁路,由法国商人全额赞助,让皇亲国戚们都感受一下钢铁的气息,开开眼界,就算是一次铁路交通的最高层次的启蒙教育。听说是外国人要送一件“玩具”,自然阻力就小了,居然得到了认可。

1888年年底,这时距李鸿章上的《筹议海防折》已十四年了。古老的皇宫西苑里,从中海紫光阁经时应宫、福华门,进入北海阳泽门北行,直到极乐世界东面的镜心斋,出现了一条一千五百米的微型铁路,和一台小火车头及六节小火车车厢。

这列火车原是天津海关向法国新盛公司订购的。档案记载,其中包括列车厢六节,丹特火车头一台,铁轨七里多。

六节列车厢包括上等豪华车厢一节,上等普通车厢两节,中等车厢两节,行李车厢一节,这些设备原订货价才6000两白银,从法国运来,这些钱连运费都不够,基本属于国外商人对清朝宫迁的捐赠。

法国商人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在大清国的皇宫内苑安设一个大广告,而慈禧最后也没有亏待这些洋人,分别给予不等的重赏。

李鸿章进呈的小火车是窄轨火车,车辆中既有帝、后专车,又有通用的头等、二等车厢及行李车,可谓品种齐全。

慈禧对这条宫廷专列很感兴趣。

1888年她移居西苑中海,以仪鸾殿为寝宫,勤政殿为议政殿堂,北海镜清斋为传膳、休息之所,差不多每天都要乘坐一趟小火车,往返于仪銮殿和镜清斋之间。

慈禧的车厢是黄绸窗帷,宗室、外戚的车厢是红绸窗帷,王公大臣的车厢则是蓝绸窗帷。

由于慈禧迷信风水,害怕机车鸣笛“吼叫”会破坏宫城气脉,所以小火车行驶不用机车牵引,而是“每车以大内太监四人贯绳曳之”。 并且每次行驶,都由许多太监手执黄缎幡旗在黄帷车前的铁轨两旁,列队导引,也算是铁路史上的一大奇闻。

这个风驰电掣的“玩具” ,为深宫后院首次吹进了现代化的劲风,着实让从未见过火车的皇亲国戚们开了眼界。

慈禧是个聪明人,她悟出这个世界的轮子的确是转得快了,从而由不置可否的态度,转向了明确地支持修建铁路。

李鸿章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五个月后,清廷终于发布了第一个关于兴办铁路的上谕:“铁路为自强要策,必应通筹天下全局。但冀有益于国,无损于民,定一至当不易之策,即可毅然兴办。”

慈禧太后不仅批准了上年冬天李鸿章关于“兴修津通铁路”的奏请。而且第二年(1889年)秋天,慈禧又批准了“兴建卢汉铁路”的奏请。随后,津通铁路、津浦铁路、京奉铁路、京张铁路相继兴工。中南海的小火车揭开了中国铁路史的序篇。

从而宣告了长达十余年的,关于是否应当修建铁路的大论战,以李鸿章为首的自强派取得了胜利。大清王朝关于禁修铁路,而紧紧关闭的大门,终于被李鸿章以契而不舍地努力、矢志不移地精神、顽强地打开了,这是一件值得载入史册的大事、喜事、盛事!

几年后,李鸿章因甲午战败而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在全国大规模地修办铁路之事,就历史性地落在了李鸿章的心腹干将盛宣怀的肩上。然而他的日子并不比李鸿章好过,面对着的是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人才的“三无”局面,实在是难为他办无米之炊。盛宣怀是个出名的能吏,著名的京汉铁路就是在他的主持下完工通车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