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89节: 秦皇驰道

平山大侠 收藏 5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89节: 秦皇驰道


“火车铁路,屯兵于旁,闻警驰援,可以一日千数百里,则统帅当不至于误事……”——李鸿章


刘瑞芬:(1827年——1892年)字芝田,号召我,安徽贵池人。1861年夏入曾国藩幕府。1862年4月曾国藩令其随李鸿章赴上海,负责军需供给,主管武器装备,对西洋各式兵器和军事操典情悉心了解考察,所购枪炮都由他经办,亲自审查验证。后又负责上海转运军械物资,主持淞沪厘局事务。


这一天,老家人李贵领进一个人来,李鸿章一见,不禁诧异地问:“芝田,你怎么来了?你不是随左大帅征西,办理军务吗?”

来的人是刘瑞芬。只见他兴奋地说:“大人,我们在河南南阳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左帅令我专征来天津向大人禀报。”

“什么惊人的发现?值得你放下西征军诸多的军务不管,大老远的跑来,坐下,慢慢说。”

刘瑞芬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我在西征军办理军械与粮饷事务,一天我护送车队来到南阳的山区里,隅然发现了当年秦始皇修筑的‘驰道’。”

“什么?真有‘驰道’ ?”李鸿章惊讶了。

刘瑞芬点点头,接着说:“真是惊人哪!那驰道竟然与现在的铁路一样!”

李鸿章听了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半晌才回过神说:“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哇!”

“我仔细勘察过,这条驰道的原理与现在的铁路毫无二至,而且还是复线呢!”

听到这,李鸿章哈哈大笑:“芝田,莫拿老夫寻开心,古时侯那有钢铁?即便是有,也没有那么高超的技术修建铁路。”

刘瑞芬急了“西征远在新疆,多少事千头万絮,我那有空闲不远千里跑到天津,向大人寻开心,只因事关重大,左帅知道大人正千方百计筹建铁路,这才令我专程赶赴津门禀报。”

李鸿章见他认真起来,遂摆摆手“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你说得太过玄乎!”

“大人,这驰道是我亲眼所见,并实地进行了考察。不过这驰道的路轨并不是用钢铁铺成,而是用木材修筑的。”

“什么?是用木材修筑的?”李鸿章再次震惊了。

“是的。”刘瑞芬肯地说“这些木材质地坚硬,而且都经过防瘸处理,至今尚好。只是枕木都已经腐朽不堪了,显然枕木是未经过防瘸处理的,材质也是一般的杂木,不如轨道那么坚韧,但是仍然能看出大体的模样来。

我在现场看到,路基夯筑得非常结实,枕木就铺设在路基上。在路边隔一段距离就堆放着一垛枕木,显然这是为了便于更换坏损了的枕木,这一做法与现在铁路的做法是一模一样的。我还发现枕木的材质都比较软,我个人认为:一是枕木需求量大,材质要求不能过高,这样就有了广泛的供应资源;二是可以减少工程量;三是,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时的工匠一定是考虑到比较软的枕木才能更好地与夯筑得非常坚硬的路基密切结合,从而使轨道安稳、牢固,车子在轨道上面就可以快速而平稳地行驶。”

“这虽然是你亲眼所见,但是老夫尤有疑问?试想秦始皇纵有天大本事,他如何造得出火车头?而没有火车头牵引,火车如何行驶?”李鸿章连连摇头。

刘瑞芬笑了“大人言之有理,只是秦皇驰道并不是用火车头牵引,而是用马匹拖拽。”

“啊!”李鸿章又是一惊!

“凡是在铁轨上走过的人都会有一种体验,就是两根枕木之间的距离与人的步伐很不合拍,若是一步跨越一根,显得跨度太小,要是一步跨越二根,又觉得跨度太大。所以在铁路上走,会感到很别扭,很不舒适,速度自然也很慢。因此,尚若不是闲着无聊,人们是不会走铁路玩的。

但是我实地测量过秦皇驰道,发现驰道枕木之间的距离竟然与马的步子巧好合拍,这证明秦皇驰道是专供马车行驶的。

我还做了一个试验,赶着马车上驰道,原以为与其他路面不会有什么两样。殊不知,马车一上驰道,马儿便兴奋起来,不用扬鞭自奋蹄,跑得飞快,拉都拉不住。”

“且慢,你说拉都拉不住,那到站怎么办?”

