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88节: 铁路之争

平山大侠 收藏 3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78节: 铁路之争 “臣于铁路一事,深知其利国利民,可大可久。假令朝廷决计创办,天下之人见闻习熟,自不至更有疑虑。”——李鸿章 电报在近代中国的命运如此坎坷,而铁路的命运则更加艰难。直到今天,铁路对一个国家国计民生仍有重要意义,在一百多年前,没有汽车和飞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88节: 铁路之争


“臣于铁路一事,深知其利国利民,可大可久。假令朝廷决计创办,天下之人见闻习熟,自不至更有疑虑。”——李鸿章


电报在近代中国的命运如此坎坷,而铁路的命运则更加艰难。直到今天,铁路对一个国家国计民生仍有重要意义,在一百多年前,没有汽车和飞机,铁路的意义之重要更不待言。但是,修建铁路在近代中国引起的反对却最强烈、争论时间最长、也最激烈。

1765年,英国人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世界开始提速。原来依靠风力、水力、人力、畜力来推动的很多机械设备,逐步被蒸汽机所取代、所淘汰。蒸汽机产生的巨大动力,不仅推动了火车的滚滚车轮;而且也推动了人类社会进入工业革命的新时代。

自强派造炮造船,当然知道修建铁路的重要,所以从19世纪70年代起,就不断提出修建铁路的主张。1872年,俄国出兵侵占中国伊犁,李鸿章借机提出改“土车为铁路” 的主张,指出俄国侵占伊犁,“我军万难远役”, 如果不修铁路,新疆等西北边境就无法运兵。而且不仅俄国想侵占西北,英国同样垂涎云南、四川,如果中国自己开采煤矿,修建铁路,则列强将有所收敛,而中国“三军必皆踊跃”。否则,中国将面临更加危险紧迫的局面。但是这种完全符合实际的救时之策,在当时却遭到一片反对,“闻此议者,鲜不咋舌”,视为骇人听闻之论。

1874年,日本侵台,海疆告急,李鸿章又乘机提出修建铁路的主张。这年年底,他奉召进京面见恭亲王,力陈中国修建铁路的重要,并请先造清江到北京的铁路,以便南北交通。奕忻向来支持自强运动,当然同意李鸿章的观点,但是他深知修建铁路将会遭到顽固派的强烈反对,恐难实行。所以对李鸿章说:“此事无人敢主持”。

李鸿章仍不甘心,希望他寻机劝说西太后与东太后,但奕忻回答说:“两宫太后亦不能定此大计。”

由此可见修建铁路的阻力之大。而李鸿章便不再直接谈此问题,转而不断策动他人提修路建议。1876年,丁日昌担任福建巡抚后,李鸿章要他上巯建言,因台湾远离大陆,只有修建铁路,架电线才能血脉畅通,才可以防外安内,不然列强总会对台湾垂涎三尺。

1877年清廷表示同意丁日昌所请,但此事却因经费短绌而中止。转眼几年过去,到1880年中俄伊犁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紧张,而两国大规模军事冲突一触即发,运兵成为重要问题。在这军情紧急的时刻,淮军将领刘铭传应召进京,就防务问题提供对策。

到京后,刘铭传在李鸿章的授意下,上了《筹造铁路以图自强折》,正式提出修建铁路的主张,并认为这是自强的关节点。刘铭传折中具体提出:应以北京为中心,分别修建到清江浦、汉口、盛京、甘肃这四条铁路。但是由于经费紧张,不可能四路并举,建议先修清江浦到北京线。局势的演变和刘铭传折的说理充分,清廷似为所动,命令分任北洋大臣和南洋大臣的李鸿章、刘坤一就此发表意见。

修建铁路是李鸿章的一贯主张,而刘铭传折本来就是他的授意,所以他立即洋洋洒洒地写了奏折,约四千言,将压了几年的想法一吐而出。他知道反对修建铁路的最大阻力是 “道义、传统、祖宗成法”。所以他首先必须进行这一方面的说理、论证。现在修建铁路与中国古代圣人刳木为舟、刻木为揖;服牛乘马、引重致远的本质是一样的,目的都是以济不通、以利天下。如果现在不用火车,就如同早已用舟车的“古人”又放弃舟车回到茹毛饮血的荒蛮时代,必然要落后于人。

针对顽固派一贯坚持的理论,即认为机器是败坏人心的“奇技淫巧”,他强调:机器能使“人心由拙而巧,器用由朴而精,风尚由分而合” 。而且,“此天地自然之大势,非智力所能强遏也”。机器能使人的心智由拙而巧、朴而精,既是一种“知识论”,但同时也含有肯定进步观念的价值观,他以此反驳机器使人心败坏的“道德论”,确有说服力。

然后,他再概述国际局势,强调铁路在列强兴起、强盛中的作用。从国际形势再说到中国面临的险境,自然引申出修建铁路的“九利”,在这九利中,经济与军事是富国强兵最重要的。对这九利,他不吝文字,详细陈说,以期打动朝廷。具体的修路方案,他完全赞成刘铭传的主张(其实,刘铭传的方案本就是他的方案),先修清江浦到北京线。

他当然明白,朝廷必然会担心修路经费和主权间题,所以直陈由于所需资金庞大,无论是官还是商,都难以凑集,只能向洋人借债。但他强调:在借洋债时必须在合同中订明一切招工、采购材料及铁路经营等事,都“由我自主,借债之人毋得过问” 。而且还规定不许洋人附股,强调与海关无涉、由日后铁路所收之利归还借款。他不仅提出了由名望甚高的淮军将领刘铭传主持修路,甚至提出可用淮军“勇丁帮同修筑”,可谓中国铁道兵的首倡者呢。

