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贱女孩”案开审 近百名女孩被拍照

zyy52100 收藏 2 1572
导读:昨日,“‘90后贱女孩’举报潜规则案”开审。 源源影视负责人否认组织卖淫,在法庭辩称遭人报复 源源影视工作室负责人胡卫东昨天在海淀法院受审。他被自称为“90后贱女孩”的双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化名)举报后,被诉利用影视工作室组织多名少女卖淫和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 “我好色,但无罪。”昨日受审时,胡卫东称,潜规则是影视圈众所周知的,而他为女孩提供了发展平台。同时,他表示,自己被包包阿紫举报,是“被人报复”。 “拍照女孩有近百” 胡卫东被刑事拘留时,涉嫌的罪名是强迫卖淫罪。检方调查

昨日,“‘90后贱女孩’举报潜规则案”开审。


源源影视负责人否认组织卖淫,在法庭辩称遭人报复


源源影视工作室负责人胡卫东昨天在海淀法院受审。他被自称为“90后贱女孩”的双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化名)举报后,被诉利用影视工作室组织多名少女卖淫和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


“我好色,但无罪。”昨日受审时,胡卫东称,潜规则是影视圈众所周知的,而他为女孩提供了发展平台。同时,他表示,自己被包包阿紫举报,是“被人报复”。


“拍照女孩有近百”


胡卫东被刑事拘留时,涉嫌的罪名是强迫卖淫罪。检方调查后认为,其犯有组织卖淫罪和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与他一同受审的有“星探”孟庆波和工作室工作人员孙巧。


孟给胡卫东介绍女孩,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和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孙巧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


胡卫东在警方的口供显示,源源影视工作室招女孩有两个渠道,一是工作人员到电影学院、戏剧学院拉人,二是孟庆波介绍。


起诉书中,包括举报胡卫东的包包和阿紫姐妹,共有8名女孩作证,不过昨日的庭审中,她们都没有到达现场。


胡卫东当庭承认,到他工作室拍照的女孩,有近百名。


“潜规则不是卖淫”


庭审中,胡卫东否认“组织卖淫”的指控,但对大部分案件事实表示认可。他称向女孩们介绍过潜规则,也承认女孩拿回的钱中,有一部分给了他。他同时称,自己和女孩是“共同创业,共同发展。”


案件材料显示,女孩加入源源影视工作室后,胡卫东会组织女孩寻找“投资人”,即寻找有钱人投资到工作室或女孩本人身上。寻找“投资人”有两个道路,工作室和女孩们在网上找,或者孟庆波提供。


胡卫东称,他一般要求女孩以学费和房租为名要钱。“投资人”给钱有两种方法,一是每次发生性关系给女孩数千元或上万元,二是第一次给数万元,之后再与女孩发生性关系时,只给1000元钱左右。


胡的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他认为,胡是在帮助女孩们建立良好的人脉,为她们筹措学费和资金,也曾经推荐她们进演艺圈,与著名老总陪酒唱歌。


受审时,孟庆波和孙巧表示认罪。

“包包阿紫背后炒作”


受审时,胡卫东说,包包和阿紫之所以举报他,是因为她们背后有人在商业炒作和报复。


对于这一说法,昨日,包包、阿紫的经纪人天蓝回复称:“不存在”。


此案未当庭宣判。


曝光


“感觉就像拉皮条”


胡卫东“女友”揭示组织卖淫经过,女孩与工作室五五分成


受审时,胡卫东“女友”、源源影视工作室工作人员孙巧,向法庭介绍了工作室所组织的卖淫方式。


“女孩进来先洗脑”


据孙巧说,工作室没有正经业务,而且只发展年轻女艺人,将她们的艺术照放在网站,并向影视公司推荐。收入来源就是靠女孩在外“拉投资”,其实“就是性交易,感觉像拉皮条的。”


“拉投资”的经过是,先向女孩们洗脑,告诉她们要进入演艺圈,就必须有钱包装自己,所以“要么自己是有钱人,要么有钱人支持”,但“人家不会白出钱。”


交友网站寻找有钱人


之后,工作室和女孩们在交友网站上,寻找月收入5万元以上的、30岁以上的男子,经过聊天,发现对方确实有钱,人品也不错,才介绍女孩与他们见面。他们会和有钱人说女孩经济困难,暗示可与女孩发生性关系。


女孩与有钱人见面时,会带上录音笔,将谈话过程录下。胡卫东随后会分析录音,教女孩使用上学或房租的名义要钱。女孩要回的钱一般是1000元至5万元,女孩与工作室五五分成。


警方共询问了3名有钱人。一名有钱人说,他曾经给了一名女孩3万元钱,让女孩上大学,后来才知道是个卖淫团伙。


拍性爱录像控制女孩


孙巧说,不少女孩在工作室登记后就离开了。但还有一些女孩不敢离开,因为胡卫东与她们发生性关系时拍有录像,工作室也因此能够控制这些女孩。


“胡卫东说如果走就会报复。”一被拍录像女孩作证说。

事件回放


双胞胎姐妹举报“潜规则”


胡卫东等人的被诉源于18岁双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的举报。


去年5月30日,包包和阿紫在网上,发出《致海淀公安分局张伟刚局长》的举报信。信中说,她们本来是某职高高三的学生,但源源影视工作室以“造星”之名对她们实施“潜规则”,并拍下性爱录像,控制她们与一些有钱的“投资人”进行性交易。


姐妹二人称,举报是希望警方能够介入,以避免更多的姐妹遭黑手。


举报后,警方开始调查,胡卫东开始潜逃,但于去年6月被警方在一家网吧控制。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王殿学


对话


“上床就成名,实际很无知”


胡卫东辩称“与她们发生关系很自责”


庭审后,记者与胡卫东进行了对话,他说,女孩不能轻易与别人潜规则,但与他潜规则,可使他“更深入了解她们”。


记者:你一方面说不希望女孩被潜规则,但是你要求她们和你发生性关系。


胡卫东:这是两码事。女孩到影视圈,原始资本就是容貌和姿色,后天得到的才艺等就是商品,她们在演艺圈的发展,就是如何将商品进行包装。她们得到才艺之前,需要付出时间成本,需要趁着年轻,付出原始资本,但被潜规则后,原始资本就没有价值了。


对外,我让她们把握时间和青春,不轻易付出。但影视圈毕竟是个开放的圈子,对内和我发生性关系不受影响,还有利于我对她们进行整体的了解。


我比较喜欢女孩,我很好色。如果没有发生性关系,我和她们的关系,不会像现在这样。我拍性爱视频也不是为了控制女孩,而是我的个人爱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虚荣心。


记者:你的影视工作室多是90后的女孩,你对90后的女孩有什么看法?


胡卫东:90后的女孩,受到现在网络不良文化的影响,像色情影片,暴露的影片,对性很无所谓,总是说“不就是潜规则吗,不就是上床吗”,以为上床就可成名,实际是很无知的。


当然,和她们发生关系,我很自责,我今年40岁,可以说是她们的叔叔,我正是承受不了方方面面的压力,我才潜逃了。(新京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