“是啊,当时我也是心急得不得了,心想这下子玩完了。谁知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跑了好一阵子,来到一处空阔的平地,这里用土覆盖了驰道,马儿跑到这儿,自动放慢了脚步,最后停了下来。我下了马车,对这处地方仔细勘查,发现有地基的痕迹,而且还有烂不堪的石槽,显然这里是秦代的一个车站,那石槽是用来喂马的。我想当年这个车站一定备有不少马匹,喂得饱饱的,上一站的马车到了,将马换下来,套上喂饱的马匹,又可以向下一站进发了。

我估算了一下,由于马车行驶在轨道上,与地面产生的摩擦力大大减小,所以马车载重量相当可观,而且速度也是惊人的!空载一天一夜超过七百公里,满载也可以达到六百公里,这比我们现在驿站的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还要高出一倍多。

后来我又专门查阅了古书,在《汉书. 贾山传》上发现了一条历史记载:‘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滨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齐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可是在古代一般的道路是没有必要修筑这么宽的,所以我推测这样的道路应该是公路和轨路并列而行的,南阳驰道正是如此。这就表明:马车可以根据需要,任意选择走公路还是轨路。甚至可以想象,当年雄壮威武的百万秦军,轨路上运行的是军用物资,公路上行走的步兵……”

“芝田,你说秦始皇修驰道的目的是什么?”

刘瑞芬略微思考一下说:“我看目的只有一个,显然是为了长途运输。秦始皇为了扫灭六国连年用兵,统一后又进军岭南,没有军用物资保障是不行的。为了解决运输问题,就必需解决道路交通问题,驰道也就应运而生。其实人们对驰道即为公路的认识是错误的,包括我自巳,过去一直是这样认为,殊不知大错特错!‘驰,飞也’ 。马车在轨道上飞驰,因此谓之‘驰道’ 。不过秦始皇‘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书同文’ 这好理解,偏是这‘车同轨’ 没有着落。”

“嗯,依老夫愚见,这‘车同轨’ 必然是为了能在驰道上行驶,统一六国后,天下的车辆必需全部按秦皇的标准,重新统一制作。”

“大人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因为从未见到过秦代车辆的实物,不过史书记载:秦代车辆是用六匹马驾驭,可见车子宽大,装载容量必然不小。”

“呀!真是想不到,二千多年前的古人竟然有这等本事创造出这人间奇迹呀!真可谓是天造地设,鬼斧神工啊!”李鸿章由衷地赞道。

“是啊,据史书记载:秦代的工业相当发达,而且很科学,实现了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这是现在工业大规模生产必可不缺的要求。二千多年前,秦国的工匠,每年制造一千六百万个箭头,就可以做到一模一样。可是女人生该子除了双胞胎,还做不到一模一样。另外我在咸阳古玩市场重金购得三张弩,仔细研究过,发现秦国工匠制造的弩,原理和现在的洋枪完全相同。甚至连零件的模样也和洋枪相像。这还不算稀奇,我因好奇,便把这几张弩全部坼散,把零件捞乱;然后重新组装,结果仍是三张完好的弩。这证明三张弩的全部零件都是一样的,是按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生产的,是完全可以互相通用的。”

“这太了不起了!需知我们现在办的枪炮局还做不到这一点哪!”

“大人,不知这件事对正筹建铁路一事有无邦助?”刘瑞芬望着李鸿章说。

“岂止是有无能评价的,这事的意义太大了,我要向恭王奏报,让他再说以太后和皇上。在中国要办成一件事实在是太难了!”李鸿章感叹道。

“修铁路,埋电线,本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对国防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创举,可是偏偏有人将修铁路,埋电线与忠不忠,孝不孝联系起来。铁路,电线外国人能用,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用?!