由于创修铁路于国计民生确实至关重要,而且是李鸿章的多年心愿。所以上了一折后他感到言犹未尽,同时又附上《议覆张家骧争止铁路片》,对张家骧等反对者的观点作了进一步反驳。张家骧等认为,修铁路会使市镇繁华、民众富裕;因此会更加刺激列强侵略野心观点。对此李鸿章反驳说:“洋人之要挟与否,视我国势之强弱”,我们如果能自强、百姓富裕,“洋人愈不敢肆其要求”。相反,如果“我不能自强、百姓贫穷,则国势更弱,将更受外人轻蔑、更易为外人侵凌。”

李鸿章顺势进一步论述了民富与国强的关系“盖强与富相因,而民之贫富又与商埠之旺废相因”,如果像张家骧等人那样因担心列强侵略“而先遏斯民繁富之机”,其实未必能阻止列强的侵略;他甚至退一步说,即便这种百姓贫穷之法真能杜绝别人的侵略野心,“揆之谋国庇民之道,古今无此办法也”。

对反对者提出的铁路将“有碍民间车马及往来行人,恐至拥挤磕碰,徒滋骚扰”的观点,他则不厌其详地描述了,国人当时闻所未闻的铁路与普通道路交叉时的两种解决办法;一是“旱桥”,即今天的“立交桥”之法;另一是“于两边设立栅门了望,火车将至则闭栅以止行人,侯火车既过,然后启之之法”。 这些办法直到今天科技飞速发展的21世纪,仍然在广泛使用。

最后他情绪颇为激动地写道: “士大夫见外侮日迫颇有发愤自强之议,然欲自强必先理财,而议者辄指为言利。欲自强必图振作,而议者辄斥为滋事。至稍涉洋务则更有鄙夷不屑之见横亘胸中。不知外患如此其多,时艰如此其棘,断非空谈所能有济。我朝处数千年未有之奇局,自应建数千年未有之奇业。若事事必拘守成法,恐日即于危弱而终无以自强。”

我朝处数千年未有之奇局,自应建数千年未有之奇业。若事事必拘守成法,恐日即于危弱而终无以自强。”

然而,尽管李鸿章的一折一片入情入理、情理并茂,但顽固派的反对更强烈、力量也更强大。有人上奏指责说:“观该二臣(李鸿章与刘铭传)筹划措置之迹,似为外国谋,非为我朝谋也。人臣从政,一旦欲变历代帝王及本朝列圣体国经济之法制,岂可轻易纵诞若此!”

顽固派把修筑铁路说成是“为外国谋”,将改革者说成是汉奸、卖国贼,而把自己打扮成 “爱国者”,凭借一套具有“道德优势”,但实际虚假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话语打压革新者,是近代以来顽固派的惯用技俩。实际上,正是反对变革的顽固守旧,才是中国积贫积弱的重要原因,真正误国害国的,正是这些顽固派。

还有人上奏说铁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是惊动山神、龙王的不祥之物,会惹怒神灵,招来巨大灾难。更有反对者奏称说铁路“行之外夷则可,行之中国则不可。何者?外夷以经商为主,君与民共谋共利者也;中国以养民为主,君以利利民,而君不言利者也”,修铁路是“蠢民”的邪说。

对铁路,也要问一问究竟是“以利利民”的中国式封建君主制,还是“与民共谋共利”的外夷式立宪君主制,问问它究竟是什么性质;这种心中只有泱泱大国、潢潢天朝,万邦进贺的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的传统,其实是非常的根深蒂固!

自强派重要人物、南洋大臣刘坤一以圆滑著称,知道反对修铁路者力量强大,所以上奏时态度模棱两可,认为修与不修各有利弊,最后请求清廷下令刘铭传再仔细推敲修路的利弊后再作决定。

由于反对者力量强大,而自强派并没有理论创新,很难从“道德、意识形态”层面反驳顽固派的诘难,清廷于1881年2月14日发布上渝:“叠据廷臣陈奏,佥以铁路断不宜开,不为无见。刘铭传所奏,著毋庸议。”

这次修铁路的争论,以顽固派力论铁路姓“外夷” ,不姓“中国”、不适合中国国情,而战胜自强派宣告结束,中国的近代化再次受挫。

近代中国的顽固派,从来不从技术层面论证、反对“新事物”;而是将是否应当兴办电报、兴修铁路这种技术问题提升到道德、意识形态层面,从“政治、道德、意识形态”的高度来否定新事物的合法性。电报居然能被上纲上线到“忠、孝”的高度;修建铁路居然能被上纲上线到是否“以夷变夏”的高度。从道德和意识形态上否定设立电报、兴修铁路,从而使新事物的主张者、兴办者居于“不道德的道德劣势”,再次说明“泛政治、泛道德、泛意识形态”传统名教的深厚,依然可以看到这种对什么器物都要问姓什么的传统势力仍旧十分强大。

导致大清王朝最终灭亡的因素固然很多,而这种凡事都问姓什么?则是重要原因之一!这种姓什么之争,使清王朝的自强之机屡被延误。清王朝如此愚昧顽固的自取灭亡,当然不值得为之挽惜哀叹,但是它的这种愚顽对民族、社会的生存和发展的严重影响,却使我们不能不深思:这种凡事都先要问姓什么?究竟是维护了传统文化还是耽误了传统文化?对统治者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害?究竟是爱国还是误国、害国?究竟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社会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