就因为中国人崇拜祖先,铁路建在地上,电线埋在地下,列车电流通过会惊挠祖先,亡灵不得安宁。把这些东西上升到道德上,横加指斥。引进西方技术就是背叛祖宗,引进“狄夷” 的东西就会导致中国传统文化的崩溃,‘溃夷夏之防’ 。”李鸿章愤然道。

“是啊,”刘瑞芬接口道“传统的士大夫们认为狄夷和华夏之间有一道文化的防线,就是中国的孔孟之道。‘溃防’ 就是破坏了中国数千年的儒家文化,解除了文化安全。”

“什么‘溃夷夏之防’ ,夜郎自大,坐井观天就不会导致中国传统文化的崩溃吗?!不过是一叶障目,自欺欺人的一派胡言罢了!”李鸿章气愤难平地拍着几案说。

“大人,恕我冒昧地说,大人办洋务,舟大而水小。”

李鸿章听了沉吟片刻说:“你这个比喻说得好,自强运动确实是一艘大船,它盛载的是国家的强盛,民族的振兴,前进的路途遍布激流险滩,巨石漩涡,然而君子自强不息,有道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纵有千难万难,我李鸿章也要闯一闯,否则,大丈夫生于斯,长于世,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不成!”

刘瑞芬也受到感染,慨然道:“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大人突破前人巢臼的能力,必然是从前人巢臼中摸索而得,浸沉愈久,当然愈不容易脱离旧规。独立自由的心灵是开启创新之门的钥匙,执著坚毅则是底定于成的动力。不要有世俗之心,不为物移,不为势劫,又不与世相推移,故当其盛时,落落寡合,无花团锦簇之荣。”

“说得好!我们东方人不比西方人差,我们的祖先能有四大发明,我们炎黄子孙也一定能有新的发明,西方人能作到的,我们东方人也一定能做到!倘若连铁路电线这等小事都办不成,有何面目立于当世。”

李鸿章抓住国际国内形势有利地一面,趁热打铁,递上奏折,全面地提出了他的洋务自强、大办实业的思想和战略,其中就强调了铁路的军事战略意义:“火车铁路,屯兵于旁,闻警驰援,可以一日千数百里,则统帅当不至于误事……”

其他官员也积极附和,因为参与大讨论的都是各地督抚,而且都是沿海最吃重的位置上的封疆大吏,面临的危机感是共同的,意见也容易趋于一致。

可是这些意见递上去,买舰买炮的事情初步定下来了,而铁路问题并没有下文。朝廷里的保守势力相当大,说什么“开铁路,山川之灵不安,即旱潦之灾易召……”以种种理由阻止。与十年前的那场关于京师同文馆内,是否应设天文、算学一科的大讨论一样,讨论来讨论去,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最后的决定权自然在清廷手里。

对于洋务一直懵懵懂懂的皇太后,“亦不定此大计”,于是就采取绝口不谈的态度。李鸿章熬不住这种沉默,就常去跟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忻通声息。奕忻是清王朝文武百官中,难得的一个洋务细胞非常活跃的一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实际上充当了李鸿章的主心骨。

由于他主张向西方学习,在保守派那里还挣了一个“鬼子六”的雅号。李鸿章不断地向“鬼子六”施加影响,极陈铁路之利益,请求先试造清江至京城这一段,以便于南北转输。可是“鬼子六”一脸苦涩,他有他的难处。虽说他是军机大臣,又曾是慈禧的同盟,但政治这玩意儿是此一时彼一时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个问题上是同盟,说明有共同的利益,但并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能一致。

慈禧对铁路一直没有概念,花费又属巨大,是不会轻易点头的。奕忻也不愿在朝廷里树敌过多,还指望李鸿章他们“自下而上”地“运动”呢。

“大人,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是否能行?”

“说说看。”

“我的想法是分三步走,其一大人要经常不断地去朝中显贵处殷勤走动,多向他们吹风,泡蘑菇,再让他们去影响太后和皇上;其二大人要与各地封疆大吏们交通信息,鼓动他们向上施加压力,久而久之,朝廷就不能不考虑他们的主张;这其三嘛……”

刘瑞芬压低了嗓音:“太后是喜欢新奇玩艺儿的人,可她并不知道铁路与电线的好处,大人不妨通过太后身边的人,看准时机,弄点儿奇巧新鲜的西洋玩艺儿,进献给太后,让她了解并产生兴趣,如此这般……”

“三管齐下,这一计谋很好,老夫还有一步,军机秘密,暂且不表。”

两人相视,一阵畅快地大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